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评区好冷

    风格这种东西,有时候值得骄傲,有时候纯属无奈。

    弱队想在联赛生存,强悍的身体和防守意识是必须的。这种虽在运动范畴内,却不太受欢迎的方式,经常成为豪门球队抨击对手的理由。

    但所有人心里都清楚,抨击只是转移注意力而已,不能改变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足球这种高对抗性团队游戏,防守永远比进攻更容易上手,身体永远比技术更容易加强,好勇斗狠永远比机智过人来的容易。

    保级区里的队伍,没有哪个教练还会强调进攻。减少失误,做好防守,抓住对手的失误,这才是生存的法宝。主动冒险去创造机会,那是强队的心气儿,弱队在位置岌岌可危的情况下,才不会那么干。

    德国联赛的对抗性其实还不如英格兰,判罚尺度也没有那么松,恶意伤人在犯规占的比例只是正常水平,防守强度也不如意大利。

    让两女动了转会心思的,是那两个家伙和对手巨大的身体差距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182的个头不算矮了,可往场上后卫面前一放,顿时心都凉了!

    身高差距是不大,块头呢?体重呢?肌肉呢?

    16岁过半的少年,正处于抽条期,纵向发展的速度远远超过横向发展,即使多年练功的尤墨,身上肌肉都得脱了衣服看起来才明显。

    对付这种前锋,强壮的后卫们不欺负一下简直心里过意不去!

    两女之前一直担心的卢伟则恰恰相反!

    他在场上的任务可不是争高球,拼机会。他的特点,也不是黏球在脚,勾人来铲型。这种类型的家伙,高大笨重的防守队员最头痛。活动范围大。脚下动作快,带球少,传球多,一对一根本断不下来!

    难道见人就铲?

    妥妥的红牌奖励!

    犯规只是一种战术,顺便还能威慑一下对手,可一旦做过头。拿各种牌不说,任意球机会丢给对手多了难免出岔子。更何况,粗野的犯规一样能激起对手的火气,控制不住对着干到不怕,怒火转化成力量,让对手气势起来的话,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尤墨遭遇的粗野犯规,其实正是那场比赛的转折点。

    他来球队虽然只有短短两个多月,比赛也仅仅只打了四场。可除了球迷无与伦比的人气外。球队没有竞争关系的家伙们,对他也是好感十足。

    这个待人谦和,永远微笑的小家伙,竟然是个天才!

    天才应该都是孤独冷傲才对吧?他这种情况算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种巨大的落差让人心生疑惑的同时,难免生了亲近之心。除了拉钦霍和那天表示自己老了的谢里之外,丹麦国脚施容博格,捷克国脚卡德勒奇,德国前国脚布雷默。这些球队占据不小话语权的家伙们,对他的印象都不错。

    海皮亚的犯规。逃过了主裁判的红牌处罚,却逃不过这些老家伙们的眼睛!

    竟然对一个16岁的小家伙这么干,你当我们是吓大的?!

    比赛的转折点,从这份心思出现在凯泽斯劳滕队员们心的时候,开始了!

    本来作为主队,裁判的哨子就要偏斜一点。这么明显的伤人动作。只是因为比赛开始没多久,才没给红牌,那接下来自然要补偿一下主队的情绪了。

    于是,怒火烧家伙们并未受到多少阻拦,刚刚把自己水平发挥出来。就猛然发现:他么的怎么回事情,打这些家伙,需要依靠那两个小子吗?

    我们可是骄傲的德甲红魔,怎么堕落成这样了!!!

    意识到这一点,所有的凯泽斯劳滕队员,大胜后的喜悦就变得平淡了。

    有责任心的家伙们,自责的同时,把矛头指向了主教练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这种押宝式的用人,明显拔苗助长的行为,一点都不大气的心胸气度,那小子能受这种飞来横祸?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德国人办事一向细致,这种明显会造成脑震荡的受伤状况,各种详细检查比入队体检都要严格。直到比赛结束后第天晚上,蒋律华把检查结果带过来,顺便放下包的蛋白粉,牛肉干等东西之后,两女的心才算真正踏实下来。

    送走了蒋律华,自然就是说客登场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因为事情涉及到另一个家伙的未来选择,说客们于是把地点放在了客厅。

    水果备好,电视声音关小,沙发上夹心状态坐好,轻咳几声吸引注意力,然后,说服工作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可惜,一开场就卡壳。

    “墨,墨,墨墨”

    尤墨当时就笑喷了,只是眼角还没拆线不敢太放肆,于是手捂着肚子笑弯了腰。

    王老师脸都红了,狠狠地瞪了一眼同样忍不住笑的兰管家。

    “都不许笑了,说正经事情呢!”

    卢伟的笑声延迟了很多,带着疑惑,笑完了,问:“你们笑啥?”

    江晓兰果断被口水呛住,剧烈咳嗽起来。尤墨完全绷的住,在旁边拍她后背。

    学生如此扯淡,队友如此不堪,王老师已经出离愤怒了!

    “安静!保持安静!对,说的就是你!到底是哪一伙的!”

    江晓兰已经快要笑抽了,伏在尤墨腿上,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。听了这话刚想起身说句话,却发现自己已经岔气了,于是伸手捂住,一脸的甜蜜夹杂着痛苦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说服工作顺利展开。

    王老师站在电视前,对着人口若悬河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意思也不是让你们马上转会,这冬季转会窗口还有一个多月就展开了,这种时候提出要走,肯定会让别人对你们印象不好。那就等这个赛季结束好了,我觉得以你们的实力。不用在德乙联赛打拼,去西班牙,法国,或者意大利联赛都可以!”

    自觉表达能力出色的王老师,说完之后略显得意地看着两个学生,开始点名。

    “卢伟。你先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偏心眼。”卢伟的回答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两女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给他考虑时间要多些?”卢伟振振有辞。

    “呃”王老师卡住,兰管家又想笑。

    “安静!”王老师赶紧喝止猪一样的队友,再指着另一个学生。

    “你,先回答!”

    “我吧,觉得你说的有道理。”尤墨先点头,看着王老师也点头了,话音一转,“转会不是不可以,也有可操作性。不过。因为这个原因转会,走到哪儿,受到的待遇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两女同时楞住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兰管家先反应过来,这句话虽然只有四个字,却充分地表现了她只负责管家,不负责出主意的特点。

    “慢慢适应呗。”尤墨双手一摊,却没看王丹,转头瞧着卢伟。

    卢伟脸色如常。只是眼神有些飘,明明在看着前方。却像没有聚焦一般,不知落在何处。

    “那太危险了吧!这种事情,有一就会有二,有二就会有,有你也会有他。哪儿会给你们时间慢慢适应”王丹没注意他的眼神变化,皱着眉头自顾自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我要打主力之前。卢伟是怎么说的吗?”尤墨听了一会,出声打断。

    “嗯?”两女纷纷转头。

    “祝您死的愉快。”卢伟显然没了谈话的心情,淡淡地说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嗯?”两女再次楞住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们早就知道!”“你们早都看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成年队。哪有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说服的结果算是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唯一让两女心里能踏实一点的,是这两个家伙早有心理准备的状况。

    不过谈话到了最后,两人也都察觉了卢伟低沉的情绪,心情也难免随之低落起来,例行的睡前谈话也变得兴致缺缺。

    “他们俩的感情真好,你羡慕不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你不也一样!”

    “丹姐工作很久了吧,有这么好的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男人之间的友谊和女人之间的不一样!”

    “区别呢?”

    “男人之间是兄弟情,一起上战场的那种。女人嘛”

    “什么嘛?咱俩这样算什么友谊?”

    “同床,呃同梦嗯,你干嘛脸红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失利不一定苦涩,胜利不一定甜蜜。

    这句话放在现在的弗里德尔身上,再贴切不过了。

    比赛已经过去两天了,报纸上电视,各种网上发贴留言,找不到一条对他持肯定态度的评论。

    德国人这方面一贯实事求是,曼海姆风格本来也就那么回事,这种犯规并不罕见,后果也不算严重,抨击一下就揭过了。但主教练的用人策略失当,对球队的控制力下降,对未来的信心不足,这些可都是板上钉钉着呢,不拿来好好讨论一番简直对不起观众!

    事情吧,其实真没有那些气势汹汹的讨论那么严重。

    弗里德尔犯的错误,其实和很多球迷们一样——昏头了!

    因为两个少年连续不断地天才发挥,让所有人看见了这支球队的美好未来。眼下战绩不佳的状况,又让人们对他们的表现无形加重了期待。各种拔苗助长的想法更不是弗里德尔的专利。

    可没办法,这种错误大家犯都可以,你一个主教练也来凑热闹,那就等着挨削吧!

    弗里德尔心里清楚明白这一点,现在真的是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大胜之后挨削的主教练,自己这算不算前无古人?

    可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后悔也没有任何意义,把目光转回现在,考虑下一个对手,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媒体们这种态度会不会影响到队员?

    弗里德尔刚想到这里,心就顿时一凉!

    各种评论自己都可以不理,但队员呢?他们的想法如果和媒体们一致的话,自己岂不形象尽失,颜面无存,威信不在?!

    难怪,最近训练老是觉得气氛怪怪的!(想知道《两球成名》更多精彩动态吗?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,选择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,搜索“enang”,关注公众号,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!)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