替补席上安心准备解说的两人,明显不会再被雷哈格尔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了。

    “坐在离我最近的位置,用德语。”

    不过,这场比赛看起来好像没有多少解说价值。

    斯图加特踢球者是一支标准的保级弱队,已经弱到了需要在下半程一开始,就要发奋追赶的地步。

    解说价值体现在比赛的悬念和变化上,这场对阵,强势一方优势太明显,弱势一方没有其它选择。这种状况下,比赛的主基调在哨声吹响之前,就已经成形了:一方发力猛攻,另一方稳守伺图偷袭。

    于是,两人随着纠缠的局面趋于沉默,一直维持到了比赛第25分钟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我面前,好像没有什么表现的欲*望,对自己真的那么有信心吗?”一直盯着场上的雷哈格尔,主动出声,打破了人之间的沉默。

    声音很平静,却吸引了所有的替补席成员。

    两人被叫过去如此吩咐的时候,他们已经在私下议论了一番。这会主教练又语出惊人,他们难免又要睁大眼睛,相互求证了。

    其实不需要求证什么。

    这是明显的刁难嘛!

    如此看似激烈实在平淡的比赛,战术方面一直乏善可陈。真要解说的话,最多能点评下个人表现。可身为队员,在主教练面前如此公开地评价队友表现,怎么想怎么不合适!

    “老实说,这场比赛到目前为止,我没看出来有多少值得解说的内容。”尤墨开口回答,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“个人失误多了点,整体运转不太流畅。对手态度很坚决,局面目前比较平衡。”卢伟的声音同样平淡。眼睛都没朝主教练大人看一眼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后仰,整个人靠在教练席的靠背上,双臂环抱,“个人表现呢,哪些值得评价的?”

    “库卡依然不在状态,斯福扎还有些不适应。谢里和瓦格纳很努力,但效果平平,拉钦霍和克利斯托夫表现尚可,施容博格比较积极。其它位置目前没多少表现机会。”

    卢伟的声音不大,德语发音也不标准,替补席上的所有人,却像痴呆了一般,楞楞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真敢?!!!

    “把你换上去的话,会比斯福扎表现的好一些吗?”雷哈格尔转头。直直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替补席刚回过劲来的家伙们,随着主教练的问题,继续发呆。

    有这么问的么?!

    怎么回答?

    说“会”,就显得太傲了些,万一表现还不如对方,那等于自毁前程了。

    说“不会”,那就太扯蛋了。这点信心都没有的话,坐在儿不如回家看电视!

    说“不知道”。那明显就太懦弱了些,肯定也不是主教练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他比我更需要上场时间。”卢伟的回答依然没有犹豫不决。说完,和他对视了一眼,微笑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冰冷的面部表情终于有些松动,嘴角有微笑在不经意间划过,“坐的住,才能看的清楚。不错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口,所有人的表情才活泛了一些,小声的议论开始响起。

    一切仿佛只是个小插曲一般。

    可所有人都体会到了,那种隐藏在平淡问答的思维碰撞!

    坐在替补席上,是所有有心气的家伙们最难熬的一件事情。着急。愤怒,不甘,嗔怪,是他们最常见的心态。

    所有替补们其实也都清楚,坐在场下看比赛,最重要的其实是保持冷静,阅读比赛。可想到归想到,真正能做到的家伙,大概都是怪物一般的存在了!

    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个子,不但做到了,而且竟然能和奥托大帝保持同一种思维节奏!

    真不知道是该佩服他,还是该为他捏把汗了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上半场结束于0:0,场面和上一场一样难看不说,还少了点运气。

    就连一向看好雷哈格尔的科尔曼都有些沉不住气。

    “球队的进攻依然没有多大起色。难道是球迷们的热情,让球员们有些不适应了?哈哈,开个玩笑!这么沉闷的上半场,和我一样打哈欠的观众恐怕不在少数。雷哈格尔的队伍看来遇到了些麻烦,希望下半场会有让人耳目一新的表现!”

    看台上的球迷确实如科尔曼所言,热情了二十分钟后,就有点没精打采了。

    战术运转不灵,球员状态一般,整体表现平平

    主场对阵排名倒数第二的队伍都如此吃力的话,拿什么来和强敌们叫板呢?

    两女坐在球迷间,已经可以清楚地听见他们的谈话了。

    “奥托会不会太固执了点?球队明明有那么多年轻人!”

    “主场这种表现可不合格!”

    “柏林赫塔已经:0了!”

    “o和e不会像上一场一样吧?奥托好像不太喜欢他们!”

    她们的心态比起初来乍到时平稳了许多,换成以往的话,此时不会有太大情绪波动。可今天入场前那一通围观和采访,又把她们的心给揪揪起来了。

    竞技体育,既带给她们意想不到的广阔天地,也同样带给她们挂念无比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换成是我的话,没上场估计腿就在抖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的表现赢得了这一切,真的太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“表现不好的话肯定会挨骂的吧!唉,好想过回以前的平淡日子”

    “名气越大,压力也越大。想要在这种环境下生存,得有逆流而上的勇气才行!”

    “我要能知道他们的真实想法就好了,说不定能帮帮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运动员需要心理辅导的吧,你去找找看,说不定有这方面的资料!”

    “丹姐为什么不学学这方面的东西呢?”

    “没耐心呐。做什么心理辅导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比赛第62分钟,瓦格纳下,萨格特上。比赛第0分钟,谢里下,尤墨上。比赛第8分钟,库卡下。贝纳上。

    最终结果:0:0。

    算是个罕见的比分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的举动,再一次让所有人直呼看不懂!

    批评者看起来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找来斯福扎,打算往核心方向培养不假。可场上表现一直不佳的话,没有理由不被换下。卢伟在上半程的表现要远远超过目前的他,结果却依然没有捞着哪怕一分钟上场时间!

    尤墨替换谢里下场同样引发批评。库卡明明表现更糟糕一些,却依然留在场上和他搭档。缺乏流畅的地面组织做后盾,两人的威力完全无法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对手,这样的表现,这样的比赛结果。让媒体们主动撕掉了遮羞布,肆无忌惮地评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固执,顽固到极点的固执,宁愿主场丢分也不愿意改变的固执!我不明白雷哈格尔在想什么,球队如果没有那两个家伙,上半程会有怎样的表现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可看看这场比赛吧,两个人。依然只有o获得了可怜的20分钟时间,少的可怜的场支援完全不能发挥出他的威力来!这样维持下去。天才们的灵感将被彻底埋没!”

    克莉斯娜经过这场比赛后,已经彻底由立转黑了,她的上述评论在网上引发热议,跟贴留言一度爆了网站服务器。

    同样在浏览这些内容的,是江晓兰和王丹。

    两女在语言心的学习即将结束,有了新目标的两人。略一商量就给家里添置了台电脑。本来想给另外两个家伙显摆一下的,结果那两个货纯熟的操作看的她们眼睛都花了。

    两女则是新手上路,小菜鸟一般不动键盘,鼠标点来点去,关注内容自然是赛后评论。

    看多了。她们也有立转黑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这个克莉斯娜,评论的很到位嘛,不知道会不会被雷哈格尔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了也不会怎样,那个老头有多固执你又不是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唉,不知道墨墨和卢伟会受影响不?”

    “揪过来问一问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尤墨和卢伟才懒的看这些评论,两人此时正在兰管家的房间里做力量训练。被揪过来的时候,一脸的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这些评论你们怎么看嘛!”王丹往屏幕上一指,顺便敲了两下桌子。

    两人随意瞄了几眼,面露难色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雷哈格尔又听不见!”王丹黑了半天仍不过瘾,此刻想拉同党。

    “头儿的心思能让你们猜,那我们可以洗洗睡了。”尤墨被江晓兰拽住胳膊摇晃半天,才懒洋洋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?”两女楞了下神,旋即有人跳起不满,“什么嘛!每次都这样!我到要看看,你能说出个什么道理来!”

    尤墨指了指迅速开溜的卢伟,双手一摊,“看吧,那货又溜了。还不能说明问题吗?”

    王丹几欲抓狂,起身就来揪他耳朵。

    尤墨轻巧闪身避过,手腕拿住反锁在背后,“管家,逮住凶徒一名,请处置!”

    江晓兰哪儿有心思开玩笑,看着卢伟不在,伸手在犯人胸前突起点了两下,“凶徒已经被我处置了,请详述案情!”

    “干嘛啊,两个坏蛋!”王丹心思顿时转移,故意在他面前晃了两晃。

    尤墨一阵眼晕,赶紧闭上了,喃喃自语,“凶器就是凶器,杀人不见血呐头儿的心思,我们也只能猜个大概。他觉得我们现在还没有打主力的身体条件,于是想把球队对我们依赖性,尽可能的降低。放心吧,情况没你们想象那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两女将信将疑,“那降低了依赖性,对你们有好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任何一支球队,过于依赖一两个人的发挥,都不是件好事情。个人能力只是不得已的时候,拿来当秘密武器用的。都指望个人能力解决问题的话,那买一堆球星的豪门俱乐部岂不冠军拿到手软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你们,不是球队!”

    “我们,其实就是球队。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