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体们一片嘘声,队内气氛也只一般。

    原因无它,年轻人觉得受轻视而已。

    换下库卡,换上莱希。这是个明显的保守信号,对于跃跃欲试的小家伙们来说,足够沮丧几天的。

    其实出场阵容一出炉的时候,不少人脸色就拉下来了。

    竟然只有斯福扎获得首发机会,场上其它位置动都没动!

    这不是典型的吃老本吗?!

    弗里德尔都把队伍带成这样了,还继续按照他的思路往下走?

    指望一个豪门混不下去的家伙,就能给队伍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?

    上午是个力量训练。

    俱乐部的健身房里,杠铃落地的乱响压不住嗡嗡的议论声。

    这种训练很多主教练都会交给助手来带,雷哈格尔也不例外。队员们没了大山压顶,谈论的范围尺度都增加不少。

    新上任的队长布雷默不算健谈,身边的几个老家伙们同样谈兴寥寥。

    “前面应对不错,后面有点保守。”

    “谢里在前场怎样,踢的别扭不?”

    “一般般,谈不上别扭,也不算舒服。”

    施容博格身边就热闹的多。没有本地户口却能当上副队长,这份资历和器重值得所有人重视。

    “感觉变化不大,boss是不是该冒点险?”

    “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,进攻体系在重建呢,选择冒险是拿成绩在赌。”

    “那要一直是这种进攻表现的话,对付强队很悬呐!”

    “boss会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肯定头疼着呢!”

    拉钦霍现在是尤墨和卢伟的私人教练,正在像模像样地指导着两人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腰挺直,对。再向前一点点,起!好,不错!”

    两人其实真不用他指点什么,可这份好心也让人不忍拒绝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多星期了,我看来没问题,你咋样?”尤墨一组动作做完。额头上汗珠直冒。

    “有点危险,看来要继续考验头儿的耐心了。”卢伟扔了个毛巾给他,起身接力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可没有心思参加那些讨论,眼前的力量训练才是关注重点。

    尤墨多年练武的经历不是盖的,眼前这些力量训练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。如果不是为了短期猛补体重的话,平时自己在房间的练习就够用了。

    卢伟就比较悲惨,他一来没有尤墨的底子,力量训练因为肌肉起反应严重而进度缓慢;二来没有超大的胃口,每天吃饭都成了任务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和康复训练一样。着急没用,练过头了反而容易受伤。

    “你比你兄弟差的多啊,加把劲小伙子!动作再利索一些,暴发力嘛,太慢了像是在方便!“拉钦霍和两人混的熟络,开始恢复口没遮拦的本色。

    那天的派对结束,他还特意给尤墨打了个电话询问感想,结果简直大出所料!

    他想象的惊讶。诱*惑,心动。刺激,统统没有,对方像是个老头子一般,报怨起了饭菜质量,并对被闲置的游泳池表示了惋惜之情,打算夏天过去蹭一把。

    他和施容博格的计划落了空。心里不但没有任何失望情绪,反而兴奋的很!

    能不被豪华气派的富人生活迷住双眼,这种家伙,才是真正的前途无量!

    “库卡最近在搞什么?一天没精打采的。”拉钦霍看了眼远处略显懒散的家伙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!”尤墨对这种问题只觉蛋疼。

    “揪过来问问不就知道了。”卢伟好歹做完一组了。此刻累够呛。

    “嗯,有道理!”拉钦霍甩了条毛巾给他,大步上前,很快完成了一组训练,汗也不擦就跑过去找人麻烦。

    库卡显然谈兴不高,对他的询问只以摇头,摆手,“nonono”来应对。

    “克莉斯娜不理你了?”尤墨试探。

    “没,和她进展不大,不过也没闹僵。”库卡做了鬼脸给他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很夸张的睁眼,张嘴,揪脸皮,尤墨却看出了些苦笑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有心事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晚上吃饭的时候,尤墨接到了个陌生的电话。

    声音同样有些陌生,要仔细听,才能从喜悦的声音,找到似曾相识的味道。

    电话是李贴打过来的,旁边还有李京羽在那嚷嚷着抢话筒,内容不用多说,自然是在国家队报道后打电话过来报喜。

    他们即使远在巴西,也知道国内职业联赛的火爆程度。这趟国家队经历,无论成败,都会给职业生涯添上重重一笔。

    尤墨除了祝贺以外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该提醒的话,早在巴西一起度过岁月,就提起过很多次了。现在还能不能记得,要看个人心性。

    李贴和大羽没有因为自我感觉良好,就忽略了他的感受。于是,电话没打多久,两分钟后就挂了。

    两女不能确定他的真实想法,对望了一眼,由王丹试探着开口:“他们在国家队,受人欺负不?”

    卢伟都忍不住笑,别说尤墨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,众人才在王丹重重的咳嗽声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“受欺负,这种说法太宽泛,要看受众的心理承受能力。当然,那种当面打脸的事情谁也不敢保证不会发生。”

    尤墨觉得还是有必要给她们解释一下的,毕竟她们和那些家伙都有交集,相互感觉都不错。

    “新来乍到一支球队,他们可能会不太习惯,可大家都是从新人过来的,不至于连起码的规矩都不懂。如果没有人刻意刁难的话,不至于发生你们担心的那些事情”

    两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由王丹继续发起提问。

    “那如果有人刻意刁难呢?或者说。因为什么才会刻意找他们麻烦?”

    “目前应该不会,他们两个东北人性子还算合群,根基也有。而且一起进队的有6个人,没人敢小看拧成一股绳的家伙们。最多有竞争关系的家伙,会给他们点脸色看看,试探一下反应。或者暗找点麻烦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6个人?不是4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第二次去巴西的时候加入的。行啦,他们都21了,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单纯,安心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不想,让他们也过来?”

    “以后的吧。”

    王丹的提议确实让尤墨心动了一把,以至于临睡前运动的时候,都有些心思不在。

    以目前德乙的水平来看,李贴,李京羽。张笑瑞,隋东谅,都有资格在这儿站住脚。如果他们的俱乐部肯放人,他有信心把这些家伙都弄出来,即使不在一起踢球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毕竟,只身闯荡江湖的感觉并不好受,相互没个照应不说。彼此关系也会随之疏远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算是一步踏入了国内足球的金字塔顶端,所接触的人。经历的事情,再不会像以前般单纯。以国内联赛如此火爆的状态来看,很有可能几年一过,彼此已成路人。

    “干嘛心不在焉的?”王丹现在也是老司机一个了,对手稍有异常就能察觉出来。

    “国内俱乐部,你了解多少?”尤墨听出话催促了。于是加快节奏。

    “嗯你真打算把他们也弄过来?”王丹熟练地轻扭腰肢,迎合着他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可以的话,为什么不?”

    “怕是困难你们走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,忘了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才过了半年而已,看来我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。要是德甲的话,对方一激动说不定就放行了。德乙的话,轰动效应太弱,对他们来说不划算。转会费什么的估计也谈不拢嗯,你最近饭量不错嘛,压在身上感觉沉了不少,让我在上面!”

    “头儿要求的呗,冷不冷哦?披件衣服再上来!”

    “不冷,你不许乱动,我自己来!”

    “慢一点!别太激动,会骨折的!”

    “就骗人嘛,哪有骨头!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末的比赛还没到,国内已是除夕了。

    俨然以大小老婆自居的两个家伙,算起来还真没和他们一起过过年。在这儿虽无春节的气氛,可人能在身边,两人就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球队因为他们的存在,也了解了不少国内的常识。今天下午的训练甚至专门提前了一个小时,就为了不耽误他们过除夕。

    吃喝的家当早已提前备好,四人一回来就忙活着打电话,直到天色完全黑透,才一个个的回归餐桌前,准备举杯。

    可惜,原本美好的夜晚,却老是有手机铃声进来破坏气氛。

    他们打电话的对象基本以长辈为主,却忽略了那些挂念他们的朋友们。

    以姚厦,汪嵩嵩,卫大侠为代表的全兴阵容;李贴,李京羽,张笑瑞,隋东谅为代表的国家队阵容;商一,李建,孙治,黄勇为代表的健力宝阵容;再加上以拉钦霍,施容博格,莱因克为代表的凯泽斯劳滕阵容

    酒劲上头的王大小姐,开始还能容忍两个家伙此起彼伏的手机铃声,后来就变得咬牙切齿,最后忍无可忍的时候,过来抢夺起来。

    尤墨本来一只手就能对付她的,结果这家伙灵机一动,腰一扭,送了个大白兔到他手上,这才成功欺身,一把夺了过去!

    听着之前尤墨仿佛用的不是,王丹于是毫不客气地对着话筒,用德语嚷嚷起来:“我们有要紧事正在进行,他的电话已经被我没收!”

    说罢,挂电话,关机。

    然后,问,“谁打来的?”

    尤墨挠了挠头,回答。

    “雷哈格尔。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