送走了卢伟,搞定了音箱,下午去蒋律华家里拜访了一下,尤墨又闲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人闲着,心却没有。

    吵架的昨天已经过去,约定的日子已经到来,心痒已久的时刻,会在今晚吗?

    可惜,好事不多磨的话,就不能称为好事了。

    他没当回事情的叫板,显然被有心的家伙当回事了。下午五点不到,尤墨接到了王丹的电话。内容自然是昨天未尽的事业:一起吃个饭。

    尤墨才没心情主动打脸什么的,对这种眼红的家伙,他习惯于用无视来表示心的敬意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不小心或刻意触及底线,那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后果,他自己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晚饭安排在市心档次不错的一家西餐厅。晚上六点过,四人一起出现在餐厅门口。

    简森特再瞧不起对手,也不至于辱没大学讲师的智商,稍微查查资料,就了解了一堆这家伙的信息。

    1岁不到,来这仅仅5个月,足球圈内普遍以“天才”称呼的宠儿,凯泽斯劳滕队的救星,市民关注的焦点,刚拿了10万马克年终大奖

    这种春风得意的家伙,最大的弱点,可能就是年少气盛,口不择言了!

    在这方面拥有绝对自信的简森特,精心选择了主场地图,想凭借口才和头脑方面无与伦比的优势,一举击溃对手。

    比赛开始于下午6点20分,四人坐定之后。

    两女的身份有些尴尬,一人是看客,一人是战利品。

    其实按江晓兰以前的一贯作风,这种事情都是能躲就躲了。不过。和同屋的家伙们相处久了,她也改变了不少,不再认为躲是解决问题的办法。此时正襟危坐,安心看戏。

    王丹就更乐意当一把战利品了。她对简森特谈不上好感,也并无恶感,原因无它。不愿意深入了解而已。而对另一个家伙,则属于典型的又爱又恨,或者说由爱生恨。爱他自不必说,恨他,是因为他没办法给自己一份完整的爱情。

    眼前这种事情,无疑是考验他对自己感情的试金石。即使知道爱情所谓的考验并不科学,可也不能阻挡她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会不会害死猫?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足球比赛我看的不多,国内的情况到是通过临时补课,了解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简森特不会傻到聊自己擅长的领域。那样根本无法让人信服。要想彻底击败对手,就得从对方的优点下手,通过对比,来展现自己无比优越的智商。

    “哦?说说看,你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尤墨的反应比较坑爹,居然主动引导对方阐述观点。

    简森特不疑有它,开始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“国内成年队的足球水平,相信你也心有数。一直上不了台面。与之恰恰相反,少年队和青年队。以及女子足球队的战绩,却明显高出一截。这种情况说明了什么?”

    尤墨看着那双神采飞扬的眼睛,听着激*情四射的声音,不住点头。

    简森特有些忘了目的所在,也有可能是不再觉得他能对自己构成威胁,此刻对他的表现很满意。不等他回答,就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他们在拔苗助长!或者说,他们在本末倒置!通过过早的专业训练,过高的力量及体能要求。过大的成绩压力,来压榨年轻人的潜力。让他们普遍在25之后就难以寸进,再也达不到自己本来应该达到的高度!”

    简森特一口气说完,心很是志得意满,这些结论可是他一晚上加一上午的研究结果,无论对手如何反驳,都会被他准备充分的论据给轻松击败。

    尤墨的反应就更让他满意了,居然竖了个大拇指,继续埋头大吃。

    一旁的王大小姐简直看不下去,脸含薄怨地碰了碰吃货的胳膊,小声提醒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,我这些看法,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?”简森特得意之余,仍有些意犹未尽,此时又把话题拉回来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人生得意的阶段,正常人都会展现自己无所不能的一面,任何论点,无论懂与不懂,都会竭尽所能,大放厥词一番,才符合状况。

    何况是个1岁还不到的毛头小子!

    不过这次尤墨让他失望了!

    这货进食速度被人踩了刹车,只能一脸无奈地停了下来,点头说道:“非常好,精彩!还有没有了,请继续!”

    说罢,一脸幽怨地看了眼王大小姐,继续埋头大吃。

    江晓兰不说话,只是凭着直觉,继续看戏。

    “嗯想不到你居然如此缺乏主见。那我继续好了”简森特才不会傻到不经考虑就脱口而出,此刻嘴角含着嘲笑,双眼睥睨,声音却拉长了,停顿下来。

    王丹有些不忿气,伸脚踩在尤墨脚面,咬牙切齿地发力。

    “呵呵,王小姐轻点儿,别踩坏了。”简森特更得意了,忍住打口哨的冲动,自我感觉不错地朝她眨眨眼睛。

    王丹顿时红了脸,收脚的同时,心思也收了回来,身上微微有些发冷。看了眼江晓兰的神情,心底又燃起了一丝希望。不过很快,尤墨又让她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论点确实精彩,远超我等见识,您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简森特完全放下心来,眼神变得鄙夷,不再拿正眼看他。

    “哦,想不到你如此好学,有空的话,到是可以过来上上课。”

    简森特故意在“上课”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,又刻意停顿了一会,观察了下人的反应,才心满意足地继续说道:“接下来要讲的,是关于我对国内体育项目,尤其是集体项目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这种语气讲话。明显就是在拉开身份等级了。就连一直安静的江晓兰,都有些沉不住气,来回打量着其它两位听众。

    尤墨依然保持安静,吃东西的速度稍微放缓了一些,时不时地抬头,看看正在给自己上课的家伙。

    王丹一张俏脸已经被冰雪覆盖。和她的整个人一起,寒冷了人在一起时的温馨气氛。

    “很明显,集体项目最重要的东西——团队精神,是他们最缺乏的东西。国内有句老话,叫做‘一人成虎,两人成龙,人成虫’,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。”简森特拿出压厢底的表演功夫,脸上放光。声音抑扬顿挫,精神头比上课时高了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“嗯,听说过。那您觉得,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什么呢?”尤墨终于完成了就餐任务,坐直了问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嘛,这都想不到的话,那你平时得多读读书了!”简森特作语重心长状,眼睛却不住地往两女脸上瞅。

    “她们都知道了。不用看她们,教教我呗。”尤墨嘴角含笑。出声打断他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哦她们的天份是要高些。你和她们不同,起点要低些的嘛。不要气馁,多看看书,注意观察,就会有所发现的。”简森特依然卖关子,仿佛在考验她们的耐心一般。

    王丹果然怒火烧。刚准备说些什么,就被江晓兰暗拽了下衣袖,于是冷笑着停了想说的话,没有转头看旁边让她失望之极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教育!”简森特觉得目的已经达到,此刻加重语气抛出答案。“就是教育的缺乏和混乱,让整个国内的环境都很糟糕。不止是竞技体育,其它很多行业,都存在着严重的教育缺失问题!”

    “嗯,您的观点很深刻。请问,您在德国居住多久了?”尤墨点头,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简森特发挥完毕,自觉状态已处人生巅峰,此刻依然陶醉不已。

    只可惜没有鲜花和掌声!

    “我在年前就拿到了绿卡,在这工作六年了,这儿的教育质量没话说,越对比就越觉得差距太大。”

    尤墨笑了笑,肩膀后展,做了个护肩运动,随口说道:“是啊,差距太大了。以至于您这样的教育工作者,只能通过更换国籍,来表示抗议了。”

    简森特简直引他为知已,恨恨不平地说道:“对,简直是无药可医,我在柏林大学毕业之后,就放弃了回国执教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尤墨依然笑容满面,微一点头,看了眼满腹狐疑的两女,才说道:“他们养育了你十多年,你觉得他们无药可救;他们盼你回去促进国民素质,你却换了国籍,不想承认自己是华人。可惜啊,可惜,他们当初,真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说罢,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两女同时楞住,好一会,还是江晓兰先反应过来,拽着王丹一把,起身谢过,拉着稀里糊涂的家伙快步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简森特一脸夸张的笑容完全凝固了,眼前的景象仿佛都定格了一般,透过僵硬的视角传递到大脑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居然敢挖坑陷害自己!!!

    可恶!!!!!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雪花赶跑了寒风,在十二月的莱因河畔飘飘扬扬。

    天色早已黑透,路边的街灯暗淡无光。街上的行人脚步匆匆,不愿驻足观望。

    今年的第一场雪。

    两女一出门,就看见不远处的路灯下,那个熟悉无比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微笑着在朝她们招手。

    “干嘛那么坏?”王丹一气儿跑到他面前,稍微有点喘。

    “说的都是事实嘛,墨墨哪儿坏了?”江晓兰不比她慢,跑拢的时候抢答问题。

    尤墨伸出手,把她们一起搂住,展开的风衣包裹住两个小脑袋,一起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!”王丹努力挣扎着把脑袋露出来,扳住他的脖子,在脸上亲了一口。“是不是,小坏蛋?”

    “他很聪明,而且是自己知道自己很聪明的那种,我只能顺着他的思路来了。”尤墨在那张兴奋到放光的脸上亲了一口,把她们搂紧了,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“回家吧。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