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先打电话过来的,自然是蒋律华。

    声音很兴奋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们,主席昆茨先生和主教练弗里德尔先生,以及助理教练伯尔尼先生和球员合同官舒茨克特先生,还有我,经过一上午的磋商,大致商定了合同变更细节。具体数目当然需要你们最终点头才能通过。不过,都是自家人,我大致给你们交个底吧,一向精打细算的俱乐部主席愿意为你们开到12万马克!先别高兴,这个数字竟然不合弗里德尔先生的预期,在他的强烈要求下,最终给你们敲定了15万马克的年薪!怎么样,高兴的跳起来没有!这个薪水已经是队上当打主力的水平了,你们才来了个月不到,同龄人才只拿四万年薪的时候,你们就能拿这么多!要好好干哦,不要辜负主席先生和弗里德尔先生的信任和看重!”

    尤墨要很努力,才能表达出兴奋之情来。看得旁边偷听的两女直想笑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把情况略一说明,想笑的两个家伙都有点笑不出来,一个个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嘛,弗里德尔那个小老头儿,看着挺和善,心眼真不怎么样!”江晓兰拽着尤墨胳膊一阵摇晃,语气恨恨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都被你们猜了,真没劲!”王丹自觉很挫败,拖鞋一甩,沙发上躺起。

    “要不,咱们主动要求,只拿10万马克?”江晓兰看两位当事人都没什么表情,于是果断出主意。

    可惜,一开口,就是一片嘘声。

    “管家,跟钱有仇么?”“买车买车。买房买房!”“人家也不一定会同意降薪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说说看,要怎么办嘛!”江晓兰手一摊,无能为力了。

    “走着瞧呗!”人居然口径空前统一。

    说罢,四人都忍不住,笑成一团。

    深秋的午后,阳光透过窗户。向屋内撒落,驱散了莱茵河畔吹来的,微微凉意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一方有诚意,一方没野心,合同于是很顺利地变更完成。两人的年薪从万直接涨到15万,买断条款定在了500万。这个水平,已经算准一流球员的转会标价了。当然,距离世界一流球员上千万,顶级球员两千万以上的水平还差的很远。

    其实500万的标价已经足够吓跑问价的了。毕竟他们才16岁,职业生涯才刚刚开始,世界足坛金元风暴也尚未刮起。

    除了吓跑问价的,年合同改成了5年的状况也让两位姑娘心思不定。

    “500万马克,rb2000万,在c市够买二环内200套100平米的房子,咱们看来要在这待上五年了!”一贯心高气傲的王大小姐有些泄气。

    “这儿有什么不好嘛,地方不大。环境又好,离巴黎只有495公里。丹姐你就知足吧!”江晓兰撇撇嘴,对大小姐的心气表示不屑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自己家,当然不打算长期在这定居了。既然出来了,多跑些地方长长见识嘛!对了,冬歇期之前刚好你们发薪水,凑钱买奔驰呗”王大小姐难得音低人怯。

    “大奔吗?我喜欢悍马!”一旁的卢伟难得发表意见。

    “悍马是老美的吧。在德国不买德国货,怕是不划算!”尤墨摇头。

    “搞错没有,你们两个还不知道什么能把驾照考到手,你让我们两个女人开悍马?”王丹有点抓狂。

    “什么女人嘛是姑娘好不好”江晓兰在意这个。

    王丹不理睬猪一样的队友,继续进谏:“外观就不说了。关键是性能好,里面空间也不小,四个人完全没问题,价格也不贵,才万马克左右!”

    “以后人多了呢?”尤墨突然想起这么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笨再买就是了!”王大小姐对小农思想很是鄙视。

    “忘了,咱都月入过万了”尤墨直挠头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,下一辆买悍马吧,估计郑睫能喜欢。”卢伟点头沉吟。

    两女对望一眼,想说什么却同时卡住了,于是把目光转向另一个家伙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开大悍马?想想就拉风嘛,这个主意赞!”尤墨若无其事,笑着朝卢伟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买房计划呢?”卢伟不理他,抬头问两位姑娘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想法呢?”王丹松了口气,抢着问。

    “人多热闹嘛!”江晓兰抢答,目光转向微笑着的两个家伙。

    “是啊,凑一桌还能打麻将。”

    卢伟伸了个懒腰,起身,看着窗外,远处,静静的莱茵河。

    水一样向前流淌的日子,浪花迷人呢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高调加薪的效果很明显。

    原本对两人笑脸相迎的队友们,表情复杂了许多,笑容犹在,距离却远了不少。

    一支球队,很多时候和职场相似。这种受到老板青睐,经理力荐,最终踩在众人肩膀上平步青云的家伙,短时间之内肯定不受待见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们的江湖资历仅仅个月而已,招式虽然新奇,功力还差的远呢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就想和江湖大佬们平起平坐?

    做梦呢吧!

    就连一向和两人交好,视他们为自己幸运源泉的拉钦霍,都非常明智地和两人保持了距离。只是晚上的时候,打了个电话过来解释原因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知道的啦,boss不受老家伙们待见。你们现在算是他的红人了,大家和你们保持些距离也是正常的。不要着急,不会一直这样的”

    尤墨被他热情的解释弄的没脾气,好一通客气,才把电话成功挂断。

    着急着挂断,自然是有电话要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入选国家队了?”尤墨的声音突然走高,迅速吸引了旁边两位姑娘。

    电话是李娟打来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。分开之后基本保持了每周至少一次的电话频率。其实按尤墨的想法,是打算每天一个的,结果被李娟果断否决了。

    曾经的傻姑娘,现在自觉已是成熟女人了,自然不用他那么担心挂念。

    其实深层次的原因两人都知道,没有说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尤墨的心里。对她是最愧疚的。这个最早成为自己女朋友的姑娘,自从他入选国少之后就是聚少离多,现在成了他的女人,依然是远隔万里不能相见。其实以她的条件,排成溜的追求者供她随便选,如果没有那份深沉到骨子里的爱恋,根本不可能还要执着地期盼着两人重逢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不用每天都打的话,他就不会经常泪如雨下了吧。

    想他的时候,自己哭一哭就好了。他是个男娃家。老是哭,像个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周是主场比赛,对手是冲顶的主要竞争对手,波鸿队。

    这支神奇的球队常年在甲乙之间晃悠,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,大概就是每次跌入乙级联赛之后的强力反弹了。

    作为德国西部重镇鲁尔区的小球会,他们居然能在多特蒙德,沙尔克04的联合围剿下收获每场至少万名球迷的上座率。究其原因。应该就是它独树一帜的打法了。

    和绝大部分德国球队都不同,他们一直是一支技术细腻。讲究传切配合的技术性球队。相应的,他们的整体球风一直偏软,防守漏洞基本每场都有。

    这种风格明显的奇葩球队,吸引关注的同时,也常常能创造出一些意想不到的冷门。

    比如——万年亚军勒沃库森的克星!

    凯泽斯劳滕队和他们并不陌生,双方交手百余场。胜负只在伯仲之间。

    这一场,交手之前,双方分别以2分和2分名列第五和第名。本场交手的份量,被赛前很多媒体放在了不成功便成仁的高度。

    毕竟是主场,让第名的对手从自己身上拿分的话。对心气儿的打击实在太大!

    弗里德尔心知肚明这一点,可眼前状况哪敢多言,依然是和颜悦色,寥寥数句就算是赛前动员了。

    以莱因克为守的老家伙们也挠头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能看出来,俱乐部给两个小子高调加薪,肯定是这家伙的主意。想转移视线吸引仇恨罢了。

    但看出来归看出来,毕竟那两个小子既出了名,又得了利,这要认不清状况,把功劳都归于主教练,那这帮累死累活的绿叶们岂不哭死?

    而且,这种事情解释没用,保证更没用,语言都不通的情况下,谁能通过几场比赛就看透人心?

    万一这两个家伙只是对其它人虚与委蛇,实则坚定地站在主教练那一边,那真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主场的凯泽斯劳滕气势不错,上半场占据了主动。不过,他们在进攻还是老问题——手段太单一!这种进攻给对手防线制造的压力实在不大,以至于公认的防守烂队都能在客场守的像模像样的,只是运气不佳,才在比赛第40分钟丢了个角球。

    进球的家伙值得拿来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库卡!

    这个刚满21岁的美国裔家伙,1岁刚出道的时候,是这支球队公认的天才。

    185的身高却有不错的脚下技术,85公斤的体重仍然不能阻止他灵巧的动作。他在出道的第一年,就用15场比赛8球4助攻的成绩,让所有人眼前一亮!

    可惜,仅仅是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从第二个赛季开始,比赛越打越多,表现越来越差,最后从主力打成了谢里的替补。直到上赛季结束,主力前锋和替补前锋各走一人后,他才捞着主力位置。

    在这个赛季,如果不是弗里德尔吸取教训的话,他差点又打成了尤墨的替补!

    这种年少成名,最后杳无音信的例子实在太多,以至于今天这个宝贵的进球出现后,所有人才记起来。

    球队,好像还有个曾经的天才呢!

    只是这些年,他都干嘛去了?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