绰号“白百合骑士”的达姆施塔特队是凯泽斯劳滕的下一个对手。

    长期游偏下的成绩,让他们的主场优势看起来不那么牢固。急于抢分的客队,理论上来说不会太保守。

    可惜,仿佛与所有人为敌的雷哈格尔,又一次让人大跌眼镜了!

    他用防守型场莱希,替换攻强守弱的瓦格纳出任首发!

    如此保守的排兵布阵,让比赛在还没开始的时候,就被凯泽斯劳滕的球迷们唱衰一片了。

    奥托大帝光环犹在,只是目前暗淡无比。

    激进的家伙们,已经把心的不满,通过各种途径表达出来了。完全忽略了一个月前,他们是如何奉他为神的。

    球队内部也不算平静。

    这么个首发名单,让老家伙们有些飘飘然,年轻的家伙们有些黯然神伤。两下一对比,更衣室里议论声徒然增大不少。

    布雷默没有莱因克的霸气,底气也差了一些,听着这些家伙的议论内容并未太出格,也就没什么表示。

    施容博格新官上任不假,可他也是老江湖一个了,不会傻到站出来拉仇恨的地步。

    莱因克就更没有声音了,他还没搞清楚雷哈格尔的真实态度,现在正处于观察期,稍微的试探都显得鲁莽。

    大佬们都没什么表示,心有火的年轻人有点燃。

    “真羡慕柏林赫塔,他们最近战绩太火爆了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的攻击阵容朝气十足!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咱们是老爷车”

    已经碌碌无为了两场比赛,尤墨也有些挠头。

    尤其是上一场,20分钟的时间里。他错过了两次还算不错的机会。在全场惋惜长叹,仿佛丢失了之前的运气。

    球场上rp一说渊远流长,各种极尽想象的神秘仪式,就是为它服务的。尤墨既既不是它的信徒,也不否认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他的心态很简单:自己买彩票没奖,不代表别人也不了奖。

    眼下球队状况并不乐观。他依然没得到雷哈格尔全部信任,球队给予他的场上支持也远远不够。这种状况下,一点点运气就变得宝贵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,跟我做这个手势!会带来好运气的!”拉钦霍装备换好,做了个双手合十,高举过头顶的动作,顺便眼神示意尤墨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尤墨很顺从,只是跟着做完一整套仪式了,转头问:“不管用咋办?”

    “呃”拉钦霍装满笑容的脸卡住了好一会。脸色也是变幻了好几种,显是回忆起了不爽的经历。

    “心要诚!明白吗?我都不能一直做到,你更要努力了!”

    “能问一下吗,这拜的是哪路神仙?”

    “这能随便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场上局面有些一边倒。

    两军对阵就是这样。事先猜测首发,讨论打法,推理变化。事随机应变,见招拆招。事后深度总结,备案归纳。

    导致凯泽斯劳滕状态不佳的具体原因。明显也被对手早有研究了。一开场,实力平平的达姆塔特队就扯起进攻大旗。想给对手来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按他们的理解,急于抢分的对手不会甘心只带走一分,拉开了打对攻的话,双方都有机会。这种心态驱使下,大家都没有理由在后场死守,把比赛拖入慢节奏的阵地攻防。

    可雷哈格尔偏偏不按牌理出牌!

    明显保守的出场阵容和坚决的稳固防守策略。把想象精彩的对攻,变成了烂俗的主攻客守。

    达姆施塔特的队员们可不管这些,既然对手认怂,那自己刚好一鼓作气地攻克他们!

    比赛的前二十分钟,在科尔曼的叹息声熬过去了。比分没有变化。

    最近沉迷百家乐的库卡,被克莉斯娜一通教训后,收敛了不少。这场比赛一开始,他就用不懈的拼抢,屡屡让对方后卫惊出一身凉汗来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冷汗的话,那最多只能算调胃品。已经把这场比赛当成自己救赎之战的家伙,明显不会满足于此。

    比赛第2分钟,库卡前场反断成功,一人带球杀到了大禁区边缘,只可惜最后一脚射门失了准头。

    随队出征的一千多名凯泽斯劳滕死忠,在看台上沉寂了快半小时,终于找到希望一般,狂吼发泄了一番。

    可就在球队进攻渐有起色,施容博格和卡德勒奇按捺不住寂寞,开始大胆压上的时候,冷冰冰的指令传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稳守!”

    库卡心的郁闷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两场交了白卷的家伙急于证明自己,可刚有起色的进攻,就被主教练摁在后场了。

    身为前锋,进球就是最大的任务。可得不到队友支援的家伙,拿什么威胁对手?

    他的脚下技术以灵巧见长,个子虽大,头球却只一般。球队现在进攻方式单调,地面配合屡屡欠缺默契,如果再不大胆压上的话,那只凭前场几人的力量,实在难以撼动对手防线。

    “看准上车,看势压注,见庄跟庄,见闲跟闲”

    库卡在心里念叨着,继续自己的前场疯抢。

    他现在可没有抱怨的本钱。

    无论队友还是教练,都能看出他的状态问题。这会再不拿出拼命郎的架式,两个跃跃欲试的替补就要顺利上位了!

    他和尤墨关系不错,两人特点也不尽相同,彼此算是良性竞争。

    可现在多了一个贝纳,变数就大了,一不留神说不定就已经失宠,打入冷宫了!

    “大路。小路,下路,顶路”

    尤墨的建议他可不敢采纳,赌*博这种东西,没碰之前都觉得自己不可能沉迷其,可一旦尝到乐趣。心里就会时不时地痒起来,不去玩几把简直睡不着觉!

    当然,如果手气很烂或者手气很好,那刹不住车也正常的很。

    他在冬歇期过半的时候,被朋友拉上桌的,当天就玩了个通宵。下注虽然都不大,可输赢的感觉实在刺激。这让他在后面的假期,几乎每晚都是挑灯夜战!

    球队集之后,他总算收敛了一些。把时间改成晚上12点之前收工。

    新手上路手气总是不错,他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,足足赢了6万马克回来。他到不至于因为赢钱而忘乎所以,可每次呼朋唤友,吆五喝六的感觉实在太爽,让他简直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直到两场比赛交了白卷,负面评论一大堆压过来,他才恍然醒悟!

    不能这样了!

    他本打算一下子完全戒断的。后来在一夜失眠之后,成功地说服自己。把时间改在了十点之前,每天最多两小时。

    今天的比赛,体力感觉还不错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已经快把替补席坐烂的卢伟,今天难得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尤墨和他一样,话不多。

    之前抛出来的问题,其实算是忠告。目的自然是让一贯心肠软的家伙。认清情况,早做打算。

    身为旁观者,卢伟早就看的很清楚了,尤墨和王丹之间明显更像是恋人,和江晓兰则更多表现的像是兄妹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下。即使要让江晓兰认清现实早做打算,也不能用如此残忍的方式!

    昨天的训练状况,他看的清楚明白。旁边这个家伙竟然屡屡走神犯错,以至于教练都看不下去了,这样的表现,对他们在这支球队的将来影响可不小!

    “考虑清楚了么?”卢伟看着场上缠斗的家伙们,心思却不在比赛。

    “嗯,晚上我找她好好谈谈。”尤墨稍一楞神,很快回答。

    “哪个她?”

    “分别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别拖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雷哈格尔又好奇地看过来了。

    两人经历了上一场的思维能力考验,这场没有被要求什么。可即使没坐在主教练身旁,两人的一言一行,也会被替补席上的有心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的心思没人猜的到,对他们的重视却不用猜。

    都写在脸上呢!

    嗯,声音里也是满满的。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,快结束的上半场比赛。”

    尤墨没去管身旁异样的眼神,张口就答:“压力越大,爆发越猛。场上队员经验有余,活力不足,不先压抑一下的话,难以超越以往的水平。”

    替补席上所有的家伙们,包括雷哈格尔身边的伯尔尼,都楞楞地看着他,不敢相信一般,久久不愿把目光转走。

    已经过去长达4分钟的比赛,竟然只是布局?

    平均年龄已经26岁的老家伙们,难道还有潜力?

    仅仅1岁的年龄,怎么看出来如此高深的用意的?

    或者说,他只是在瞎胡扯?!

    “哦,何以见得?”雷哈格尔嘴角抽动了两下,似笑非笑地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下半场表现嘛。”尤墨笑着看他,眯眯着的眼睛笑意真诚。

    “意思是不用换人,这个阵容一样可以拿下对手?”雷哈格尔脸色缓和下来,目光转回场上。

    库卡适时地来了一脚飞铲,破坏了对方不错的一次进攻机会。

    “老是对自己信心不足的话,这样的首发阵容实在不应该。”

    尤墨话一出口,一群人简直要疯了!

    这家伙,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?!!!

    他竟然当面指责主教练!

    真当自己无所不能的天才了?

    真以为自己是球迷的宠儿,没人敢动?

    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余,眼神不住地瞅向当事人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脸色在明暗之间变幻了好几次,伸手拍了拍伯尔尼的肩膀,起身,走到场边。

    “小子们,你们的主教练被人怀疑了!”

    “别指望1岁的小子来拯救你们了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