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情果然没有想象简单。

    两女对那个跟踪自己一路的家伙都无好感,即使知道她很有原则底线,主动保密没把真相透露出去,也依然不太相信她。

    这种结果尤墨其实也清楚。

    原因无它,女人对着女人,防备心理自然重些。

    经纪人和他们的老板,打交道的机会多了去,一不小心弄成情*人关系,甚至掀翻正室就此上位的,也不在少数。克莉斯娜那份优雅从容的气质,第一次见面就给她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此时一提起来,两女顿时想歪。

    尤墨其实也不着急,眼下俱乐部刚给涨了薪水,幅度之大前所未有。他和卢伟在队上算是站住了脚,转会不是短期内需要考虑的事情,唯一需要咨询的问题也算有了答案,经纪人对目前的他来说,并不急需。

    “个广告代言,为什么给钱最多的她觉得不靠谱?”王丹初为人妇,正是主权意识强烈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保健食品嘛,这东西哪有靠谱的。”尤墨其实心里也认可克莉斯娜的看法,多年的老医职业病是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“她说什么你都信吗?”王丹眼睛一横,冷脸对他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信了,要不能回来和你们商量?”尤墨笑脸相迎,心苦思对策。

    能让他如此犯愁的,当然不是一般事情。

    昨天他有些计划失误。第一次在她手里交枪之后,第二次真刀实枪的时候,自然时间久任务重些。原本按经验来看,第二次应该质量会很高,效果也会很好。结果他忽略了重要的一点:王丹的身体条件哪能和李娟郑睫之流相比?

    再加上原本就有的紧张僵硬,让她在最后时刻变成了受苦。硬撑着完成了自家任务。

    今天如果还想继续的话,不想点对策怕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一起收拾吧,回头还要排练呢,抓紧时间。”尤墨看着两女都停了筷子,于是起身建议。

    “还继续吗?”江晓兰脸现犹豫,看了眼王丹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干嘛不继续?!”王丹回答的干脆利落,却让尤墨听出了一丝火药味儿。

    “简森特?”

    “墨墨好厉害!”江晓兰小鼓掌,脸上却依然带些愁容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呗。”尤墨手下忙活起来,安心代替管家职务。

    江晓兰未开口先叹气,把事情大致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故事其实很老套,却在世间屡见不鲜,只是此时落在他们头上而已。

    简森特在自己最强的地方被人击败,心有不甘的同时,也暗暗吃惊于对手的实力。这家伙当真是个聪明绝顶的货。眼珠一转,用上了江湖不传之秘——捧杀!

    新年还有十天就到了,各个节目的排练也都进入紧敲密锣的状态。她们既然是众人关注焦点,两女所报节目自然也成了众人议论心。简森特于是在各种议论场合出现,把她们的节目水准直接往天上捧,说的天花乱坠,天马行空,天天不休。直把一帮老外听的神往不已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就这样,本来大家嘻笑玩闹就能揭过的东西。一旦被人刻意利用,那就成了面子问题,再放大一些,就成了国家形象问题!

    以王丹的心性脾气,此刻绝不可能往后退,甚至本来的轻装上阵也要改成高度重视。全民皆兵才行。

    只是,两个业余表演者,加上一个退役多年的半职业表演者,如何能在一周多点的时间,把节目排出眼前一亮的效果呢?

    尤墨和江晓兰嗓子都不错。可那只是业余水平而已,而且两人舞台经验基本没有,上场能不能发挥出来还很难说。

    王丹到不怯场,可舞蹈这种东西,丢了多年再捡回来,自然难以找回惊艳的效果出来。

    “墨墨,想想办法呗!”江晓兰看着面带寒霜,心憋口气的王丹,忍不住抓着尤墨的胳膊一阵穷摇晃。

    尤墨满脑子都是哄人上*床的主意,此时哪敢拿出来丢人现眼,只得打着哈哈应付过去。

    “哪能事事都靠着他嘛!上次咱们表现的那么差劲,这次可不行!”王丹过来拖江晓兰走,一脸的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“得让男人们看看,我们女人一样不好惹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下午的训练郑睫表现的简直惨不忍睹,移动缓慢不说,全身都像散了架一般,处处透着无力感。

    陈玉雯可是过来人,打眼一瞧也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心里那个气呀,简直不打一处来!

    这眼看就到全运会年了,这小子这种时候跑出来勾兑,这不成心是来作对的吗?

    这要是其它队员也就罢了,偏偏是自己的得意弟子郑睫!

    这种事情影响太坏,必须严肃处理!

    “你现在在队上算大姐了,这种训练态度,会起到什么样的带头作用,我不想说什么,希望你自重。”

    低着头听训话的郑睫,开始还能心平气和的听,后来就有点不耐烦,直到最后一个词蹦出来的时候,脑袋“轰”的一声,炸开了一般,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自重,自重,自重

    好奇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,聚光灯一样,打在她的身体上,把仅存的遮掩全部揭去。郑睫只觉得头晕目眩,喝多了一般,摇摇晃晃地往出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郑姐,你的背包!”

    身后熟悉的声音响起,她却没有回头,继续听着旁边愤愤不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了不起的,回来还不是要走!”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人,昨晚干嘛了?”

    “这都看不出来,你太笨了”

    郑睫听着听着,忽然发现自己竟然站直了,站稳了。没动了,于是转身,脖子轻轻转动,看了一圈之后,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走罢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卢伟本来打算去看她们训练的,结果被郑睫提前制止了。为的。就是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今不如昔。

    年前,国少队史无前例地捧回了个世界冠军,她也跟着达到了一个诡异的人生高峰。

    网球队的大小姑娘们,无论是从竞技角度,还是从个人形象方面,都被他们迷的要死要活的。她们的幸运儿郑睫,则当之无愧地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。举手投足,穿着打扮,说话习惯。甚至连口头禅都有人学的像模像样!

    十八岁的小姑娘,即使心性沉稳细腻,也不可能在这种状态下不自我感觉良好。郑睫自觉已经很低调了,可到处都是肉麻的追捧,甚至连领导,教练都时不时地当件自豪的事情放在嘴边。这种状况,让她实在难免心态飘浮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去巴西的两年时光里,这种氛围只是降温而已。并未真正远离。几乎所有人都确信无疑:那两个家伙会再次回川,掀起一场名利风暴。

    直到晴天霹雳般的消息传出。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压来,所有人才回过神来:原来,他们是一对大骗子!

    当时的全兴队,名字是一家酒厂,背后则是整个天府之国。能在队伍里站住脚的家伙,都能被捧上天。更别说成为核心,入选国家队的家伙了。

    这么优越的条件都不能满足他们,那不是傻子的话,肯定是骗子了!

    即使后来有媒体和个人零星报道了一些所谓的真实情况,但在运动圈里。根本无人能理解他们的行为。连带着,当年的幸运儿郑睫,毫无意外地成为众人嘲笑对象!

    郑睫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,从天堂直接跌入了瘀泥里!

    她实在是没有想到:自己的和他的选择,关其它人什么事?

    那些追捧不是她真心希望的,眼前的冷嘲热讽更不是她愿意面对的,她只是想不明白,为什么这些人不能站在理解的角度,去看待两个年轻人的事业选择。非要通过横加指责,议论不休,来显示他们的正义感,责任感,以及,高瞻远瞩?

    他们懂什么?!!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累坏了吧?”

    卢伟听见院子里的动静了,快步走出来,想帮她把背包摘下来。走近了,却发现她背后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郑睫目光有些发滞,没有注意到他伸出来的手,也没说话,微微点了点头,自顾自地往屋里走。

    卢伟稍微一楞,仔细打量了她一眼,跟着进了屋。

    “挨批评了?”

    郑睫没停步,也没回答,直接走回了自己房间,扑到在自己的床上。

    “带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打算现在证明给她们看了?”卢伟本来打算去倒杯水给她的,走到门口,停住了,反问。

    “没意思。”郑睫在床上翻了个身,呆呆地看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她有心气,从小就不服输,网球一练就是十多年,水平现在稳居队伍前。他们出国踢球带来的负面影响,她从最开始的惊愕难受走出后,就下了决心,要在下一届全运会上证明给别人看看!

    让所有人看清楚,她可以不用靠着别人,就能赢得属于自己的荣耀!

    这股心气一直支撑着她,让她在流言之站直了,一心期盼着证明自己的时刻。

    可今天下午这一幕幕,让她彻底清醒了。

    别人只是眼红之后,想看笑话而已。

    哪管落水狗最终是死是活,能不能爬上来反咬一口!

    即使自己成功了,全运会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重新赢得了那些赞许羡慕的目光。可那又能怎样?那些已经证实了虚伪本质的泡沫,自己再努力,也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。

    那还证明个什么劲儿呢?

    “想休息一段时间,静下心来思考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嗯,回头我打电话给他们,你准备下申请签证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担心我家人了?”

    “昨天有点,今天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学坏了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