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s:看《两球成名》背后的独家故事,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,关注公众号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dd即可),悄悄告诉我吧!

    感谢钥匙同鞋的一路相伴。顺便祝各位书友五月大丰收!

    拿什么来和运气抗衡?

    这种命题和“与命运抗争”有异曲同工之处,区别可能就是时间长短不同。

    坏运气不会一直笼罩,好运气也不会一直庇护。

    那面对坏运气的时候,有什么办法,让它尽快走人呢?

    尤墨脸上笑的灿烂,那只是很久没上场比赛的缘故,真要说有什么办法,他可心没底。

    事情明摆着。

    时间不多,落后两个,队友们很努力,却最终只开花不结果。可主场踢成这个结果实在没法交待,于是,他们现在士气还有,却像是被动无奈下的拼死一搏。而且,经历了足够多的坏运气折磨,他们的心理敏*感了许多。

    指望他们给予自己足够的帮助,那得先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表现来!

    换句话说,想让他们站起来一起抗衡运气,那就得自己先克服坏运气加成。可想要有好的表现,没有他们鼎力帮助的话,又实在难以实现。

    这么个悖论丢给他们,有多为难,就连外行郑睫都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标准的成年队比赛,他们的特点早已被研究透彻,以前赖以打开局面的两人配合,也被对手早有防范。

    少年队即使了解他们这种配合的威力,也不容易防住。成年队却不一样,高速激烈的比赛。随意的一次冲撞或者犯规,都会轻易地把这种明显的二人转轭杀在摇篮里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的身体条件和对手差距太大,刻意采用犯规战术的话,很容易就能切断这种联系。

    卢伟动作频率快,并不害怕对手的战术犯规。尤墨以前力量优势明显。对抗完全拉不住,现在优势已经不在,身体冲撞受影响的机率提高很多。

    二人转吃遍天的好日子已经过去,他们和队友的配合仍显生疏。

    这种新旧交替的时刻,他们却要背负改变运气的重任,难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重新开始的比赛依然紧张激烈。

    卡尔斯鲁厄完全放开了手脚,进入了纯粹的竞技状态,攻的气势十足,守的沉稳冷静。

    凯泽斯劳滕则恰恰相反。他们完全是面子上放不下,拼命地想从对手身上咬块肉下来,证明自己一番。这种心理状态下,他们的场上表现非常典型。

    急躁有余,办法不多!

    尤墨上场之后,没有和队友们有任何互动。

    他了解他们的心思,理解他们的状态,没有强求他们为自己改变些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则对他爱护有加。知道他被霉运缠身,现在只是不想把压力丢给他而已。

    他没有表示。卢伟就更不会有动静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,一上场,就默默地投入比赛当,消失了一般,再无以前的耀眼光环。

    唯有球迷还算燃起了些许希望,稀稀拉拉的叫喊声努力打破整座看台的沉寂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面色沉静。笔直地坐在教练席上,后脑,肩膀,腰,点拉成一线。不偏分毫。

    认真,投入,忘我,仿佛一步一个台阶一般,他们从开始的消失状态,慢慢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。

    找不到与队友的默契配合,那就把自己当成一块砖,哪儿需要往哪儿放。没有出色的状态,那就依靠不懈的奔跑,永不放弃的意志,去争夺可能连1%都没有的希望。缺乏运气的眷顾,那就不再去看比分,把比赛当成一场没有观众的训练

    沉默的比赛,好运气和坏运气在暗角力。

    他们察觉到那一条命运的绳索,和它即将绷断的声音了,于是用更深的沉默,更低的姿态,把重心缓缓下降,直到,断裂的那一刻!

    比赛第89分钟,一次稀松平常的前场界外球。

    已经被比赛过程折磨的欲*仙欲死的克利斯托夫,满脸焦灼地跑向界外,刚捡起皮球,就听见身后略显陌生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放着我来!”

    保加利亚人对这个声音的来源并不陌生,相反,在这个神奇小子身上,他依稀找见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,平时虽然交流不多,但关注的目光,却在不注意的时候,屡屡流露出来。

    朝气,随和,幽默,热情,无论哪一点,都让他有强烈的即视感。

    年轻的时候,或许不会这么怀旧吧。

    今天这家伙,比往常沉默的多,难怪这声音有些陌生。

    克利斯托夫拿着球的手没有放开,有些楞神地看着跑过来的家伙。

    一个前锋,跑过来丢界外球?

    “好了,喊他们注意抢点!”

    克利斯托夫听清楚喊话,这才回过神来,点点头,苦笑着往大禁区跑。

    界外球也算定位球?

    算了,死马当活马医吧!

    后退,一步,两步,步,双手高举皮球。然后,小碎步,再垫一步,重心降低,前后脚发力蹬地,双手带球从最高点开始,随着前空翻的身体,迅速降低到最低点,接着,随着强烈反弹的腰腹力量,出膛炮弹一般,从最低点开始向上,等到腰腹力量的加速度用完的时候,充满爆发力的上肢力量继续将皮球加速!

    2米的距离,在没有准备的家伙们眼,仿佛一眨眼的功夫,就没了!

    还好,被提醒后的谢里,正在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,思考着皮球飞过来的每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就这样。他的助跑起跳仍显仓促!

    皮球飞行轨迹很平,前点被同样猝不及防的克利斯托夫蹭了一下之后,飞行轨迹更加难以准确判断,高高跃起的他,只来的及把皮球回敲,就算是竭尽所能了。

    没准备的家伙还有很多。斯福扎明显是其一个。

    谢里回敲的头球,刚好落在了他身前,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慢了!

    彻底回过神来的后卫们,有人凭着本能,狠狠地踢向了可恶的皮球。

    然后,可恶的皮球重重地砸在斯福扎的面门上,飞入了门里

    安静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一般,呆呆地看着喷鼻血的瑞士人。

    这是。运气么?

    怎么飞来的?

    也不提前告知一下,让我们好做安排嘛!

    还有,怎么不早点来?

    这种时候的进球,算是安慰吧。

    唉,但愿下一场还能有这样的运气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下一场能没有坏运气,就够了。

    队医进场的时候,尤墨在和卢伟闲聊。

    “哪儿来的灵感?”

    “有一期天下足球,仿佛见到过。不过他那是双手持球撑地。算是前滚翻,没我这难度系数大。”

    “霉运怎么没的?”

    “我放了个p”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。怎么不早说!”

    “别跑,不是刚才!是扔界外球的时候,落地那一瞬间。观众估计都听见了,吓得我没敢回头,不知道明天报纸上有没有报道。”

    “德国环保部门权力可大着,你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闲聊的两人。终于被回过神来的家伙们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喂,国家马戏团的家伙,你是人猿泰山吗?”谢里清楚地观察了整个过程,有心想模仿一下,可掂量了一把老骨头之后。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在扔手榴弹吧,这明明是在发射手榴弹!”克利斯托夫明显是受害者,此时指着自己的头皮,在那诉苦。

    “可怜的斯福扎,处子球啊,居然用脸打进。”布雷默凑了过来,啧啧叹息着,已经忘了比分和时间。

    “要是抢点也就罢了,球打脸”尤墨躲闪着队友们的骚扰,抓紧时间吐槽。

    “放着我来!”

    一声大吼传来,真正的人猿泰山半空杀了出来,一把抱住了左躲右闪的家伙,张嘴就啃。

    尤墨魂都吓丢了,肘关节准确地挡住对方下巴,语带哀求。

    “好汉,有话好好说,不行么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拉钦霍脖子发力,压住他的胳膊,较劲。

    “我有女朋友的”尤墨眼看不支,眼神求助。

    可恶的家伙们都在嘻嘻哈哈地看戏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有两个是吧!我不要名分!”拉钦霍涨的脸红脖子粗,开口一说话,较劲就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其实是个。”一旁的卢伟叹了口气,对眼前画风有些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两个攻,抱在一起比谁劲儿大?

    “搞毛毛呢,拉钦霍,裁判都吹哨了!”莱因克再也看不下去,开始咆哮。

    “沾仙气呢,莱因克你眼红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俩抱一起的照片,肯定上头条!”

    重新开始的比赛并没有改变什么。

    除了已经改变的心情。

    1:2的比分让所有人失望,可失望之后,所有人又都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胜负有时候就这样,赢了不一定值得高兴,输了不一定值得难过。

    两个替补出场的家伙,并没有多亮眼的发挥,唯一算的上出彩的,就是尤墨那记间接很多下的助攻了。

    可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,他仿佛成了新闻发言人兼会议主持人。

    “被放在板凳上的时候,我会看比赛啊,和你们一样,很认真地看。心里只在想一件事情,我要是主教练的话,该多好!”

    “我和主教练之间关系很好,真的,你看他笑的多开心。我为什么不笑?我不是主教练啊,刚才强调过了!”

    “那个扔手榴弹的动作?你说的不对,克利斯托夫比你有想象力多了,他说那是在发射手榴弹!”

    “输了球我不开心呀,可队友们仿佛都挺开心的,我也没办法,只能强颜欢笑了!好了,这句是开玩笑的。已经竭尽全力的比赛,输球只能说是很遗憾,希望下次会得到运气的眷顾吧。”

    “节目主持人?这活我可干不来,一紧张我就控制不住挠头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早了。再笑下去的话,我回家该挨骂了。”(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,炫酷手机等你拿!关注起~點/公众号(微信添加朋友-添加公众号-输入dd即可),马上参加!人人有奖,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!)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