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王丹的打算,是想来一场人烛光晚宴的。身为管家的江晓兰,迅速地一票否决了这种败家提议,顺便把临时战友卢伟捞出来,劝说两人回家吃饭。

    尤墨瞧了瞧阴沉沉的天气,也只好放弃了让他心动不已的提议,顺便把钱包拿出来,递给了江晓兰。

    王老师哪能容忍自己面前发生这种事情,伸手迅速抢过,翻检起来。

    人此时正坐在有轨电车上,奇怪的组合已经吸引了不少目光。

    “个,十,百,千,万,十万马克!”王老师自认为见多识光的心胸,也不淡定起来,只是话一出口就捂住了嘴,警觉地四下张望了一圈。

    本就注视着她们的目光迅速收敛,让她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“哇,是你们的年终奖金吗?”江晓兰已经努力压低声音了,可听起来依然没有悄悄话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干嘛露财嘛!”王老师敲他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是好不好!”尤墨忍不住笑,看着恍然大悟的两女。

    “万一有能听的懂的呢?”王老师不甘心每次都落下风,眼睛一转,开始还击。

    “嗯,在你们家那儿够买两套房子了,是该低调点儿。”尤墨从善如流,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呢?”江晓兰顿时想起自己的临时战友来,于是问。

    “5万马克,够买个媳妇带过来了。”尤墨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哦,你回去别忘了给长辈们买东西。”江晓兰伸手敲他脑袋,被王老师一手捉住。

    “人面前呢,自家男人要给足面子。”

    兰管家真没这种经验和意识的,楞住的同时,脸上微微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“好啦。你不也在人前给她上课。”尤墨脸上的笑容还在,声音却不像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你是男人,哪儿能一样?”王丹立即反驳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是我没想到,平时和他疯闹惯了。”江晓兰心有些懊恼。声软人怯。

    “兰管家还小,别用自己的标准来衡量她。”尤墨声音放低了一些,没有转头看她。

    “哦,意思是对她和对我是两种标准,是吗?”王丹不买帐,脸冷着,声音也是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别吵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一样。对她和对我。”尤墨也不买帐,冷眼看她。

    此时电车已经到站,人起身下车。江晓兰想伸手拉住快步往前走的王丹,结果却被身前下车的人挡了一下没拉住。于是只能回身拽住尤墨的胳膊,小声埋怨:“干嘛啊今天,多好的事情被你们弄成这样!丹姐说的是对的,你怎么还较上劲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明明是平等的,她有什么理由把自己当个老师。把你当个学生?”尤墨的声音依然偏冷,只是对着她的时候。眼神里有些爱怜。

    江晓兰心五味杂陈,可此时哪儿有时间仔细去想,拽住他迅速下了车。

    不远处,王丹的脚步渐渐放缓,等他们走近了,才幽幽地开口说道:“我把她当成妹妹。不是学生。把自己当成了姐姐,不是老师。”

    说罢,脚步迅速加快,渐渐消失在两人视线。

    “你看你嘛,非要帮我出头。丹姐这会儿气生的可不小,想想办法吧。”江晓兰楞了一会,才拿胳膊碰他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看不惯有人欺负你,不管有心还是无意。这事儿你别操心了,上去我找她谈谈。”尤墨心也惆怅着,不过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,那要好好说,别没说句就顶上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和天气一样迅速变化的气氛,卢伟从她们一进屋就察觉到了。本想开口问下情况的,结果江晓兰迅速挥舞的手打消了他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就回了,要带话给郑睫吗?”看她一脸担心的样子,卢伟换了个问题。

    江晓兰其实真没心思的,听完之后只能认真地考虑了一下,才回答:“嗯,说我想她了,喊她快点过来,顺便代我向她家人问好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算是夫妻吵架,不管是什么原因,你能不掺和,就别进入他们的视线。”卢伟跟着她进了厨房,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江晓兰楞住,迷茫的表情写满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女人之间的感情,是建立在他身上的,会随着他的态度,和你们对他的态度,而不断变化。一句话:关系并不牢固。所以呢,不要试着去说服对方,保持沉默,就算是给他们空间了。”卢伟难得如此耐心,细细地为她分析状况。

    他俩之间,也算是旧交了。从最开始的s省少年队,两人就有着不错的相互印象,到现在同处一个屋檐下,关系更是亲切。

    这番话,道理浅显,却不是局人容易想到的。尤其是她这种爱操心,多挂念的主儿。

    好心办坏事,其实就是她在这个复杂的家庭,最容易犯的错误。

    江晓兰听罢,心顿时恍然,心情依然沉重不假,却比之前放下了不少担心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一起,感情是线性的。心智成熟,性格相互包容的成年人,不至于因为小矛盾而误会升级,吵闹不休。

    但若再加一个人进去,相互纠葛的感情,影响因素就开始成倍增加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心甘情愿地觉得:对方爱自己太多了,分给别人一点点才好。

    这种显而易见的心态支持下,正常的目的就容易被对方扭曲,徒增误解。

    所谓的争宠:卖乖,卖萌,算;装懂事,故意忍让,也算。

    男人可能大大咧咧的不会想到这些,空闺寂寞的女人,无疑会把这种可能放大,以至于猜忌丛生。关系逆行。

    “好复杂啊,卢伟,你要多教教我才行对了,你是怎么了解这些的呢?”江晓兰手活计已经停了好一会了,却依然没动静,不住地感慨。

    “后宫剧。看多了头晕。少看一点儿,还能有些收获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会有那么复杂吗?”

    “人心嘛,不复杂的话,世界就该清净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多好!”

    “久了也会寂寞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晚饭比以往推迟了不少。

    尤墨和王丹前后脚出了屋,表情平静。

    被卢伟提醒后的江晓兰,心算是踏实了些,可竖起来的耳朵却没办法软下来。只是听了好一会,也没有激烈的争吵传出来。

    这会见两人表情正常。江晓兰于是牢记卢伟所训,没事人一样,分发碗筷,布置任务,说话也和从前一样,既不夸张,也不压抑。

    尤墨和王丹明显只是把矛盾压了下来而已,两人心疙瘩依然存在。

    江晓兰的家庭状况如此。再加上处处求全,时时忍让的性格。实在是让尤墨心疼的厉害。所谓的“看不得你受欺负”,既是个大实话,又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,把握不好,很容易就会掀起轩然大波来。

    维持感情的钮带,最重要的并不是相互喜欢的爱慕感。而是相互之间的信任感!

    而信任感建立的基础,无疑就是安全感了!

    婆媳矛盾自古流传至今,一直在流行,从未缺席过。最本质的原因,其实就是安全感的缺失。

    “为了她。你可以不顾我的感受?”

    “因为要保证她不受欺负,你就能睁睁睁地看着我被欺负?”

    “没有她的话,你对我该有多好!”

    尤墨已经滑到了悬崖边却不自知,仍然依靠着他在女人心目的良好印象,来维持着眼前脆弱的平衡。

    王丹心有苦却说不出,只能在此时选择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咽。

    以她的性格来看,隐患是肯定埋下了。

    事事都偏袒着她,这日子还怎么过?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丹姐,吃完饭,该排练节目了吧?”江晓兰小心翼翼地开口,保持着声音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丹没什么表情,也没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“家里的音箱效果够不?要不我明天去买个好点的回来?”尤墨主动提议,显然气势已经不在。

    “随便吧。反正也不是多正式的演出,观众估计也不会太多,水平有个差不多就行。”王丹稍微有了些表情,只是眉头依然不展。

    “哦,那还是去买个吧,留在家里以后也能用的到。嗯,还要买两个好点儿的麦克风。”尤墨开始念叨。

    “吃饭。”王丹听的浑身不爽,眼睛瞪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晓兰看的清楚明白,心却谨记卢伟教诲,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“这么凶干嘛?”尤墨嘻皮笑脸地打哈哈。

    “心里清楚,好意思问?”王丹没好气。

    尤墨依然有耐心,只是没了说话的想法,默默的开始对付碗食物。

    “外面又有女人了?”卢伟果断冒泡,打断两人逐渐升温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谁知道呢?”王丹到不至于把火撒在他身上,只是话的火药含量依然超标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外面有男人了?”卢伟小心翼翼地问。

    两女果然hold不住,捂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丹姐那么漂亮,没有人追才不正常。”江晓兰终于找到点儿以往的感觉,开口的时候感觉自然多了。

    “就许他找一堆,我们在家等着他领回来,帮他数数?”王丹眉毛扬起,声音充满不屑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今天都见着了,大学老师呢,叫简森特。向我叫板,说要看看国内运动员素质如何。还约了啥时候一起吃饭。卢总,有兴趣么?”尤墨明显察觉到松动的氛围了,脸上表情未动,心暗喜却不住地冒出来。

    可惜,一瓢瓢凉水及时浇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学叫兽?你娃这次看来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,比他长的成熟多了!”

    “丹姐岂止一个追求者,一群,是一群哦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