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s:看《两球成名》背后的独家故事,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,关注公众号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dd即可),悄悄告诉我吧!

    送走了王丹,就到了比赛日。

    凯泽斯劳滕这轮对手是卡尔斯鲁厄,连续两轮客场之后,是两个连续的主场。

    彼此交锋纪录在此时已无参考价值,年轻的对手表现起伏很大,目前正处于士气高涨的抬头期。能不能在主场给他们点颜色瞧瞧,是所有人心悬而未决的疑问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连续的造势,影响不小。知名媒体,有不少和她观点一致的家伙,在背后推波助澜。评论不乐观的比例一大,球迷们的心情难免忐忑起来。

    江晓兰领着郑睫坐上了看台,兼职起了翻译。

    “卡尔斯鲁厄排名升到第四了,这场他们的拼劲肯定足够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雷哈格尔不重用年轻人,球队进攻还是让人头疼。”

    “球队的主场表现好像还不如客场,真让人担心呐!”

    “o和e何时能同时首发?是不是得等到世纪末?”

    “上一场太奇怪了,竟然选择o已经得不到雷哈格尔的信任了吗?”

    “o和奥托大帝,你选哪个?”

    “去他的吧!还奥托大帝呢,我又不是云达不莱梅的球迷!”

    江晓兰翻译工作进行了十多分钟,开始有些意兴阑珊。她那豆腐渣一般的心理素质,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讨论内容的折磨,于是草草收场。

    郑睫笑话了她两句,也难免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竞技体育。实力为尊,胜者为王。

    那些华丽的表象下面,涌动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苦痛折磨,埋藏着多少默默无闻的汗水浇灌。

    忍受不了寂寞,成就不了大业。

    可忍受了寂寞,却成不了大业的家伙们。何止千万?

    她和他们一样,只是有运动天赋而已,离真正的天才,有着不小的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她和他们一样,认清了这一点,不敢有任何放松,不敢有任何挥霍。

    她和他们一样,看清楚了未来,明确了道路。却依然不能确定是否能够成功。

    可这些东西,在没有成绩之前,有谁能看的到,有谁愿意了解呢?

    付出没有收获的痛苦,没有人愿意品尝,可一旦选择了这条路,就注定不会与之无缘!

    他们已经在聚光灯之下了,一举一动都被人议论不休。每一次上场都被人饱含期待。如果不能把这种压力成功地转化为动力,那每一天的焦虑积累起来。可以很轻松地压垮坚强的意志。

    他们,能做到吗?

    时间不敢有丝毫松懈。

    哨声一响,就迫不及待地向终点跑去。

    球队出场阵容和上一场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最终还是找来了库卡,顺便要来了他的承诺。做为回报,这场他的首发位置不变。

    可任谁都会明白,承诺后的首发。和喝一杯后的首发,意义完全不同!

    雷哈格尔说的很清楚,球队目前的现状更清楚,他的位置,面临着最强有力的竞争。库卡比谁都明白这一点。于是在一开始,就拿出了全部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他在上一轮比赛后,确实去赌*场光顾了一圈,没敢熬夜,却被好手气刺激的半夜没睡好。回来之后的几天里,依然每晚准时报道,只是回家的时间有越来越晚的趋势。

    球队的整体发挥不错,给予了他足够的支持。

    上一场比赛,斯福扎的表现得到了一致的认可。

    其实,无论是奥托黑还是奥托粉,对这个甘心下嫁德乙的家伙,都保持了足够的耐心和包容。在他表现出色的时候,自然不会吝惜赞扬。

    他的自身状态,和这支球队磨合的进度,都在缓慢前进,虽未到产生化学反应的阶段,但带来的效果已经足够体现在场上了。

    比赛第十八分钟,库卡在大禁区前接斯福扎一脚精准的直塞球,半转身大力抽射,皮球最终狠狠地砸了横梁。

    “咣”的一声闷响,敲在每个人的心头,让所有人喜悦之后,难免有些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运气呢?

    说到运气,尤墨最近比较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这家伙上半赛程运气好到爆棚,现在明显处于还债期。

    球队前四场比赛胜一平,净胜球仅仅只有个,其的运气成分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场比赛难道也会和他的状况一致,攒人品来了?

    “怎么有股不详的预感?”

    “你的霉运光环开始笼罩全队了?”卢伟依然淡定,只是用的是。

    “拉钦霍这家伙,我得找他评评理!”尤墨顾左右而言它。

    “他为了帮你,可能已经被传染了!看,这个头球失误!”卢伟难得惊呼出声,像是发现新大陆一般。

    场上,拉钦霍圈附近高高跃起,漂亮的头球后蹭,给了对手不错的反击机会。

    “大爷的,0:1了。有没有天理?”尤墨听着全场叹息声,想去揉揉未来的小尤墨。

    “确实,6:1的射门,0:1的比分。你娃伤天害理,罪行深重。”卢伟继续在伤口上撒盐。

    “伤士气呐,库卡都气的直喘粗气了!”

    “这货肯定没戒赌,这体力!”

    “上回头儿没找见他,估计是溜去耍了。”

    运气这种东西,在足球场上,可以用强横的实力来碾压。

    可同级别,分列四名的对手,哪儿有那么夸张的实力差距?

    卡尔斯鲁厄是支年轻人主打的球队。他们的主场战绩优异,客场表现却只平平,属于典型的人来疯。今天这场比赛,前20分钟是被凯泽斯劳滕摁住了在胖揍,只是凭借着不错的运气,才将0:0的比分保持到25分钟后。

    拉钦霍的头球助攻真的纯属运气。

    谁能料到起跳的时候脚底会打滑?

    谁能在比赛的时候。还记得赛前下过的小雨?

    谁能知道新草皮在他脚下那一块,出了点状况?

    如此多的偶然因素,凑到一起发挥作用,其的催化剂只可能是一种。

    运气!

    凭借着运气的帮助,卡尔斯鲁厄的年轻人们,找回了气势,放开了手脚,拉开了架式和对手在场搏斗,慢慢地。把比赛往五五开的方向推进。

    霉运加身的拉钦霍,真有洗洗睡了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到不是心理素质差,只是身为巴西传统农民,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崇神敬鬼。眼下队伍如此好的势头被运气破坏,自己鬼使神差的失误,竟然直接导致丢球,这种状况难免在他心里留下阴影。

    谁来拯救拯救善良的大块头吧,神啊主啊佛啊随便了!

    重新开始的比赛。他的表现依然积极,只是在面临风险的时候。采取的选择更趋保守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也属正常,一朝被蛇咬,井绳也吓人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却不太满意球队在丢球之后的表现。

    更衣室里。

    “一支有信念的球队,是不会被运气打垮的。就像必须要赢,最后却没能赢下来的比赛一样。强者会把它当作耻辱记录下来,时刻警醒自己。弱者选择尽快忘记。却在以后屡屡重现!”

    “站直了,让运气降临,微笑着面对它。你们见过一脸苦相的幸运儿吗?”

    拉钦霍听的心头一楞,脑海里立即亮起一副画面。

    微微眯着的眼睛,眉稍嘴角的笑意。散发着随性光芒的神奇小子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那个家伙现在比我还霉呢!

    还是安心完成仪式吧,别被头儿忽悠了!

    比赛第60分钟,换人区,尤墨和卢伟久别重逢。

    当然要感慨一番先。

    “上一次,还是去年!”尤墨感情比较丰富,此刻眼眶隐含泪光。

    “下一次,难道是明年?”卢伟感情不够丰富,理解不了这种情怀。

    “去年那会,你我风光无限。”尤墨不为所动,继续深情缅怀。

    “今年这会,霉运可别传我。”卢伟灵机一动,朝旁边跳开一步。

    “一晃眼,我已经胖了十斤!”尤墨打量自己一眼,找不见任何变化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,可以多卖150块钱!”卢伟打量他一眼,面带喜色。

    “猪肉有那么贵吗?”尤墨看着就是不死的球,想伸手揉揉。

    “忘了,你身上是牛肉。”卢伟也看了过去,发现皮球越来越靠近本方球门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?!”两人一起惊呼。

    世界波

    世界波这种东西,说没有运气,那纯属唬人。

    君不见某某百大进球,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家伙,就是靠着过硬的脚头,楞是踢出了匪夷所思的弧线,夸张的距离,惊人的效果

    卡尔斯鲁厄这个进球,比一般的世界波更气人!

    居然凌空一脚垫射,让皮球划出了一道诡异的外旋弧线,擦着立柱和莱因克的指尖,分秒不差地钻入网窝!

    如此明显的运气加成,即使淡定如超人,也难免要揉揉。

    上了场,两人果然没有受到英雄般的礼遇。

    所有人,都一脸无奈地摇摇头,顺便,看了眼高台上。

    已过62分钟的时间,0:2的比分,陆续开始有人退场的看台。

    还好,看台上有两个异类。

    “哇,终于一起上场了!他们能扳回比分吗?”江晓兰兴奋地站了起来,拼命摇晃郑睫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第一天看球么?”郑睫只觉得头痛,被迫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啊,他们一起上场,哪儿有空手下来的时候嘛!”江晓兰没有听出嘲讽味儿,此时仍然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“运气不在啊,有时候努力半天都不抵对方一个运气球!”郑睫不忍再欺负她,实话坦言。

    “哦?运气真有那么重要吗?”江晓兰仍不死心,卖萌状求助。

    “唉,怎么说呢运气吧,当然重要,可你又不能指望它。这场比赛,你还是别抱多大指望了,能有不错的表现,就算合格了。”郑睫拍拍她的后背,拉她坐下。

    江晓兰心有不甘,嘴撅撅着,瞅场上。

    那个大脑袋,爱眯着眼睛笑的家伙。

    尤墨仿佛感受到了她的目光,转过头,竖了个大拇指过来。

    月了,莱茵河畔的小草已经嫩绿。

    春天的希望吗?(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,炫酷手机等你拿!关注起~點/公众号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dd即可),马上参加!人人有奖,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!)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