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想说些什么的两个人,一一被江晓兰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一夜,又难眠。

    满是血丝的双眼,苍白无光的脸庞,分岔的头发,无力的身体状态。

    这样的江晓兰,还是没忘记自己的职责所在,天没亮就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呆呆地看着厨房,手忙脚乱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丹姐,在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再去睡会,我自己就行!”王丹显然没空搭理她,此刻正忙的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“荷包蛋等水开了再打啊,这么早下去干嘛。煮个面不用加一堆调料,味道会怪怪的”江晓兰没动,倚住门,看了一会,忍不住出声。

    心里,和窗外微亮的天色一起,感受到了一丝暖意。

    “哦,那个家伙早起锻炼去了,他们即使放假,也要保持身体状态的。”王丹有了靠山,心里踏实不少,转头看了她一眼,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又没问”江晓兰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听见你问了呀,你每天为我们准备这些,不会觉得烦么?”王丹在面条摊忙碌完,蹦跳着转战微波炉。

    “下面条的时候人不能离开,锅小,会砣成一团的。”江晓兰终于挪动身体,进来帮忙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忙活,速度明显加快了不少,在尤墨回来之前,她们已经洗漱完毕,端坐餐桌前了。

    “等他么?”王丹对自己的手艺不太放心,怯怯地问。

    “好啦,丹姐,你这个样子,感觉怪怪的”郑睫只抬头看了她一眼。就忍不住捂着嘴笑。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故意做样子,真的是心里觉得对不住你”王丹也笑了起来,惶恐不安的心,稍稍稳定了些。

    没说完,就被江晓兰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不关你什么事啦,丹姐!是我和他的事情。真的。没有你的话,或许,我一直,都不会知道”

    江晓兰笑着开口,却哽咽着说不完。

    “哪儿有你想的那样!那家伙没你想的那么专一,他就是个花心大萝卜!”王丹赶紧伸手拽纸,帮她细细擦拭。

    江晓兰脆弱的面部肌肉有点受不了,笑容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丹姐。即使没有,我也不会怎样的,能有亲情,我很满足了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谁敢说那家伙不爱你,我第一个跳出来揍他!”王丹表情气势汹汹,声音恶狠狠的。“你误会他了!他看着年龄小,心理年龄比我还大!他对你当然像个小妹妹一样。疼爱有加了。对我就没那么好的脾气!”

    “不吵架的两个人,是恋人吗?”江晓兰终于平静下来。幽幽的语气问。

    “呃你们昨天,不算吵架吗?”王丹卡住了一会,才找出例子来。

    “算吗?”

    “算吧反正我觉得,算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跑步的尤墨,趁着夜色,无声地问自己。

    真的爱吗?

    或者说。骨子里的自己,是专一的那一个吗?

    再或者说,这种问题,问自己的话,能问出个答案来吗?

    不存在伦理之防的亲情。和爱情相比,有什么区别呢?

    可以确认的爱情,是对王丹的,但为什么又没有排它性产生,让自己拒绝其它两女呢?

    问题很多,尤墨其实只想要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不知道家里有没有现成的。

    “快来吃饭,都要凉了!”王丹听着开门的声音了,立即嚷嚷出声。

    压抑的气氛她最忍受不了,还好他回来的及时。

    “一身的汗,得先冲个澡。”尤墨打量了眼沉默的江晓兰,心跳又开始加快。

    可这种快,是爱情的那种吗?

    “花心大萝卜,你以后就叫这个名字了!”王丹也用余光扫了眼,心思不定。

    “哦这么龙傲天的名字,怕是要挨削。”尤墨随口回答,继续往卫生间走。

    “好难听”江晓兰撇撇嘴,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“龙傲天?这名字不错嘛!哪本小说里的?”王丹可不敢让空气沉默下来,此时大脑高速运转,随时准备掌控话题。

    “每本都有吧,主角光环嘛。”尤墨到是很想配合她,可大冬天的,暖气再足也不敢开着门洗澡。

    “面泡的太久,会影响口感的。快点洗!”江晓兰挂了些微笑在嘴角,顺便转头看了眼王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松了口气,同时回答。

    窗外,朝阳升起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日子在诡异的气氛,过的很慢。

    要不是元旦迫不及待的话,故事不知道要拉长到何年月。

    作为小城最具知名度的学府,普法尔茨大学的新年晚会,影响力在凯泽斯劳滕还算不错,各界人市友情出席的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阵仗虽有些吓人,不过老外们这种玩票性质的晚会,搞的比较随意。就连主持人风格,也是搞笑型的。

    目的其实也简单着:业余爱好者嘛,弄太严肃了影响水平发挥。

    王丹,尤墨,江晓兰,个人在杰奎拉的指导下,完成了最后一次彩排,现在安静地坐在台下,欣赏节目。尤墨还是做了必要的伪装的,一条长围巾,一副黑框眼镜,最少把他的年龄拉长了五岁以上。他们可不想他的真实身份喧宾夺主,坏了应有气氛。

    他们的演出排序比较靠后,属于大高*潮或者大烂尾的那种位置。

    人的状态让杰奎拉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竟然没有一点紧张情绪流露出来!

    王丹和尤墨就不说了,都经历过大场面或者上过台面,不紧张是意料之的事情,可最让她担心的江晓兰也居然一脸沉静,动作舒缓自如!

    她不清楚,也没问。人自己到是明白着,可也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江晓兰是真把自己当成那个逝去的女主角了!

    现在的尤墨对她有没有爱情,她已经不想再去确认。

    但在回忆,可以有吧!

    那些一起经历的青葱岁月,那些永远难忘的生离死别,那些曾经刻骨铭心的话儿。那些天真的诺言

    怎么能没有爱情呢?!!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反派如果不惹人讨厌的话,就不是成功的反派。

    只用嘴来教育对手的反派,肯定也不是合格的反派。

    当然,认为自己是反派的反派,更不是反派应该有的觉悟。

    简森特在这些方面做的还不错,符合他高智商的行为表现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只是简单的捧杀,实在难解心头之恨!

    原因简单着:这种玩票性质的业余演出,之前吹的再响。到时候再表现不佳,也仅仅获得哄堂一笑。最多落个没实力还爱吹牛的不良名声而已,远远达不到他的心目标!

    盛怒之后,捧杀之时,他也在细细观察两女的反应。

    她们的反应让他很满意,非常满意!

    他要的,是她们的不甘,愤怒。努力,期待。不想要的是。消沉,后退,害怕,无所谓。

    就像交锋的对手一样,针锋相对才有意思。

    一方步步紧逼,一方节节后退。这不弄成黄世仁与白毛女了么?!

    他可不想让她们难堪的时候,丑化自己的形象。

    他想要的,是诸葛亮与周瑜。

    当然,能让他如此自信的本钱,也足够的大。

    他了解这帮年轻观众的心理。选择了他们最喜欢的劲歌热舞,通过自己六年专业水平的训练,平时不辍的练习,最近的突击加练,把压厢底的劲头都拿了出来。在晚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制造了足够的激*情,掀起了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绝对高*潮!

    这场晚会,所有节目都是业余表演,表演者都是些不入流的群众演员,甚至很多只是为博一笑的各种乱入。在这种背景下,他这种专业味道十足,激*情,热血,澎湃的气场一驾临,整个能容纳4000人的凯泽斯劳滕市心大剧院,顿时沸腾了!

    大学的新年晚会,年轻人自然是主力,这种能调动身体里躁动情绪的表演,让他们情不自禁地尖叫着,发疯般的扭动着身体,配合着节奏感极强的音乐,把轻松愉快的晚会,变成了露天摇滚!

    就连上了年纪的家伙们,也有了年轻十岁的错觉,或满脸微笑地跟着节奏点头拍手,或者干脆和年轻人一样,摇晃着身体来迎合气氛。

    所谓的欢乐海洋,大概就是这段为时五六分钟的表演,所带来的直接效果!

    简森特并不是有意藏私,以他的个性而言,真有东西的话,拿出来展示价值才是正道,不可能一直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这种晚会他每年都要参加,每次表演也都能博个满堂采回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次完全不一样?!

    首先,他是老师,需要为人师表。

    其次,他已经十大几,是学校公认的钻石王老五,不需要再通过这种表演来疯狂刷粉。

    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:他的理想伴侣,不是那种见着明星就走不动路的青涩姑娘,更不是那种流连夜店,疯野难驯的叛逆女子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下,他没有兴趣刻意迎合观众的需求。每次参加表演,他都是选择自己喜欢的,更符合成年人审美标准的节目,自愉自乐一番。

    这种表演当然不会有今天的效果!

    六分钟不到的表演,很快就结束了,音乐声消失,表演者飞吻致谢,主持人即将登台。

    可走了一半,他们迟疑了!

    满场哄然响起,即将冲破屋顶的,“再来一个!”完全出乎了他们的意料!

    应变能力同样业余级别的两位主持人,同时有些傻眼,对望一眼后,只从对方那儿看到了犹豫不决。这种状况下,两人只能收了脚步,把地雷丢给场上还没下来的家伙。

    干嘛这么出风头,看你怎么收场?!

    “对不起,今天我的准备不够充分,让大家失望了。不过,我们普法尔茨语言学习心,可不止我一个表演者!我在这里就不耽误大家时间了,请大家期待她们的表演,倒数第个哦!经典歌曲《hereibegin》!”

    “准备好你们的掌声,一起期待她们的精彩表演吧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