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脚时速超过10公里的远射,一个没有拿来刷数据的点球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赛后最佳和第二天头版头条都是他的了。

    弗里德尔带着尤墨和莱茵克,一起参加了球队在1996年的最后一个赛后新闻发布会,也是他在凯泽斯劳滕最后的演出。

    记者提问之前,新闻发言人蒋律华宣布了俱乐部与弗里德尔解约的消息。这条消息显然不能引起灵通人士们的兴趣,寥寥几声议论,就算翻页了。俱乐部也了解当前热点所在,于是发布会迅速进入了问答环节。

    记者们想问的问题如此之多,以至于第一个被叫起来的记者居然有些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“球队今天的表现,哦,对不起,我想问的是:是什么让你们冰释前嫌,握手言和的?”

    “理解吧,我的答案。你呢?”弗里德尔嘴角含笑,眼角已经不见泪痕。

    “一样。”莱因克表情平静,只是鼻音有些重。

    “那对于这一切的始作俑者,你们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吗?”终于理清脑袋与舌头关系的家伙,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“谢谢他。”“真心地谢谢他。”

    如此平淡的回答显然不能让记者们满意,于是,第二个被点名的家伙继续了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您与俱乐部的合同被提前终止,这场比赛成了您的告别赛。球员们在之前的一个小时里,表现的非常急躁,是不是因为这种心态的影响呢?”

    莱因克无疑是此时的焦点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和场上所有的队员们,迫切地想把一场胜利,做为离别时的礼物。送给他。只可惜,有些事情不是美好的愿望所能改变的。”

    稍一停顿,微笑挂满了他的嘴角,“还好,我们有两个与自己年龄毫不相称的家伙,而且。他们有着足够的能力,来改变这个糟糕的夜晚。”

    不过,一片啧啧感慨之,依然有破坏气氛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球队好像过于依赖两个16岁少年了。他们的发挥堪称神奇,只是,他们的未来和未来表现,都会一直如此吗?”

    这种问题,虽然不合时宜,虽然略显尖锐。但此时提出,无疑还是有价值的。

    眼下冬季转会窗口马上打开,以凯泽斯劳滕的处境来看,实在没有任何与大俱乐部抗争的实力。500万马克的买断条款,对豪门来说也不算难以接受的数字。

    两个带给俱乐部无限希望的天才,会不会像流星一般,在这座城市迅速划过?

    “感谢您的期待与提醒,我们暂时没有任何转会的想法。融入一国化并不容易。被一支球队真正认可就更不容易了。我们不会放弃即将收获的果实,急着去另攀高枝的。”尤墨始终保持着微笑。环视着四周。

    那些闪烁着兴奋的眼神,还是有很多真诚的期待在里边的,要用心去看,才能体会的到。

    “方便告诉我您的智商吗?可以的话,另一位的也告诉我们一下。”这位的问题虽有些天马行空,但吸引眼球的效果极佳。

    “我110。他10。”尤墨并不忌讳什么,张口就答。

    110只是正常人群偏高的数字,10明显就夸张了,听清楚答案后,嗡嗡的议论声迅速响起。经久不绝。

    “在你们看来,这支球队吸引你们的,是什么地方呢?”这位的问题显然是深思熟虑后的产物,要仔细听,才能找到刺儿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化差异吧,他们的敬业精神让我们非常敬佩,他们对这支球队的感情,超出了我们的想象。和他们在一起,得到认可的同时,依然不会欠缺动力。”尤墨很清楚刺在哪儿,于是费了些功夫绕了过去,顺便记住了那张看着挺和善的脸,和黑框眼镜下面,那双用皱眉头来掩饰兴奋的眼睛。

    眼下这支球队,实力有限,资源平平,明显和对他们感兴趣的任何球队都不能比。这种状况下问这种问题,其实有些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年少多气盛,特别是高光表现后,难免会自视甚高,说些豪情满怀的话出来。这支球队对他们的依赖,已经被记者们摆到台面上问了起来。可见事实情况也是相差无几。换成其它同龄人,在这种情况下的回答,多半会大谈理想,理念,信心之类话题,踌躇满志,指点江山。

    如果再亢奋一些,说不准还会谈起自己的远大目标,儿时梦想之类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起来,只是年少轻狂,偶发豪情。但媒体们可不管你是何状态,反正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只要尽可能地表现出这支球队目前处境,和他们远大理想之间的差距就是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信守诺言,并且真把这支球队带回巅峰,那一切好说。如果办不到,或者途跳了车,那上述言论无疑会成为黑点,可能会伴随他们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尤墨的回答,再一次出乎了记者们的意料!

    他既没有躲避问题核心,也没有像他们预料一般,大谈自我,反而像聊家常一般,把队友们不为人知的一面展现了出来。没有夸大其词,也没有刻意追捧,更没有贬低自我来抬高它人。

    平平静静,却无懈可击!

    莱茵克和弗里德尔对望了一眼,笑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日晚场的比赛,所有事情结束之后,尤墨回到家已经半夜了。

    打开门,却发现客厅里灯还亮着,电视依然响着。只是沙发上穿着睡衣的两个家伙,已经纠缠着睡着了。

    王丹本不算个大大咧咧的姑娘,可跟着他们相处惯了,难免行为随意起来。此时平躺着睡的正香,睡衣下摆斜斜地坠往地面,露出白嫩的一段肚皮。

    被她一条腿压住的江晓兰就规矩多了,蜷儿的像只猫一样。

    已经开始供暖的房间。此时既温馨又温暖。茶几上的宵夜,显然是精心准备过的,他最爱吃的回锅肉炒饭,配上一大碗紫菜蛋花汤,依稀可见有热气冒出来。

    尤墨没出声,回屋拿了条毛巾被。盖在两女的腰腹处,发现没有惊醒她们之后,开始对付宵夜。

    吃到一半的时候,睡的不踏实的江晓兰睁开了眼睛,没出声,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醒了还不把她打起来回屋睡?”尤墨注意到她的目光了,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嗯,等你吃完的吧。”江晓兰费力地抽出自己被压麻的胳膊,稍微活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比赛看的感觉如何?”尤墨笑着问。

    江晓兰呆呆地看着他。好一会,才幽幽地出声回答:“哭了呗,还能有啥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看着都抹眼泪。”尤墨抬头瞅了眼时间,于是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“慢点吃,小心噎着。”江晓兰语含怨怼,“干嘛弄的那么煽情嘛,看台上好多人都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俱乐部都不容易。能留下这么多老臣子,算是很不错的了。”尤墨抬起头笑着看她。顺便打个长长的饱嗝。

    “回来之后,我和丹姐讨论了很久,发现这根本就是个无解的命题嘛!”江晓兰干脆起身,走到他旁边坐下,顺便拍他后背。“想要拿冠军,就得有好球员。可好球员一出成绩都往高处走了。哪儿还能留下?家乡的感情,球迷的期待,怎么敌的过外界的诱*惑?”

    “其实,球迷们也明白,他们并没有强求队伍能打成什么样子。只是曾经的辉煌和现在的落魄。差距实在太大,他们一时半会难以接受罢了。”尤墨点点头,开始喝汤。

    “嗯,你比很多人看的开。可是,真的奇怪呢,你明明是那么重感情的性子,却有着那么粗的神经,仿佛什么事情都不会阻挡你乐观的想法。”江晓兰喃喃自语,说梦话一般,说着说着还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生活总是要继续的嘛,伤心难过也改变不了什么。”尤墨拽过纸巾在嘴角胡乱抹了两把,起身,“把这家伙抬进屋吧,省得半夜有偷人的。”

    江晓兰扑哧一下笑出声来,吵醒了美梦的王丹。

    “醒了就自己起来呗,回屋睡了,你们要早起的吧。”尤墨看着睡眼惺忪的家伙,只觉好笑。

    头发散乱,嘴角还有口水印儿,一张脸憨憨的,一点也不像个马上25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什么嘛,两个坏蛋,背着我说什么呢?”王丹并不起身,眼睛紧闭着,把脑袋埋在沙发垫里。

    “夸你长的漂亮,睡姿动人,就是口水滴答的,有点不像话。”尤墨本来准备收拾碗筷的,结果被眼疾手快的兰管家给抢了先,于是起身过来伺候大小姐。

    “晚上你睡哪儿?”王丹眼睛似闭却微睁,瞅他。

    “送走卢伟的吧。”尤墨当然明白她的意思,笑着刮她鼻梁。

    “好久走?”王丹喜上眉稍,声音却刻意压抑,怕被厨房听出动静来。

    “后天。起来吧,回屋睡了。”尤墨也瞅了眼厨房,低头的时候,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王丹一把搂住他的脖子,顺势亲了上来,从脖子开始,到嘴唇结束,没敢抱着不放。

    两人平时的亲热大抵如此,一方面要躲着卢伟,另一方面也不好在江晓兰面前表现的太过。

    “兰管家说过了,把我排在她前面。她居然很懂呢,说什么‘男人都爱新鲜,不能一起都给你’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那么想的。不过,她担心你身体吃不消到是实在的”王丹意犹未尽,却不敢太过,只能附在他耳边悄悄耳语。

    “两个坏蛋准备亲热的到什么时候去?”江晓兰已经忙活完毕,从厨房里走出来,语气恨恨的。

    两人亲热的时候也并不太避着她,只是尺度比较收敛而已,此刻都是嘻嘻哈哈的。

    “准备改主意了么?”“该你了呢,大管家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抓紧时间吧,卢伟还在呢,不许闹太大动静!”江晓兰话一说完,脸腾的一下红了。

    笑闹的两个家伙居然同时楞住,仔细瞅了她一眼,确认不是开玩笑之后,同时面红耳热的。

    “太晚了呢,等送走卢伟的吧。”“不着急嘛,你们还要早起呢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是谁,见着别人家小宝宝,就喜欢的走不动路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