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s:看《两球成名》背后的独家故事,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,关注公众号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dd即可),悄悄告诉我吧!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“比赛很精彩,球员的表现都不错。通过换人成功地改变比分,相信雷哈格尔的心情不错。可是,我想问一下:身体没有任何问题的e,为什么直到现在,才有了可怜的25分钟替补上场机会?而且,这种进球方式明显不是他最擅长的方式。所有关注这支球队的人都知道,他没有其它选择!能和他默契配合的家伙,还在跑道上无聊地冲刺呢!”

    雷哈格尔坐在酒店的电脑前,嘴角抹过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球队这场比赛是晚场,结束之后,准备在下榻酒店过一夜再回俱乐部。这会已经十点过了,窗外夜色已深。

    起身,屋里来回踱了几步,却依然有些烦闷,在空气徘徊。他于是推开门,信步走出。

    “库卡,睡没有?”雷哈格尔来到走廊尽头,边敲边问。

    客场胜利后的酒店暂留,球队不会太不人道,只要保证人身安全,晚归什么的都是睁只眼闭只眼。

    他在此时敲门,一方面是知道库卡和克莉斯娜的关系,想借机多了解下对手;另一方面,是想看看传说的坏小子,体力都用到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可惜,两分钟过去,房门闻丝不动。

    还好,此门不开,旁门开了条缝。

    尤墨已经快睡下了,听着外面有些朦胧的声音。本不打算出来瞧动静的。结果卢伟来了一句,“库卡那小子,会不会是债主追上门了?”

    “准备睡了吗?”雷哈格尔稍微一怔,仔细打量了一眼。

    精力旺盛的年轻家伙,难道没出去和兄弟庆祝一下?

    “是啊,库卡之前还在。这会大概有事出去了吧。”尤墨瞧出来他眼神的疑惑了,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介意我打扰你一下?”雷哈格尔也笑了,目光转向半掩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进入房间的雷哈格尔更奇怪了。

    另一个家伙竟然也在!

    1岁的年龄,刚刚在仅有的0分钟内绝杀对手,两个小时后就能洗洗睡了?!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怎么感觉像是年人一般?

    难怪他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取得让人眼前一亮的成绩。

    年轻的身体,成熟的心态,不错的天赋

    雷哈格尔坐在椅子上,还未开口。就看见桌子上亮着的电脑屏幕了,于是笑着转移话题:“本来打算问问你们生活习惯的,现在觉得好奇心没那么强了。克莉斯娜的评论你们看了吗,有何感想?”

    凯泽斯劳滕官网下的球迷论坛,是所有留言的集地。现在风头正劲的克莉斯娜,和她每一次的赛后评论,都会引起一阵跟风热潮。

    所谓的,时势造英雄。

    “站在她的角度。算是无可厚非。您的角度,大概有些头疼。”尤墨张口就答。眼睛笑得眯眯起来。

    老头儿,知道记者厉害了没有?

    “你们的角度呢?”雷哈格尔脸色不变,依然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竟然不为自己低调掩饰一下,这家伙想干嘛?

    挑战我的耐心?

    “您要是听从她的意见,队友们该活不下去了。”尤墨没有调*戏老人家的习惯,张口说实话。“她和我们私交不错,这会情绪激动也是正常反应。”

    雷哈格尔又是一怔。

    后一句话虽出乎意料,仔细一想并无任何不妥。

    球员,特别是小城里颇具知名度的家伙,有几个关系很近的记者纯属正常。没有的话反而更说明问题。

    真正让他惊讶的,是前一句!

    年仅1岁的家伙,竟然能站在全局角度,考虑主教练的良苦用心,这份心态何止成熟?

    简直情商远超常人!

    “你呢?对自己的表现和她的评论,有何看法?”雷哈格尔目光转向另一边,目标是坐在床上看书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个人表现只是偶然吧,这种程度的发挥,目前来看算是极限了。克莉斯娜的评论我没看,是向您继续发难吗?”卢伟合上书本,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哦,好了,不打扰你们了。有空的话,一起喝一杯也不错。”雷哈格尔点点头,笑着起身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送走雷哈格尔,尤墨笑得嘴合不拢。

    能让黑脸boss吃瘪,这种戏码是员工最爱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虽没有透露出不良情绪,但能刻意向他们问起,说明他还是很在意这些评论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尤墨对他并无成见。可久未上场比赛的现状,不知何时才能受重用的不确定性,都在考验着两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的言论是把双刃剑。

    可以让雷哈格尔正视他们的能量,也可能会让他反感这股力量。

    评论这种东西,立场不同,相同的论据也能得出不同的结论来,克莉斯娜无疑是他们坚定的拥护者,她身后的粉丝群,也成了他们的忠实拥趸。控制好言论的影响程度,能让主教练为之左右,控制不好,则会造成一系列的负面影响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此时找上他们,看似无意地谈起这些内容,其实很在意他们的态度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只是一味的装低调,表示与这些评论没有任何关联,这种通常的反应并不会加深他对此事的印象。

    尤墨坦承他们与克莉斯娜的关系,就已经获得了他的信任,那一句“您要是听从她的意见,队友们该活不下去了”则让他眼前一亮,重新审视起两人的态度来。

    他对他们的不信任,源头就是过于聪明的头脑。这种可能影响他对更衣室控制力的存在,让他不敢太过放手,把他们当成真正的心腹。

    晚上这一番话,却让他恍然大悟!

    他们明明有着不俗的能量,却一直严格按照他的指令在行事。对着那些明显倾向于他们的评论,仍然能保持清楚的头脑。站在全局的角度考虑问题。

    这种态度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这是在向他传达信息:为什么非要在不信任和心腹之间做二选一呢?

    大家既然有共同的利益,那就在利益存在的时候,同进共退就是了,至于以后会怎样,能不能一直当做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,就交给时间来判定就好了。

    何必急于一时?

    雷哈格尔最后那句话,无疑是在传达善意了。任何一个主教练,能主动提出和球员喝一杯这种要求,都是一种充分的赏识在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“克莉斯娜吗?睡没有?boss被你惊动了。再往下黑的话,该生气了。对,现在这种程度就行,太过的话,我们日子可不好过!什么?让我们请你吃饭?呃,我问下他”

    克莉斯娜如果有他们的头脑,现在肯定不只是个记者了。

    她纯粹是球迷兼好朋友立场,热血沸腾之下。笔墨乱舞,挥戈讨伐。根本没想到什么利益。误伤,程度,之类的高深问题。

    尤墨电话打来之前,她还在兴致勃勃与人论战呢!

    被提醒之后,她才恍然惊觉。

    差点好心办坏事!

    任何一个主教练,都不会甘于被媒体指手划脚。弗里德尔不愿意。雷哈格尔更不愿意!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面子问题。

    媒体的所有评论,仅仅是评论而已,错了没什么大不了,道歉可能都不用。

    可主教练的决定呢?

    身为球队的主心骨,掌舵人。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所有人看在眼里。他所做出的每一个决定,都会有直接的后果来衡量对错。如果他经常屈从于舆论的压力,采纳外行们的建议,那无论最终结果如何,都会给所有人留下软弱无能的印象!

    所谓的:认真的话,你就输了!

    所以,主教练和媒体之间的战争,是永恒的。一直相亲相爱永远只能是个传说,能在关键时刻彼此拉上一把,就算是人间真情在了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可没打算借机炒作自己,能有此时的影响力,她自己都没什么心理准备。尤墨的电话让她惊出了一声冷汗,可冷汗过后,她仿佛看见了一扇缓缓打开的大门!

    球员经纪人,原来可以通过这种办法,来影响主教练的决策!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王丹的一场小病,把家气氛缓和不少。克莉斯娜的一通胡搅,意外地让雷哈格尔与尤墨达成了共识。

    笼罩在家的霉云,有渐渐散去的趋势。

    第五轮比赛开始前一天,王丹回乡探亲的日子到了。

    好容易盼到放假,她却连着病了一周的时间。好容易见好了,马上就要走人。这种让人万分不爽的状况,让她一上午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等电话的同时,虐待枕头。

    十一点过,电话没来,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咦?今天训练提前结束了吗?”王丹想跳起来挂住他,结果因为腿软,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“请了半天假,下午陪你。”尤墨快步走近了,抱住软绵绵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干嘛对我这么好?”王丹鼻子一酸,搂紧了,把头埋在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你可没少受委屈,后悔没有?”尤墨抱住她轻轻摇晃,用胸口感受着低低的啜泣。

    “算你有良心!”王丹心情顿时好了不少,声音里开始加糖:“怎么办嘛,好容易放了假,没来及陪陪你,就得回家。人家不想回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留下来,我们继续造人!”尤墨连着一星期没沾荤,此刻抱着个软软的家伙,有些心痒难耐。

    “嗯下午的吧!”王丹警觉地看了眼门锁,又抬头瞧了眼时间。

    然后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兰管家,别留着她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要不同意呢?”

    “你那些手段一用上,还怕她不同意?”

    “干嘛催我这事?”

    “为你好,也为她好。当然,你们不好的话,我也好不了。”(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,炫酷手机等你拿!关注起~點/公众号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dd即可),马上参加!人人有奖,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!)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