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尔斯鲁厄,一个遥远的名字。

    不太遥远的名字有:卡恩,绍尔,比埃尔霍夫

    当然,这一年的卡尔斯鲁厄队,上面没有一个名字仍然属于他们。

    作为凯泽斯劳滕的下一个对手,他们把队员的名字刻在了德国足球历史,却不能把俱乐部的名字同样刻进去。

    这种奇怪的现象很多国家都有,他们并不独行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的话,大概就是完美的青训机制和混乱的成年队,两种不搭调的东西,混合的产物。

    96年的他们,成绩依然在乙级联赛游晃荡,一副心有余力不足的样儿。

    可对手们都明白,这种球队并不好对付!

    靠培养青年球员立足联赛的队伍,发挥极不稳定,打好了见谁灭谁,打不好碰谁输谁。

    简称:神经刀。

    凯泽斯劳滕队这一轮是客场,不过同处德国西南部的对手,坐上两个小时的火车就到了。可这一次火车旅行,队员们很明显没有旅行的感觉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能察觉到,那种怪怪的氛围。

    明明看上去一切正常,却又老觉得哪儿不对劲,如果当事人是个神经过敏的家伙的话,大概会被压抑的直想喊叫。

    只有仔细观察的家伙,才能真正找到些不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没有一堆人聚在一起,大笑,喝酒,唱歌。只有两两凑在一起的小声交谈,不住的眼神交流,刻意收敛的微笑

    这种状况对性格豪爽的日耳曼民族来说,信号明显——谨言慎行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莱因克不是个鲁莽的家伙,也不算是不顾大局的小人。更不是自私到家的伪君子。他没有召集所有能召集的家伙,只是选择性地找了几个信的过的,把大致情况一说,就当起了会议主持,听取所有人的看法。

    结论很明显!

    这支队伍,目前的状况。继续交给弗里德尔来领导的话,不但不能重现往日辉煌,连重返顶级联赛的任务都将成为镜花水月!

    可结论出来了,方案却不好定下来。

    一旦想炒主教练鱿鱼,必然要牺牲球队成绩,可现在的凯泽斯劳滕队,哪儿还有本钱?!

    这万一冲顶失败,再混一年乙级联赛的话,心气灭了不说。人员也将大幅度流失!

    那种状况可是完全有违初衷的。

    八个人一番讨论之后,没有定下具体方案,只是把想法统一了起来。

    训练好好练,比赛好好打。其它时候想各种办法,走各种途径,向主教练施压!

    至于队伍内部,肯定还是有想抱他大腿的家伙,这种人尽可能地先孤立起来。保持反对派队伍的纯洁性。才能将抵抗进行到底,作用放到最大!

    于是。把这一思想贯彻下去的家伙们,先开始了一场站队活动。立的,抱大腿的,随风摇摆的,统统把底交出来,再决定应对态度。不交底的家伙。统统归到异类,留待观察。

    一时间,江湖风雨飘,岁月波澜摇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场比赛在晚上点进行。毫无疑问,卢伟和尤墨都没有首发出场。

    这种决定虽然是主教练做出来的。可所有人都不会把功劳放在他头上。

    弗里德尔心的郁闷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队员想干什么,他这个老江湖更是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可明白归明白,仔细考虑之后,他竟然发现:自己什么也做不了!

    老家伙们想和自己对着干,又不想明着来,更不想牺牲球队成绩,所以比赛和训练不用自己多嘴,质量肯定能保证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下,自己找谁说理去?

    找主席说:这帮家伙不听话,我要罚他们款,停他们训,开除几个!

    主席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给开除了先!

    找记者说:他们看着挺好,其实老是和自己做对,你们尽情的骂他们!

    记者会把自己当成精神病,然后写成稿子大肆宣传的!

    归根结底,还是自己没能拿出让他们眼前一亮的实力,心一震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让他们守规矩的能力,那就只能接受被胁迫的状况!

    真他么的郁闷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双方的实力发挥都算正常。

    卡尔斯鲁厄主场攻的兴起,凯泽斯劳滕客场守的稳当。

    不过上半场结束的时候,比分却不是0:0。双方各利用定位球得了一分,把比赛的胜负交给了下半场。

    这种局面让弗里德尔还算满意,心里也踏实了一些。

    只要稳住,度过眼前难关,苦日子还是能熬出头的。老家伙们得意,那就让他们先得意好了,秋后算帐也不迟!

    “大家都很努力,下半场继续保持这种状态。胜负交给比赛本身,不要去想太多,下来的事情下来再说。暂时没有人员和战术调整,大家继续努力!”

    独角戏般的演说进行了两分钟就结束了,弗里德尔毫不在意,居然点头微笑着环视了一圈,推门出去。

    原本安静的更衣室迅速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主教练的话虽少,传递的信息却很明确:大家是来踢比赛的,胜负应该永远放在第一位,其它的东西交给其它时间来解决。

    这种态度有点超乎莱因克的预料!

    他其实最想看到主教练愤怒到难以自持的样子,最不想看到的,是主教练向他们主动示好求和!

    德国人骨子里的坚强世界闻名,属于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类型。这连高高在上的主教练都服软了,队伍里心软的家伙难免产生动摇,随之而来的是反对派正式分裂,最后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弗里德尔此时选择信任这些老家伙们,不得不说是招以退为进的妙招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1:1的比分保持到了65分钟。弗里德尔大手一挥,尤墨和卢伟同时替换库卡和瓦格纳上场。

    被换下的两人神情复杂,对望了一眼,也没能从对方眼睛里找到明确的答案,只能闷着头,拍了拍即将上场的两个家伙。犹豫了一下,拒绝了主教练所在的位置,绕了点距离走回替补席。

    两人表现确实一般,尤其是库卡,浪费了一次绝佳机会后,整个人都沮丧起来了,拖到此时才换都有些出乎他的预料!

    电视机里一直懒洋洋的科尔曼,和客厅里懒洋洋的两位姑娘一样,终于来精神了。

    “弗里德尔吸取了上场比赛的教训。此时选择两人一起上场,明显会给对手造成不小的压力。不过,等到65分钟才换人,我们的主教练今天也算沉的住气了!那接下来的时间,让我们屏住呼吸,来看看天才们的表演吧!2号ooooooooo”

    兴奋的两位姑娘很快就hold不住了,捂着肚子在沙发上笑。

    电视机屏幕上,一个带着黑色头套的奇怪家伙。像个抢劫犯一般,在那摇头晃脑。

    “笑死人了。他在干嘛?准备抢劫银行?”

    “才没有啦,肯定是带着不舒服,才会那么奇怪的!”

    “应该给他准备个玩具手枪,射门之前拿出来,吓唬他们守门员!”

    “会被抓起来的好不好,丹姐”

    “干嘛这么护着他?”

    “他护着我呗”

    “死丫头。挺幸福嘛!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如何对待这两个小家伙,莱因克很是头疼了一番。

    现在,症状有加重的趋势。

    他们的实力已经毋庸质疑,此时两人一起上场,如果能得到全队支持的话。完全有改变比赛的能力!

    可万一他们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,功劳都在重用他们的弗里德尔身上,就有点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如果不给他们足够的支援,该赢的比赛没赢下来,最后导致球队冲顶失败,那这个责任就太大了,自己背不起!

    这种状况下,自己还是别表态了,看大家伙的意见吧,别一不小心背个大黑锅在身上!

    “嘿,我听见幸运之神的呼唤了!大家伙加把劲,对手就快不行了!胜利就在眼前!冲啊!”

    拉钦霍夸张的表情和肢体语言,伴随着不太地道的德语,让场上的凯泽斯劳滕队员们笑了起来,相互对望了几眼,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加油!干掉他们!”“小家伙们好样的,别怕他们!”“面具侠,瞧你的了!”

    尤墨笑着看了眼卢伟。

    卢伟也笑了,右手举起,大拇指相向。

    “大侠,改行算命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。

    名,利,女人,这些让人沉迷的字眼,在战场上并不起眼。

    同理,把足球场当成战场的德国人,最看重的,就是这种铁血精神。百年德国足球,战功赫赫,他们的立足之本,就在于此!

    卢伟和尤墨两个家伙,从遥远的巴西热土回来,学会了自由自在的足球精神。然后,一头扎进了纪律严格,令行禁止的德国战场,学到的,是冷血杀敌的战场生存术!

    最为难得的是,在强调纪律到让人发指的德国战场上,他们依然获得了足够的自由,无条件的支持,合理的难度

    这种状况下,不把自己压厢底的家当拿出来展示一番,实在对不起观众!

    卡尔斯鲁厄并不弱,只是年青的他们,被凯泽斯劳滕老家伙们的韧劲,给磨去了多半的心气儿,

    这种状况下的他们,攻的着急,守的心慌。

    相反,态度暂时统一起来的凯泽斯劳滕,用一种期待天才发挥的心情,提起了满心的干劲儿,尽可能地为那两个人提供帮助!

    结果,可想而知!

    注定要刷数据的家伙,没有放过难逢的机会。在比赛第88分钟的时候,用他标志性的,高高跃起,滞空,甩头攻门,打入了金子般的入球。将比分最终锁定为2:1。

    把自己的数据,暂时定格在出场198分钟进5球,这个荒谬的数字上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