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两球成名》更多支持!

    完全冷静下来的弗里德尔并不后悔。

    或许每一个满心愤怒的家伙,在怒火真正发泄出去之前,都不会有“后悔”这种情绪。

    他在这支球队干了整整4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即使被人炒犹鱼,也应该是站直了,昴着头,大声地告诉别人:我为球队的战绩不佳表示歉意,主动交出帅印!

    而不是像老家伙们想象的那样,众叛亲离之后,在重压之下灰溜溜的离开!

    “伯尔尼吗?是我,莱因克不适合继续当队长了!鲁斯还是谢里,你觉得哪个更合适?原因?我觉得不用解释了吧!”

    “主席先生吗?这么晚打扰您真不好意思。上次您的讲话之后,效果很明显球队目前处境很微妙,鼓足一口气就上去了,稍微松点儿劲,可能就被对手挤下来了。这种状况下,团结一心的合作精神就变得尤为重要。莱因克在私底下发表了一些对球队形象很不好的言论,我决定暂时撤销他的队长职务”

    “黑泽龙之先生吗?嗯,是你的老朋友弗里德尔。遇到点小麻烦想拜托你帮忙对,把问题放大,报道的越详细越好是的,麦斯酒吧,莱因克和队友密谋”

    “谢里吗?我是弗里德尔,还没睡?上一场累坏了吧莱因克让我失望透顶。你当初的提议非常正确,应该用布雷默担任队长的什么?不愿意,哦,那算了没事的,早点休息!”

    “鲁斯吗?和你通知一下,明天开始。你就是球队的队长了细节就不用多问了,好好干,你会超越你的前任的不行,这是我们集体讨论的结果,包括了主席先生在内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拉钦霍觉得自己真的太傻太天真了,原本以为两边都不帮,平衡还能继续维持,生活还能和昨天一样。

    结果一觉睡醒,一切都不一样了!

    队内人事变动一宣布。报纸上沸沸扬扬的讨论一展开,自己在球队的好日子,就到了头!

    莱因克在球队的根基远不是他一个外来户能比的了的,这从报纸上声援他的力度就能看出来。事件的告密者,就成了声援者最痛恨的目标,一时间猜测不断。虽然没有矛头直指他拉钦霍,但队内已经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!

    今天一整天的训练。老是有些异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。所有人都安静的可怕,除了对自己指指点点的时候!

    “麦斯酒吧密谋事件”。这么个蛋疼的名字,一想起来,拉钦霍就想扇自己耳光!

    自己这老好人当的,被弗里德尔拿来当枪使,被莱因克拿来当靶子用!

    队里这些人也不想想,球队战绩正往上走的时候。自己一个外来户,还不抓紧时间表现自己,有必要掺和到队内矛盾去?

    可这些话,说了能有人听?

    幸亏自己平时人缘还不错,不至于有人把秘密透露给媒体。自己虽然受主教练器重。但可从来没有拿眼角看人过,依然和老的小的嘻嘻哈哈打成一片。不然的话,回家路上被人一棍子打晕都有可能!

    那些狂热球迷可不管你以前是多么的重要!

    “谢里你难道不了解我?能是我干的吗?是boss刚好也在里面喝酒,听见了我们的谈话!为什么劝莱因克收手?还不是觉得既然boss都让步了,那我们就适可而止了呗找莱因克谈谈?他能愿意理我?好吧,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我敢对着天上的所有神灵发誓,消息是弗里德尔自己放出去的!昨晚上我们说话的时候,他也在里面别别别,别不相信,我说的是真的他么的,我怎么能想的到什么?去问问队里面有几个人还相信我?老大,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等等,我问问那个家伙,说不定他会相信我!嗯,晚安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信不信我?哈哈,我果然没有看错人!你们是好样的,兄弟,老哥我有多倒霉,你知道吗嗯,谢谢你,能有人认真地听我解释,心里就舒服多了我反正一个外来户,也不怕以后没球踢。你们还小,别因为这件事情落个不好的名声。好了,多谢了,你们别想着帮我忙,没用的。晚安,明天见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接完拉钦霍的电话,尤墨难得的一脸苦笑。

    这个大块头已经被全队彻底孤立起来了,就连找个说话的人,都得提前打声招呼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居然不需要自己的帮忙,还真是个值得信赖的家伙!

    “大块头打来的?”卢伟看看若有所思的尤墨,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是被冤枉的。你信吗?”尤墨随口问。

    “分析一下就知道,他这么干一点好处也没有。退一步讲,即使是他干的,媒体怎么会知道?很明显,他只是个替罪羊。”卢伟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大爷的,能让我说葡萄牙语,肯定是他嘛!”尤墨关注点明显和他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哦有道理!”卢伟点头,反问:“你不也一样,都知道答案了还要问我!”

    一边旁听的王丹再也忍受不住,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家伙,说话能不能不要跳来跳去的!又不是意识流小说,用的到思维转换那么快吗?既然都知道。还相互的问来问去,是在考验听众的智商吗?”

    正在擦桌子的兰管家停了手活计,用衣袖擦了把汗,哭笑不得地问:“你们个,能用正常的顺序,正常人的思维方式。来说话吗?”

    王老师深觉智商受挑战,依然忿忿不平,“你们两个家伙,一说话就是话里有话,不注意听根本不知道深层含义在哪儿!和你们一起待着,头发都比以前掉的快!”

    还没等当事人有所表示,江晓兰居然替他们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默契吧,能把复杂的信息用最少的话传递给对方,这得很多年的练习吧!”

    王丹楞了一会。左看看右看看之后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在一起的时候,还能聊些什么?”

    这话居然把两人问楞住了,好一会,才同时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“确实,越来越没有和他聊天的欲*望了。”

    “找谁聊天,都比找他强!”

    ———

    德国人一贯严谨认真的作风,在人事任命上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在国内可能引起轩然大波的队长撤换。在这儿居然毫无波折,所有人。几乎是用一种心平气和的态度,接受了莱因克被撤,鲁斯上任的状况。

    这或许就是所谓的“阳谋”了。

    不过,所有人也都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胜负,远未到分出的时候!

    媒体有关此事的讨论,很极端地分成了两派。目前来看,影响力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支持弗里德尔的,其实也不能说是喜欢他,只是站在全局的角度考虑,觉得莱因克有些不顾大局。不该把两人的私人恩怨,在如此关键的时候拿出来影响队伍团结。

    支持莱因克的,肯定是他的铁杆粉丝了。其实他们的论据也不差:球队在弗里德尔的带领下,一年不如一年,接手时是冠军队,现在居然为了返回顶级联赛而拼命!这种状况,主教练难辞其咎!

    双方嘴仗打的热闹,当事人却像没事人一样,见面居然还要打招呼!

    这种状况其实也并不说明两人心胸多么开阔,只是未分胜负的时候就咬牙切齿的话,难免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可以像没事人一样,拉钦霍就做不到了!

    巴西人天性外向好动,找不到人说话简直能憋死。按他本来的打算,是准备当个孤家寡人,直到两边分出胜负,有人主动搭理自己的时候,再解除沉默状态。

    可谁曾想,打完电话的第二天,刚一见面,他就受到了那个小子的热情问候!

    “葡萄牙语他们大概听不太懂吧,boss把咱们绑了一起了,别难过,你还有两个难兄难弟。或者,新上任的鲁斯也算一个。”

    拉钦霍真有些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现在的人气,队上所有人加起来估计都赶不上。他们能在这种时候,冒着被队友误会的风险,坚定地站在自己这一边,当真是做梦都要笑醒了!

    至于鲁斯嘛,只是个公认的老好人,当然不会对自己有任何超出预期的支持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比赛不会因为队内风波延迟脚步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对手,同样拥有冲顶的希望。确切点说,他们的决心和实力一点也不弱于凯泽斯劳滕队。

    柏林赫塔!

    头两个字就决定了它显赫的出身。能容纳6000人的柏林奥林匹克体育场,更是它超越一般俱乐部的身份像征。

    只可惜,直到90年才统一的东西两德,阻碍了它成为顶级俱乐部的步伐,直到五年后的今天,才在天时地利人和的刺激下,加快了前进的脚步。

    有心气的对手,主场比赛自然不会保守。

    如果是攻势足球忠实信徒的话,狂风暴雨般的主场气势肯定不会让观众失望!

    弗里德尔心知肚明这一点,不过,他敢在此时动莱因克,也并非全是鲁莽之举。

    球队之前战绩不错,场比赛4胜平保持不败,后面场比赛有两场是主场,对手实力都不怎么样,这帮老家伙如果主场面对这种对手都表现不佳的话,责任自然不会在自己头上!

    而今天,客场面对这种对手,打对攻是不可能了,防守的话自然要看老家伙们的表现。无论是球迷还是媒体,专业或者外行,都不可能对自己防守反击的策略有一点点疑问。

    也就是算定这场比赛自己的排兵布阵,临场指挥不会有任何问题,他才定心丸一吃,大刀挥起,砍向莱因克和他的死党们。

    看你们在风口浪尖上是坚持一条道黑到底,还是乖乖的遵守职业道德,不给手持放大镜的家伙们机会!(我的小说《两球成名》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