跑酷这种东西,尤墨真玩过。

    而且,持续时间还不算短,前前后后大约有一年多的时间。最疯的时候简直见墙翻墙,见车跳车,平地上都能来个空翻!

    让他褪去热情的原因也很简单:太轰动!

    从小习武的家伙,玩儿这种东西简直一来就上手,没过多久玩的溜熟,再没过多久,一堆街头混混开始前追后堵。

    停下来一问,拜师的拜师,拜把子的拜把子,认老大的认老大

    他那会已经踢开始踢球了,自然没兴趣和混混们搅在一起,于是慢慢收敛了心思,不在众人面前做些惊世骇俗的动作。

    可收敛归收敛,球场上一样能有发挥空间。

    跑酷的运动精髓,在于将身体的灵活性和神经的灵敏反应结合在一起,通过特有的缓冲及发力技巧,以或表演,或实用的目的,把动作施展开来。

    放到球场上,自然是对抗的身体控制技巧,射门的发力技巧,以及偶尔的杂耍助兴。

    当然,他是纯粹的玩,没有一点专业指导,也不过于追求难度的那种。

    从80年代法国开始流行的这项运动,又叫“城市疾走”,以上墙,猴跳,懒人跳,速降为主要表现形式,通过跑,跳,旋转,来越过各种障碍。

    眼前这块场地的设施,明显是为了竞速专用,跑道呈“”字形,前后距离大约20米左右,宽度大约8米左右,一次可容纳8人同时进行比赛。

    考虑到不同层次的比赛要求,场地一些较大难度的关卡设置了迂回路线。以供水平低劣的家伙们绕道用。比较典型的是间一个大水坑,可以踩着间的支撑点过去,也可以下水趟过去,还可以先走墙,后借力跳过去。

    跑酷比赛原则上是没有对抗的,不过眼下比赛可说不定。尤墨先试验着走两趟。自然是在早做防范。

    甚至更早之前的分两组比赛,他也是按这个思路在布置。

    一切,还是那句老话。

    没有无缘无故的胜利!

    第一组比赛开始于8点整。萨格特为了保险起见,把自己放在了第二组,名没参加比赛的家伙,准备全程跟随,一探深浅。

    这种比赛,抢跑没什么意义,发令枪什么的自然就不必了。四个人准备好之后。相互对望一眼,其一个家伙开始倒数,“五,四零!”

    尤墨的起跑没有任何犹豫,仿佛新手菜鸟一般,踩着最后传出的声音,迅速地冲在了最前面。

    其它人稍稍楞了一下,才脚下发力。追赶上去。

    心得意有些掩饰不住,在人的嘴角翘起。

    急成这样。肯定是小菜鸟一个!

    跑酷的初学者都很清楚,这项运动的绝窍,在于身体完美的协调能力和节奏感。一味地追求发力或者追求速度,带来的只会是动作变形,顾此失彼!

    就像唱歌一般,调子定的太高。难免会在高音区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开始的关卡难度很小,就是些需要越过的普通障碍物而已,无论是跑还是跳,其实都只是帮助刚进入挑战的家伙找找身体的感觉,以便于后面抓住节奏。

    尤墨领先了十米左右的直线距离。在人的眼里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失误,都会轻松抹平它!

    沙坑,台阶,已经又过去两个关卡了,所有人才隐隐觉得有些不妥!

    这家伙,居然连一次失误都没有?!

    十米左右的距离既没有拉近,也没有被继续拉开,人其头并进的局面同样变化不大。

    毕竟赛道只过四分之一,此时拉开差距的话,未免有些太水了。

    跑道的人没有时间抬头看他,旁边全程跟随的家伙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!

    这家伙,竟然未尽全力!!!

    他居然在明显可以提速的平地上,一点都没有加速冲刺的意思,依然按照越过障碍的节奏,在边跑边观察!

    这种状况意味着什么,他们清楚的很。

    这家伙真的是内行!

    仅仅跑过两趟的赛道,只有极少数天才,能通过记忆力,完美地复制到身体去,让他们在高速行进,轻松地越过障碍!

    这种能力实在太恐怖,以在场这些家伙们的见识来看,是闻未所闻的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家伙并不是那些天才的一员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简练有余花巧不足,很多明明可以通过空借力的障碍,都被他无视了。他只是凭借着良好的下肢力量,以跑,跳为主,加以极少的旋转,来越过一个又一个固定障碍。

    下肢力量的好处,明显是发力足,后劲猛,很多看着挺远的距离,都被他用略显夸张的爆发力给征服了。

    不足之处也明显着:得看清楚了,才能不犯错误!

    手脚并用的好处自然是更容易控制身体平衡,偶尔有借力不够或者发力不够的地方,凭借迅速的反应来弥补的话,一样不会耽误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他这种降低平地移动速度的办法,俨然就是为了以力胜巧!

    树林和水坑是两个大关卡,直线距离都在十米往上,落后的人不再犹豫,开始全力追赶。

    不过,前面的家伙再一次让他们失望了!

    树林障碍被他当成了足球训练的绕杆游戏,182的个子明显在这里有些偏高了,可他仿佛早有准备一般,重心降的极低,穿花蝴蝶一般,轻松地绕了过去。

    如此轻松愉快的表现,让后面追赶的人心理起了变化。有个家伙明显着急了,想用同样的方法快速越过障碍,结果却因为缺乏足够的技术基础,一个趄趔之后摔到在地。

    水坑是众人聚集希望的所在,旁边随行的家伙甚至不顾面子地喊起了加油,就为了期待的超越。

    尤墨的表现。一开始还符合他们的预期。

    小碎步踩水支点,宁愿降低速度也不冒险,很快就被后面的家伙拉近了距离。

    可惜,这家伙越来越不像话!

    他仿佛又找见感觉了,步子越来越大,脚下频率越来越快,没一会,就继续保持着十米距离,轻松到达下一个关口!

    远端的王丹兴奋的又蹦又跳。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旁边家伙听不懂的词儿。

    “梅花桩,梅花桩”

    赛程已经过半,距离仍然保持未变,追赶的家伙们已经无心去管前面发生了什么,只有随行的家伙们,按捺不住寂寞,边跑边用吆喝声释放着愤怒!

    “在搞什么,快啊!”

    “猪一样的家伙。吃饭没有?”

    “快快快,再快点啊!”

    下面两个关卡难度继续增大。

    本来普通的障碍。由于加入了机械装置,而变成了降低速度的有力武器。

    装置设计的很巧妙,墙上有钻出来的,地面有伸出来的,空有降下来的。这种设计的训练目的很强,就是为了提高神经反应速度!

    尤墨在这一关的表现并不突出。谨慎稳重的选择,为后面的家伙们提供了不小的希望。

    十多米的关卡很快被他征服,只是领先距离从十米变成了五米左右。

    跟着跑的家伙本想出声嘲笑一番的,可惜前面吼的太用力,这会体力又下降的厉害。于是只能喘着粗气在心底咒骂。

    该死的家伙,看你得意到什么时候去?!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道关卡,算是全场难度之最了。设计的思路很简单:把之前的难度和机械装置结合起来!

    这种关卡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种煎熬,脚下磕磕绊绊不说,很多必经之路上都有拦路虎在那捣乱,一个不注意,就会被撞的不轻!

    过关技巧也让人很无奈:降低速度,减少碰撞,不失误就是胜利。

    第一道关卡是在高低不平的台阶上。

    先到达此处的尤墨,并不出人意外地选择了减速慢行,可没过多一会,惊人的身体灵活性就让所有人无语了!

    本来高大的身躯,在这些宠然大物之间毫无笨拙感,灵猫一般钻来拱去。之前很少派上用场的上肢,也在这里发挥了不小作用,维持平衡不说,还能四处借力,增加身体向前移动的速度!

    第道关卡一过,领先距离毫无悬念地回到了十米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头顿时一凉!

    该不会,就这么领先到结束吧?!

    第八道关卡设立在水坑之,机械装置稍微能少一些,可难度却依然在加大!

    水坑里摔倒,明显和上台阶时摔一跤不是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被人在心底咒骂的尤墨,注定要被诅咒下去了!

    已经找到踩梅花桩节奏的他,在水面上的移动速度越来越快,手脚并用着迅速前行,关卡还未到头,就已经让所有对手一阵绝望!

    只剩一道关卡,5米的距离,他竟然领先了1米左右。

    比赛还能有悬念?!

    有没有悬念尤墨可不关心,他的眼里只有这趣味十足的挑战!

    开始还显谨慎的他,随着心跳一路兴奋起来,到达最后一个关卡时,已经忘记了比赛的真实目的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没有什么能比趣味性更有吸引力了!

    最后一道关卡很快出现在尤墨面前,难度和之前差不多,危险性却强了不少。

    所谓的跑酷,很多时候是与危险同行的。真正的高手不会害怕危险,也不会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以身试险。可做为频频出现死亡事故的高风险极限运动,高手们在危险情况下的自救能力,变得至关重要起来!

    最后一道关卡,是跑酷最常见的危险处理:高空速降。

    10米左右的高度,即使地面是沙坑,直接落上去的话,受伤风险仍然极大!可如果借助间两个木箱的话,速度就要降低不少。

    会如何选择?

    稳妥的赢得胜利,还是继续挑战自己?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