骤然而至的进球像一场冷雨,瞬间浇醒了所有头脑发热的人们。

    因为它如此清晰,精确,锐不可挡,而曼联队大张旗鼓的攻势俨然成了拙劣的马戏表演,充斥着各种博人一笑的水分!

    身为红魔球迷,他们并不欣赏所谓的“艺术”,但眼前这支以“艺术”闻名于世的球队,已然成了死神的化身,挥舞着镰刀,眨眼之间带走了一条生命!

    这种对比太过鲜明,以至于0:1的比分让他们感受到一股凉彻骨髓的寒意,需要抱紧双臂用力大喊大叫,才能让心跳平稳一些。

    强强对话中出现这种状况,绝不是好苗头!

    所有意识到这一点的人们,目光纷纷集中到场边,那个扔完矿泉水瓶后迅速冷静下来的老头儿身上。

    弗格森的危机感远比看台上的球迷来的早,发泄完怒火之后迅速叫来斯科尔斯,连说带比划,仔细解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在这支曼联阵中,生姜头起着承上启下的节拍器作用,卢伟更像个影子前锋,回撤拿球的次数不多,防守任务也比较轻松。如果对手实力平平或者球队急于拿分,中场防守任务主要落在队长基恩身上,前者的后插上远射会成为破门得分的秘密武器。

    这场比赛的对手原本应该引起高度重视,奈何他们破纪录心切,又觉得对手两连平之后状态低迷,拿来祭旗再好不过!

    于是当尤墨出现在最熟悉,也最有威胁的区域时,斯科尔斯已经远远落在身后,连最起码的干扰都没有。与此同时,基恩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面前的博格坎普身上,同样忽略了身边不远处风驰电掣的身影。而这一区域的负责人斯塔姆由于站位靠后,来不及上前封堵。

    这些疏乎太致命,按理说该享受一盘吹风机待遇,不过弗格森从不在外人面前教训弟子,关起门来才会展现自己的铁腕风采。

    其实身为曼联阵中的一员,眼前这种情况下不需要主教练大喊大叫,也明白问题出在自己身上,如果没有及时改正,后果可能不堪设想!

    只是兜头一盆冷水浇下之后,原本兴奋无比的双腿难免会变得沉重,失误虽然降低了不少,创造力却愈发不足。面对一心一意打防反的对手,他们有种伸手抓刺猬的感觉,为了避免人财两空的结局,他们攻的谨慎,守的积极,让人瞧不出往日那支铁血雄狮的影子。

    这算是转型所付出的代价,其中很大原因出在弗格森身上。

    苏格兰老头儿一手要成绩,一手要变革,最终一手打造了个四不像出来。

    在曼联队拿下三冠王的赛季里,球队的攻势主要从两翼发起,中路攻势除了远射之外,很少有直塞或者肋部的传切配合。如此一来,球队的两名边锋干的是突破后下底传中的活,两名前锋的主要职责是抢点破门,两者之间的联系方式非常单一。

    这种简单粗暴的进攻方式主要以冲击力见长,颇有一招鲜的味道,并不符合豪门地位,也很容易被对手针对。于是在接下来的赛季里弗格森开始在阵容里尝试变化,卢伟先是取代了吉格斯,以边前腰的形象出现。范尼这种重型坦克依然是黑风双煞的翻版,但脚下活更细,得分能力也更强一些。与此同时,索尔斯克亚成了二前锋,在荷兰人吸引对手注意力的情况下寻找破门良机。

    最终结果还不错,球队的进攻套路丰富了不少,面对弱旅时胜率极高,最终轻松摘得联赛冠军,也给所有人以“改革非常成功”的错觉。

    自家人知自家事,弗格森很清楚,球队的变化只是小打小闹,没有动筋骨。何况边前腰又不是首创,阿森纳早在97赛季就已经玩的得心应手了。

    于是在这个赛季里,卢伟的位置被固定在中路,成了正儿巴经的前腰,吉格斯重回主力位置,左路突破依然犀利。姚厦虽然脚下毛糙,但边路爆破是一把好手,传中水准也不可同日而语,渐渐占据了球队的主力右前卫位置。斯科尔斯与基恩这对全能搭档撑起了球队的腰杆,攻防两端发挥都不错。

    按理说这样的阵容在联赛里应该势如破竹才对,怎会在17轮战罢只积35分?

    原因有两点,都让人头痛。

    其一,冠军综合征迁延日久,球队表现不温不火,缺乏冠军之师应有的霸气,颇有点小富即安的味道。

    其二,球队的战术体系中,需要两名边后卫不断插上助攻,两名边前卫则需要扩大活动范围,在肋部多做文章。而在实际比赛中,加里内维尔与西尔维斯特都是传统英式后卫的踢法,助攻上去往往就是一脚传中,缺乏变化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吉格斯与姚夏在中路的作用明显不如边路,与卢伟的配合也比较容易套路化,很难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发挥。范尼则是大爷球的踢法,禁区里很少挪窝,与队友之间的配合也往往有来无回。

    这些问题综合在一起,造就了一支高不成低的就的球队,再加上赛前轻视对手,比赛状态过于兴奋.......他们的表现让人失望!

    “节奏都慢下来了,阿森纳不着急,曼联在搞什么鬼?”

    瞧着仿佛在打太极的两支球队,包厢里的李娟沉不住气了,没一会就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考虑到郑睫的感受,她和王*丹没好意思大肆庆祝,不过心中的小火苗正处于一点就着的状态,很容易情绪激动。

    这场要是赢了,再将上赛后就会落实的金球奖消息,股票价格还不坐了火箭往上蹿?

    “阿森纳今天踢的很稳,反击也够犀利,他们可能有些投鼠忌器。”王*丹反而颇有大将之风,说完不忘安慰郑睫,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曼联先稳一稳是对的,如果还像一上来那样猛攻,说不定会犯同样的错误!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,效果却很一般。

    郑睫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趁你病要你命,阿森纳要是把握不住这种机会,怕是难破AC米兰的纪录。”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趁你病要你命?

    没错!

    任何一支虎狼之师都不会放过对手的虚弱阶段,何况是两连平之后又被曼联球迷嘘声伺候的阿森纳队!

    于是在对手隔靴搔痒的攻势被轻松化解之后,饥肠辘辘的家伙们在忍耐中积攒了足够的能量,在机会出现时毫不犹豫地送上了致命一击!

    比赛第27分钟,曼联的进攻受阻于阿森纳的中路防守,皮球在高高弹起之后落往中圈弧附近。

    原本不用承担防守职责的亨利这次回撤很深,在他的干扰下里奥*费迪南德不敢托大,直接一头顶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皮球落下的地方就热闹多了,范尼倚住了科洛*图雷,顺势扬起肘关节,仗着身高优势牢牢压制住对方。结果不料,后者的肩膀也被人摁住,像个夹心馅饼一样,被身前身后两个家伙吃干抹净!

    尤墨故伎重施,起跳前双手撑了下队友的肩膀,结果不出所料,顶走皮球的同时,主裁判的哨声没有响起,比赛继续!

    能让这货冒着犯规风险高空作业,这一头显然不是无头苍蝇!

    左路,皮雷!

    在之前的进攻中,姚厦冲到底线附近完成了一脚传中,人也随着惯性冲出了界外。皮球被阿森纳球员第一时间解围后,斯科尔斯的射门被挡出,接下来里奥费迪南德的头球又被尤墨顶走,乒乓球般来回了两个回合。

    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姚厦没办法回到防守位置上,加里内维尔又不敢压上太过,导致皮雷在左路获得了很大空当,只等皮球了。

    皮球说来就来!

    那就不用客气!

    左脚伸出,卸下皮球,前趟两步后,面对加里内维尔的正面防守,一脚轻推给到中路,博格坎普脚下。接下来,高速启动沿边路疾驰!

    可就在对手开足马力回追时,又施施然停下,接回皮球,开始内切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阿什利科尔正撒开丫子沿左路边线狂奔!

    熟悉的配方,熟悉的味道,曼联防线却没有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还是那支浑身上下文艺范的阿森纳队吗?

    怎会如此杀气腾腾!

    瞧着阿什利科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超越加里内维尔,所有曼联人心头一凉。

    果然,皮雷的传球恰到好处地越过两人头顶,落在前者脚下!

    边路被爆,里奥*费迪南德只能且战且退,守住肋部再说。结果对手不依不挠,人球高度合一,斜冲过来!

    两人的位置在大禁区前五米左右,看起来威胁不大,但整条曼联防线已经七零八落,丝毫没有王朝之师该有的风范。反倒是阿森纳的进攻俨然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式,信心爆棚!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以为阿什利科尔会尝试突破或者来一脚射门时,亨利的身影闪电般划过,直奔左路大禁区外!

    分边!

    传中!

    难道?

    又是他!!!

    尤墨在全速冲刺中早已甩开了对手的纠缠,由于时间充沛,这货跑了个大弧线,最终绕前一步,抢在斯塔姆头球解围之前甩头一蹭,皮球应声破网!

    2:0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球落后就已经让人冷到发抖,被对手用几乎同样的方式,同一个人,两次洞穿大门后,会是种怎样的感觉?

    摄像机镜头嗅觉敏锐,很快就找到了证据!

    那是一双手,一双不停颤抖的手!

    手的主人是这座球场的灵魂,现在却成了让人同情的弱者,以无所遁形的方式,向全世界展示内心的紧张不安。

    曼联球员没注意到,他们个个都在发楞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印象中,对手是一群喜欢舞文弄墨的家伙,别说上战场了,球场上的表现都不够硬朗!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在对手疾风骤雨般的攻势下,他们成了案肉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!

    这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挫败感,仿佛一直以来值得骄傲的外衣被人统统扒去,只留下一具瑟瑟发抖的身体,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手护住要害,一手捂脸。

    太他么丢人了!

    于是在两球落后之后,比赛平衡又重新建立起来,比分也一直保持到了中场哨声吹响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比赛会踢成这样!”

    中场休息时间到,包厢里所有人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上半场那种一边倒的局面对郑睫来说实在残忍,考虑到她还没有完全从美网决赛失利的阴影中走出,李娟连说话都不敢太大声,唯恐在她的伤口上撒盐。

    其实还好,阿森纳毕竟是尤墨的大本营,输给自家人总比输给别人好。

    “两球而已,看中场休息会有怎样的调整。”王*丹语气故作轻松,一手捂心的样儿却暴露了真实心情。

    受不了,心脏受不了!

    动辄几百万英镑,上千万RMB,谁能坦然接受!

    “是的,弗格森先生的吹风机大概要启动了。”约翰*斐迪南要大气的多,说话声音都不见波澜。

    “嗯,不做调整的话下半场太困难了。”李娟赶紧接上,唯恐迟了会让气氛再次冷场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阿森纳的快速反击太凌厉了,曼联队前场攻不进去,后场守不住,调不调整下半场都很困难。”王*丹语速很快地说罢,深呼吸的同时余光瞟向旁边一言不发的家伙。

    郑睫显然察觉到了,不过没说话,目光转过,继续瞧着正在回放比赛的电视。

    由于中场休息时间有限,这会儿电视转播中除了广告,就只有一些精彩镜头了。

    很快,尤墨的大脑袋出现在屏幕上,被放慢数倍的速度,放大数倍的慢镜头展示球场上所有容易被忽略的细节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,进球之后这货没有多兴奋,只是扬起手臂,握拳指天,仿佛自由女神像一般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常用的庆祝方式,至少在很多人印象中没有出现过,郑睫也不例外,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也没个答案。

    李娟不禁有些好奇,问道:“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郑睫指了指电视屏幕,不太想说话,奈何画面已经转入广告,于是只出开口问道:“你家大脑袋家伙,今天的庆祝方式很特别嘛,有什么寓义?”

    李娟仔细回忆了一番,才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墨墨曾经说过,锁住自己的铁链,只有自己能解开。”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