首发名单除了守门员位置有变动以外,其它都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科尔曼解释了一下莱因克没能进入大名单的原因之后,开始猜测弗里德尔的用意。

    身为资深评论员,他对弗里德尔的印象很一般。

    战绩这种东西,虽然主要责任由主教练来背负,可大家都清楚,方方面面原因都有,排兵布阵,临场指挥只占其一部分而已。

    关键还是个人言辞不当,造成了他评价不高的结论。

    之前种种表现不用多说,最近一次主场新闻发布会上,他竟然还不如一个16岁的小子表现的大度,这十几年职业经验丢哪儿去了?

    “面对身深降级区的对手,弗里德尔会不会过于谨慎了一些呢?要知道,场上默契这种东西,仅仅依靠两个月的训练,半个小时的场上试验,是远远不够的。万一对手准备充分,作出更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,那球队还有什么底牌能打出来?”

    “而且,如果要用奇兵的话,o和o也只是个16岁的少年,场场都是首发的话,球队内部会不会有人有意见?而且,对手可不会因为他年龄小而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“哦,我的天呐!!!对不起,我可能乌鸦嘴了!太狠了!真他娘的太狠了!曼海姆队6号海皮亚,争顶的时候,用粗壮的肘子,狠狠地撞在了o的面门上!比赛断,队医进场了!娘的,这个家伙肯定有故意的嫌疑!哇。流了好多血,整张脸都花了!眉骨断了吗?只是张黄牌!有没有搞错,主裁判是在照顾客队情绪吗?”

    “o躺在担架上被抬下场,看来他没有办法再坚持比赛了。怎么说呢,对手只是诱因吧,弗里德尔对他的过度使用。我觉得要承担更大的责任!”

    “想想看吧,他才只有16岁,身高虽然有182,可体重只有0公斤。这个联赛随随便便找出一个卫来,都能轻轻松松地把他撞飞!”

    “比赛才开始18分钟就被迫用掉一个换人名额,而且被换下场的还是之前四场比赛进了四个球的天才少年!这种局面肯定不在弗里德尔预料之,失望是肯定的。但愿他能沉的住气。这场比赛的重要性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没有经历过,就不会想的到。

    前一刻场上活蹦乱跳的家伙,下一刻就满脸是血的躺在担架上被抬下了场。

    看台上的两女。彻底的傻了!

    直到同样傻掉的球迷们先反应过来,大声的指责咒骂声响起了好一会,她们才幽幽醒转。

    第一反应,就是满脸惊恐的相互抱住!

    脑子里依然是混乱一片,成句的话还是说不出来,身体的颤抖没有办法止住

    只有经历过,才会觉得心痛。

    心跳完全不受控制的加快,直到快要蹦出来。才想起来大口的喘气

    只有深爱着,才会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江晓兰腿一软。人就往地上瘫。王丹状况稍好一些,一把拽住她,却也承受不了她的体重,扶着她慢慢坐下。

    两个人,同时捂住胸口,仿佛那儿有千根银针一般。刺个不休

    直到,不知道过了多久,看见脑袋缠上绷带的家伙出现在替补席上,两个人,总算彻底醒转了。

    “哇”的一声。抱住了,开始哭。

    哭了好一会,开始夹杂着埋怨,“踢什么球嘛!”

    “干什么不行,非要从事这么危险的项目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丹姐你劝劝他!”

    “呃他能听吗?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再这么经历一次,我估计会比他先死!”

    “别瞎说!”

    “你比我好不到哪去吧!你不说我和他说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瘦死的骆驼比山羊大的多。

    比赛在上半场结束前其实就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谢里和库卡在上半场后半段,用一人一个进球,把对手牢牢地钉在行刑柱上。直到第比赛第80分钟,拉钦霍的锦上添花完成之后,凯泽斯劳滕的主场屠刀才终于落下,将比分定格在:0。

    卢伟在比赛第50分钟替换下一脸阴沉的瓦格纳,同样脸色阴沉,默默地完成了自己的比赛任务。

    表现只是一般。

    气氛诡异的主场大胜!

    这种诡异的标题,见于第二天凯泽斯劳滕市很多媒体上。把整座城市,变得心事重重起来。

    受到表扬的人很少,受到批评的人很集。

    弗里德尔!

    他做梦都没有想到,大胜之后居然被人批评!

    但仔细想想,也是情理之。

    别人昏了头可以,他是主教练,职业经理人,球队的舵手,船长,领航员怎么能和别人一样,因为两个16岁少年的出色表现,而完全忘记自己本来的骄傲?!

    他们是红魔,曾经夺顶级联赛冠军,两夺足协杯冠军的德甲红魔,现在只是在乙级联赛卧薪尝胆而已,怎么能把希望都寄托在入队才两个多月的16岁少年身上?!

    竟然恨不得让他们场场首发打满全场?!

    这种姿态,乙级联赛混着就行了。

    德甲,真不适合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《莱茵体育晨报》是评论最为尖刻的报纸之一。

    原因不明,可能是某个体育记者和科尔曼一样,对弗里德尔的用人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球队内部还算平静。

    竞技体育,职业足球人,输了不能气馁,赢了也不必矫情。

    尤墨的伤其实不重。只是按惯例,这么大的年龄受到那么猛烈的冲撞,要休息几天等待详细检查结果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懒人有懒福。

    两位姑娘居然一人请了一天假,安心在家陪他度过这无聊的两天。

    两女冷静下来之后,坚决地反对就成了日常的念叨,信心十足地劝说就变了味儿。成了调笑的源头。

    尤墨很有种小时候生病的感觉。

    既可以偷懒,又可以有漂亮的护士阿姨陪同,即使pp上挨一针,心里也是满足的。

    只可惜,现在和那时候一样,只能看不能用。

    一方面时间还没到,差着一个多月呢。另一方面,脑袋都伤了还想着那些东西,写份检讨交上来!

    江晓兰在家里待的住。王丹就不行了。

    和他亲热了一会就觉得难受。

    原因嘛,自然是成熟的身体饥渴着呢,只能看不能用的话,还不如谁都别碰谁!

    于是就开始打电话,主要目标是一直掂记着的国内媒体。

    尤墨才没兴趣在一边旁听,装模作样的翻着德语书,眼睛不住地瞅电视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王丹气哼哼地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自讨没趣了吧。想黑你哪儿找不到污点嘛。”尤墨笑着看她,只是表情还不敢太大。眼角稍微一扯到就疼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国内媒体还好,实事求事地报道了一下。不过也就那么回事,随口一提的那种。川媒体就可恶了!讽刺,挖苦,讥笑,吹牛,反正没人说好话!口径统一的很。就是觉得德乙水平还不如国内,刚打上比赛就能进球属纯运气,进了德甲才拿来吹嘘也不迟!”王丹一肚子怨气,搞忘了谁才是当事人。

    尤墨直挠头,提醒她:“丹。丹,丹姐,这些评论,是说你还是说我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你不会生气的,对吧!”王丹难得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,其实也没你想的那么可恶”尤墨转头,继续研究电视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的王丹楞了一下,皱眉问道:“这样写你们,还不可恶,那还要怎样写?”

    说罢,不等他回答,又问:“德乙水平真的和国内差不多?”

    “比国内可能差不多吧,目前来看。”尤墨缓缓回答,依然没有转头看她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说说,为什么不觉得他们可恶!”王丹伸手捧住他的脸,小心地转过来,忍不住又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“他们那么说你你还不觉得他们可恨可惜,没人知道,也没人想知道,你是怎么想的”

    泪水在眼眶里转悠,想要寻找一个出口。

    “得不到的东西,总要说的难堪一点,心里才会舒服一些。他们只是觉得,我们不可能再回去了,那年的盛景,大概只能留存在记忆了。有些失望,或者,有点害怕,或者,有点后悔,却又没办法,也没有勇气说了。”

    泪水终于找见了决堤的力量,冲破了回忆的束缚。

    记忆的那一年,美好的夏天。

    “你们,如果留下的话,能拿冠军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说不定吧。只是,拿与不拿,都会越来越无奈,无论情感还是理智,都没有办法完全割舍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的错呢?”

    “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最近两天,卢伟的情绪一直不高,胃口不好,话也少。

    两女有些摸不着头脑,晚上睡觉前,江晓兰开始念叨。

    “他和郑睫吵架了吗?怎么觉得他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吧,我觉得不像。”王丹显然也有印象,仔细回忆一番,摇头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墨墨受伤引起的?”江晓兰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听你用这个名字喊他,身上就发冷”王丹鸡皮疙瘩顿时起了一片,忍不住一阵颤抖。

    “嘿嘿说正经的呢!”江晓兰难得获得阶段性胜利,眉开眼笑的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因为墨墨受伤,他开始担心自己和他在这的前景了?”王丹不甘示弱,只是在念“墨墨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舌头有些打哆嗦。

    “嗯,确实!那些后卫们又高又壮的,动作太狠了。这样子下去他们还怎么踢比赛嘛!”江晓兰一闭眼睛,就回想起那一瞬间了,声音恨恨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把这个赛季踢完,找机会转会!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

    “意大利或者西班牙吧,法国好像也不错,风格都没这么野蛮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太野蛮了!”

    “嗯,我得找他们谈谈!”

    “丹姐威武!”

    “兰妹平身!”(想知道《两球成名》更多精彩动态吗?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,选择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,搜索“enang”,关注公众号,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!)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