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运气不错嘛,小家伙!”

    “大力出奇迹嘛!”

    库卡和尤墨站在线,等待磨蹭的对手开球,等的久了,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像早有打算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也一样?”

    “我们太着急,你们不一样!”

    “继续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比赛第80分钟,一声长哨后,一切看似回到了原点。

    当然,没有人会真的以为:一切又从头开始了!

    菲尔特队的主教练,再不济也不至于现在还看不出问题来,于是手一挥,换人的同时,把可怜的18岁少年位置调整了一下。

    算是手下留情,没让他太过难堪。

    原本密集的路防守,也往前扩大了一些范围,把大禁区前10米左右的区域,同样重点防范起来。

    弗里德尔坐着没动。

    冰冷到零下的心里,慢慢地涌上了一丝暖流。虽不够,却绵长细腻,慢慢地包裹住了往下坠落的心情。

    注定成为失败者的他,真的不想在离去之前,让这帮足够职业的家伙们,为他背上沉重的心理包袱。

    他其实挺佩服这些老家伙们的,不为别的,就是为自己曾经利用过的:他们对这支球队的感情!

    现在一切都已尘埃落定,他听从了昆茨的建议,回去又仔细地思考了一番,得出了上面的结论。

    既然双方都有心冰释前嫌,那这最后一场比赛,无疑就是最温馨的告别仪式了。

    可谁能想到,居然会演砸?!

    可谁又能想到,不想依赖的两个小家伙。竟然让人不得不依赖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依然是半场密集防守,不过,此一时,彼一时了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对手的地面组织,菲尔特队增加了一名防守型场,希望用他的覆盖面积。限制住卢伟的发挥。

    同时,意识到远射的威胁后,球队的整体防线开始扩大范围,想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。

    可惜,一切仍然在卢伟的计算之!

    比赛第88分钟,让人眼花缭乱的表演,开始了!

    扩大防守面积,那注定会让防守密度下降,如果碰上士气大振的对手。和他们早有准备的手段的话,无疑会被钻了空子!

    这一次的进攻是由拉钦霍发起的,他在上次只扮演了路人甲的角色,这次当然要力争成为最佳男配。

    他的进攻能力和这支球队的表现一样,起伏过大,这也可能和他南美人的天性有关。不过,此时的他信心满满,豪情满怀!

    这两个小子。从来没骗过自己!

    那还等什么,继续让奇迹往自己的头上砸吧!

    拉钦霍一路带球过了线。迎上来的防守队员明显有些犹豫,努力贴近的同时,不住地用余光打量两边,看看那个危险的小子会不会跑过来接球。

    巴西人哪会惧怕这种心不在焉的防守!

    动作很大的两次变向,拉钦霍顺利摆脱了防守,继续前进。稍一抬头,就发现老搭档施容博格了。

    防守的密度不大,所以一对一突破的难度会降低,但好处也明摆着:连续的突破就别想了!

    拉钦霍在此时当然不会犯这种错误,面对迅速靠近的补防队员。他居然还来的及做了个鬼脸,才一脚横传,交给了右路边线上起速的施容博格!

    丹麦人可没有南美的家伙那么搞怪,施容博格助攻的方式很简单——速度!

    简单点说,就是一招鲜!

    如果只是直线加速的话,稍微有经验的防守队员都不难防,可如果身旁过来个传球大师协助,那时而起速,时而急停的节奏,就很难防住了!

    两个人,连续两次二过一之后,施容博格已经到了底线附近,刚准备抬头起脚传的时候,眼前四五米处,尤墨那蹩脚的德语冒了出来:“脚下!”

    施容博格结结实实地犹豫了一下,才交出了脚下皮球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就是因为搞不懂!

    他的这次破突速度快不说,防守也被完全甩开了,足够的观察时间里,他除了看见尤墨,还看见了路过来接应的克利斯托夫和远端要球的库卡。

    此时把皮球交给脚下技术实在一般的尤墨,是让他犹豫不决的主要原因。让他选择最终交出,只是一种骨子里的信任!

    这个家伙的行为,不能用正常思维来考虑!

    尤墨接下来的行为,确实不出他所料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胡来!

    本来迅速向前的边路突破,被他接球后向回趟的两脚,变成了实打实的阵地进攻!

    目的竟然只是为了把皮球交还给卢伟!

    这种让人蛋疼无比的选择,无疑是在考验所有人的耐心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经历他之前的种种神奇发挥,整支球队对他的包容,已经上升到了常人难以启及的高度。

    卢伟才不去管别人是否蛋疼这种问题,皮球既然回来了,那重新组织就是。他横向带了两步,找到拉钦霍,二过一之后,传给左路的库卡。

    库卡突破未遂,交回给拉钦霍,巴西人假传真扣,晃开防守后,往禁区里一脚直塞,找到了背身的尤墨。

    尤墨已经被人推搡的失去了重心,却依然坚持着在倒地前用右脚把皮球回做,目标依然是卢伟!

    进了禁区的卢伟,瞬间爆发了惊人脚下频率!

    在巴西的两年半,每天辛勤磨练的脚下频率,让他在长人林立的德国防线,把突破变成了绕杆游戏!

    一人,两人,人,绊倒,哨响!

    卢伟没有爆杆远射的力量,此时也没有时间观察队友位置。他只是在用一种本能,把皮球黏在脚下,躲闪着伸来的一条条腿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能有机会完成一脚捅射,他才不会要一个点球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谁来罚?

    摒住呼吸的球迷们,目光纷纷对准了两个人:创造点球的卢伟,和持续刷新一堆纪录的尤墨。

    “毫无疑问的点球!慢镜头可以看的清清楚楚。e的球鞋都被踩掉了,小腿也被来不及收住的脚狠狠地踢!”

    “会由谁来主罚?制造点球的e吗?还是他的好兄弟,1岁不到,出场仅仅20分钟,就已经进了6个球的天才?”

    “嗯?什么情况这是?”

    能让见多识广的科尔曼都惊讶的,自然是非同寻常的选择。

    莱因克!

    如果是莱因克主动要求的,他不会觉得惊讶。

    他了解这个家伙,深知今天这场比赛对这支球队的意义。

    辞旧迎新之季,谁不想温馨和谐呢?谁愿意一地鸡毛。良心不安呢?

    失误导致丢球,再用进球弥补回来,这样做虽然有些并非本心的意思,可也算是个圆满结局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没想到这一点,科尔曼在楞了一下之后,也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家伙要刷纪录,这是他的个人荣耀,也是全队的骄傲。身为前队长,莱因克即使有心。也不会站出来抢这个点球。可是,我们都太小瞧这个家伙了!这个1岁不到,心智却已经远超2岁的天才,他没有一丁点儿出风头的想法,确认是点球之后,就跑回了后场!瞧。是他连拉带拽的,把莱因克按在了12码前!”

    “一脚爆射进球后的莱因克冲向了教练席!弗里德尔同样激动!”

    “四年了,我们没有机会见识这样的场面。我们曾经的老队长,莱因克,和他曾经的死对头。弗里德尔,紧紧地抱在了一起”

    “男人的泪水,或许会显得软弱,或许会被人瞧不起,可只要是真心的,流成一条莱茵河又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们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,但在此时,说些什么都不重要了。我们的摄像机,忠实地纪录下了这一刻,把这温馨的瞬间,纪录在凯泽斯劳滕95年的历史长河”

    “足球,仅仅是个游戏,即使披上了竞技的外衣,也不能掩盖它的娱乐本质。可是,那些把全部感情都投入进去的人们,把游戏变成了化,把这些让人难忘的瞬间,印刻在我们的心,伴随着我们,温暖着我们,感动着我们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为一个即将离去的失败者哭泣,这种结局是谁也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一向以坚强自居的德国男人,自己都没有想到,情动之时,会如此难以自持。

    看台上的球迷们,在兴奋之后,也渐渐安静了下来,默默无语地看着那个,让他们无比痛恨的家伙,被他们无比爱戴的老队长,紧紧地拥抱着,在耀眼的灯光下,一起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辉煌不在,现实无奈。

    一个又一个离去的身影,都曾经是他们的希望所在。没有哪一个主教练,不想拥有人才过多的幸福烦恼。可那些华丽的背影接二连的离去,真的是弗里德尔愿意看见的吗?

    竞技体育的残酷,当然不只体现在场上。充满诱*惑的现实,总会让大部分人选择离开。

    把这些罪责,都加在主教练头上,合适吗?

    现在,说什么都已经晚了。那就,用掌声来告别吧。

    已经结束的比赛,安静无比的看台,诡异到让人颤抖的气氛,终于随着渐渐响起的掌声,回归了。

    抱在一起哭了好一会的王丹和江晓兰,也慢慢止住了哭泣。

    “觉得那个老头,好可怜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或许他不太合格。但一切责任都由他来承担,也太残忍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,就是体会到这份委屈了,莱因克才会哭的那么厉害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最难过的,莫过于被人误解,还没有办法辩解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嗯,现实有时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他能好运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