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时赛很尽兴,个人解决掉一瓶红酒,一打啤酒之后,彻底晕菜了。

    最惨的是江晓兰,平时酒量就浅的家伙,今天特别高兴,喝着喝着,忽然就觉得自己酒量大涨,于是开始主动出击,大口饮尽江湖恩怨一般,很快把自己放倒了。此时倒在沙发里,睡的呼呼香。

    王丹比她好不了多少,四下转悠一圈又寻了两瓶啤酒回来,要和尤墨一决高下。

    “抓紧时间啦!”尤墨连人带酒一起接过,搂在怀里小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嗯?”王丹心里清楚,脸上装傻。

    “快去洗澡了!”尤墨无奈,伸手在平时只能眼馋的地方摸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哦,洗澡干嘛?”王丹身体一软,脸红耳热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好下手些!”尤墨手上继续忙活,眼睛却转向另一边,沙发上睡着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敢!”王丹酒醒一半,挥手打开在自己胸前作怪的手,起身横了他一眼,“把她抱你屋里,伺候好了过来找我!”

    “找你干嘛?”尤墨反戈一击。

    “不来就算了!”

    “好重,来搭把手!”

    “万一醒了找过来怎么办?”王丹转头走了一半,脚步停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商量的嘛?”尤墨唤不动帮手,只得换了个抱法,一手抄在脖子下面,一手抄在腿弯,把江晓兰抱住了往自己房间走。

    “嗯,说我年龄大,家里人又不知情,想让我早一点,那个,怀上”王丹把自己说低了头。转身往卫生间走。

    “嗯?那不怕耽误上学吗?”尤墨稍稍楞了一下,低头看了眼怀里的醉人儿。

    内敛的笑容不再羞涩,挂在嘴角,整个人安静的像只晒太阳的猫。一张俏脸红扑扑的,向外尽情地散发着青春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她要帮我们带,说自己还年轻。不用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好意思生气?”

    “生你的气,关她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我心疼她!”

    “我是女人,没有生气的权力吗?”

    “快去洗澡啦,明天你们还有课呢!”

    “哼哼,知道就好!那你一会也过来洗,我不锁门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酒吧里的聊天已近尾声。

    刘晖除了健谈之外,并不讨人厌,行为举止也没有暴发户般恶劣。他所聊起的话题,其实就是国内足球最诱人地方。

    职业运动员的苦痛乏味。他一样经历过,眼前的光鲜亮丽,他也没有刻意拿来显摆,和燕子之间的关系,更没有丝毫玩弄的意思。可越是这样不经意地聊天,就越让郑睫难受。

    没有对比的话,或许就不会那么难受了。

    同样是运动员,同样经历过向上攀爬的坎坷过程。职业足球虽说先走一步,可这一步也跨的太大了些。眼前这位。刚开始还觉得面生,多看几眼就有了印象,仿佛在好些广告和节目都露过脸,名字更是经常出现在各种肉麻的吹捧。

    收入情况她之前也打听过,确实如他所述,川主力球员一年都有百万左右。按当时的物价来看。够在市心买四五套房子了。

    她在网球队已经算是当打主力了,可收入只有别人的百分之一,名气除了圈人其它无人知晓,比赛更是空虚寂寞,观众寥寥。

    她要是个没心气的运动员。打算找个好老公依靠的话,也许就一笑置之了。可眼下阶段正是她运动生涯最重要的冲刺阶段,加把劲,就能步入一流行列,松口气,可能就永远沉沦二流了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下,遇见如此直接的对比,心里的不平衡可想而知!

    对于燕子的选择,开始她还很愤怒,想要一问究竟,可随着时间的流逝,交谈的深入,她觉得已经完全不用开口了。

    年少多金,名声在外,形象条件也不错,这种对手,能是那个远在万里之外的青涩小胖子能比的吗?

    她没和燕子聊些以前的事情,最开始说了些有关网球的话题,在后来也没有再提起。燕子和她一样,似乎在避讳那段往事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卢伟起身,拍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他到是没有想象那么沉默,反而兴致勃勃地和刘晖聊起了国内联赛的事情,偶尔提及一个个似曾相识的名字,还能挖出来不少话题。

    只是对自己的状况,交待的很模糊。

    “兜风,去吗?小晖刚买的标致,环上跑起来带劲着呢!”燕子喝的有点大,此时依然疯闹不休。

    “不了,他今天刚回来。”郑睫眼神有些发木,身体也有点儿,可一站起来,就忍不住捂嘴。

    卢伟牵住她的手,紧忙慢赶的往卫生间走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浅浅的笑声,和那些仿佛随风飘逝的往事一起,再不回来。

    “好几年没见了,她还是那么单纯呢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去巴西之前,王丹和尤墨两人除了最后一道防线,其它已经无所不及了。现在即使已经年没有这种程度的亲热,也不会像卢伟和郑睫般,充满了陌生的距离感。

    身体变化其实都猜的到,于是,尤墨钻进浴室不但没吓着她,反而被一把逮住,兴趣十足地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尤墨也没搞懂,女人为啥都对自己没有的东西感兴趣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会忙着呢,没时间考虑哲学问题。他正在对将来自己娃的口粮上下齐手,逗弄个不停。

    两人都喝了不少,身体接触一深入,大胆的想法就往外冒。如果不是尤墨临阵脱逃的话,估计在浴室就把正事给办了。

    “干嘛不来?”声音软软糯糯的,和微闭的眼睛一起,散出诱人的光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是第一次的话,在这儿其实也无妨。”尤墨哪敢盯着她看,只是手上忙活起来。帮她洗漱。

    “你怀疑我?!!!”王丹声音提高八度,扑上来准备咬人。

    “哪敢哪敢!”尤墨吓一跳,却不敢往后躲,生怕她一激动再摔上一跤,那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
    “嗯”王丹一口咬在他的胳膊上,好一会。才满意地拿开,欣赏自己的战果。

    “讲不讲理了”尤墨带着哭腔,继续帮她擦身体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一会就让你占大便宜了,我先占点小便宜,你还不乐意吗?”王丹得意洋洋地欣赏自己的新作品,声音慵懒,腿脚发软一般,扶着他才站的稳。

    “丹姐经常占管家便宜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不然她深闺寂寞的!”

    “那等会小点声。别把她吵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事呢?就会吹牛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郑睫吐了很久,胃肠都要倒空一般,不肯停歇。等他们出来的时候,燕子和刘晖已经不在,坐位上只留了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上面只是个孤单的号码,不清楚是两人谁的。郑睫和卢伟对望了一眼,都没去捡。

    从酒吧出来,冰冷的空气让两人的呼吸顺畅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回吗?”卢伟看了下时间。问。

    “回吧。对了,你好像变了。”郑睫没看他。自顾自地往前走,步子有些踉跄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卢伟紧走两步,搀住她。

    “以前的你,大概不会和他们聊那么久吧?”

    “停下来的话,怕你会聊起让她们尴尬的话题。”

    郑睫的反应忽然激动起来,被扶住的胳膊用力摇晃。仿佛要把那些杂乱的念头甩掉一般,“你干嘛事事都在考虑我,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?别婆婆妈妈的,行吗?”

    “难过的话,哭就是了。”卢伟站住了。看着她。

    眉眼长开了不少,妆化的不浓,可在灯光下还是明显,头发也不再是以前的短发,应该是拉直了又烫过,散乱地飘落在脸上,脖间。

    仿佛已经没有多少倔强的影子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大家都是一样的努力,差距却大的让人受不了!我一直以为,单纯是表扬别人才用的词,现在才明白,他们只是不想当面说我傻!你在德国也有女朋友吧,说来听听嘛”

    哭一阵,笑一阵,说一阵。

    渐渐地,也就走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“这半年,吃了不少苦头吧。”卢伟扶她回屋,坐好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苦头,只是我想不明白。”郑睫楞楞地坐在那儿,听他开了口,也没有转头看他。

    “搞不清楚我们为什么出国踢球,还是搞不懂运动员之间的差距为什么这么大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有追求,外面的天地更大,可那又何必闹的灰头土脸的走?让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,说道四的。我在他们眼里,就是个傻到不可理喻的白痴吧!等了你年,又要再等不知道多少年。一个月累死累活的,拿个几百块钱,连朋友聚会都只能想着办法推脱”

    郑睫终于说累了,手扶着椅把,脑袋压在手背上面,呼吸粗重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卢伟想伸手摸摸曾经熟悉的小脑袋,伸了一半停住了。

    满满的陌生感在空气弥漫,让人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在外面也不容易。可那个时候,整个城市都在谈论你们,很多人一说到你们,眼睛就直冒光,一个个比我还要熟悉一样,说的头头是道的。或许有些人只是跟风,并不是真的喜欢你们,可大部分人,是真的喜欢!我都认识很多,学院里的,外面的,朋友圈里的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那种落差有多大吗?从云里雾里飘着,一下子就跌到淤泥里趴着!后来,无论走到哪儿,都有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。有一次,我去打比赛,结束之后有个家伙主动找我套近乎。开始还聊的很好,结果到最后,话锋一转,告诉我:你们不可能受的了外面世界的诱*惑,也承受不住激烈竞争的考验。与其到时候灰溜溜的回来,不如现在联系他,让他给你们在国内寻个俱乐部”

    “家本就不像个家,你也不像原来的你,那我在等待什么?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