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江晓兰和王丹惊出一身冷汗的电话,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身为名帅,自然懂得体察人心,雷哈格尔平时话很少不假,心思活络着呢。球队里潜力巨大的两个家伙,不可能被他真正无视。现在不用或少用,并不代表心里不看重。

    身为主教练,成绩永远是最重要的,他可不会因为媒体们的叫嚷,球员们的议论,就乱了方寸。今天这个电话他也没打算谈些什么,只是是简单地表示下祝福而已,结果却被这么个形式挂断,让他不禁摇头莞尔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成功的主教练,对球员的私生活都不可能放任不管,尤其是那些出了名的坏小子们。他在队上冷眼观察了接近一个月,对两个小家伙印象还不错,不至于因为这种玩笑似的挂断方式而动怒。

    不过,综合上他们在替补席上的表现的话,他还是觉得有必要找尤墨谈谈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训练结束后,主教练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别拘束,随便坐!”雷哈格尔笑着开口,指着对面唯一一把椅子。

    办公室很小,不注意看的话,像是个写字间的隔断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boss,我女朋友比较调皮”尤墨还是要解释一下的,毕竟昨天的行为不太礼貌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你们来队上仅仅半年多,取得的成绩却相当优异,能告诉我你的心得吗?”雷哈格尔笑着打断,抛出问题。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问题,却能一下子拉近不少距离,所谓的名帅,这方面的功底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。最大的心得。应该是从化上感受德国足球的魅力吧。真正产生认同了,才能迅速融入进去。”尤墨回答的很简炼,迅速地结束了这一环节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boss这种时候找他,不是为了表扬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很谦虚,这种心态不错。继续保持下去。对于上一场比赛,你们有什么看法?”雷哈格尔微一点头,对他快速的应对略感惊讶。

    天才么?

    “球队的表现规矩,没有忘记比赛的真正目的。”尤墨张口就来,显然已经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他不觉得雷哈格尔好奇的眼神会一直看下去,从那场比赛结束之后,就已经总结出了上面的话。

    “哦你的应对超乎我的想象。你们在看比赛的时候,讨论的是这些内容吗?”雷哈格尔脸上的惊讶有些掩饰不住,声音也提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身为球队的一员,看比赛不能只懂加油喝彩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有超越年龄的成熟,看来我的担心有些多余。你们的体重和力量训练现在怎么样?”雷哈格尔脸上的惊讶被迅速收起,恢复他一贯冷峻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我这儿应该没问题,他可能会出点状况。”尤墨依然不为所动,微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,那这样的话。他可能还要继续等下去了。有心理准备吗?”雷哈格尔脸色继续变暗,声音也有些偏冷。

    “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?觉得自己受到不公正待遇了吗?”雷哈格尔继续加快语速。仿佛较劲一般,不给对手考虑时间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比赛需要而已。”

    雷哈格尔点点头,面无表情地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抬起的眼睛里精芒闪过,“你的聪明远远超乎我想象,这让我不得不更慎重一些。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,我和他一样,有足够的耐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女朋友很漂亮,听说是和你一起来德国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您的评价会让她更加飘飘然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一起经历苦难的爱情。值得好好珍惜。和你说话很有意思,可惜时间不早了,以后有空再聊吧!”

    雷哈格尔和尤墨的第一次对话,算是两人第一次正面交锋。

    他以幽默轻松开局,却发现对手压根没有紧张情绪。他直入主题,却发现对手早有准备。他提高难度,却发现对手仍然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对于心高气傲的他来说,表现出惊讶都有些过,更别说一直惊讶下去了。

    沉思的几分钟时间里,他其实有些犹豫。眼前这个小子方方面面都超出了他的想象,惊喜的同时,难免会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会不会驾驭不住?!

    他来这里,要当的不是普通boss,而是所有人的终极boss!

    他不想故作神秘来抬高自己,更不想被人轻易看穿想法。在他之前的20多年执教经历,只有极少数顶尖聪明的家伙,能让他真正头疼。可眼前这么年轻的小子,竟然也是其之一!

    聪明人不喜欢被人控制,聪明人更喜欢猜测别人的用意,聪明人对利益的敏*感远超其它人

    雷哈格尔不想在没有深入了解的时候,就给予尤墨足够的表现机会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他:眼前这家伙实在不简单,没有牢牢拴住的能力,不能过早的放手,让这小子在更衣室坐大,威胁自己的控制力。

    他甚至开始怀疑:弗里德尔视这小子为心腹,是不是导致下课的重要原因!

    尤墨才懒得去猜雷哈格尔的意图,他可没有控制更衣室想法,知道头儿在考验自己就行了,没必要非得证明什么给别人看。

    他现在挂心的,其实是卢伟。

    卢伟目前面临的竞争相当激烈,斯福扎就不说了,老对手瓦格纳,新对手萨格特,几个人其实彼此都存在竞争。以雷哈格尔一贯作风来看,达不到他要求的家伙,可能连出场机会都少的可怜!

    这到不是说雷哈格尔忽略了什么,相反。他对卢伟在上半程的表现相当看重。可越看重就越慎重,他可不想把一支好苗子毁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尤墨明白他的想法,也会把他的想法转告给卢伟。

    可打不上比赛的痛苦,并不会因为所谓的看重而减轻!

    没有人甘心坐在替补席上看队友发挥,所有人都清楚长期打不上比赛的后果,即使再有耐心。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偶尔替补的时候,都能让人眼前一亮!

    尤墨以前并不担心这个问题,那是因为球队需要优秀组织者,需要良好的场节拍器。可现在来了个斯福扎,又冒了个萨格特,卢伟本就可怜的上场时间势必会进一步压缩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周日下午说来就来。

    凯泽斯劳滕这一轮将在主场,迎接斯图加特踢球者的挑战。

    新帅第一次主场比赛,球迷自然要捧场。下午点才开始的比赛,两点半不到。就座无虚席了。

    江晓兰和王丹比赛看的多了,经验也涨的嗖嗖快。两人在赛前一天就找到蒋律华,一人搞了一张球队的主场套票回来。

    两人依然像以前一样,若无其事的随着人群往里走,结果还没走到看台,就被人围观了!

    已经出名了还敢大摇大摆的往里走,当记者和球迷们不存在么?!

    两女压根没有心理准备!

    她们平时出门比较频繁,路上遇见认出自己来的球迷。也都只是微笑着打个招呼而已,从没有遇见过今天这种阵仗。

    拎起相机一阵猛拍的球迷们也就罢了。最多影响下视线。可记者们的问题就不能无视了,这可是形象问题!

    “你们和他们在国内就是恋人吧,有结婚的打算吗?”

    头晕晕的两女总算记得利害关系,没敢把大实话交待出来,含混着把问题揭过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适应当地的生活吗?会不会觉得凯泽斯劳滕太小了点?”

    王丹毕竟年龄大些,迷糊了一会先清醒过来。开始冷静回答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对他们的支持和喜爱,我们在这儿过的很开心,每天都会比较忙碌,没有觉得小城市有什么不好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新年晚会上只有个人表演节目呢?”

    王丹真心觉得名人不好当,这会认真思索了一会。才开口回答:“节目需要吧,当然,卢伟那个家伙一贯不喜欢抛头露面。”

    “雷哈格尔好像不太喜欢他们,能告诉一下具体状况吗?”

    这问题问的就陷阱满满了,王丹一脸警觉地抬起头,看了眼问话的家伙。

    堆着笑容的脸上,有一撮让她起鸡皮疙瘩的小胡子。

    “他们年龄还是太小了点儿,主教练这么做应该是为了他们将来着想,不愿意过度使用吧。”

    看台上坐定的时候,两女依然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这些问题,看似简单,如果不假思索地回答,那就等着事后想办法擦pp吧!

    职业球员虽说比赛为重,可私生活依然会很大程度上影响形象。如果身边最亲密的人信口开河的话,带来的麻烦不比场外丑闻影响力小!

    王丹自己当过记者,还算有些经验,凭着嗅觉就能避开不少陷阱。江晓兰就办不到了,她本来胆子就小,话没出口气势就怯了几分。今天如果是单独面对这种情况的话,妥妥要出岔子。

    “真坏啊那些记者,多亏你了,丹姐!”

    “丹姐以前也是记者!”

    “丹姐以前也这么坏吗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好好聊天了?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丹姐威武,小女子不胜感激,望赐教!”

    “回答他们的问题,千万不要着急,也不要把不耐烦的样子放在脸上。记者也是人,虽有职业道德约束,但也难保有素质低心眼儿小的。你对我不礼貌,我自然要挖坑给你!”

    “嗯,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搞清楚自己的身份,这一点很重要!不是自己的事情,最多以局外人的观点,发表一下看法。不要因为自己和他们的亲密关系,而帮他们做决定,表态度。观点越客观,对他们的形象就越有利!”

    “嗯,那个留小胡子的家伙,问的问题居心不良!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这种问题一定要考虑清楚,不能因为好心,反而办了坏事!”

    “比赛开始了呢,他们好像还是替补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雷哈格尔估计在生我的气呢!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丹姐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