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速,冲刺,起跳,蹬墙,折身,再蹲墙,空翻,前滚翻受身!

    五米的横向距离被他一跃而过,极高的冲刺速度让他在蹲墙的那一瞬间,连人带墙都发出一声闷响!

    在王丹看来,他就像一只腾空而起的猿猴,一脚飞踹蹬在墙上之后,借力转身,用他极强的爆发力再次蹬在90度角的另一面墙上,两次冲撞借力,再加上长距离的横向平移,已经降低了多半的垂直降落速度!

    剩下五米左右的高度,团身向前20旋转,利用空气阻力和剩下不多的前冲力量,完美地前滚翻受身!

    把嘴紧紧捂住的王丹,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!

    她已经不记得是多久之前,自己在无意之看到关于这项运动的介绍了,当时的第一印象感觉就是杂耍。以她对尤墨的了解,她实在不觉得这些关卡会造成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之前的八道关卡,尤墨的表现依然让她放心。不追求难度,暴力趟平一切的简洁感,让她一直处于亢奋之。一路保持的领先距离,则让她兴奋之余不住地左顾右盼,想看看这些不知天地厚的小子们,会有怎样的窘境!

    看清楚了最后一道关卡,她依然没有多紧张。

    这么高的垂直距离,肯定要借助半空另外两个箱子,绕个弯儿过去,翻墙一般,缓缓下落,直到最终完成比赛。

    而且,他都已经领先了那么多,最后一关实在没必要追求速度,稳妥地赢下来就够了。

    可谁又能想到?

    一路都没尝试高难度动作的家伙,竟然在如此危险的高度,用匪夷所思的爆发力。灵活无比的身体控制,远超常人想象的动作,完成了最后的表演!

    是的,除了表演,她实在想不出其它的形容词!

    这个爱出风头的家伙,知不知道你要吓死人了?!

    一路跟随的家伙们。看清楚他的动作之后,都呆住了!

    按他们的理解,这家伙确实练过,身体素质也确实没话说,可真正要说水平有多高,他们可不服气。

    只是力量好,爆发力足,身体灵活而已,技巧方面简直不直一提!

    一路让他领先也只是大意所致。即使让他最终赢下来,第二组比赛也不可能再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可眼前这一切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能把想像力,爆发力,身体控制力,胆量,技巧,霸气,所有的这一切。完美地结合在一起,这种家伙如何能敌?!

    “你不准备快点结束吗?明天可是有训练的。”尤墨搂着惊魂未定的王丹。走近呆若木鸡的家伙们。

    “哦,哦,ok,稍等!马上就开始!”萨格特先回过神来,只抬头看了他一眼,就转开了目光。左顾右盼。

    旁边的家伙们表情各异。

    输了的个家伙并未看清尤墨的最后一个动作,现在只觉不服,可想来想去也没个理由的,于是只能用眼神把愤怒宣泄出去。

    没参加比赛的个,已经有些未战先怯了。

    一人500马克。人全输的话就是1900马克。即使不用自己出钱,可丢脸又欠人情的事情有谁愿意?

    对面这个家伙,只熟悉了两趟赛道就能跑进2分20秒,再来一次的话成绩只会更高。自己人保持的2分18秒的纪录,已经很久没人打破了,在一趟定胜负的比赛,谁敢保证自己能发挥出最好水平来?

    萨格特左右观察了一会,果断放下面子,把第二组和自己同跑的两个家伙招呼过来,轻声耳语一番。

    王丹本已放下的心,立即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输人又输钱的,还不允许别人想想办法?”尤墨懒得盯着他们看,帮她把衣服下摆整理了一下,衣扣挨个扣好。

    “那你小心点儿!”

    尤墨微笑着,点了点头,和第一趟开始的时候一样。

    和两人第一次冒险的时候,也一样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显然在商量对策的家伙们,耗时就比较长了。

    第二组比赛于是等到8点20,才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这一次,无人再敢托大。他们甚至不再关心尤墨在干嘛,只是听到“go”之后,就全速冲出,从一开始,就集了全部注意力,拿出了全部家底,唯恐再犯上次的错误!

    直到前个关卡过完,余光都扫不到对手的萨格特,总算转了下头,看了眼后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自己的两个伙伴在两米远处吊着,真正的对手在五米开外!

    这种状况可不在他的预料之!

    按他原来的打算,是准备在比赛找机会下手。最好只是用简单的阻挡战术,降低他的速度即可,实在不行的话,再用些阴招下绊。

    按他原来的估计,对手肯定会一开始就尽全力冲出,抢占领先位置。自己人和他一同全速冲刺的话,赛道明显会有些狭窄,相互间的碰撞也就无可厚非了!

    现在拉开了这么长距离,相互间的影响已经微乎其微,如果领先的不减速,落后的不发力追赶,那之前所有的计划都将落空!

    他可不会天真到以为对手力有不逮的程度。

    这家伙最后一跳如此惊世骇俗,间休息如此之长,没有任何理由在开始就落后这么多!

    何时发力?如何发力?

    萨格特脑袋里念头一多,脚下速度立即放缓,身后两个队友迅速赶了上来。

    开始的作战计划已经失效,两个家伙只来及看了眼他,就继续加快速度,向前继续飞奔。

    萨格特再次回头,确认两人之间距离后,索性又放缓了点速度。准备寻找机会!

    第四道关卡是树林阵,萨格特在间的时候减速,目的已经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阻挡!

    本就密集的障碍,忽然增加一个移动障碍,难度可想而知!

    尤墨看的清楚,心更是清楚。他其实很想出声忠告一番的。

    可惜没时间。

    高速运动,想刻意成为别人的阻碍,那除了躲避眼前自己的障碍之外,还需要精确计算,不停地改变移动方向和速度,来达到移动障碍的作用!

    又不是真正的天才,何必用那种要求来为难自己?

    尤墨降低了直线速度,增加了几次横向平移,还未尽力。“咣当”一声巨响传来,萨格特已经撞树!

    惊呼声,尤墨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被萨格特舍身阻挡了一会,他的落后距离也增加了不少,从最后始的五米,变成了十米左右。

    梅花桩是尤墨的优势项目,领先的两个家伙心知肚明,他们并不清楚后边发生了什么事情。只是集全部的注意力,健步如飞。在压力之下拿出了全身解数!

    赛程即将过半,他们最快的一个仅仅用时一分钟!

    尤墨又一次让人大跌眼镜!

    他居然绕了点路,通过横向移动的不断加速,迅速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极限。

    然后,在水坑边上,与地面呈5度角的斜坡上。一路上行!

    他的每一步,都踩实了地面,通过高速向前的动力,半圆弧线的走位选择,在如此陡峭的斜坡上。奔跑了足足有20米!

    还不算完!

    他在斜坡上的最后一步,竟然不是重力拉扯下的被动调整!

    用力一蹬后,他在空又跃过了五米左右的距离,侧滚翻受身,四肢在地上落稳之后,就势半起身,继续向前奔跑!

    十米的距离,一晃眼的功夫,又缩短到五米左右了!

    第六,两道关卡,尤墨依然保持着原来的节奏。

    并未发力追赶的状况,让领先的两个家伙心里火烧火燎的,躲避移动机械装置的同时,还要时不时地回头看看他的情况。

    于是,领先距离继续被缩短。到第关卡快结束的时候,位置稍落后的家伙已经被尤墨赶上!

    意料之的事情终于发生,被赶上的家伙反而心里踏实起来,余光确定了下对手位置,开始迅速调整自己的前进方向,希望能和对手来次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对这帮太过在意自己的半大小子,尤墨真不忍心欺负他们。

    可不欺负的话,就得停下来让路,这种事情如何忍得?!

    于是,让所有人无语的一幕,发生了。

    迅速靠近想用身体阻挡对手的家伙,明显忘记了双方的身材对比,力量对比,向前的冲击力对比

    就像一辆电动轮,费老了劲才贴近了对手,还没来的及施展大计划,就被天旋地转的感觉给拽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他娘的,我居然用自己的小身板去撞飞奔的大卡车?!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巨响没能阻止尤墨的步伐,稍一减速稳定了下平衡,继续追赶!

    第八道关卡迅速到了头,尤墨和前面家伙的距离,仅有米不到!

    最后一道关卡已经近在眼前,领先的家伙却开始犹豫了。

    对手那超乎所有人想象的一跳,明显能节约最少一半时间,自己仅仅领先了这么点距离,如果还是老办法速降的话,最后只能落个前功尽弃,全场尽墨!

    那太丢脸了,不行!

    可不按原来的方式过关,他那种方式自己敢尝试么?!

    十米的高度啊,等于是从层楼上直接跳下来。万一哪个动作没做到位,受伤是妥妥的了,重伤的可能也不敢排除!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“你能做到的话,算我输,怎样?”

    尤墨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跑了这么久,有点气息不匀了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