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无数人掂记的两个家伙,可没兴趣想那些事情。

    伯尔尼丢给他们的各种资料还没看完,两人的德语水平还远远不过关,球队看似风平浪静,实则暗流涌动的状况,都在燃烧着他们的精力。

    客场比赛的空余时间比较多,两人无论是酒店还是旅途,都保持着手捧一书的研究状态。平时在家的时候,反而选择更休闲的姿态。

    不是不着急,更不是找机会偷懒,只是不想把压力带给她们。

    德国足球如此成功,其化特点确实有很多可取之处。无论是战术,训练,状态调整,对手研究,都有一套见解独到的办法。

    细致,缜密,严格。

    非专业人士,不会对那些枯燥的数字感兴趣,就像不懂编程的家伙,不会对0和1的舞蹈感兴趣一样。只有体会到那些细微差别带来的长期影响,才能真正超越对手一步或者半步。

    而这一步或者半步,有时候微不足道,有时候,却是胜与负!

    不过,受制于语言问题,他们现在更多的是在用身体,来感受这种化差异所带来的改变。

    最简单的例子,是体能和力量训练。国内这些东西,基本上是靠着经验来安排,最多分几个档次来要求队员。放在这儿,是严格的血乳酸水平测试,乳酸耐受水平测试,肌纤维类型的测试与分析

    这种细致到让人发指的东西,其实就是帮你判断:自己的极限在哪儿,最适合的方式是什么,怎样在提高水平的同时有效避免运动损伤,等等。

    足球始终是依赖身体的运动,无数让人扼腕长叹的天才们。往往受制于伤病缠身,场外干扰,缺乏自我要求上,再难寸进。

    而德国制造的好处,就是最大程度上避免了那些情况!

    虽然没有南美出产那么充满想象力,但也最大可能地防止了水货风险。

    这两个所谓的天才。最开始也很不适应这种让人拘谨的氛围,很不习惯这种事事钻牛角尖的态度。但真正融入进去之后,他们发现:这些东西,或许暂时用处不大,可长期坚持下去,积累起来的改变就会影响整个运动生涯!

    比如,严格的赛前热身和赛后放松,准时的力量训练和饮食要求,高标准的睡眠质量和生活习惯

    这种东西。对所有的年轻人甚至很多成年人来说,都不是一件容易适应的东西。搞不好,还会激起逆反心理,仗着天份,肆意挥霍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足够成熟的心态,就很难静下心来,在枯燥的生活,找到前进的不懈动力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。并不觉得自己是所谓的天才,也没有天才们引人关注的傲气才情。经历过失去。经历过梦想不在之后,他们现在是以如饥似渴的状态,一头扎入了各种足球化的学习当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:不想当主教练的球员,不是好球员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尤墨按下15楼的按钮,电梯缓缓上升。

    眼角的伤已经拆线了,不时地发痒。让他有种孙大圣的自我感觉。

    “别挠了,本来就像个猴,现在更丑了!”卢伟一旁点评完毕,随手摘了自己脸上墨镜。

    尤墨懒得理他,把自己墨镜一摘。继续挠。

    “咦!!!”

    略有些熟悉的声音让两人同时转头,看着对面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”凯瑟琳双手举起,一手指着一个,依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两人微笑着点了点头,看着电梯门开了,迅速鱼贯而出。

    终于反应过来的凯瑟琳又是一声尖叫,“啊!”的一声后,身手灵活地从就要关闭的电梯门闪出,继续喊,“等一等!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暴露了,怎么办?”卢伟一脸的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我太丑了,你来!”尤墨有点犯愁,抬眼瞅了下不远处的家门。

    “咱们的德语能和正常人交流吗?”卢伟表情平静,看着飞奔过来的凯瑟琳。

    看着挺瘦,动作却蛮灵活的。

    “英语吧,德国大学生能不学英语?”尤墨支招的同时,身体往卢伟身后躲。

    “你四级过了没?”卢伟使劲把他往外拽。

    “四级过了有毛用,单词都记不住几个了!”尤墨打死不从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有没有吓着你们?其实上一次我就见过你们了,不过那会还不敢确定。你们真的住这里吗?”凯瑟琳兴奋的声音都有些颤抖,情不自禁地又往前走近了些。

    香水味儿挺特别,有股提神醒脑的感觉。牌子看来不俗,反正国内没闻见过。

    两个外语白痴型选手四目相对了一下,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“youspeakenglish?”“thisenglishprofessor!”

    然后,是怒目相向:“你大爷的卢总!”

    凯瑟琳兴奋的很,湛蓝色的眼睛在眉骨下面闪着光,薄薄的嘴唇速度很快,熟练地转换成英语,把刚才的话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说罢,兴奋不减,站的溜直地看着对面。

    两个家伙同步开始挠,不过,一个挠眼角,一个挠脑袋。

    “卢总,别问我,我只听懂一句,她好像问我们是不是住在这儿。”尤墨挠完之后果断准备开溜。

    “问她想干嘛!”卢伟一把拽住,转头:“hatiforyou?”

    “大爷的卢总,你自己不是会吗?”尤墨无奈,转头看着凯瑟琳,手指房间门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凯瑟琳瞧出他们两人的真实水平了,略略有些失望。“那有机会的话我去找你们聊天,就你们两人住在那儿吗?”

    “外国女子就是大气!”卢伟继续点评,英回了一句:“还有两个姑娘。”

    凯瑟琳眼的失望一晃而过,微笑点头,挥手别过。

    “你娃幸福嘛,拿我家姑娘做挡箭牌!”尤墨伸了个懒腰。准备开门。

    “安静的生活要到头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她要是也住这儿的话,估计不会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女等他们很久了,此时一见人回来,立即放下手活计,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四人早已混熟,有些亲热动作也不用躲着其它人的目光,很自然的一一抱过之后,王丹叫住了准备回房间的卢伟。

    “商量点事,别跑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拉上我?”卢伟停下脚步。有点无奈地回身,坐稳之后,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上次讨论的是转会,这次是薪水?”

    两女对望一眼,各捂胸口,指着卢伟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妖怪!”“你真的会算啊!”

    卢伟双手一摊,懒的解释原因。尤墨更懒,看都不看他一眼。继续化身孙大圣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意思呢?”王丹看两人毫无惊讶之情,也不磨蹭。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队上平均水平是多少?”尤墨问。

    “20万年薪,税后。”

    看两人若有所思的样子,王丹开始主持会议。

    “俱乐部也不会放任对手来抢人,所以改一下买断条款,加点薪水表示诚意,也是人知常情。昨天的比赛国家电视二台也转播了。你们的表现估计又要引起媒体热炒。他们如果还不行动的话,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:这家俱乐部经营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两位听众纷纷点头,眼神示意她继续。王丹清清嗓子,微一点头。

    “加薪这种事情,对方如果主动的话。那事情就好商量的多。球队状况大家都清楚,今年非常关键,冲上去了大有可为,万一失败有可能就会沉沦很久。这种状况下,你们的作用无形就会被放大,即使没有竞争对手来报价,这个薪水也会让他们坐立不安的。”

    听众小鼓掌,面带微笑。王丹信心满满,声音流利。

    “可是呢,薪水这东西要和自己能力成正比才是最好。一味的高薪要求,既落个不良名声,也会给自己背上过重压力。而且,在你们无球可踢的时候,他们把大老远的把你们找来,还允许我们一同过来,这份情咱们得记着。”

    听众热烈鼓掌,小喝彩不断。王丹微笑满面,频频颌首。

    “嗯,以上情况逐一分析后,我和兰管家商量了一下,提出了8万到10万这个年薪区间。你们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同时点头,目光再转回时,脸色已然平静。

    王丹见他们收了笑容,心下疑惑,问道:“看你们的样子,好像不怎么高兴。涨薪是对你们能力的肯定嘛,这个标准不会有人说道四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回屋,你解释。”卢伟果断起身,趁着尤墨来不及伸手拽住他时,一个变向加速,迅速溜走。

    “大爷的,拉都拉不住,幸亏我不是后卫”尤墨望着他的背影,感慨。

    不曾想,刚一回头,身上已经挂了两个姑娘。

    一个温柔体贴,“还疼不疼了?”另一个妩媚动人,“想我没有?”

    然后,两女互瞪一眼。

    “说事情呢,想没想等会说!”“线都拆了肯定痒,你没看他一直在挠?”

    然后,人忍不住,一起捂着肚子笑。

    好一会,才让正经事情继续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么多人,以后可能还会有更多的人,这么租房子住不是长久之计。还有,我们商量了一下,还是买个新车好了。二手车要是懂行的话还行,不懂的话容易买着问题车,太麻烦”

    尤墨静静地听她说完,拍拍腿上江晓兰的脑袋,缓缓开口:“钱这个东西,没人会嫌少。我和他情绪不高,到不是因为钱多钱少,只是加薪的时机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两女不解,齐齐盯住他。

    “弗里德尔最近日子不好过,对更衣室的反对力量,他暂时选择了退让。可没有哪一个主教练,甘心接受这种局面而不反抗。这种时候给我们高调加薪,用意是什么,还用解释吗?”

    尤墨缓缓地说完,脸上有些苦笑。

    “哦用心真够险恶的!”“可恶啊!早不加晚不加的!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自己做的事情,自己总会承担结果。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