队友家私人派对,这种聚会方式尤墨有点陌生。

    “和国内的请吃饭有啥区别?”

    “我这种受欢迎,你那种被鄙视。”卢伟对这种白痴问题懒得详细解释。

    “嗯?”王丹从厨房探头出来,一脸的心二意。

    “哦”尤墨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,顿觉不解释一下怕是不行了。“估计会有不少姑娘被邀请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王丹果然蹦两跳迅速靠近,伸手就去揪耳朵,“什么情况,为什么会有不少姑娘!”

    “关我啥事”尤墨才冤枉,一翻腕把她没能得逞的手拿下,瞬间制服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疼”王丹才不会宁死不屈,此时叫声相当凄惨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怎么了?”兰管家没听清楚之前对话,这会刚被惊动,伸了个脑袋出来断案。

    “都去,看看有多少姑娘还敢打他主意!”卢伟对姑娘家要厚道的多,看着江晓兰一脸不谙世事险恶的模样,顿起护花之心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相亲,找那么多姑娘来干嘛?”江晓兰也觉事态严重,于是擦了擦手过来坐下,顺便提醒纠缠的两位,“行啦,天还没黑呢!”

    “黑了吧!”卢伟指指窗外,出声鼓励。

    王老师脸皮再厚,听了这话也只能收招,披头散发地起身坐好,难得脸红,“从哪儿找的姑娘嘛,难道是从红*灯区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,看个人喜好和平时交际圈。”卢伟好戏没看过瘾,顿觉没劲,声音都是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呢。一人一个认都不认识的姑娘搂着,很显身份吗?”江晓兰皱眉撅嘴,顺便帮尤墨整理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还小,不懂成*人世界的游戏规则。”卢伟轻叹口气,苦笑。

    “普遍存在的事情,合理性就不难找出来。说给她听听吧。”王丹察觉他的用心了,嘴角同样划过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“好色之心人皆有之,身强体壮,年少多金,自然是挥霍的好时候。即使你洁身自好,要想融入他们的圈子,就不能太过清高,弄的别人猪狗不如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装看不见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江湖上混,太看重女人。忽略兄弟感受,这种家伙自然难以服众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能两全吗?”

    “当了他们老大,自然没人敢拿这个说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难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虽然两女动了退后的念头,尤墨还是坚持带着她们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们的信任是她们的事情,他的想法还是和以前一样,不曾有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开车行驶了约摸40分钟时间,两旁绿树掩印的公路上,出现了一条条岔路口。王丹仔细辨别了好一会。才选路线,继续前进。没走多远。眼前骤然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大约一千多平的停车场上,已经停放了二十辆跑车。以王丹买车那会的经验来看,价值最低的,也比自己手下这辆高出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“别墅区有钱人就是多!”

    她轻轻念叨了一句,却被旁边的卢伟听的清楚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私人停车场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位听众一起楞神。

    一千多平的私人停车场?

    私人派对居然过来二十辆豪车?

    夸张了吧!

    “之前的一条条岔路口,应该是每家院子的出口。”卢伟比他们淡定多了。看着车已停稳,开门下车。

    “呃”

    富家女王丹有点卡住,下车的时候,稍微打眼一望,就有些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豪车里钻进个家用车。怎么看怎么不顺眼!

    江晓兰反而没她那么惊讶,熟练地挽住尤墨胳膊往里走,“这么大地方,就住这么一家人,晚上也不知道害怕不!”

    王丹还是有些楞神,都忘了上去抢另一只胳膊,自顾自地四下打量着。

    地方除了大之外,设计还是很巧妙,充分利用了视觉遮挡效果,把不远处的一幢幢小楼掩藏在绿树,不注意的话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只有一家人的话四,五,六幢楼,住的完吗?”江晓兰眼神不错,此时已经清点完毕,顺便回头看了眼若有所思的家伙,“丹姐干嘛呢,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来了。”王丹随口应了一声,步子迈的有些慢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年薪多少?”快走近的时候,尤墨都忍不住惊叹。

    冬天不是游泳的季节,可宽阔的室外游泳池碧波满满,清澈见底。

    “他是91年夺冠的老臣,在这算是扎下根了。”卢伟依然语气平静,顺便点评,“这儿看来治安不错,都不用围墙铁丝电网。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有大狼狗!”尤墨瞬间暴露农村娃本色,啧啧叹息,“这么大个游泳池,改成鱼塘多好!”

    “切”两女忍不住一起嘘他。

    派对没有想象正式,和国内的富人家聚会差不多。主题也没什么稀奇,鸡尾酒会而已。

    主活动区,自助餐区,主持人台,热菜区,酒水吧台

    施容博格的私人派对没有邀请多少队伍里的家伙,尤墨打眼一望,四十口人,只看见寥寥几个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“真坚决啊,东方小子!美女如云的派对,你竟然还要带女朋友来!”旁边的拉钦霍端着酒杯在那念叨,顺便一脸得意地朝有些紧张的两女做鬼脸。

    “这不像是球员聚会嘛!”尤墨懒得和他解释,随口问。

    “丹麦人赶上好时候了,咱们来的太晚”

    拉钦霍依然在那喋喋不休,尤墨却已经被派对主人热情迎接了。

    施容博格一身休闲装看着很随意,见过世面的王大小姐却看的清楚:从头到脚,应该都是手工订制的。

    “尝尝这一款‘冬日阳光’。或者‘热情南半球’,都是冬季聚会的鸡尾酒首选。两位女朋友这么漂亮,我的女客人们会嫉妒的”

    派队主人微笑着介绍完,没有在他们面前过多停留,很快招呼其它客人去了。

    适应了一会,两女也没有那么拘谨了。微笑着谢过之后,松开了紧紧挽住的胳膊,一人挑了一杯拈在手里,随意地聊起天来。尤墨和卢伟则没有那么轻松,刚拿起酒杯,就被拉钦霍拉走,殷勤介绍去了。

    “确实哈,那些家伙好像没有带女伴过来的。”江晓兰没有王丹那么被震撼,此时关注点仍然在男女问题上。

    “这幢楼原来只是客厅。难怪了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会像风月场所一样,一人搂一个抱一个呢,看起来不像嘛!

    “江晓兰同样没注意她在研究什么,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灯光,音乐,调酒师,主持人”

    “呀,那个女人想干嘛。抱那么紧!”江晓兰发现新大陆一般,迅速提高了嗓门。顿时惊起了旁边几道目光。

    “鲜花拱门,花篮,主题易拉宝,六层香槟塔”

    “丹姐你在干嘛?”江晓兰脸色微红,转头轻拉王丹。

    “哦没什么。刚才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有点大惊小怪了。老外这种场合。真有点不习惯。对了,咱们穿的会不会太随意了点?”江晓兰低头,看着自己一身明显穿厚了的冬季晚礼服。

    “嗯,这些女人早有准备嘛,穿的一个比一个妖艳!”王丹也瞄了眼自身穿着。对自家眼光略略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难怪别人看咱们的眼神有些怪怪的。”江晓兰仔细一对比,略窘。

    她们是冬装无疑,别人看着却像夏装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热,走吧,找地方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墨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嚷嚷着不过来的嘛,这会又担心上了?”

    尤墨也不太适应这种场合,不过他被拉钦霍一路拽着介绍个没完,只能强打精神,努力应付着一波又一波的人潮,偶尔眼巴巴地看一眼角落里品酒的卢伟,

    “嗨,o!”

    这次声音的主人让尤墨有些楞神,仔细打量了一下,才认出来。

    凯瑟琳!

    年龄明明与江晓兰相仿,穿着打扮却成熟了不止一个档次。本来轻熟的脸,配上得体的晚妆,再加上修长的身材衬托,有种只知人间尤物,不识年龄几何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看见你的两个女伴了,好奇怪哦她们!”凯瑟琳轻轻捂嘴,笑意明显,却难以让人产生不快。

    “她们没来过这种场合,我也是。”尤墨才不会介意这种事情,直言相告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奇怪,我会出现在这里?”凯瑟琳略略有些失望,轻轻侧身,把手里酒杯伸过来,和他碰了下杯。

    “你若愿意说的话,自然不用我问。”尤墨的注意力没全在她身上,和她碰完杯,又点头朝不远处向自己微笑的布雷默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,很爱她们?”凯瑟琳的声音有些失落,想转身离去,到一半的时候又停住了,继续说道:“很奇怪呢,她们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们这儿的人,大概不会理解吧。”尤墨听出来声音的别样气息了,语气转淡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有种别样的魅力,或许,我能理解她们。”凯瑟琳仿佛下定决心般,转过身来,走近了,脚尖踮起,轻轻地在他脸上啄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放心啦,表示下敬意,没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说罢,小碎步优雅转身,留下一道倩影摇曳。

    尤墨一脸无奈,转头朝瞪眼过来的两女做了个苦脸。

    临睡前运动的时候,王丹明显有些心不在焉,哼哼唧唧的声音都比往常小很多。

    “受刺激了?”尤墨一路上没少被揪住耳朵审问,此刻正卖力表现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,只是觉得差别好大。”王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,让他紧紧贴住自己。

    “干嘛,不好活动了”尤墨话音未落,就被温软的唇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。

    “忽然发现,物质条件到达一定水平之上,哪儿还用费力去找那些姑娘。自己巴巴的就贴上来了。”王丹松开他,腰肢扭动两下,示意他继续。

    “没信心了么?”尤墨从不怕打击她。

    “好好干活,费话多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