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二章 西北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世事就是这么无常。

    大胜之后的弗里德尔,对更衣室的控制力却明显下降了。

    等到下一轮比赛前两天的时候,矛盾开始有激化的趋势。导火索自然是莱因克遭罚款的事情。

    从常规的5000马克降到000马克的良苦用心,被人果断无视了。

    罚款事小,丢面事大!

    曾经入选过德国战车首发阵容的大莱因克,岂能因为区区2000马克,就忽略自己颜面扫地的事实?!

    爱老婆,重视家人,看重亲情有什么错!和敬业精神有一毛钱关系吗?

    难道非得为了打比赛而忽略家人,搞得后院失火,分崩离析才开心?

    球员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,因为家人关系请假,一周以内只是酌情扣薪而已,罚款算哪门子事情?!

    要是个以身作责,一贯受人尊敬爱戴的主儿,自己也就认了。

    可他算哪根葱!

    以前事情都不说了,就拿刚结束的这场比赛说事儿!

    就连报纸都能看出来他的执教水平低下,信心严重不足,那身为内行,有哪个会看不出来?!

    原本能夺冠的队伍,被他一路带的只能在乙级联赛鬼混;原本各种荣誉加身的自己,被人果断地剔出了国家队;原本很有希望的两个小子,被他弄的魂都吓掉了!

    居然还敢拿我当典型,杀鸡给猴看?

   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,还能在队上待几天!

    “谢里,晚上点,我请客,老地方。上一场比赛哥几个辛苦了!”

    “拉钦霍那两个小子算你小弟,你自己考虑吧。他们来不来随意,你得过来哈!”

    “布雷默,叫上科赫,鲁斯,瓦格纳。兄弟几个喝一杯”

    “库卡不在?哦,手机也打不通,回来的时候通知我一下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拉钦霍接完电话,犯起了愁。

    他能在这支球队站稳脚跟,和弗里德尔对他的器重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再有实力的家伙,主教练不喜欢,又不是本地人的话,境况是可想而知的。他刚来队上的时候简直是两眼一抹黑,干啥啥不行。说啥听不懂,吃啥不习惯。如果没有主教练的悉心栽培,他哪能有今天。

    眼前事情明摆着,莱因克要跟弗里德尔对着干了!晚上请客肯定是要各人表明态度,商量办法,决定尺度。这要不去的话,那就只能死心踏地的抱住主教练大腿

    不行!即使主教练继续看重,也比不上队友们的援助来的实在!大不了自己表明态度。尽量保持立,不让两边为难就是。

    那自己看来必须得去了。另外两个小子呢?

    算了,他们入队时间还短,卷入这种风波里对他们以后不好,还是老老实实地提升自己实力吧。

    那要不要通知他们一下?

    嗯,这个有必要,省的他们被队友排斥了。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情!

    “o,和你们打个招呼,队上最近会闹些事情出来,尽量别搀和”

    “你们好好训练,比赛小心点。这儿后卫可都盯着你们呢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克莉斯娜看着眼前西装革履,头发梳的倍儿亮,一脸自我陶醉的库卡,瞧了眼他手里尺寸夸张的十九朵红玫瑰,简直无语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追求她很久了,圈不少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上次表白未果之后,他脑洞一开,发下宏愿,说要进一个球就送一束花,表一次白,直到她被打动为止。

    打动个毛线!你进不进球关老娘啥事!老娘是凯泽斯劳滕球迷,又不是你库卡的球迷!

    艺女青年克莉斯娜,听清楚了库卡的想法之后,人生头一次极度想暴粗口。

    库卡可没有她想象那么笨,所谓的愿望只不过是追求的借口而已。

    女人嘛,金钱,诚意,地位,都给了还打动不了,那只能说是脑袋有问题!

    “晚上没空不要紧,别不接我电话就行了!”

    克莉斯娜对他也没什么好办法,毕竟,伸手不打笑脸人嘛。

    如果这家伙能低调内敛有思想一点,当个朋友也不错

    “你的电话是多少?你知道,我不接陌生人电话的!”

    库卡大喜过望,弯腰把鲜花奉上,直点头,“嗯,我打个给你好了!为什么不接陌生电话呢?是因为晚上缺乏安全感吗?”

    克莉斯娜一听这话就后悔了!

    这个混帐家伙,能有个p的思想,见着老娘就想上*床是吧!

    “咦,手机没电了,真不好意思!呵呵,刚才的话是开玩笑啦,稍等一下,我换个电池!”库卡被她脸上忽然冰冷起来的表情吓一跳,赶紧低头改口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在心里叹了口气,随口问道:“弗里德尔最近日子不好过吧?”

    “嘿嘿,知道还问!”库卡动作麻利,两下把手机电池换好,开机。

    “稍等好几个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莱因克的妻子怎样了?”克莉斯娜对这个活宝深感无奈,后退了一步,和他保持些距离。

    “哦,莱因克吗?刚好,他有事找我呢,想了解情况的话,等我打过去哈!”库卡用余光看见克莉斯娜的动作了,脑筋急转后计上心头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不太妙,队上可能要闹些乱子出来,你有兴趣么?”库卡嘴角含笑,眼角的得意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兴趣从你这套些内幕出来。”克莉斯娜语气依然偏冷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“那算喽,晚上莱因克请大伙吃饭,可能要商议些什么吧。你要一起吗?”库卡略有些失望。耸了耸肩膀,做最后的努力。

    结果自然在意料之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看着他,缓缓地摇摇头,嘴里说出的,却是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库卡嘴角抽动了几下,勉强笑了出来。摆摆手,转身,“想我了,就给我打电话嘛!”

    “美的你!”

    “那你别不接我电话!”库卡头也不回,小跑起来。

    “太晚了当然不接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尤墨听完拉钦霍的提醒,没什么异样的情绪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巴西大个子挺讲义气,除此之外,其它事情走不到他心里去。

    每一支球队,都不可能避免这种矛盾。只是对象不同,深浅不一,范围不定罢了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老话——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。

    他们做为江湖的小字辈,能被人掂记着,有人罩着,已经算是很不错的待遇了。想在风口浪尖上表现一番的想法,大概是急于上位的家伙们才会有。

    莱因克作为带头大哥。此时领着小弟们和主教练对着干,虽有公报私仇之嫌。但时机把握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弗里德尔的所作所为,不至于导致众叛亲离的局面,如果能正确应对,及时弥补的话,信任危机也有可能安然度过。

    不过,以他一贯的表现来看。很难。

    “莱因克看来要扯大旗作虎皮了,有何感想?”

    “步子太大,小心扯着蛋。”卢伟头也不抬。

    “什么?队上要出事?”王丹反应很快,目光迅速从电视上转开。

    兰管家正在客厅里伺候刚买的几条小鱼,听了这话有点楞神。

    “时机选择还行。声望貌似也够,只是决心不好说,背后有多大能量说不准。”尤墨点评完毕,起身观看兰管家的劳动果实。

    “猜测一下,会用什么手法?”卢伟目光转向王丹,询问的口气。

    “对着干嘛,你说东我往西!不这样做,还能怎样?”王丹前一句还挺肯定,后一句就失了底气。

    没出声的兰管家都听出来了,笑着点评:“丹姐干嘛底气不足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被他们打击的!”王丹声音恨恨的,本来难以启齿的理由,却因为这句话出口而变得流畅自然起来,“老外可没有国人那么多心眼儿,他们普遍信奉阳谋多过阴谋。既然时机不错,力量也足够,估计会硬碰硬吧,拼个你死我活的!”

    “球队成绩怎么办?”江晓兰心里不踏实起来,声音提高不少。

    “哪儿管的了那么多!这种事情开弓没有回头箭,速战速决就是了!”王丹坚持观点,微笑着看另外两个家伙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卢伟难得主动发问,目标是尤墨。

    “这么问,看来你的看法和丹姐差不多喽。”尤墨盯着水游来游去的鱼儿,高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没你那么了解人心。”卢伟笑,低头看书。

    两女一楞,同时目光转向另一个家伙。

    “莱因克有公报私仇的嫌疑,肯定不会当出头鸟。拉钦霍和弗里德尔关系很好,不会在此时上阵冲锋。科赫,库卡,瓦格纳应该是主力。不过,以他们和这支队伍的感情来看,不太可能对着干。多半是要找媒体当后盾,不断地给主教练施压,逼他犯错。在尽量不影响冲顶希望的情况下,完成目标。”

    尤墨缓缓说完,收了心思,继续观看。

    世界如果只有鱼缸这么大,心里大概也没有大海吧。

    “弗里德尔能挺住吗?”王丹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,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能挺住的话,应该就不至于到今天这个地步了。”卢伟难得叹了口气,苦笑。

    “一支球队的主教练,真不是正常人能干的职业!”江晓兰也跟着叹气,本来想笑话一下王老师的,却没了兴致,目光转向缠着绷带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能拿到顶尖运动员的薪水,自然要有相应的素质。”尤墨抬头,朝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笑容很难看,嘴歪眼斜的,看的江晓兰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卢伟现在也当不了主教练?”王丹突发脑洞,想起了两年前那个画面。

    “主教练可不只排兵布阵,调兵遣将。”卢伟看着她一脸神往的表情,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“墨墨呢,他行吗?”江晓兰也来了兴致,指着尤墨问卢伟。

    “卢总当我助手的话,说不定能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退役了一起去当教练?!”

    “拜托,我们才16好不好,现在考虑退役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,希望你们永远不分开嘛!”

    “懒的出奇的货,留着何用?”

    “好意思说我,没我带的管家过来,你娃天天喝西北风!”(想知道《两球成名》更多精彩动态吗?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,选择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,搜索“enang”,关注公众号,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!)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