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夜,江晓兰睡的可不踏实。

    如果说隔壁适时响起的声音是炸药包的话,郑睫的话就是导火索了。

    对男女间的这种事情,她只通过有限的渠道了解了一些皮毛。隔壁传来的,在她听起来觉得非常夸张的声音,一直被她认为是王丹在刻意讨好他而已。郑睫的提醒,让她忽然意识到问题所在了:既然像吃饭逛街一样平常,那一直做作地发出这种声音,会不会很累?

    如果再加上王丹那略略有些自恋的性格的话,那结论也就浮出水面了。

    难道真有那么舒服?!

    小菜鸟都不算的江晓兰,浑身燥热,两只手都不敢往自己身上稍有些敏*感的地方放,在胡思乱想春*梦不断,度过了难熬的一夜。

    她和王丹的语言学习已经告一段落,现在只等天后的考试结束,就能开始属于她们的假期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算是考试前的准备阶段,去不去学校都行。

    闹钟响之前,勉强又睡了一会,起床洗漱之后,她心一动,蹑手蹑脚地开了主卧室的门。

    门没锁是意料之的事情,江晓兰闪身进来,反手把门悄悄关上,凑近了仔细瞧。

    房间里暖气很足,两个人都露着膀子,睡的正酣。王丹面向他侧躺着,一脸的甜蜜微笑。尤墨平躺着,粗壮的胳膊伸出来,让她枕在臂弯上面,同样睡的香甜。

    江晓兰在心底轻叹了口气,想转身出去,却没有挪动步子。犹豫了一下,干脆走近了,悄悄掀开被子一角。结果触目就是两瓣丰润肥腻的pp!

    真是不看不知道,一看恨的牙根痒。

    这个坏蛋家伙,竟然裸睡!

    难怪睡的这么香!

    江晓兰本就酸溜溜的心,难免醋意满满起来。

    吃完早饭,两个家伙训练去了。郑睫打着哈欠回屋倒时差,留下了客厅里眼神各异的两女。

    王丹可不是能藏住事的主儿。看着人都不在了,主动问道:“干嘛溜进来偷看,后悔了么?”

    江晓兰可没她那么坦然,一听这话差点把手上扫把给扔了,支支唔唔地回答:“啊,也没,没什么,就是,好奇呗。”

    “不打算让他尝新鲜了?”王丹嘴角含笑。盯着她躲闪的目光,“昨晚没睡好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哦不,什么嘛,要你管!”江晓兰被盯着看的浑身不自在,心居然有些小后悔。

    好奇丢死人

    “要是后悔了的话,找我商量商量呗。”王丹伸了个长懒腰,继续建议。

    “谁后悔了!”江晓兰头也不抬。心里反而踏实了一些。

    既然答应了,没理由因为受到些诱*惑就动摇!

    “很舒服哦”狐狸精的声音更加洋洋得意了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!”江晓兰手舞扫帚。在她脚下划拉。“让开,让开!”

    “你不信?”

    “信信信!行了吧!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,放假我不回去的话,你会不会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啊,我还是那句老话,等你怀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有主意!那我还是回趟家吧,给你们创造创造机会!”

    “多谢不用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天的训练量可不小。

    球队连续两场比赛表现不佳,人心浮动是难免的,雷哈格尔名头再大,也不是带着眼下这群人获得的。这种状况下加量。明显是为了让所有人的心思回到训练来。

    累成狗一样,自然没时间胡思乱想!

    球队更衣室气氛也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布雷默在球队的影响力可远远赶不上莱因克,甚至在很多人心目,他的话语权还没有副队长施容博格高。

    利益这东西往往能轻松地超越友情,莱因克清楚这一点,布雷默同样清楚,可另外两个老家伙,有点不淡定。

    科赫和鲁斯。

    他俩可是铁哥们级别的交情,鲁斯从队长直接跌落成平民,自己还没回过劲来,科赫先跳脚了!

    老好人往往容易犯这种毛病。

    两杯酒一下肚,让人上头的话一听,无名火就涌上来了!

    雷哈格尔有什么了不起!

    没我们这帮老臣子,他拿什么来打天下?

    我鲁斯连件出格的事情都没做过,凭什么说罢免就罢免了?!

    居然让个外国佬当球队的副队长,这摆明了就是没把我看在眼里!

    酒醒了,气消了大半,可不满的种子已经种下,有色眼镜已经戴起,只等合适时机了。

    库卡今天的表现仍然让尤墨挠头。

    坚持是坚持下来了,可体力一向不错的家伙,表现的还不如卢伟!

    这种事情其实真不该他操心,克莉斯娜也并没有拜托他做些什么。可他还是觉得:即使做为普通朋友,也有必要拉一把!

    赌*博,这种东西是川人的最爱。按他的理解来看,赌分两种,一为消磨时间,二为输赢刺激。库卡这种废寝忘食的劲头,显然是第二种无疑。而且,综合他以往的表现来看,这家伙应该处于新手上路,瘾最大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下的家伙可不好办!

    大家都是成年人,说些重话明显不合适。可症状最重的时候不下猛药,效果自然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“有空的话,领我瞧瞧去。”

    库卡正在埋头整理东西,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差点把下巴掉下来!

    转头确认了好一会,直到确信他不是开玩笑之后,才重新低了头,自嘲的语气说道:“行了,我可没心情把你带坏。这种东西你最好不要有好奇心”

    “头儿对我比对你更有耐心,考虑一下。再回复我的建议吧。”

    训练结束,两人在伯尔尼的带领下,去了趟医务室。

    结果算是不出所料。

    尤墨目前52公斤,68%的肌肉含量让老头嘴笑的合不拢。

    卢伟的肌肉含量到是没下降,仍然是4%,可体重却差了11公斤。目前才589公斤。

    这份数据让伯尔尼有点皱眉。

    找不找奥托求求情呢?

    其实按老头以往的风格来看,是不太可能有这种犹豫的。

    达不到目标的家伙,继续努力就是了,求情这种事情,明显会助长懒惰习气!

    可现在球队哪还能一直等下去?

    已经两场比赛了,斯福扎和队友仍然配合不到一块去,状态本就不佳的他,现在明显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以场组织见长的家伙,老是选择单打独斗。这不是一条道走到黑的预兆吗?

    第一场比赛依靠些运气赢了下来,第二场就被打回原形,主场竟然踢了个0:0,多少年没有在这块球场上如此丢人了?

    眼前这个小个子,从超级替补直接变成了饮水机专员。换成随便哪一个年轻人来,也会心存不满,借机抱怨。可他居然连一点点不满情绪都没有流露出来,光是这份心态。就值得自己帮他说说情!

    可自己如果真要开口的话,会不会让奥托很为难?

    答应自己的话就有点坏规矩。不答应的话,明显有些不给面子!

    “恭喜你,要挨骂了!”尤墨的声音在伯尔尼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和我讲话用毛的德语!”卢伟明显不买帐。

    “不用德语的话,万一别人担心你想不开咋办?”尤墨不放弃,依然用蹩脚德语显摆。

    卢伟微一楞神,看了眼伯尔尼关注的眼神。也换了语言,“好吧,有你做对比,我挨骂是跑不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差两斤,不知道半个月补的回来不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了。你们管家的手艺是不错。吃多了也该换换胃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忘了呢。郑睫怎么说服家人的?”

    “用吧,老头儿听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伯尔尼静静地站着,看着一高一矮两个家伙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直到背影模糊的时候,才转身坐下,笑着掏出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是对的,奥托。这两个家伙,远远地看着就行了,过多的干预,反而会制约他们的成长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五个人都在家,气氛顿时热闹的多。

    两女有了郑睫加入,实力明显提升了个档次。虽然内部依然有分岐,可对外的时候还是很统一,你一言我一语就把家规给定了大半。

    所谓的家规,当然不是家务分配。两个家伙是家的经济来源,家务活自然不能耽误他们的时间,女略一商量,就把家务给承包了。

    此时所定的家规,其实算是防患未燃。

    郑睫这一天可是被江晓兰灌输了大把的防范意识,这会踊跃发言。

    “手机不许关机,如果担心临时没电的话,身上请常备电池一块!球队客场比赛需要逗留的话要提前通知,事后汇报!外出应酬尽量避免喝酒,能喝啤酒不喝红酒,能喝红酒不喝白酒”

    两个家伙哪会关心这种事情,一人偷瞄电视,一人拿着本书不愿意放下来。

    王丹可是充分尝到甜头的家伙,积极性不比郑睫差。

    “和队友聚会一定要告知具体场所,严禁撒谎或者含糊其辞!严禁相互打掩护!严禁夜不归宿”

    尤墨简直听不下去,弱弱地举手申请发言。

    王老师气场十足,微一点头算是允许。

    “我想请问一下,所有条例都是针对男同胞的吗?”

    女顿时面露不屑之色,小声交流了好一会,才由郑睫出面解释。

    “女同胞目前承担了所有家务,暂时不受上述条例约束。以后若有变化,再另行拟定!”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的家规,也该定一下了吧。”久未发言的卢伟,不经意地冒了一句出来。

    王丹和江晓兰微一楞神,相互对望了一眼,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不说,我们都要忘了。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