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腾的结果自然是睡过头。

    长达两个小时的前*戏,让尤墨和王丹在完成任务之后,倒头就睡,压根没心情仔细体会什么了。

    被迫换床的江晓兰也睡的不踏实,天还没亮就醒了过来。她被尤墨抱起来的时候,就已经迷迷糊糊地意识到会发生什么事情了。于是,醒来之后也没什么惊讶之情,稍微打量了下四周环境,确认自己是被两个坏蛋抛弃之后,叹了口气,起床洗漱。

    可忙碌了好一会,早饭都已经备好,仍然不见主卧有动静出来,身为管家的江晓兰哪能忍的住!

    先是敲门,结果没反应。再是问话,还是没动静。最后只好门把一扭,打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家伙,干坏事竟然不锁门!”江晓兰恨得牙根痒,嘟囔着往里走。

    走近了,开始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两个家伙头碰头搂在一起,看样子也不像穿了衣服,睡得呼呼香!

    “起床,起床,起床了!”江晓兰深呼吸,开始破坏气氛。

    被惊醒的两人还是有些尴尬的,尤墨脸皮较厚,嬉皮笑脸的装没事人。王丹就做不到了,面红耳赤的低头穿衣收拾。

    毕竟都是姑娘家,这种话题私下聊聊可以,当面撞破肯定会羞愧不已。特别是在别人备好早餐了,自己还没爬起来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“丹姐墨墨你们去洗漱吧,我来收拾,抓紧时间了。”江晓兰看了眼挂钟,出声催促。

    两人正欲逃离作案现场,此刻闻言立即加快速度,两下把衣服穿好。逃也似的跑去洗漱。

    结果牙还没刷完,一声惊叫就把两人吓了一跳!

    王丹暂时没脸面对她,于是胳膊碰碰尤墨,恶狠狠地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尤墨才是有冤没处诉呢,但没办法,身为男人。占了女人的最大便宜,即使过程不堪,结果是明摆着的。此时只能发挥腿长优势,步并做两步返回案发现场。

    “丹姐,对你还真是”已经从惊讶走出的江晓兰,手指着床上那朵盛开的血色花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是啊,她这些年,没少因为我。受些无妄之灾。”尤墨把嘴里牙刷拿出来,一起感慨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们呢”江晓兰才没心情陪他感慨什么,埋头继续收拾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尤墨看着孤单的背影,心里有些酸。

    “丹姐怀上的吧。”江晓兰没回头,张口就回的答案,明显是考虑后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尤墨点头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!”江晓兰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,声音提高好几度。

    尤墨一楞。一头雾水地转身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折腾到多久。嗯几次?为什么早上累的爬不起来?”

    “呃”尤墨一脸惭愧,卡住好半天。

    “行啦,知道就好了,下次注意点儿。”江晓兰若无其事地帮他解围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们上学吧,这几天也是闲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啦,你过来添麻烦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新司机。刚上路就没个节制,结果是可想而知的。郑睫没把运动量当回事,却忽略了渣渣般质量的新手武器。一觉睡醒,就觉得腰部以下,特别是某个神奇的快*感来源地。酸胀无比。

    不过,大话已经说在前头了,现在装娇娇娘也不像那么回事,于是只能挣扎着想爬起来。

    卢伟也被她折腾的够呛,可仗着年轻有本钱,一路奉陪到底还是没问题。如果不是旅途劳顿影响了体力的话,早就起床伺候她了。

    “别急着起来,上午又不用训练。”

    “大坏蛋醒了啊你怎么样?”郑睫稍一动弹,就觉得浑身发软,听了这话刚好就势躺下。

    “肚子饿了吧,想吃什么?”卢伟不敢笑得太夸张,努力装得一本正经的。

    “你还能爬起来?”郑睫一脸不信。

    “还能再继续呢,来不来了?”

    卢伟刚拉住她的手,就被她满怀惊恐地甩开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不来了!”

    “好啦,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,休息个一天半天就差不多了。我去买早点,顺便还得去趟药店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说干嘛?”

    “大坏蛋早点回来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本打算陪读的尤墨,完全低估了自己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刚送走两位姑娘,还没来得及回家思考人生,他就接到了蒋律华的电话。

    半年不到就红遍整座凯泽斯劳滕的家伙,自然不会被商家忽略。早就排队上门的他们,经过了严格的筛选,留下了家供他选择。

    这种广告虽属个人行为,但球员代表的是俱乐部形象。代言产品,形像代言这些常见的捞金手段,都得从俱乐部角度出发,经过一道道审查,才能通过,最后交给球员自己选择。

    和国内的多多益善不同,严谨的德国人追求的是宁缺勿滥。

    16岁的年轻小子,适合的对象自然是同龄人和大爷大妈。家公司分别是新露头的一家运动装备商sanline,老牌运动饮料tingke,号称适合所有年龄段人群的保健食品putaoi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尤墨就缺乏经验了,正抓瞎的时候,克莉斯娜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一起吃了顿饭,克莉斯娜对他的好感度就直线上涨,心的位置一不小心就超过了曾经的坏小子库卡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好感是朋友之间,聊的投缘的那种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找他,目的也是打听一下,这家伙的经纪人问题。

    一般的少年球员,涉及到薪水谈判。转会问题,广告合约的时候,都是由俱乐部专门的经纪人负责打理。

    简单点说,就是俱乐部说了算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其实也正常,雇用经纪人的费用,可不是打不上球的小家伙们能负担起的。身为弱势方的他们。也没什么资格和俱乐部叫板,有个大差不离就算了,有没有长远发展才是重点。

    可事情总有例外,比如像尤墨这种,就是例外的典型!

    身价自不必说,已经被内行们一致认可。其它方面,比如最有卖点的个人形象,次一点的神秘色彩及性格特点,都具有包装价值。而且。现在这个年龄段正是从替补向主力迈进的时候,此时能签个长约在手,将来双赢的可能性极大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估摸的情况果然大差不离。

    之前都有通过各种渠道找到尤墨的家伙,结果被他很有些警觉地一一拒绝了。现在需要的时候,他却没个咨询的对象。

    其实按尤墨的本来打算,是想让王丹去考个经纪人资格证书回来,帮自己处理这些事务的。

    结果一打听才知道,事情没有想象简单!

    球员经济人。不光需要体育方面的专业知识,还有法律方面。经济方面的考核要求。而且,从申请到考核通过,大概要刷90%的人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内容的学习显然得放在语言学习之后了,尤墨打听清楚,也就收了心思,安心等她们在语言心毕业。

    既然主动问到经纪人问题。克莉斯娜自然早有准备。等到两人见面,老朋友一般举杯进餐的时候,尤墨才搞清楚:这家伙竟然在去年通过了经纪人考试,现在正跃跃欲试地准备一展身手呢!

    尤墨感慨之余当然不会轻易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这么重要的事情,不和两女及卢伟知会一声的话。有点自作主张的嫌疑。甚至连蒋律华那儿都得提前汇报一声,才显得尊重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早有所料,也不急于要个结果回来,反而兴致勃勃地和他讨论起眼下的广告及代言问题。

    按她的建议,运动饮料和运动装备两家都没有什么问题,2万和万马克的税后广告费都算正常标准。唯独保健食品这家提出的,15万代言两年要求可能存在不小的风险。

    风险何在?

    自然是形象问题。

    运动员虽说靠成绩吃饭,但场外个人形象也相当重要,无论是球迷还是俱乐部,都不希望自己看重喜欢的球员,深陷各种负面新闻。

    而场外负面新闻的来源,除了私生活,那就是广告和代言可能惹来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商人无利不起早,他们开出的每一份价钱,都是精确计算后的产物,间会有多少水分,外行自然难以了解清楚。

    所谓的经纪人,最大的武器就是手的电话。

    各行各业,各色人等,上至达官贵族,下至平头百姓,都是他们的联络对象。人脉越广,信息就越及时准确,如果还能有足够眼光的话,那在球员运作能起到翻云覆雨的作用,也不足为奇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事业心很强嘛,当着记者还要考经纪人!”尤墨和她交流起来还是有些吃力,很多时候需要她放慢语速多说几次,才能搞懂意思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吧,在欧洲,这种兼职很常见,我算比较偷懒的了经纪人是个很有挑战的行当,比记者强多了!”克莉斯娜和他在一起就放松的多,二郎腿跷起,悠然自得地喝着饭后咖啡。

    “看来钱不是你唯一的动力了。”尤墨打量了她一眼,对她自来熟的状态很是佩服。

    “太容易的事情自然缺乏动力,你们放弃在国内发展,不也是寻求竞争来了?”克莉斯娜斜他一眼,手在包里一拈,夹出包女士烟出来。“要么?”

    “带坏小孩子啊,大姐!”尤墨有点头痛,想挠头。

    “忘了你是职业球员了,而且,很有可能成为我的boss呢!”克莉斯娜并不尴尬,熟练地点起,轻吸一口,拿开,手腕45度背伸,停住,定定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除了我,还有他吧?”尤墨微笑,对视。

    “是啊,好奇怪呢。在你们面前,觉得自己像个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有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“容易上当呗。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