仿佛在赌气一般,雷哈格尔全场一个人都没换。

    仿佛赌输了一般,比赛最终结果是1:0,库卡在最需要证明的时候,拉了自己一把。

    仿佛在看笑话一般,所有人用余光打量着那个倒霉蛋儿。

    敢和主教练叫板,活的不耐烦了吗?!

    尤墨有点挠头。

    卢伟也是。

    赛后的更衣室,消息迅速传遍了每个人的耳朵。所有刚得到消息的人,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他。

    最先沉不住气的是拉钦霍。

    “哦,我的老天呐!我就说怎么回事呢!你是第一天踢球吗?怎么能当面质疑主教练用人?”

    对上这家伙,尤墨只能更挠头了,“我的意思是,既然被选为首发,就不能对自己没信心”

    拉钦霍更加激动了,双手在空比划着,加重语气:“你自己听听嘛,‘老是对自己信心不足的话,这样的首发阵容实在不应该!’。噢,老天爷啊,谁来救救我吧!奥托当时怎么没把你吃了?!”

    “唉,东方小子,这祸闯的”谢里总算闹明白咋回事情了,走近了拍拍尤墨肩膀,直摇头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,我念书那会,经常闯祸”尤墨本想解释一下的,话到嘴边,放弃了,打起马虎眼来。

    “祝你好运了,我得说。”施容博格也凑了过来,一脸惋惜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尤墨抬头,丢了个微笑给他。

    “我真服了你了!这种话四年前的我,都不敢当着他的面说!”库卡楞了好一会,才像发现新大陆一般,跳过来猛拍巴掌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。”尤墨更加蛋疼了。于是一起鼓掌。

    “别难过,奥托应该不会和你计较下去的。”莱因克显然已经考虑完毕,走过来一脸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但愿吧。”尤墨加快速度,准备逃离。

    快走到门口的时候,不经意的一句话。飘到了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居然因为他的一句话,害我们都失去了上场机会。”

    尤墨回头,朝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。确认对象之后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萨格特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史无前例的事情发生,家所有人的关注点立即转移了。

    已经收拾行礼准备回家的王丹,又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初来乍到的郑睫,心头顿时涌起不祥的阴影。

    本就心情郁结的江晓兰,再一次辗转反侧,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等到两个家伙回家。把情况略一说明,本就爱操心的人儿,彻底不淡定了!

    他们可是拿着15万的高薪呢,现在居然连上场机会都没有,这不招人笑话吗?

    球迷可能会容忍,发薪水的俱乐部呢?

    关系不错的队友教练可以等,其它人呢?

    卢伟被郑睫领回屋了,王丹和江晓兰对望了一眼。把头转向一边。

    “我和兰管家说事儿,回屋等我。”尤墨瞧的仔细。出声打断尴尬气氛。

    “干嘛非要回屋?”王丹把脑袋迅速转回,皱眉撅嘴。

    “随便吧,等会来找你。”尤墨牵起江晓兰的手,头也不回。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!”江晓兰拉住他的手使劲往下拽了两下,小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大白天的,动静小点哦!”王丹恨恨地盯着两人背影。大声提醒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脚下一软,忍住了,没回头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江晓兰赶紧把门关好,使劲反锁了好几下。才转过身,轻拍胸口:“丹姐真是的!”

    尤墨坐在曾经熟悉的椅子上,指指自己的腿。

    “哼!你还记得啊?!”江晓兰已经忘了要干嘛了,用力横他一眼,走过来一欠身,软软地倚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怪我”尤墨伸手,在调皮的小鼻梁上刮了两下,“什么时候考试结束?”

    “后天就放假了”江晓兰还没说完,就被贴上来的嘴唇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曾经美好的感觉,现在已经有些陌生,她于是忘记了自己一直担心的事情,专心地投入进去,细细地品味着,那甘甜到心底的味道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“干嘛啊,上来就亲人家?”江晓兰的声音甜甜脆脆的,扬起的下巴下面,是一段白嫩的脖颈。

    尤墨刚把她和自己的距离拉开一些,就见着诱人地方了,于是继续埋头,轻轻咬住小耳垂,贪婪地闻着已经有些陌生的气味。

    曾经无比熟悉的,黄桷兰的味道。

    江晓兰本来就不太清醒的思维,瞬间迷乱了,身体里久违的渴望,酥酥麻麻地传遍每一个角落,把坚固的外壳打碎,柔柔地,流淌在两人间。

    粗重的喘息声,随着忙乱的手一起,重重地敲击在心灵最深处。尤墨于是不再犹豫,抱住她,起身,放在床上,不等她反应过来,就迅速地趴了上去,压住柔软温热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有人啊,外面”江晓兰慌忙蹬掉鞋子,挣扎了几下,两只手想推开他,又有些舍不得,犹豫了好一会,才轻轻抱住他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?”

    尤墨本来没打算干嘛的,结果被她这种浅藏在抗拒下的强烈渴望,给勾起了征服欲*望,一只手把她衬衣的下摆拽起,沿着后背前行,没一会,就找见了胸前的束缚。

    轻车熟路地解开它,尤墨的两只手都伸了进来,肘关节夹住还要不停扭动挣扎的身体,一手一个,握住了已经释放的花朵。

    江晓兰顿时被定身一般,浑身一僵。一股痒痒的渴望,从敏*感无比的地方传来,一波一波地冲击着残存的理智,就快淹没过境。

    尤墨的两只手,熟练地揉搓了一会。迅速下行,开始寻找另一处更敏*-感的所在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不应该这么快的,可现在哪儿有空慢慢来!

    江晓兰懵懵懂懂地搂住他,仍然没从身体的异样感觉走出来。直到柔弱无比的地方被一只粗糙的手掌遮盖,娇嫩脆弱的花蕾被刻意来找麻烦的手指拨弄,她才恍然惊觉。两只腿紧紧夹住,从嗓子眼里发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丹姐在外面呢!”

    “她都不怕你听见!”

    尤墨仿佛下定决心一般,动作不再迟疑。把被子拽过来,拉住她后腰上的松紧带儿,用力往下扯。

    江晓兰只觉得pp一阵凉嗖嗖的感觉传来,顿时脸红耳热,手捂着脸往被子里躲。

    “会有点点痛,别怕。”

    尤墨一只手紧追不放,在已经湿润的私人花园调皮捣乱。另一只手迅速释放了急不可耐的家伙。

    江晓兰已经紧张的浑身僵硬了,失去所有感觉一般,身体紧绷,脑袋空白成一片。

    直到真正异样的感觉传来,她才恍然惊醒,背对着她的身体向前一挺,把身体本来属于他的东西还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一下就好了!”尤墨伸手搂住她。附在耳边小声安慰。

    江晓兰忽然清醒了一般,转过头。头抵着他的脑门,小声呢喃:“你的心意,我知道,就行了,以后的吧,这样着急忙慌的。挺吓人”

    尤墨本来躁动的心思,随着春风化雨般的声音,渐渐松解下来,慢慢地,搂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嗯。第一次的话,是有些仓促了呢,对不起”

    “陪我说说话儿,就去找丹姐吧,一会万一来敲门的话,会尴尬的”

    以王丹对他的了解,瞬间就看出来异常的反应了。

    两人在自己房间里,坐在床上准备说事情。尤墨还没说两句完整的话出来,就被她一把推倒,两下扒光了下半截,被子也不给盖一下,细细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血,难道不是每一次了?”

    尤墨对这坏蛋家伙哪儿有好脾气,刚好之前积攒的火气没发出来,于是也不说话,乘她细细研究的功夫,一把连外带内拽下她的裤裤,起身绕到背后,利用刚才沾满的湿润,顺利地撬开了关口,熟练地动作起来。

    “干嘛,这么着急?”王丹小小紧张了下,就被润滑的感觉给放松了心思,转过头,媚眼横他。

    “说说嘛,到底想干嘛?”尤墨没敢太大动作,轻柔和缓。

    “哦你怀疑我另有动机?”王丹才不怕什么,哼哼声慢悠悠地响起。

    毕竟刚开始,感觉到也不算太夸张。

    “反正吧,觉得你好像在刻意表达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大白天,后入式的爱爱,让尤墨的视觉刺激瞬间到达顶峰,两只手捧住两瓣肥腻的pp,啪啪有声。

    “丹姐,墨墨,吃饭了!”江晓兰被客厅里电视的声音挡住,没有听出异常来,只是在随手推开门的那一瞬间,呆住了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放缓的气氛,不经意间又紧张起来了。

    江晓兰迅速地关上了门,留下屋内尴尬的两人。

    她可不会认为是尤墨在主动。

    刚和自己亲热过,怎么可能转头又和别人做那种事情?

    综合这段时间王丹的表现来看,她第一眼,就判定是可恶的家伙在主动献身了!

    晚上哼哼的人睡不好还不够,白天也要拽着他加班加点,真当他只属于你一个了?!

    房间里的两人居然没心没肺地做完了。

    只是王丹用手捂住嘴,没敢再发出声音来。

    尤墨只觉心憋闷,发泄一般想把火气释放出来,加之偷*情被撞破的刺激犹在,很快就交枪投降了。

    换成以前,王丹肯定不满意他这副表现。可今天的感觉实在异样,极短的时间就让她高*潮迭起,舒爽无比了。

    只是怎么收场,有些挠头。

    “咱俩谁主动的?”尤墨挠头更频繁一些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你!我就是想研究一下!”王丹正在事后清洁,头也不抬。

    “好吧和她说是我主动的,她能信么?”

    “别解释了,你说了她不信不说,还会觉得你在护着我。不想惹麻烦,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!”

    “嗯说你主动的话,她到是会相信。可以后还理不理你,难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交给我,你别管了!”

    “能行?”

    “别来添乱,就行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