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时候开始坏运气加身的?

    尤墨从最近频繁的挠头,意识到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运气这种东西,好的时候很难成双,坏的时候不会独行。他这种随性的处事风格,惹人误会其实也正常的很,只是最近的对象有点棘手。

    和雷哈格尔的交流,他是习惯性地把自己放在了主教练的立场上,来评判球员的表现,却忽略了队友们的立场和感受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仿佛赌气一般的反应,确实让人难以猜测其真实想法。可直肠子的队友们,已经基本认定:两人闹矛盾了!

    你不是说我对首发阵容没信心吗?那你也别上了,看队友表演吧!

    你不是天才吗?我就是不用,看你能闹出个什么花样?

    刚来队上就有人当面质疑,不杀你怎么立威?!

    尤墨不需要人安慰。

    队友们的好心,他只觉得欣慰而已,并不想让他们真当回事情,甚至做些什么来帮助自己。可他也明白,队友们的反应实属正常,真要为自己做些什么,自己还得表示感激之情。

    虽然很可能是在帮倒忙!

    雷哈格尔的真实态度,他能隐隐察觉到,确实如莱因克所言,不会一直计较下去。不过,面子上事情因人而异,可大可小。主教练刚来没多久,正是扬名立威的时候,这种事情即使心里不计较,脸面上也得绷住了,省得一不小心,开了不良风气之头。

    真是个让人头痛的误会!

    江晓兰的误会,就更让人难辩了。

    他和王丹之间,已经把这种事情当成吃饭穿衣一般自在。有时候有心情了,还会追求点刺激,玩点花样出来。

    可他们一不小心,又忽略了江晓兰的感受!

    未经人事的纯情姑娘,难免把这种事情看的既神秘又重要。刚和自己亲热完,差点点就把自己从少女变成女人。结果一转头的功夫,就被别的女人用那么下*流的姿势勾*引,真刀实枪地开始了。

    这种强烈的反差,瞬间就把她的情绪掉了个个儿,美好的期待顿时变成了抱怨的催化剂,把她和王丹的关系从冷淡往敌对方向,推进了一大步!

    这件事情吧,还真算是他主动。

    王丹在外面久等他不见出来,自然好奇心起。即使没有贴门缝往里偷瞧偷听,回来检查一番也是正常举动。她可没有直接表示什么,姿势什么的纯属被动,勾*引更是无从谈起。唯一的责任,可能只是没有严厉拒绝他而已。

    可恋奸情热的家伙,25岁需求正旺的年龄,她比他还要好这一口,让她拒绝这种刺激。简直不科学!

    尤墨的举动,放在正常成年男人身上。再正常不过。只是时机欠考虑,后果没去想。

    造成的误会现在不用想也知道:江晓兰觉得自己好心没好报,当了把抱蛇农夫。

    自己的错误,却要别人来承担后果,这种事情尤墨真没怎么遇见过。

    王丹比他想象要清醒的多,采取的应对办法也符合事情的真实状况。

    可越是这种主动分忧的举动。越让他心存内疚,觉得自己两头都没做好。

    现在不光是她俩,郑睫和卢伟也住一起呢,两女的矛盾明显不会局限在独处的时候。而且,他俩对江晓兰的感情。明显比对王丹要深厚的多。眼前这种明显的对错问题,会进一步加深两人对她的成见。

    他们对她,顶多只有普通朋友的感情,这种事情一旦被他们也误会,那真是大帽子扣死,再也难翻身了。

    午饭气氛冰冰凉。

    一吃完饭,郑睫就嚷嚷着要去买东西,拽着卢伟,拉着江晓兰离开了。

    王丹显然也没什么好心情,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,顺便把家务做完,就回屋补觉去了。尤墨到是不困,可资料看没一会就扔一边,书拿起来半天也没翻一页,折腾了好一会也没个能吸引他的事情。于是索性去了江晓兰房间,把健身器材摆好,用老办法来排解压力。

    没有期待的话,误会也不会如此沉重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客场顺利带走分,媒体对结果难以挑刺儿。

    可过程的种种憋屈,年轻人的不受重用,天才们的无用武之地,让他们的评论火药味十足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现在成了彻头彻尾的奥托黑,比赛当晚,一篇犀利的长评就在网上引发追捧了。

    “比赛的结果确实重要,可对过程的忽略,会造成难以想象的负面影响!从非狂热球迷的角度来看,如此低劣的比赛质量,明显会降低他们对球队的印象,这对需要新鲜血液注入的会员制俱乐部,会造成直接的经济影响。从球员的角度来看,能保守的赢下来,自然不用费力地创造机会。长此以往,会对他们的创造力造成不可磨灭的负面影响!”

    “防守是盾,进攻是剑。只靠盾的坚固,不去磨砺剑的锋利,结果是可想而知的!这场比赛,对手都不算强。这种情况下都不敢放手对攻,那遇到真正强队的时候,拿什么来和对手周旋?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需要比赛经验,老队员需要适当休息,这种明显的道理,我不相信一个20年以上的球员经理人会不知道!”

    评论有理有据,看的有心人们血脉贲张。

    甚至连进了球的库卡,都特意打了个电话过来,表示佩服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对自己思维的锐利度也感满意,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了会,记起正事了。

    库卡当然不会挑娱乐时间给她打电话,听她问起自己的状况,自然拍着胸口保证:已经在严格控制,不会再对运动生涯造成任何不良影响了!

    实际情况和他说的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库卡只是刚上路。胆子还没有大到客场比赛也要去赌场光顾一番的程度。至于回来之后的晚上安排嘛,就令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也知道自己身份所在,没有一根筋地追问下去,自觉朋友间的义务尽到,也就扔在一边,放手不理。

    真正让她关心的。是另外两个家伙的状况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打电话直接求证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:两个心智成熟到匪夷所思的家伙,从他们口自然套不出真实想法来!

    上次江晓兰的留言给了她寻找线索的思路,这次她从一开始,就不停地翻捡着留言,想从找出蛛丝马迹来。

    可惜,结果很失望。

    署名“兰管家”的留言一直没出现,立场让人耳目一新的回复也不见。

    出什么事情了呢?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晚饭的气氛进一步降温了。

    尤墨不知道江晓兰和卢伟郑睫是怎么解释的,他能想象人之间的交流会什么样的状况,结果自然也能推理出来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。越是遮遮掩掩不愿意说实话,越让旁观者同情心十足!

    两人碍于他的面子,肯定不会当面表示些什么。至于私下里会不会说些怪话,帮江晓兰出头要个说法什么的,就不敢保证了。

    时间在尴尬熬到了临睡前。

    两人有些兴致缺缺,放在对方身上的手,都是懒洋洋地不在状态。磨蹭了好一会,王丹还是没有找到身体的感觉。索性放弃了,搂住他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“准备带着误会回去度假?”尤墨心事难平。手也不老实,依然在她身上四处游走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我说了也不算。”王丹既没有多大反应,也没拒绝他的用意,只是懒懒地贴住他,眼睛眯上。努力睡觉。

    “不解释的话,会不会也不合适?”

    “可能吧,会被当成骄傲公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去找她说说看?”

    “别,我把机票改签了,过几天再回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尤墨那四处挑拨的手,终于下定决心了一般,停留在最敏*感的地方,让她的身体违背了意志,很快湿润起来。

    “干嘛啊?好没意思的!”王丹哼哼着,左扭右扭,不想让他进来。

    尤墨手上使了点劲,固定住乱扭的水蛇,顺利地占领了已经投降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嗯说说看嘛,你们在房间里干嘛?”王丹扭动了一会,兴致渐起,忽然想起未尽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还能干嘛,你都检查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为什么没得手?”

    “她拒绝了呗,第一次嘛,不想着急忙慌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挺厉害嘛,一天随时要随时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你!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磨人呗,小妖精一样!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”

    江晓兰心塞塞的,各种情绪满的往外溢。

    怨恨是难免的了,这种情绪她可没怎么体验过,真正降临在身上,她才真切地感受到那股子仇恨的力量!

    敢让我后悔的结果,自然要双倍,不,几倍返还给你!

    怨恨里肯定夹杂着愤怒,这种情绪她的体验同样不多,火气上涌的感觉让她简直想找个东西来摔打一番,才能缓解直往上冲的血液!

    一贯的委曲求全也在此时冒了出来,动摇着她复仇的想法,松解着她刚刚凝聚的气势。

    对未来的担心也不遑多让,他的,自己的,所有人的,让她愁肠百结,忧思不断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懊悔的情绪又钻了出来,渐渐占了上风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就该反抗到底,不让她进这个门!

    即使让她进了门,也不能让她大摇大摆地跑到自己前面,放肆地争宠不休!

    时间在不知不觉流走,江晓兰也不知道自己是几点睡着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被闹钟吵醒的她,气的直摔枕头!

    怎么会梦见自己也那么下*流,摆出那样的姿势,让人宠幸?

    丢死人了,居然还得去换小内内!

    什么情况嘛,江晓兰!

    能不能正经一点了?!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