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歇期有点长,不知道书友们等不等的到下半程了

    情节选择以有趣为主,希望大家看的愉快,标老骂我太水

    当然,看得心花怒放了,各种方式支持一下的话,我肯定不会表示反对

    最近风声紧,大家保持低调。

    祝能看下去的书友们,有兄弟,有妹子,有乐趣!

    嗯,看不下去的家伙们,统统没有小丁丁!

    江晓兰最近的心情,起伏有点大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对心上人的举动视而不见,尤其是牵涉到感情上的问题。

    她已经不是两人刚认识的年龄了,对感情的认知状态,也没有一直停留在纯情少女的水平。尤墨对她的体贴照顾,为她各种长远考虑,帮她挡下风霜雨雪,这些她都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她对他的感情,早已不是单纯的男女爱恋,也不是简单的兄妹情深。在经历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段成长历程之后,这份刻骨铭心的情感,加入了更多的理解,包容,依赖,信任。

    她接受王丹,纯粹是因为尤墨在她心目的位置实在太重要,无法取代而已。由于以前没在一起生活过,她也只能凭着直觉,来判断他和王丹之间的感情,到底是个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能让他辜负了她和李娟,也要接纳的家伙,到底在他心目,是个什么样的位置!

    来德国之后,个人朝夕相处,这让她有了足够的时间和机会,来观察他们,最终确认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!

    就是因为太重要了。她才不敢轻易下结论。于是,一直到尤墨和王丹同房之前,她也只是收集了足够的证据而已,还没有作深入的考虑。

    让她一直犹豫着,没有去仔细考虑,来得出结论。这种状况她不愿意深想,原因其实很简单:心里害怕!

    她怕自己隐隐猜测的事情,是真的——他真正爱着的,其实是王丹。

    即使死心踏地的跟着他,即使能在他心目占据重要的位置,但爱与不爱,爱情的爱和亲情的爱,差距无疑是天壤之别!

    现在,他们两人真正过起了夫妻般的生活。她则退守偏房,当起了真正的管家。夜深人静之时,所有的思绪再也按捺不住,开始不断涌来。

    一桩桩,一件件,在冷静下来之后,被条理清楚,层次分明地分析完毕。

    可怕的结论。也渐渐地浮出了水面!

    他对自己,真的很有可能是兄妹之情!

    只有亲情。才能如此包容;只有亲情,才会消弥爱情的排它性;只有亲情,才让他对自己爱护有加,却又不担心可能的背叛!

    他难道真的不知道,那一声声穿透力十足,诱人到骨子里的呻*吟。对一墙之隔,贴着耳朵在听的人儿,冲击有多大!!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一个眉目含春,嘴角含笑,一个没精打采。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一起吃早饭的时候,对比就明显了。

    尤墨和王丹有了夫妻之实,到也没得意忘形,忽略江晓兰的感受。心有愧的他们,在她面前反而不如以前般小动作不断,眼神勾兑不休了。

    王丹来例假这几天,江晓兰的反应,也经常成为两人临睡前的讨论话题。结论还算一致:没啥事。

    可在今天,她这副反常的表现,在两人交换一下眼神之后,更改了上述结论。

    好像,有事!

    王丹在这方面的聪明伶俐劲儿,直接甩了江晓兰一条街都不止。她才不会主动问起什么,或者试图解释什么,安慰什么呢。她可清楚明白着:身为女人,怎么可能忽略心上人的感情状况。

    她在隔壁受宠,声音大的吓人。这种状况肯定会被隔壁的有心人听进去,遐想联篇。她虽欲求未满,可脸若桃花,嘴角含春的样子,是人都能看出来。有心人看见了,同样也会心生对比,以致怨怼丛生。

    这种状态的家伙,去安慰空闺寂寞的竞争对手?

    她才没那么傻!

    一整天,江晓兰的状态都差不多。同样,担心她却又没办法有所表示的王丹,也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怎么办呢?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晚上的排练一如既往,杰奎拉尽心,他们尽力。

    可不在状态的家伙,即使用尽力气,也实在提不起全部的精神来。

    精益求精的杰奎拉自然看的清楚,不过她也没有因此对江晓兰有看法,或者更加严厉的要求她,还是像之前一样,按步就班,慢工细活。

    她也看出来了,这一男两女的生活,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和谐!

    她只负责偿还尤墨的人情,把自己的心尽到就可以了,至于节目最终效果如何,她虽挂念,但不至于还像年轻的时候一般,视为生死了。

    今天结束的较早,九点不到,她就宣布解散了。

    送走了杰奎拉,气氛又回到了早饭时的状态。

    个人,唯一应该有所表示的尤墨,也有点头疼。

    他是最应该站出来安慰她,表示些什么的,没那么做的原因也简单着:与其不痛不痒地表示下关心,还不如当成什么事都没发生!

    眼前这家伙,刚刚尝到美妙滋味儿,即使没有语言上的表示,身体,动作,神情,无一不在发出强烈的信号,勾*引着同样情不自禁的自己,留恋忘返,难做决定。

    今天的时间较早,两人于是省略一切环节,洗漱完毕就钻了被窝,开始昨天未尽的事业。

    刚尝到甜头的两个家伙,即使心里有事情,也不能阻止身体的渴望。不过这次,王丹的声音就收敛多了,质量再超想象,也紧紧地捂住了嘴。不敢再放肆张扬。

    两人也没敢尝试新姿势,还是传教士体位,按步就班地完成了今晚第一次交锋。

    “嗯,真舒服,好奇怪,为什么之前会害怕呢?”王丹整个人松松软软地躺在床上。声音都能听出呻*吟味儿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才尝到多点儿甜头。”尤墨也是浑身舒畅,搂住她美美地伸懒腰。“10分钟还不到,姿势就一种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?真的吗?有没有那么夸张?”王丹不信,侧躺过来,一脸怀疑的表情,渴望而又好奇的眼神很是违和。

    男人在这种事情上总是充满成就感,尤墨也不例外,只不过心里掂记着另一个姑娘,没好意思大吹特吹。只是简单介绍了下各种姿势的特点而已。

    王丹听的神往不已,听完了,手里的家伙也恢复了状态。

    尤墨刚准备伸手开始忙碌,一声轻微的叹息,从身边人的嗓子里发出来,准确地钻入他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别都用了,去她那屋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尤墨没好意思光着pp跑过去。

    一来天冷,二来人还是姑娘家。来自家脸皮厚度还有提升空间。

    房间门同样没有反锁,尤墨也没敲门。直接打开进了屋。

    江晓兰还没睡,坐在书桌前,开着台灯在看书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声音有点吃惊。

    尤墨有些挠头,左右张望了一眼,努力用随意的语气回答:“有点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担心我什么?”江晓兰只抬头看了他一眼,确认他穿着衣服后。放下心来,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对话进入死循环,气氛有点僵。

    尤墨继续挠头,手脚有些没处搁,于是躺回曾属于自己的床上。

    “干嘛过来?”

    江晓兰心跳稍微有些加快。声音也起了丝波澜。

    曾经被奉为真理的结论出现一丝松动,敏*感的心轻易地抓住了它。

    “过来看看你呗,看你的想法改变没有。”尤墨可没那么细腻,随口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,什么想法?”江晓兰心跳直线上升,忍不住转头又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懒洋洋的家伙依然没能察觉她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们是听你安排的。不过,现在有点后悔,想反抗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,没必要。”江晓兰觉得身体里有种砰然碎裂的声音,从某个角落,传向全身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觉得,那样对你太不公平。”尤墨没放弃,盲目冲锋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自己的选择而已,有什么不公平的?”江晓兰的回答更加平淡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尤墨察觉到异样的情绪了,出声试探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。”江晓兰继续把话题往死循环领,声音冰冷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在想什么?!”尤墨忽然把声音提高,人也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”江晓兰心一酸,头埋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!”尤墨站了起来,迅速走近,搂她入怀。

    江晓兰努力挣扎了两下,没能摆脱,于是不动,忍住即将滴落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我是知道,可知道了又怎么办,又能怎么办”

    “你该不会,怀疑我吧?”尤墨心跳迅速加快,砰砰有声。

    “没有,从一开始就没有,和你对我的感情一样,从来都没有!”江晓兰一把推开了他,返身趴在桌子上,终于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尤墨猝不及防,竟然被她推了个趔趄,一直后退了好几步,碰倒了个凳子,才站稳了,控制平衡的同时,试图控制心跳。

    结果很失败。

    冰凉的感觉从腰眼升起,一直延伸到脑后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!!!”

    被他用力喊出来的声音很厚实,听在江晓兰耳朵里,却轻飘飘的,浮在空,很快散去。

    “别再欺骗我了”哭泣的姑娘,声音开始嘶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们这是?”越听越不对劲的王丹,终于忍不住出现在门口,满脸惊讶。

    “没事,早点休息吧,丹姐。”江晓兰用力抹了把眼泪,努力控制声音里的语气。

    平静,透着股绝望的张力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