尤墨的大计划结果落了空。

    心憋了口气的王丹,一晚上功夫就把自己练散了架。享受完按摩服务就呼呼睡去了,开口的机会都没给他。

    尤墨真有回头找兰管家的念头了,好容易才说服自己,安心搂着一滩软泥睡觉。

    年少精旺的岁数,刚尝到甜头就没了下,这种状况确实让人抓心挠肝般难受。他既不是小菜鸟,也不是萎君子,在这方面自然上心的很。奈何现在唯一的伴侣又惊又怕,完全没尝到甜头,属于典型的应付差事型。

    这要保持距离不接触还行,可这一晚上在自己面前花枝招展,扭来扭去的不说,晚上竟然还要搂在一起睡觉!即使穿着睡衣,导致身体接触部位没那么刺*激,可搂着个软娇娘在怀里,不能拿来解决生理需求的话,实在是难眠。

    男女之间这种事情就这样,一旦认知出现了偏差,一方越着急,另一方就越往后退,最后谈成买卖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尤墨就是深知这一点的可能性,才没采取任何过激的行为来表示需求。他可不想这家伙因为之前的骚扰,而不能享受正常女人的乐趣。

    正胡思乱想兼吃豆腐的时候,克莉斯娜的电话打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到不是性急着催个结果出来,可在如此引人想象的时间打过来,还是有紧急情况汇报的。

    给尤墨开到15万马克代言费的putaoi公司,他们的产品确实存在不被市场认可的情况,原因很多,可谁也不敢保证是不是产品质量有问题。克莉斯娜的经纪人资格可不是考来玩的,既然打算和他合作,自然要表现出诚意来。于是才会在晚上十点过打电话过来提醒。

    尤墨其实无所谓,他本来也是个缺乏金钱概念的主儿,对挣大钱一向不太感冒。尤其是这种送上门来的好处,他的态度比俱乐部还要严格。

    可他不在乎,有人在乎!

    王丹是累的不轻,可不至于枕边人电话打了好一会。还听不出来对方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这家伙刚为人妇,正是占有欲*望最强烈的时候,晚上这个点打电话过来,即使没有背着自己,即使谈的是正事,那也不能置之不理!

    一把握住抬头挺胸的家伙,王丹恶狠狠地开口:“这东西太容易坏事了,半夜还招女人掂记,剪刀拿来!”

    尤墨实在是拿她没办法。

    明明这方面胆子小的不敢见人。却又喜欢有事没事的骚扰自己,明明心念念的防着竞争对手,可真到亲自上阵的时候又躲的远远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睡吧,别把人撩拨完了自己又跑了!”

    王丹心里也不是滋味,她可不是居安不思危的主儿,旁边这家伙的真实需求,她心里清楚的很。可没办法。多年积累的反感,积攒到一起。就成了害怕。这种事情,一旦心理排斥,身体就会紧张,本来湿润的地方很快就会干燥,随之而来的就是疼痛。

    快*感没体会到,折磨人的感觉到是体验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又不是真的性冷淡,习惯习惯就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性冷淡,好难听!女记者这么晚找你,表现欲*望很强嘛!”

    “放心啦,我没单纯到人说什么都信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这还差不多,以后她的电话都得向我汇报!”

    “她其实对卢伟有那么点儿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哦?!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尤墨一直以为拍广告这东西简单的很。

    造成这种错觉的原因,自然是国内那些不靠谱的医药广告。他在医院可是干了足足十年临床,最是清楚医药广告里的水分。连带着,对其它广告的诚意也怀疑起来。

    既然缺乏诚意,那还不怎么夸张怎么来,只要不穿帮,那就可劲儿的吹!

    结果一晃天过去,他的表演课程还没毕业!

    德国人的严谨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表演所需要的东西,他不缺生活阅历,也不乏自己的见解,专业人士的指点也很到位,可真刀实枪的上去试试,他才发现自己的弱点所在。

    羞耻感!

    这种与生俱来的东西,一般情况下,随着年龄增加渐渐变厚,过了一定年龄,又逐渐变薄。在专业人士的指导下,其实不难克服。

    让他屡战屡败的原因其实不难找,仔细思量一下,他就明白问题所在了。

    职业病!

    习惯于正襟危坐,一脸严肃地告知病人状况的家伙,在需要夸张的情绪表达的时候,自然屡屡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这东西的克服,和因为来例假,侥幸躲过一劫的王丹一样,也需要时间。他心里清楚明白这一点,到也不着急,反而和教他表演课程的家伙,一个叫杰奎拉的年女人混熟了。

    本来一脸严肃的表演课老师,和他相处了几天功夫,就被这半大小子的心性给磨的服服贴贴的。

    体育领域的各种天才她见的多了去,可这么有耐心,如此低调随和的家伙实在少见。

    “有空吗?午一起吃个饭?”

    上午的表演课结束,尤墨叫住了正往外走的杰奎拉。

    “哦?请我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您的身材保养如此之好,自然饮食要求非常严格了。岛国的海鲜料理,怎样?”

    “你的知识面比我想象广泛的多,还有多少让我吃惊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嗯我还擅长打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不算优点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海鲜料理其实挺受爱美人士欢迎的,尤其是不习惯素食的欧洲女人。

    这家名叫“明居海”的岛国料理店,尤墨以前被王丹领着来过。环境,味道,服务,给他的印象都不错。今天也算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请吃饭自然是有所求。

    “我们个人排了个新年节目,本来只是博大家一笑的业余表演。结果被有心人一宣传,弄的标准提高好多。您要是有时间而且不介意的话,酬劳按双倍计算。”

    杰奎拉一脸微笑,边吃边听他说。

    姿态优雅,微笑迷人。这些表面的东西掩饰不住心的震撼,从她炽热的眼神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十六的年龄,最是心高气盛的时候。运动员天才级别的家伙,更是好胜心强的随时满溢。对他们来说,只要有表现的机会,只要有竞争,那争第一的信念是跑不脱的。

    结果眼前这家伙,竟然把自己精心准备的节目说成“博大家一笑”!

    这种心性的家伙,是如何红遍整座凯斯劳滕的?

    “好啊。没问题。明天是周末,是这么打算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,那上午九点,我给你电话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边吃边聊,很快就转向了下一个话题。尤墨最近和德国人打交道频繁,口语水平长进很快,和眼前这位聊天已经颇为顺畅。

    杰奎拉心情不错,就多喝了几杯清酒。顺便把控制严格的卡路里摄入量扔到一边,开怀吃喝。

    海鲜类的料理。吃起来本就麻烦。两个人此时的胃口和话题一样宽泛,于是,一顿饭一晃眼就吃了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清酒的后劲儿,在发酵了一个多小时之后,开始发威了。

    杰奎拉动作干脆利落地起身去卫生间,回来的路上却一摇晃。最后还是没能控制住,被脚下不高的台阶给绊了一下,摔了个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尤墨的职业病适时发作,看她可能是拧着胳膊或者扭着脚了,也不避违什么。原地检查完毕,确认并无大碍之后,要来冰块帮她包扎固定。然后搀着一瘸一拐的她出了门,叫来出租,送走了她。

    却没有注意到,角落里有双注意已久的眼睛,微笑着举起了手的相机,拍下了自我感觉不错的一张张照片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《凯泽斯劳滕竞技体育报》影响力算等偏上,销量也差不多,在本市大概能排在四五名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周六晚上这一期,销量顿时猛增!

    16岁就红透整座城市的天才少年,和大他20岁的前知名演员举止亲密,疑似恋人?!

    这种内容无论真假,吸引眼球妥妥的没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再加上看似证据确凿的照片的话,那引发媒体热炒,就更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两女买车后的喜悦之情,有名师教导的感激之情,顿时打了巨大的折扣!

    有明显的证据在,她们到不至于误会他们真的有什么暧*昧关系。眼前事情,也不能算丑闻,说是绯闻更合适些,对他形象的影响并不夸张。

    她们所担心的,是光环之下的生活质量!

    她俩和他的关系,目前还没有被媒体公开。可有了这次事件做榜样,她们除非刻意和他保持距离,不然身份暴露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两女一夫?!

    这种标题可比之前那个给力太多了!

    受震动尤为剧烈的王丹,开始静下心来思考:自己是否对名利过于执着了一些?是不是只看到眼前,利好,而忽略了可能的风险?她们和他的关系,要用怎样的方式,才能被公众认可?

    周日,晚上,睡前。

    “例假还没完呢,明天吧”

    “你最近心事重重的,和以前不太一样嘛!”

    “都像你一样没心没肺的,天下就太平了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办法,这种事情,辩解压根没用。时间久了,自然无人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们帮我把那个叫‘黑泽龙之’的家伙找出来,打一顿出气!”

    “先把你打一顿出气!”

    “打就打嘛,摇我干嘛!”

    “姐姐高兴,你管得着么!”

    “你们也别太担心了,竞技运动员,始终要靠成绩说话的,私生活不受认可的多了去。又不是评选十佳好男人!”

    “怕反过来影响你嘛!”

    “丹姐什么时候和兰管家交换角色了?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我之前都不担心你?”

    “不敢轻点,真不敢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