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谢tsy同鞋的打赏,祝书友们周末好心情!

    越是心高气傲的家伙,越容易受刺激。越是爱比较,刺激就越重。

    王丹一直自我感觉不错的心,随着出国后一桩桩一件件事情,慢慢地落在了实处,也开始体会到那两个家伙的真正境界了。

    低调,不是刻意装出来标榜自我,更不是贬低自己来迎合别人。

    只是站的更高,看的更远罢了。

    那么多目标摆在自己面前,那么多台阶需要一步步迈过,那么多山峰需要艰苦攀登

    有什么理由,停留在原地,慢慢回味呢?

    这一次派对经历,让她意识到了问题关键所在:自己不是个拜金女,没有对富人生活念念不忘。可别人呢?

    她已经25岁,青春就快要不在,虽然对自己和他,以及两人的感情都有信心,但现实也明摆着:不想当花瓶的话,就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实力来!

    而且,想要保持长久的吸引力,独立自主的家伙明显比百依百顺的家伙,来的更有本钱一些!

    这一夜,她躺在温暖的臂弯里,闻着熟悉的味道,放松着身体,最后却依然失眠了。

    早晨,刚听到厨房传来动静,她就一骨碌爬了起来,两下穿好衣服,转头在睡的香甜的脸上亲了一口,推门出去。

    “丹姐这么早?”江晓兰没回头,听音辨人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,不能跟你们年轻人一个节奏,王老师必须得提速了!”王丹帮厨次数不少,此刻手脚已经略显麻利。

    “干嘛?想挣大钱?”江晓兰笑着转头,看她。

    “你才20。有足够的本钱吸引他,我大他那么多,年老色衰的时候没有其它本钱怎么行?”

    “咦好难听哦,你说的!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”

    “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把该死的德语考试通过,我得抓紧时间开始经纪人课程学习了!”

    “原来选定的专业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一起呗,王老师要挑战自我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下半程的第一场比赛。在客场进行,对手是前东德独苗罗斯托克队。

    这块曾经喊出过“为了荣誉,不为马克”的土地上,罗斯托克是唯一的希望所在。这个赛季目前排名第八,对排名第五的凯泽斯劳滕来说,算是一块不错的试金石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在赛前一天适应场地的时候,就宣布了首发阵容。

    卢伟和尤墨不出意外地出现在18人大名单上,同样不出意外地没有出现在首发11人间。

    莱茵克,布雷默。鲁斯,卡德勒奇,施容博格,斯福扎,拉钦霍,瓦格纳,克利斯托夫,谢里。库卡。

    客场阵容不算冒险。

    贝纳,莱希。科赫,卢伟,尤墨,萨格特,再加上替补门将斯蒂尔诺,是本场的替补名单。

    比赛在周六下午点进行。二月初的气候偏冷,平均温度只有5度左右。

    再一次坐在熟悉的替补席上,尤墨和卢伟依然不觉得寂寞。两个人的聊天内容,现在又多了一项:头儿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休息了一个多月,好像双方都有点紧。不太能找到比赛状态。”比赛开始十分钟后,卢解说开始发表看法。

    “嗯,失误多了点。训练和比赛的感觉差距偏大,这应该是训练型运动员的普遍表现。”尤嘉宾表示同意,顺便抛出自家意见。

    “训练型运动员是一支成熟球队的基础,神经刀的家伙太多,名帅都驾驭不住。”卢解说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那是,训练型运动员发挥出的水平越高,球队整体战斗力就越强可惜,这脚打门太软了,库卡在搞什么!”

    “支撑脚没站稳,头儿什么表情?”

    尤墨得了指令,刚一转头,就和雷哈格尔的目光对上了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一样,都是好奇带些探询的味道。

    对视了能有一秒钟的时间,两人同时转开,若无其事地继续看比赛。

    “没看场上,在转头看我们,要不要用德语?”尤墨有点挠头。

    “不用,换成德语的话,旁边这些家伙该有意见了。”卢伟比他冷静的多,丝毫没有因为主教练的好奇而改变想法。

    “头儿估计已经对我们有意见了。”尤墨继续挠头。

    “这点气度都没有,名头怎么混出来的?别打岔,比赛有变化了!”卢伟微眯着的眼睛稍睁开了一些,盯着场上。

    罗斯托克队明显感受到对手稳固防守,伺机反击的意图了,主动把阵形后移,先把空间拉开,想通过反复流畅的后场传递,来找找比赛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比耐心,还是冒点险?”尤墨仔细看了一会,发现卢伟一直没出声,于是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头儿呢?”

    “起身了增加高位逼抢,目标是他们的8号,打后腰经常回去接球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嗯,高明。”

    比耐心,还是比胆量。

    这是个永恒的选择题,仿佛翘翘板的两端一样,把握住平衡,才能走的稳当。

    比赛内容不断变化,耐心和胆量所带来的收益也会不断变化。该冒险的时候太保守,该稳重的时候太冒失,其实都是忽略了两者比重的变化,一味墨守成规导致的。

    罗斯托克的主场,两支还没有真正找到比赛状态的队伍,大部分人的选择不外如下:趁乱打乱,把比赛节奏提高,让对手始终找不到状态。或者,稳固防守,大家都找好状态了,再一决高低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的选择。偏偏不是其任何一个。

    后场按兵不动,前场找准目标进行频繁骚扰,这种策略下,球队稳字当头的状况没变化,对对手的侵略性却提高了。原本运转不流畅的对手,即使阵形回收。也只能让后卫们放心倒脚而已,一旦向前,面临的阻力就会迎面而来!

    换句话说,就是主力按兵不动,奇兵突袭对手要害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场休息,凯泽斯劳滕队带着1:0的比分进入了更衣室。

    唯一的进球,是由后卫鲁斯在角球战术头球打入的。

    整个上半场,给人的感觉只有一种——昏昏欲睡!

    所谓的,难看的比赛。

    “踢的好难看啊!”王丹本来兴致勃勃地看比赛的。结果上半场没结束就直打瞌睡了。

    “领先就行了呗!”江晓兰一贯小农思想,不追求场面。

    “对手很弱啊!”王丹打了个长哈欠,捂嘴。

    “失误太多了,主场踢成这样,确实不算强。”江晓兰也有点无精打采的。

    “好没意思,要是落后了让他们上,那感觉多棒!”

    “那会给他们不小压力吧!”

    “他们哪会怕压力!”

    “算了,安稳赢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比赛结果确实如江晓兰所说。1:0安稳赢了下来。

    罗斯托克队仿佛整场比赛都在和自己较劲一般,不停地尝试各种进攻办法。长传冲吊,下底传,地面渗透,远射,任意球

    可十八般武艺用尽,却没能撼动对手分毫。最终只收获了15脚射门脚射正的悲惨数据。

    凯泽斯劳滕防守端的表现让人无话可说,进攻端则乏善可陈。射门没过双不说,射正也仅仅脚,控球率比对手少了16个百分点,犯规到是多了次。

    尤墨在比赛的第80分钟。才捞着机会露了把脸。卢伟更惨一些,直接坐穿了替补席。

    第二天媒体的评价可不算高。

    习惯了惊心动魄的比赛,凯泽斯劳滕的媒体们纷纷对这种比赛不感冒。聊表一下全取分的幸运之后,所有人都把矛头对准了球队明显不在状态的进攻。

    “雷哈格尔的用人策略有些偏保守了,上半程表现如此出色的e竟然连一分钟出场时间都没捞着,这对急于改变进攻不利局面的球队来说,无疑是个让人费解的选择。全取分固然让人欣喜,可如果想走的更远,还是需要做出更积极的调整,来改变球队的进攻状况!”

    这段话是《莱茵体育晨报》上克莉斯娜的赛后评论。尖锐算不上,批评到是明显可见。

    她最看好的两个家伙,居然一共才有10分钟表现机会,这让梦想着成为他们经纪人的她,简直觉得雷哈格尔太可恶了!

    谢里,库卡,斯福扎,个家伙表现都很一般。尤其是库卡,不知道是不是度假太过,没把心和身体收回来的缘故,整场比赛表现的绵软无力,以至于60分钟不到就被换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换上来的竟然不是尤墨!

    莱希!

    这个球队默默无闻的工兵型家伙,明显是上来帮助防守来了。

    1:0的状况下竟然如此保守,这让心高气傲的克莉斯娜如何忍得,大笔一挥,果断由粉变立,矛头指向雷哈格尔。

    放大镜下的斯福扎,表现确实平平。他踢的是核心的位置,却没有核心的地位,和队友的磨合时间又短,自身状态也不暴棚,踢出来的效果自然悲催。

    媒体对他还算手下留情,普遍觉得他还需要时间来适应。

    这种比赛结束,两女一致认为他们不可能有好心情了。

    结果第二天一回来,两人就习惯性的让她们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头儿沉的住气,楞是不给你表现机会。让你不说德语嘛!”尤墨端坐沙发上,搂着难得像猫儿一样温顺的王丹,笑着嘲讽卢伟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德语?”王丹抬头,一脸不解地看着笑呵呵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我俩在替补席上解说比赛,头儿听不懂我们说什么,间好几次转头看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斯福扎比我更需要上场时间,头儿要是像你想的那般小心眼,咱可以寻下家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有那么严重吗?”王丹本来悬起的心顿时一凉,起身坐了起来,仔细观察两人表情。

    一模一样的从容微笑,只是一个眼神随和些,一个目光深邃些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还好没有。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