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留人,只打感情牌明显太缺诚意。

    于是,冬歇期前的最后一天,就成了收获的节日。

    球队的半程战绩并不出色,目前仅以0分名列第5,并且因此炒了主教练。可球员们的表现所有人都看在眼里,他们甚至在已经和主教练暴出矛盾的情况下,依然保持着场上状态,没有公报私仇,更没有把比赛当作威胁的武器。

    这份敬业精神和对球队的真挚感情,在昨晚的新闻发布会上被尤墨再次提及之后,引发了热议。第二天媒体们的年终盘点,也都用了不小篇幅来描绘这帮可敬的老家伙们。

    当然,能让球队依然保持着冲顶希望的,毫无疑问,是两个途才捞着上场机会的超级替补。关于他们的评论,就夸张的多了。各种溢美之词极尽想象力,各种追捧相当肉麻,各种猜想无所不及。

    各家评论尺度不同,观点也不尽一样,但有一点可以统一:是时候表现出诚意了!

    俱乐部心知肚明这一点。

    球队面临换帅阵痛,军心浮动是再正常不过的状况,各方面工作到位了,心思才能稳定下来,安心在新帅手下卖命。主力球员是重点安抚对象,两个火箭般升空的小家伙则是重之重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两人就被电话吵醒,睡眼惺忪地来到了俱乐部。其实按昨天的通知,今天只需要下午过来一趟就可以了。现在要出席的活动,明显是临时安排的。

    球员与球迷互动,这种活动在国内都被安排成了动物园模式。隔栏相望,叫喊不断,吵闹不休,是其主要特点。

    德国小城球迷们肯定不会那么干了。今天活动的主要内容是个球衣签售会。目前阶段还处于排队等候期,没到激*情澎湃喊口号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看德国人排队真是件享受。”尤墨现在签的熟练多了,可心还是痛恨给自己起名字的爷爷。

    搞毛毛,那么多笔画累不累人?!

    “今天就咱们两个,看来一时半会跑不脱了。”卢伟比他运气好些,不过心思完全没带过来。

    “明天啥时候走?”

    “午。你别来送,省得被人认出来围的连我也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代我向郑睫一家问好。我在这待到元旦假期过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你家傻姑娘呢?”

    “也在c市,到时候还能一起出来吃个饭。”

    忙碌的两人没注意到不远处的眼神,和那双竖起来的耳朵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已经过来很久了,没去排队等签名,只是努力靠近过来,想通过学习了个多月的,来判断他们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听着听着。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这么快就要走?

    上午的活动目的明显。当众宣布的奖励计划既挣了面子,也安抚了球迷们不安的心。

    尤墨毫无疑问地获得了半程最佳球员,独得了10万马克的俱乐部大奖。卢伟和主力球员们一起,一人获得了5万马克的年终奖励。其它重要替补则有2~5万马克的额外收入。

    钱这东西没人会嫌多,横向对比一下也确实不算少。于是,球迷们的热情瞬间被点燃了,仿佛是他们拿到了支票一般。

    各种准备已久的口号嘹亮了起来。在俱乐部多功能大厅里来回激荡,久久不愿停歇。

    “红魔再出发”“永远支持”“从未离开”“与你们同在”

    尤墨和卢伟。两个人,肩并着肩,平静的脸上笑容很浅,看着,听着。

    眼前这一张张激动的面孔,从十多岁跨越到了六十多岁。或许。在他们的生活,足球,凯泽斯劳滕队,胜利,冠军。已经成为一种印记,铭刻在不停跳动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谓的,寄托吧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一上午的时间既快又慢,等时钟转到11点半的时候,球迷们开始陆续离开。一张张安静的脸上笑容随处可见,相互勾肩搭背着往外走,再也没有力气高谈阔论什么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也累的够呛,此时瘫坐在椅子上不想动弹。

    这种场合他们还是不太习惯,就像逛街一样,体力消耗是不大,身体却乏的很。

    而且,不光身体乏,始终保持微笑的脸,都要僵硬了,一直保持专注的精神,在松驰下的那一刻,直有睡过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还好,肚子适时地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午吃啥?”不爱拿主意的家伙问。

    “发奖金了,再回俱乐部食堂吃饭的话,有点显摆的意思,出去吃吧。”爱分析情况的家伙回答。

    “午吃啥?”不爱拿主意的家伙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餐吧,方便一起吗?”

    很是别扭的让两人同时楞了一下,才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一脸羞涩的笑容,微低着头,湛蓝色的大眼睛悄悄地眨了两下。

    “不错嘛,为他学的?”尤墨才不怕别人尴尬,直言点出真相。

    “啊?那个,嗯,是因为你们。”克莉斯娜张口结舌的,好半天才把意思表达清楚。

    “好可惜,他明天要回国找他恋人去,你再不抓紧时间怕来不及了。”尤墨瞅了眼表情没什么变化的卢伟,继续添柴火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克莉斯娜的水平明显被他高估了,此刻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尤墨微眯着眼睛,确定她不是装没听清楚之后,笑着用德语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两人的德语水平勉强够日常生活用,水平已然超过学了十多年的英语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听到熟悉的语言,松了口气,可听清楚了内容,难免有些变了脸色,“噢?我为什么要抓紧时间?这么年轻就要经历跨国恋情的考验吗?”

    “你有车吧?”尤墨肚子饿的咕咕叫,赶紧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嗯。跟我来吧。”克莉斯娜瞅了眼一直没说话的家伙,心里有点不踏实。

    “他明天午的飞机,有兴趣送送吗?”尤墨起身跟上,没去管后面伸懒腰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你们德语水平不错了嘛,看来我的学习算是做了无用功。”克莉斯娜放慢了脚步,确认后面两个家伙都跟上来了。心里才踏实起来,声音也透着股兴奋。

    “怎么能没用呢?不想来我们国家了解了解吗?”尤墨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了,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记者,和那年的那个家伙,有点点像。

    “老牛,泡妹子水平不减当年呐。”久未开口的卢伟,一出声就吓了两人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助攻!”“还以为你累的说不出话了呢!”

    不过,卢伟说的是,克莉斯娜并未听清楚含义所在。

    “不怕郑睫回去敲你脑袋?”卢伟提醒完这家伙。抬起头,对着那双关切的眼神,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郑睫可比你想象的聪明。我要是回去告诉她,在这里压根没人喜欢你,连个朝你抛媚眼儿的姑娘都没有,她能信么?”尤墨开始谆谆教导,说罢,转头继续支招:“这家伙的国内恋人是个网球运动员。大概明年才能过来,你不抓紧时间的话。可能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克莉斯娜头上的雾汽隐约可见,眼睛努力睁大,仿佛能增加听力水平一般。可惜,还是听的一知半解,“什么?来不及?”

    “行啦,太过火我可收不了场。”卢伟的声音有点无奈。苦笑着朝她摇摇头,用德语解释:“这家伙是个花*心大萝卜,所以看不惯别人单一的恋情。对了,上次你就知道这么个情况了,怎么没报道出来?”

    克莉斯娜吓一跳。赶紧转头四顾,确认状况安全后,轻拍胸口,凑近了小声:“别人的好奇心强着呢,你们还是把私生活尽量地保护起来,省得被人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个好姑娘!卢总,你就收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勾*搭女记者的前科,别谦虚。”

    个人,一顿饭,气氛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尤墨和卢伟在这座城市里已经算是红透半边天的人物,出门都得提前做好准备,不然的话,日常生活都会受影响。不过,小城里人口密度小,午选择在餐馆就餐的人就更少了,个人难得没怎么受打扰,说笑声,吃完了这顿饭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还是挺健谈的,没有刻意触碰她和卢伟之间微妙的感受,只是聊了些这座城市,这支球队有趣的话题,就足以支撑起一个多小时的愉快时光了。

    两人对她的印象都挺不错,也没什么戒备心理,当成自己的老朋友一般,说了些自己最真实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昨天的新闻发布会?你也知道,面对媒体的采访,得先了解他们的目的,才能给出正确的答案来。”尤墨此时正和克莉斯娜交换意见。

    “你的回答太棒了!尤其是关于球队吸引力的描写,我简直想不出,这么精彩的答案会出自一个16岁的少年!”克莉斯娜两眼放光,双手比划着,表达自己夸张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带黑框眼镜的家伙问的吧?”尤墨心微微一动,随口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叫黑泽龙之,是个岛国人,《凯泽斯劳滕竞技体育报》的记者。最擅长的就是挖坑埋人,你昨天的回答估计要让他失眠了!那个家伙据说心眼小的很,一点点小事情都会被他揪住不放。”克莉斯娜记性不错,此刻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“嗯,记者总少不了这样的家伙。”尤墨轻松带过,继续对付桌子上的饭菜。

    “你在国内有很丰富的经验吧,我才不相信昨天那种表现,是一个菜鸟能干出来的!”克莉斯娜语气肯定,眼神专注。

    “没你想的那么夸张啦。我们在国内可没有在这儿受欢迎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因为出国踢球的事情,闹了些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哦那你们的将来,会一直和这支球队联系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句话,是记者的问题,还是朋友的问题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朋友啦!”

    “看缘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家伙,稍一接触就让人想扁你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