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谓的家规,自然是为了平衡利益所用。

    亲情,有时候很暖心,有时候很闹心。

    目前阶段的尤墨,已经察觉到危险的小火苗了。

    早上江晓兰进来查房的时候,王丹惊醒了,他睡的正香没察觉。

    起床的时候,王丹有意无意地嘟囔了一句“以后睡觉得锁上门了”,他才意识到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自然不能责怪好奇宝宝。

    没有人不对隔壁房间每晚传出的奇怪声音不好奇,更何况她和他们关系紧密,又未经人事,自然对神秘感十足的事情兴趣十足。

    王丹的话算是抱怨,虽有得了便宜卖乖的嫌疑,可他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大小姐当惯了,自然不愿意两人世界被别人干扰。

    两女会有怎样的交锋他没去问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问,只是他相信两人不会因为这点小事一直闹别扭下去。

    实际情况和他预料的相差无几,两女晚上吃饭的时候,就已经开始像往常一样说笑了。

    可他隐隐之老是觉得自己忽略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临睡前功课做完,王丹哼哼着念叨了一句“怀孕的话会不会很辛苦”,他才意识到问题所在!

    鬼知道这家伙多久能怀上!!!

    这种事情他可是有过不良前科的,播种能力自己都缺乏自信。这万一往事重演的话,岂不让江晓兰亏死!

    “做好打算了吗?假期安排?”尤墨琢磨了好一会,决定还是提个醒儿。

    “你舍不舍得我走嘛!”王丹今天被人偷瞧了身体,有心想找补回来,于是拽住游戏机摇杆一样的东西,有一下没一下的搓弄着。

    “干嘛?还没够?”尤墨迅速察觉这家伙的企图了,压低声音提醒。“小心吃多了撑着!”

    王丹可没那容易被吓住,手上动作没停,身体也贴了过来,一条滑腻的大腿搭到他腿上,蹭啊蹭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够不够的,咱俩刚开始那会。能来好多次呢!”

    “今天受刺激了?”尤墨眼看躲不过,只得伸手过去,揪住调皮的小樱桃一阵揉捏。

    顺便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。

    十点半了已经,不能让这家伙慢悠悠的玩耍了!

    “哎呀,怎么那么着急!温柔点儿!别上来就那么直接!”王丹迅速识破他的意图,空着的手抽出来,打开自己胸前作恶的两只手。

    “不早了!”尤墨搞不太清楚她的用意,于是忍住了已经到嘴边的“别睡不醒又被人查房了”

    “你怕兰管家听的睡不着觉?”王丹一直埋着头忽然抬了起来,盯住他的眼睛。“嗯。既然你说到了,我就说说自己的看法。”尤墨没躲开,直直地看着她。“我知道你不喜欢被人打扰,可现实情况就这样,咱们没办法一直拥有二人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哦你想说什么?”王丹忽然改了主意一般,把他一推,熟练地坐上了去,开始摇晃。

    尤墨实在搞不懂这家伙想干嘛。只得顺着思路继续说道:“之前你和兰管家约好了,怀上娃就让她。可怀上娃这种事情。哪有个确切日期的?我就想着”

    “想提前把她办了?”王丹动作没停,出声打断他。

    “所以嘛,问你回不回家。”尤墨话一出口,立马觉得自己脸皮厚度见涨。

    敢在办事的时候想着另一个女人,就已经大逆不道了,自己竟然还能这么随意地说出口!

    “要是不回呢?”王丹索性动作加快。哼哼声开始从嗓子眼里发出来,让本有些心不在此处的尤墨又起了兴致,配合着她动作冲刺起来。

    “随便你喽反正我觉得,你们的约定对她不太公平。”

    “嗯是不太公平,你主动找她吗?打算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诱人的声音迅速增大。回音一般在屋里回荡,尤墨顾不上回答,喘着粗气把她掀翻在身下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着急着想吃新鲜的?”王丹明显一心两用。

    “哪有嘛!你这个家伙,到底想说什么!”尤墨一阵猛冲猛打,依然没觉得有把持不住的感觉,心下便知要糟。

    看来要打持久战!

    “嗯没别的意思,就是觉得对不住她。”王丹声音甜的腻人,身体却一点没有表示一下的意思,水蛇一样把他缠紧了不让他退开。

    尤墨懒的再问,又是一阵冲刺后,略感无奈地起身,拍拍身下胡乱叫唤的家伙,“趴着,pp撅起。”

    王丹现在可不是小菜鸟级别了,听他这么一说,就知道今天有新节目。立即收起哼哼声,按他的要求趴好。

    可惜,某个似曾相识的场景立即打消了她的喜悦之情!

    “不对吧,怎么像在哪儿见过!嗯,对了!想起来了,这怎么像动物”

    还没抱怨完,异样的感觉就堵住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涨潮般激烈的快*感,一遍又一遍地冲击着她本就不多的清醒,很快,就淹没于顶了!

    “啊好奇怪,怎么会,这样!受不了”

    放肆的声音像是在宣战一般,听的隔壁房间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郑睫刚要睡着,就被这徒然增大的声音给吵醒了。摇晃了两下卢伟,却发现他还睁着眼睛呢。

    “干嘛啊,那两个家伙!这声音也太夸张了吧!”

    “嗯,今天不同寻常。”

    “他俩一晚上不止一次?”

    “以前是,今天不知为啥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的能受的了?”

    “你摸摸看,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坏蛋家伙,明天找他们算账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早餐的气氛于是更诡异了。

    尤墨真心觉得自己冤枉!

    他看着时间不早,决定换个刺激点的姿势,想速战速决。可没想到王丹居然会反应那么激烈。最后时间没节约多少不说,影响隔壁睡眠质量是妥妥的了。

    卢伟和郑睫都顶着黑眼圈呢,别说江晓兰了!

    唯独肇事者一脸得意洋洋!

    郑睫本来有心嘲笑嘲笑他俩的,结果见人这副表情,也就没了心思,只是一脸同情地看着江晓兰。

    还好。有脸皮更厚一些的。

    “老牛啊,功力见涨嘛!”

    卢伟话一出口,所有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地看了眼王丹。

    肇事者面色如常,进食速度未受影响不说,还一脸没事人的样子看了看尤墨。

    “凑合,凑合!”尤墨挠头,不敢看江晓兰。

    江晓兰只在一开始,抱了点点希望,想看到王丹那惭愧的表情。现在早已死心。看笑话一般,神色如常。

    只有仔细看,才能从她那双黑眼圈找到些落寞。

    郑睫好奇心起,跟着卢伟尤墨一起去俱乐部了,上午的时光于是倒流,回到了一天前。

    只是气氛,冰冷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还不决定改主意?”王丹趴在沙发上,手捧着书。不经意间打破沉默。

    “嗯?”江晓兰楞了一下,重新低头。“没有!”

    声音很用力。仿佛能把决心加强一些,或者,能把距离拉远一些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觉得我在欺负你”王丹同样不抬头,懒洋洋的调调儿像极尤墨。

    “哦你觉得呢?”江晓兰犹豫了一下,手上扫地的动作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我昨天都建议你了。你不答应嘛!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?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当着两女的面郑睫不好说什么,一离开家门,连珠炮般的问题就来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整整20分钟,尤墨简直被问的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要是能有个满意答复的话。郑睫也不想这么骚扰他,可问来问去的结果,矛头都指向了王丹。

    这可不太好办!

    她有心想帮江晓兰出头,但也没打算得罪王丹。

    好朋友毕竟是好朋友,别人的家事贸然掺和进去,没准是在添乱。

    可真要袖手旁观的话,心里又实在忍不住!

    自己才来了几天,就被折腾的心痒难耐,好姐妹已经在这忍受了这么久,何时才是尽头嘛!

    眼看要到训练基地了,郑睫依然拽住他,问:“最后一个问题,回答完了放你下车!你给我说老实话,是不是爱那个家伙,要比爱江晓兰多一些?!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二选一,却让尤墨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!

    比太平洋还要大的坑,能往里面跳吗?!

    “一样一样!”尤墨一脸无助地眼神,看着卢伟,朝自己胳膊上的手努了努嘴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问问这个问题。”卢伟摇了摇头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尤墨真有拿头撞车门的想法了!

    好一会。

    “普法尔茨大学去年的新年晚会,网上说不定有视频,找找看吧,我们表演的节目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训练量不大,要求却严格了不少。

    于是,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尤墨,难得地挨批评了。

    先是伯尔尼,再是雷哈格尔。两个人都没给他面子,声音大而严厉。

    队友们也有些诧异,投过来的目光以好奇为主,窃喜为辅,担心最次。

    尤墨自家知自家事,对这些目光统统回以微笑,只是在碰到锲而不舍的拉钦霍之后,有点无奈地做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训练一结束,这家伙就急不可奈地凑近过来问情况。

    结果尤墨一开口,拉钦霍就想去撞墙。

    “库卡这小子,迷上了百家乐,愁的我吃不下,睡不香的。”

    咆哮一阵,玩笑一会,拉钦霍像是放弃了一般,收拾东西往外走。

    只是在快要转弯走出视线的时候,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能让你小子这么不在状态,肯定是件了不得的大事情!”

    尤墨笑了好一会,才悠悠止住。

    家事未平,心事自难消。

    所谓天下大事,离了人,算得了什么呢?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