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一支成年队,需要依靠下半场换上的两个16岁少年来改变局面,甚至依靠他们来改写比分,获取最后胜利,那无疑是件悲哀的事情。

    被别人依赖,和依赖别人,一个在天上,一个在坑里。

    弗里德尔不想让他们背负上依赖两个毛头小子的名声,更不想让自己的告别赛变成所有人尴尬的舞台,于是把两个家伙的出场时间定在了比赛第60分钟。

    竞技场上,没有人不想当英雄。可团队对抗项目,每一场比赛,注定会有很多人默默无闻。

    不甘也罢,愤怒也罢,自责也罢,懊悔也罢,如果没有正确的方法和足够的能力,那一切都只是闻着奇香,却难以下咽的调料!

    老家伙们心知肚明这一点,所以才会越来越着急,越来越无序,越来越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这一场比赛,和之前找回血性的那场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对手很弱,客场发挥一直平平,他们没有激起老家伙们血性的能力,只是屯兵后场,用人数,来对付老家伙们缺了精准度,少了多样化的进攻方式。

    虽然简单,可是对症!

    这样的对手,球迷们会瞧不起,媒体们会嘲笑挖苦,但真正的内行们,心里都清楚着:没有足够的办法和运气,事情绝对不会如想象般容易!

    那些屡见不鲜的,射门数倍于对手,最终结果却输个0:1的比赛,就是最好的例子!

    看着一脸焦灼,忙碌个不停的老家伙们,弗里德尔心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厚,就在他看了眼时间。确认了两分钟之后,两个小家伙就要出场;就在他心里稍微松一口气,重新燃起希望的时候,灾难降临了。

    其实,如果不能进球的话,0:1落后比0:0平也好不到哪儿去。大可不必称之为灾难。但如果这个丢球,和一个所有人都不愿意想到的人,联系在一起的话,那灾难就真的降临了。

    莱因克!!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弗里德尔下课已成定局,在所有人心,莱因克应该是最志得意满的一个。

    可惜,这种想法大错特错!

    他本身就是个极重感情的人,这种人不论对错,不看处事如何。感情丰富那是肯定的。他和弗里德尔相处的并不愉快,但若上升到仇恨的程度,也太夸张了一些。胜负已分的情况下,输家都没有失了风度,赢家自然不能忘形,他那重感情的性子,更是没有一点点获胜后的喜悦。

    有的,只是淡淡的忧伤。些许的失落。

    眼下,背负着失败者的名声。弗里德尔即将黯然离去。他做为胜利者,无论是从自身感情出发,还是为了做做样子,都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落井下石,把自己的主教练往死里踩!

    这场比赛其实正如弗里德尔所言,抛开其它一切不理。球迷那儿是必须要给个交待的。可是他在这场比赛,实在是表现机会寥寥,整个人都处在一种蛋疼无比的状态。

    身上冻的冰冰凉,心里急的火烧!

    于是,他的想法只有一条:快快快。尽可能的快!

    这种心态下,一惯冷静的心理防线,自动打开了一条缺口,终于在比赛第58分钟的时候,犯错了!

    很奇葩的错误,却让人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手抛球发动快攻,却用力过猛,让卡德勒奇措手不及之下,停球过大!

    皮球被对方断下之后,一个轻松的人球分过,闪开了同样急躁不已的队长鲁斯。最终,仿佛注定要发生的事情没有落空。

    腾空而起的莱因克,在落地之后,呆呆地看着球网蹦跳不止的家伙。

    不知道,自己在懊悔着什么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球迷们已经没有嘘下去的动力了,陆续开始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身为职业球员本来不应该在乎这些的。只可惜,本就思绪万千的心,难免会再次受到感染。

    会员制的俱乐部,球迷的支持是生存之本。每个主场的门票收入,都能在他们的薪水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嘘声,有时候也会成为动力,让大心脏的家伙们动力十足,顽抗到底。

    可没有观众的比赛,没有收入的日子,拿什么来加油?!

    “莱因克这个失误太不应该了!以我对他的了解来看,这绝对不是故意的。但是,我不能代表其它人的想法!而且,身为职业运动员,作为球队薪水最高的前队长,这种失误实在不可原谅!弗里德尔表现的很镇定,这或许只是无力反抗命运的一种妥协吧,我不觉得他不会失望!”科尔曼不断地摇头,仿佛这样能把坏运气甩掉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了,o和e一起出场了,他们换下了老将谢里和表现不佳的瓦格纳。已经开始有球迷退场的比赛,还会迎来转机吗?”

    “对方也换人了,和上一场一样,他们也换了个10的小家伙,很年轻,只有18岁,看来任务很明确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局面很不乐观,比分落后,时间不多,队伍士气低落,对手早有防备。这种状况下,我们可以期待改变,但无法要求他们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,为他们加油吧,毕竟,他们代表的是这支球队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好坑呐!”尤墨转头看了眼右手边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,这小家伙看着嫩了点。”卢伟同样看着右手边。

    “挖坑把他埋了?”尤墨伸长脖子看了眼,顺便提议。

    “你擅长的事情,我不掺和。”卢伟目光转回,想和跑下来的瓦格纳击个掌,结果被他那闪烁的目光给拒绝了,于是微一点头,先跑进场。

    尤墨和谢里的关系就好的多了,两人拥抱后。还相互拍拍后背。

    只是,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比赛于是继续进行。

    沉闷的比赛,犯错的队友,早有准备的对手,这些被科尔曼分析透彻的状况,压在每个人的心头。让他们即使接受了两个小家伙,也没有心思表达些什么。

    就连迷信的拉钦霍,曾经的坏小子库卡,都只是默默地看了他们一眼,就把目光转走,看着遥远无比的球门。

    尤墨也没心思和他们废话什么,今天这场难得把腿上束缚给去掉,正是脚痒的时候。

    卢伟和他一样,正在思考他说的坑会是哪种类型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区别。就在于此。

    尤墨的性格,最大的特点就是率性而为,想到就去做,或者做过了再想,都可以,反正就是不爱犹豫不决,不喜欢深思熟虑之后才行动。

    卢伟在这方面和他完全相反,任何事情只要看不清楚。那就不急着行动。任何能考虑到的因素,都会被他高速运转的大脑收录进去。分析完成之后,再做决定。

    于是,卢伟在场上可以和任何人配合,尤墨在场上只能和有足够默契的家伙配合。

    尤墨脱口而出的挖坑建议,卢伟也不能确定他的真实想法,不过以他对他的了解来看。这种提议多半只是随心所欲的想法而已。

    可即使想到这种可能了,卢伟依然不会放弃思考,甚至更认真地考虑起这种可能来!

    两个人,很多时候就是这样,一个经常弄些天马行空的建议。另一个想办法实现它!

    现在,有机会吗?

    不是每一个天马行空的建议都值得认真考虑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次真不算天马行空。

    上一场比赛,卢伟的组织能力被限制的很死。原因很多,最主要的,应该就是出奇不意了。

    对方是个24岁的当打球员,场上经验丰富,他没有选择直接抢断,更没有妄图封锁住所有传球路线。他从头到尾只干了一件事情——纠缠。当然,这种纠缠是在犯规线上进行的,动作小而且隐蔽。

    卢伟在巴西也遇到过这种对手,可那时的队友援助很及时,队伍的打法也比较丰富,不用他刻意地去和对手纠缠。今天如果全队士气高涨的话,他到是可以尝试一下,把拉钦霍和库卡拉入进来,帮自己梳理一下场。

    可惜,两个家伙眼神迷茫的像两个白痴!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认真思考尤墨的提议,也算是解决问题的一条路子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老话:没有无缘无故的胜负,就像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情一样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比赛第68分钟,一切看似没有改变的状况下,意外发生了!

    其实在发生意外之前,对方主教练如果经验足够丰富,没有被模仿对象那么好的临床效果迷惑住的话,是可以避免的。

    比赛在这个时间段,已经进入半场攻防模式,卢伟回撤到圈附近拿球,其实都算是回撤很深了。

    可惜,对方只有19岁,赛前被临时灌输进去一脑门子的防守技巧。却忘了,盯人防守也不是人在哪,自己就要跟到哪儿!

    造犯规这种东西,最佳选择自然是一对一情况下,假动作晃倒重心后的突破了。特别是面对一心想拦住自己,缺乏经验的家伙。

    简直一造一个准!

    于是,已经两次犯规后的18岁少年,在第次的时候,毫无意外地吃到一张黄牌!

    于是,慌了!

    才仅仅上场8分钟就吃到一张黄牌,这让重任在身的18岁少年顿时心慌神乱,不知所措起来。

    换人区里响起的骂声,更是束缚了他的手脚,让他格外小心翼翼起来!

    可这里是高度紧张激烈的竞技比赛,如此小心谨慎的年轻人,当背景墙都经常缺席,基本上算是空气一般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卢总,你不是说你不擅长挖坑的吗?”尤墨观察好一会了,此刻闲的蛋疼。

    “偶尔听听你的建议,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随口一说你看你,把娃弄哭了要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主谋,你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今天话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后天回国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备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怕坐飞机”

    “真当自己是博格坎普了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