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样一场看似强弱悬殊的比赛,会有什么波折?或者说,会有冷门吗?

    立者喜欢这么想,解说们也欢迎这种可能,弱队的支持者特别希望这种情况出现。凯泽斯劳滕队和它的支持者,肯定不愿意。

    可不愿意归不愿意,如果考虑都没考虑到的话,问题出现的可能性就随之提高了。

    假如是在志得意满的情况下,不小心遇见了个挖坑高手,那迅速提高的可能性就呼之欲出了。

    弗里德尔不是个大意的人,也并不擅长冒险。自从队伍从神坛跌落之后,他变得越来越谨小慎微了。科赫失误丢的那两分,他到现在仍然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可泥人都有分火气,龙傲天的光环谁不想拥有?

    一直压抑着心火气的他,在这场比赛之前,被自己的神来之笔打动了!

    仅仅换了一个人,整支球队的活力都不一样了!在这场需要发挥攻击火力的比赛,不仅下半场进攻有保障,就连上半场,都很有把可能把对手打的找不着北!

    这种状况并非他未经考验的yy。在赛前的两次训练,尤墨和库卡的锋线搭档活力四射,不断擦出的火花简直能把替补们的防线搅成一团乱麻!

    前天才+后天才的组合,仅仅两场训练,就让所有人顿时刮目相看!

    于是,作为这一天才组合的始作俑者,弗里德尔心的得意是可想而知的。

    现在,是验收成果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库卡在四年前刚出道的时候,也被人称作‘天才之星’来着,后来好像长进不大。不过,今天这开场十多分钟表现挺抢眼!”国家二台正牌解说斯米特尔同样是个老资历了。解说风格比较正统,多理性分析,缺激*情咆哮。

    “嗯,弗里德尔这个出场阵容还是下了功夫的。两名平均年龄不到20岁的前锋搭档,这种活力组合是高大后卫们的噩梦。看这次交叉跑位配合,两人既灵活又有默契。本来完整的防线被他们生生拉出了一条空档,只可惜o最后的射门太正,浪费了瓦格纳一脚妙传!”盖德*穆勒平常话不多,今天明显比他的搭档要更兴奋一些,仿佛找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亚琛队有点被动,开场十几分钟了,一脚射门都没有不说,压过对方半场的时候都很少。福克斯依然稳坐钓鱼台,不准备调整一下战术安排吗?”斯米特尔感受到对方那明显的期待了。于是果断唱起了反调。

    这种技巧在双人解说很常见,并不代表他们支持某队。原因也很简单,比赛的每个时段,都会有优势方和弱势方,一味的捧或一味的黑,很容易给观众留下不良印象。两个人时而一唱一和,时而打打擂台,就能把明显一边倒的比赛给扶正不少。不至于给人以明显的倾向性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,我踢球那会。这家伙就以球员兼教练的身份活跃在赛场上了,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小子在自家地盘上撒野。”盖德*穆勒看着熟悉的面孔,声音里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自己都51了,这家伙,应该有61了吧。

    “嗯,起身了。走到场边大声的喊了几句。会有明显的改变吗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尤墨怎么会和曾经的坏小子擦出火花?

    别人可能不太理解,但春风得意的库卡心里清楚明白着。

    了解!

    库卡是典型的德国式专业足球训练的产物,但身为美国人后裔的他,性格却和刻板严肃的战术纪律唱起了反调。在成长最关键的新秀墙面前,这种对抗拦住了他。让他至今未能逾越。

    这几乎成为他的一块心病了!

    直到遇见这两个小子,他才明白过来。所谓的对抗,只是自己在和自己较劲,只是害怕自己的性格也被改变,成为那些老古董的一员!

    于是,既没有勇气坚持自己的风格,又不愿意被同化改变的自己,在新秀墙前面徘徊了四年,信心和勇气都要被磨平了,依然没有试着上去踢一脚!

    可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!

    自从和这个家伙搭档之后,那种自由自在的呼吸终于回来了。两个人的性格都是自由奔放型的,相互年龄也差距不大,甚至连刚来这支球队时的状况,都相差无几。这种天然的近墨者黑,简直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好玩伴!

    站桩式锋?

    去他大爷的!

    库卡没按自己的要求来,这种状况虽有些意外,但并未让弗里德尔大为光火。

    看效果嘛!

    比赛是为了追求胜利,所有的手段都是为这个目标服务而已,如果他们这种方式能收获好的结果,那就值得鼓励!

    这一晃十五分钟过去,两人6次射门4脚射正,如果不是对方门将发挥神勇的话,比分早就被改写了。而且不光是机会多,对方因为防守压力过大,导致进攻被压制的很死,除了一个单前锋,其它人都没什么机会过半场。

    莱因克都已经冷的抱起胳膊了!

    看比赛时一贯紧张的弗里德尔,终于难得地稳坐钓鱼台,在心哼起了小曲儿。

    快点来吧,定心丸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定心丸里包着砒霜,吃不吃?

    比赛进行到20分钟以后,弗里德尔意识到,麻烦来了!

    15分钟到20分钟这段时间,亚琛队渐渐缓过劲来,能组织起后场传球和地面推进了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其实并不让人意外。再强悍的队伍,和同级别的球队比赛,也不可能把对方压死在半场。开头板斧一过,对方势必会有些抬头的迹象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被重压之后的顺势反弹,那回收防守一阵,再重新鼓劲儿攻上去就是了。可20分钟时间一过。弗里德尔就发现,并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么顺畅简单了!

    原因其实很简单。

    缺乏节拍器的球队,皮球无法快速流畅地在前场运转!

    两名能拿球的场,拉钦霍的防守任务重些,进攻能力虽不俗,但比较靠后的位置让他谨慎有余。冒险不够。而且,对方也看出来这一点了,只要他一拿球,就会有高位逼抢马上贴上,如果他选择回传或者分边,就立即回收不管,万一想拿球向前,那早已准备好的埋伏就会立马一拥而上,抢他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另一个能拿住球的家伙。是主力位置岌岌可危的瓦格纳。他的待遇比拉钦霍隆重多了,只要脚下有球,马上就会有若干名防守队员从各个角度贴上来,不能快速处理,那就只有被断!

    他的信心和脚下技术,跟这支球队一样,已经被连续的挫折给折腾的起伏过大,再加上内向沉默的性格一发酵。效果就很明显:只要比赛踢的不顺,他就马上会受影响!

    场拿不住球。只能回传倒脚的后卫们开始着急起来!

    施容博格是个爱助攻的家伙,此时在右路活跃的很,上上下下,下下上上,只可惜,皮球总是有来无回。或者该来的时候不来,不该来的时候打脚后跟来。

    蛋疼的要命!

    地面进攻受潮,那就只有走空了。

    弗里德尔起声吼了两嗓子之后,发现:坏菜了!

    前场没有支点!

    库卡本来应该负责这个任务的,可踢的奔放的家伙哪儿还记的那些。此时正满场飞奔,当起了自由人!

    这要真是贝皇附身倒也无妨,满场飞奔还能起到奇效,可他哪有那个能力嘛!

    眼瞅着库卡在自由的天空越飞越远,尤墨瞧了瞧自己182c的身高,0kg的小身板,双眼含泪地看着空飞舞的皮球,久久无语。

    其实他和大羽搭档的时候,一直都是前场支点,依靠自己强悍的弹跳能力杀出一片天空来。

    可那是少年队的比赛,球队的进攻方式并不以高空轰炸为主,而且,对手的体重都只有60kg上下!

    眼前这些壮汉,身高差距是不大,可体重最少都在80kg往上!

    体重有什么用?

    限制了速度,拖慢了转身不假,但只要有对抗,那妥妥的撞翻你没商量!

    上次开了眼角的仇还没报,这次如果主动送上门,对方不笑纳才怪!

    而且,支点的作用和抢点的作用完全不一样。支点是要在进攻担任周转作用的,所以位置虽在前场,但很多时候并不靠近球门,过来的球也以二分之一球居多,被人撞翻或者误伤的机率将大大增加!

    更何况,他愿意去当支点,弗里德尔还舍不得呢!

    喊不回库卡,尤墨也只能做回孤魂野鬼,在前场同样的四处游荡。

    两名前锋缺乏支援,要想改善,除了换人,就只有喊后场大胆拿球走地面,即使冒险,也要把球送到前场,交给他们脚下!

    这种选择,就是定心丸里的砒霜,运气好了咬不到,运气差了一命呜呼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凯泽斯劳滕,这段时间反而被亚琛队压制住了,真是君子报仇不怕天黑!”略通东方化的斯米特尔有卖弄之嫌。

    “天是黑了,不过球场亮着呢!凯泽斯劳滕队的场,缺了个能指挥调度的家伙。前场两个小家伙这会踢的有点和全队脱节,拿不下高空球,接不到地面球,这种状况可能出乎弗里德尔意外了!”盖德*穆勒皱起了眉头,眼睛紧盯屏幕。

    “实力弱于他们的亚琛队在客场踢的并不保守,这种状况大家很多人都没预料到!凯泽斯劳滕可能也是拿分心切,他们排出的首发阵容现在要经受严峻考验了!”斯米特尔有些得意于自己的选择,盼冷门的念头直往上冒。

    “比赛才开始28分钟,换人调整是不可能了,只能进行其它战术调整,弗里德尔会如何破解这个难题呢?”盖德*穆勒不死心,依然力挺。

    “他应该不会想等到下半场,通过换人来改变吧,那太被动了!亚琛队现在已经越踢越起劲儿了,瞧这脚射门,差之毫厘!”

    “嗯,必须马上调整了,球员现在不光是找不到应对办法,还有些着急了!而且,场上队员们的心态也不统一。这种状况维持下去,会比较危险!”

    “已经5分钟了,还是没有明显改善,凯泽斯劳滕队越来越着急,主动失误开始增加”

    “上半场快结束了,弗里德尔的应对让人有些失望,主场和亚琛队踢成这样,怕是交待不过去!”

    “果然,他们受到惩罚了!上半场第41分钟,亚琛队一次前场完美的配合,最终由9号塞斯奇一脚大力抽射,攻破了莱因克的十指关!场上比分1:0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