聪明人,有时候会钻牛角尖,有时候会明哲保身。

    老外虽然单纯好骗,但也不是所有人都一样。

    简森特的行为,大部分人还是持肯定态度,觉得他足够低调。可也有聪明如他的家伙,轻易看穿了他的真正意图!

    既然甘当绿叶,那又何必大改以往作风,拼下老脸先博得满堂彩?

    他就真的对他们的表演那么有信心?!

    简森特在快要吐血而亡之前,意识到了这个风险。

    该明哲保身了!

    这种时候,如果他继续折腾,无论是明说还是暗议论,都会暴露真正意图。唯一能给他们带来足够麻烦的劲料,也确实如尤墨所言:没死心!

    他实在是不能相信,条件如此好的两个姑娘,怎么可能同时对他死心踏地!

    按这个先决条件往下推理,自然得出了尤墨的结论:借别人之手,断绝他的追求想法!

    他自觉并未和她撕破脸皮,心仍有欲*望在蠢蠢欲动。可眼前状况哪还敢再往枪口上撞,于是只能按下心思,收敛精神,暂时处于观望状态。

    两战两败,若要再战,没有把握可不敢轻举妄动!

    江晓兰则在第二天的不少花边新闻,当了把结结实实的主角。

    小城里消息传播速度快,新年晚会一结束,相关媒体们就得知了消息。

    当然,这次的态度比较统一。澄清误会,送上祝福,是这一波评论的主旋律。

    一夜成名的烦恼,江晓兰很快就体会到了。不过那是后话。暂且放下不表。

    尤墨的回国倒计时,是眼前的主题。

    这一晃眼,就出来五个多月了。两女和他朝夕相处惯了,对他的归期空前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“打不打算回来了?!”王丹最舍不得他走,原因路人皆知。

    “嗯嗯,球队还有两周就集了。回去最多待上十天就回来。”尤墨直点头,不敢盯着眼前扭动的腰肢看。

    “干嘛不看我?”王丹可是一直盯着他呢,停了广场舞般的锻炼动作,小碎步靠近。

    “丹姐,你这锻炼也太心二意了!”沙发上看电视的江晓兰顿时发表看法,顺便聊表心鄙视。

    叫的人浑身发痒,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!

    “昨天的运动量,也不小”王丹哪能不知她的心思,此时坐在尤墨腿上。懒洋洋地扶着腰,声音甜的腻人。

    “丹姐,低调啊”尤墨对这败家娘们简直无语,出声补救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坏蛋!”江晓兰腾的一下站起来,往自己屋走,声音恨恨地念叨,“我要搬出去住”

    “管家”尤墨伸手,却站不起身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。是身上挂着个一百一十多斤的家伙呢。

    “管家走了,真好”挂着的家伙小声呢喃。顺便张嘴咬他耳朵。

    “饿死你个笨蛋!”尤墨气不打一出来。

    “出去吃”笨蛋表示不服。

    “衣服你洗?”尤墨甩两下甩不脱,只得抱住了,往江晓兰那儿艰苦赶路。

    “楼下有干洗店”不服的家伙振振有辞。

    “内*衣也送去?”尤墨一阵头大,心苦盼天降神仙下来,收了这个妖精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洗”妖精展示胸所学,顺便用胸器在他身上蹭来蹭去。

    “爹娘把你生下来。怎么养活这么大的?”尤墨哪能忍受的了,看着目的地已到,赶紧一甩手,把她扔床上去,顺便把上衣略一整理。盖住整装待发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“脱鞋丹姐!”江晓兰未经人事,没注意这些细节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”没脱鞋的家伙盯着他的动作看,笑的能流口水下来。

    “恋爱的女人,智商果然为负数”江晓兰叹气,一脸愁容。“你把她带走得了,我一个人落个清静!”

    “明天上午就走了,帮我算算,要带多少礼物,去看哪些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可怜的管家”

    “不行了,我后悔了,今天晚上说什么也不能让你们睡一屋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回国要看的人很多,最重要的自然是日思夜盼的家伙。

    李娟在他走的半年时间里,终于成功入选了一期国家队,算是解决了一个一直以来的心愿。

    确认了他的归期之后,她早早地梳洗打扮完毕,提前一小时赶到了双流机场,在出口处苦候。

    王瑶本打算也过来的,被周晓峰劝了一把,放弃了,在家整了一桌子菜,安心等他们电话。

    下午五点过,出口处的人*流。

    白色高领毛衣,收身长款呢子大衣,黑色直筒呢子裤,能踹死头牛的高底高帮厚皮靴,墨镜没带,像模像样地带了副黑框眼镜,头发依然还是圆寸

    李娟一眼就认出仿佛变化很大的家伙了。几乎是飞奔着,跳进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尤墨就不用仔细分辨了,反正抱错了也没啥损失。

    “干嘛穿的这么成熟?”抱着啃了好一会,李娟得了空,问。

    “有么,我现在穿衣服都没了自主权。”尤墨不怕她吃醋,张口就说实话。

    “哦”不爱吃醋的家伙也难免酸了一把,凑到他耳边,恨恨的,“说老实话,两个都办了?”

    有经验的家伙就是够直接!

    尤墨在心里感慨了一把,也凑过去咬她耳朵,“大的办了,小的没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留着?”李娟被耳边的气流弄的敏*感起来,媚眼横他。”小的应该在前面吧,老妖精不守秩序?”

    “小的主动让的。说想让她先怀上。”

    “江晓兰就是懂事,哪像她!”李娟抬头看了眼时间,放弃了心痒难耐的想法。“走吧,先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有假期吗?”

    “请假呗,你干爹要是不准的话。我就把他干儿子切了,看他还想孙子不!”

    “娟姐依然威武霸气!”

    “哼哼,知道就好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,有时候,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,有时候,是件很奢侈的事情。

    两口子没问他在俱乐部混的怎么样,也没关心另外两女和他的关系如何,更没问他以后打算怎样。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些前程旧事,趁着微醺的酒意,把思念轻轻挥洒。

    一顿饭,不知不觉就吃了一个半小时。除了干着急的李娟,没人觉得时间过的太慢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晚上八点过,两口子早都看出来李娟的小心思了,就没强留他在家住下,叮嘱了几句。放飞了他们。

    尤墨其实真没他们想象般着急。王老师刚尝到甜头,正是索取无度的时候。他的身子再强壮,也经不住她要要要

    和李娟单独相处,对他来说,意义更大的是心灵上的交流。

    分开的岁月那么久,久到离谱了都快。两个人,抱在一起。即使什么也不做,也有说不完的话儿要讲,即使做完了,依然还有漫长的回忆需要播放,即使重新开始。也不能打断对未来的渴望

    当然,擅长破坏气氛的家伙没有让他失望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上次怎么不是这样?”李娟揪住仿佛不太好用的家伙,精神抖擞地问。

    “老妖精,最近刚办的,太磨人”尤墨刚出狼窝又入虎穴,此时倍感凄凉。

    “嗯?最近刚办的?怎么会?你们都去了快半年!”李娟一脸的不信,恨不得现身说法,来证明他的话多么的不科学。

    “江晓兰当上了管家,这些事情都归她管。以后真正都住一起了,哪能像现在这样。那不得抢的头破血流的?”尤墨平躺着,任她瞎折腾。

    “嗯也有道理哈!”李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继续咬牙切齿,“知道要回来,还不给我留点儿,这个老妖精,实在太可恶!”

    尤墨真不敢想象她和王丹住一起,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来,此刻只能陪着小心,安抚道:“她也就是刚尝到甜头,以后肯定不会这样了”

    “她就是故意的!你心太善,老是把别人也想的太善!哼哼,害我等这么久,来吧,从后面”李娟显然早有准备,打算一晚上把所有姿势尝个遍。

    “她可没你想的那么坏,有次还把我往江晓兰房间里推呢。”尤墨轻轻动作,缓缓劝解。

    “哦,说来听听嘛!嗯你们住一起,有意思的事情不少吧!”李娟从不怀疑他的话,这会哼哼着,边享受边深挖对手信息。

    “是不少,卢伟这家伙变得比我还贫嘴”

    “滚蛋,谁要听他的事情!嗯再用力点儿!”

    “她俩啊?都是个操心命,一天就爱东想西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是咱俩好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假期的悠闲总是很快溜走,仿佛几场麻将一打,就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该去拜访的,尤墨都没有落下,礼物什么的是兰管家亲自选定的,既不落俗套,又显得有心意。

    副字已去的汪市长,樊老头,卫大侠,王丹父母,刚买了房打算结婚的姚厦,依然单身的汪嵩嵩

    他本来打算拉上卢伟一起的,结果那货沉溺温柔乡,懒的动弹,于是作罢。

    一晃眼,就到了再次离别的时刻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明显没有那么伤感了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在那边已经站住了脚,留给其它人的担心,也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叮嘱的,只是保重身体罢。

    “还有两年了,得跟你家人透个消息了。”尤墨得了机会,拽着没心没肺傻哭的家伙走到角落里,小声叮嘱。

    “嗯?!”李娟迅速止住泪水,心一动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99年再说?”尤墨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“哦要怎么说起呢!”李娟脸上犯愁,心里甜丝丝的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总算没忘正事!

    “有意无意的说说嘛,试探下他们的态度,要是急着求证的话,别说的太详细,省得查下去露馅”

    “我才21,他们到没太着急。估计也是看我事业心挺重的,没急着催我。”

    “国家队待着,多留个心眼儿,那儿不比地方队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啦,罗嗦的家伙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