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墨那次突如其来的受伤,让看台上的两女近距离感受了一把竞技的残酷。昨夜48000名球迷集体倒戈,让她们不够坚强的心理,又充分体验了一把胜负的无情。

    假期将至的喜悦,顿时蒙上了一层未知的阴影。

    昨天的比赛是尤墨入队以来第一次单场跑动过万米,这种要求对他来说并不算高,但心理疲劳是显而易见的。他从昨晚十一点一觉睡到了早上九点。

    两女没去喊他,也没主动问起什么,只是见他懒洋洋的神态和以往没有多大变化,就略略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如此关键的比赛,首发出场,倾尽全力,最终却只落个输球输人,就连一贯支持他们的球迷都嘘声四起,这种状况,即使罪不在已,也让人分外不爽。

    而且,担心的问题远远不止这一场失利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球队阵容短板明显,士气低落,即使更换主教练,也是冬歇期之后的事情,眼下这场比赛如果再拿不下来,排名很有可能跌落到第位!

    他们来这支球队,既不是把这儿当成跳板,也不是来混德乙来了,连续两年沉沦的话,再有心气的球队,锐气也被磨的丁点儿不剩!

    都说换人如换刀,可换出一片天的不少,换成一团糟的同样也不少。而且,主教练一更换,整套教练班子必然换血,更衣室秩序肯定需要重建,到时候会是个什么状况还很难说。即使奥托大帝真的驾临,以他那掌控一切的性子来看,清洗也是可想而知的。

    其实俱乐部与雷哈格尔有接触的事情早都上下皆知了。

    95年,奥托大帝结束了与云达不莱梅的14年蜜月,高调执掌“绿茵好莱坞”拜仁幕尼黑。结果买人买的很爽。整个赛季所受的批评更爽,到最后以至于他和拜仁高层的矛盾闹的人尽皆知,结果在赛季还有四轮结束的时候,被人扫地出门了!

    他那高傲的性格,掌控一切的欲*望,在碰了无数次钉子之后。依然没有屈服。只是这段极不愉快的经历,严重影响了他的心情,于是,他以暂时休息调整为由,拒绝了昆茨的请求。

    现在请他出山看来是个不错的选择,媒体们也在鼓吹这种可能的一二四优势。但身为球员,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都懂,能不能获得认可,得到重用。没人敢拍胸口保证。而且不光如此,雷哈格尔治军向来手段严厉,之前和弗里德尔暴出矛盾,最后导致主教练下课,这种事实他可是看在眼里的。因为这件有违他性格的事情,会做出怎样区别对待,很不好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,奥托那家伙。会对咱俩的德语水平满意吗?”

    客厅里的沙发上,尤墨把茶几当餐桌。正在吃兰管家给他备的早点,抽空问看闲书的卢伟。

    “咱俩的身体条件保证不入他法眼,安心看比赛吧。”卢伟从来不怕打击他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看来学德语不用太着急。”尤墨点点头,继续进食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不这么偷懒!”王丹从厨房探了个头出来,想恶狠狠地瞪他一眼。却被嘴角的笑容给破坏了。

    还能这么聊天,说明两个家伙没受多大打击嘛!

    “假期肯定会缩短了,有何感想?”卢伟头也不抬,问。

    “你不回去一趟?”尤墨反问。

    “嗯,要回。说好了的。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一起回,她们十月份才开学,放假和我们不同步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王老师今年不能回去陪父母过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正在听他们闲聊的王丹有些楞住。

    “是哦,丹姐!”江晓兰停了手活计,心略一计算,继续说道:“他们正常情况下是1月1号开始新的联赛,集合时间大概在1月旬,那时候我们还没放假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回去吗?”王丹有些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到可以陪你回去,不过,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开始训练比赛了,谁给他们做饭呢?”江晓兰面带难色。

    “看你们学校啥时候放假,要在年前的话就回一趟,年后的话再说吧。反正明年夏天肯定有机会回去。”尤墨高声出主意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放假了准备回去一趟吗?”王丹心神有些不定,手里东西放下,走出来看着他。

    尤墨哪能不明白她的小心思,于是笑着回答:“放心啦,回的话也不会超过两星期,最少留一半时间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,李娟这丫头,到底打算怎样嘛!”王丹心里踏实了些,想想又有些不忿气。

    “99年女足世界杯打完吧,她有念想,自己能拿主意,现在又年轻,不放手让她闯一闯,心思也定不下来。”尤墨伸手拽她坐在身旁。

    “又是个年呢,她可真能狠下心来。”王丹撇撇嘴坐下,伸手挽住他的腰。“你好像胖了一点!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。”尤墨把汤匙放下,顺手在她腰上捏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要死啊!”王丹脸色一变,却没能绷住,叹气:“唉,没有人陪我锻炼”

    “切我要陪你,你又推阻四的!”江晓兰果断揭露真相。

    “嗯嗯,有时间了我陪你们一起跑步,周末了还能出去玩儿”尤墨话没说完,就被兴奋的王丹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买车买车!”

    一旁的卢伟实在听不下去,摇头叹息:“买了车,跑步的梦想就放弃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玩儿才开嘛!”王丹才不信。

    “新手上路,两百米以上的距离,就会动心思的。”卢伟继续摇头。

    “难怪呢!昨晚做梦我都在开车!”

    “丹姐,不要把我当方向盘了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难怪那么软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

    弗里德尔开始还以这句话自我标榜,直到噩梦般的现实降临。他才明白:那只是对弱者的安慰。

    竞技体育不需要弱者!

    同样,还有心气的话,就不要那些安慰!

    想了一宿之后,弗里德尔在天亮之前写好了辞呈,一大早,就亲自送到了昆茨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打算?”昆茨起身。走近了拍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本打算直接转身走人的弗里德尔,觉得腿有些发僵,于是站住了,一脸平静地回答:“充电吧,这12年把老本都吃光了。顺便,也回头看看走过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坐下聊会。”昆茨松了手,走向会客沙发。

    办公室不大,沙发同样偏小,扶手处的花纹已经被磨蹭的薄了一层。

    “共事这么久。说说您对我的真实看法吧。”弗里德尔大大咧咧的走过去坐下,腰杆伸直的瞬间,忽然就觉得全身轻松多了,和自己一直想问却问不出口的问题一样。

    “勤奋这一块,你超出了很多人。纪律方面,该收的收,该放的放,把握的也不错。唯一谈的上不足的。可能就是决心吧。”昆茨的一张老脸终于有了些笑意,稍一停顿。继续说道:“决心这种东西,和信心不一样,它不一定带你胜利,也不能保证你获得成功。唯一的作用,只是让你不会害怕犯错,多年以后也不会让你后悔。”

    弗里德尔静静地听他说完。又沉思了一会,才起身,微微点了点头,“明白了,多谢您的赐教。”

    昆茨握住伸过来的手。嘴角终于有了些笑容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场比赛,和大家道个别吧。理念不同,工作上的摩擦在所难免,不用太在意。以后,说不定还能多几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新人笑,旧人哭,这种戏码每天都要上演。

    不过,新人如果是在落魄后需要重新振作的状况下,也不会笑得很灿烂。同样,旧人如果找到问题在哪儿了,也不会哭的太伤感。

    只是,寒冷的冬季即将来临,空旷无比的训练基地看上去萧瑟成一片。

    赛前强烈的期待,比赛巨大的反差,赛后结果的难以置信

    仅仅一场比赛,就如寒流一般,把热情聚拢来看训练的球迷们,吹了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以前扎堆过来的记者和球探们,也跑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原因简单着:都踢成这样了,哪儿还有心思卖人,更别说接受采访了。

    球队的训练到不会因为这些事情受到影响,看上去依然热火朝天的。

    弗里德尔需要办理一大堆交接手续,伯尔尼暂时代理了主教练的工作。老爷子见惯了这种状况,对眼前巨大的落差没有任何情绪上的影响,顺便,把训练节奏尽可能的加快,让这些眼神不够专注的家伙们,没有时间思考不属于他们的问题。

    其实,对职业球员,特别是老家伙们来说,换主教练这种事情其实再正常不过,因为担心种种不确定因素而影响自己的状态,那也太脆弱了点儿。

    影响他们情绪的,除了对未来的不安外,就是对弗里德尔的愧疚了。小城俱乐部开不出高薪,面对豪门的疯抢,人才的流失,人心的浮动,实在不是单纯的感情牌能抵挡的了。

    进攻不利的局面其实就是失血加人才断档造成的,弗里德尔这几年苦哈哈的日子,老家伙们其实也都能体谅。

    人有时候就这样,对着干的时候,觉得对方一无是处,处处惹人厌烦,恨不得他马上滚蛋。可一旦目标真的达成了,对方背着失败者的名头,被人到处指指点点的时候,他们又于心不忍了。

    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

    弗里德尔和他们朝夕相处了四年时间,虽然人缘只是一般,但一直没有过度插手更衣室秩序的状况,让老家伙们还是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这些情绪,在离别之即,难免出来做怪,让他们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对错成败,仿佛都已不在重要,唯有失落,在心底盘恒,久久不肯散去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