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轮的主场比赛被人如此期待,看台自然早早爆满。

    对手不算强,游混子奥格斯堡队。

    球队主场战绩明显不如客场,被寄予厚望的家伙赛前自曝丑闻,这些算是佐料,增加了这场比赛的看点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拒绝了两种激进派的建议。既没有把尤墨列为首发,也没有把他排除在18人大名单之外。

    还是老样子,替补席上看比赛。

    出场阵容却有了微调。

    再次因为体力不支被换下的库卡,终于受到惩罚了。19岁小将贝纳,本场替换他首发出场。

    凭心而论,库卡上一场在60分钟内的表现并不差。可竞争如此激烈的前锋位置,当打之年却出了体力问题,这种状况无论如何不会让主教练满意。

    坐在曾经无比熟悉的替补席上,库卡有点楞神。既没注意到尤墨和他打招呼,也忽略了耳边传来的小声议论,脑子里也不再浮现荷官那诱人的身材。

    “居然主动曝光,你能理解这种行为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,我才不会那么痴情。”

    “体力怎么会那么差?难道他也在和两个女人同时交往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,他以前没这样过。”

    议论声不大,尺度也不出格,库卡却像突然受刺激一般,转头朝尤墨傻笑起来。

    嘴咧着,眼神游离,眉稍散乱,脸上肌肉时不时地抽动一下。

    笑着笑着,双手捂住脸,埋下头去。

    “输钱了?”尤墨微一抬头。确定主教练没朝这边看之后,凑近了小声问,

    “嗯。一晚上功夫,万。”库卡没抬头,小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见得是坏事吧。”尤墨手拄下巴,头转向比赛场。

    贝纳的第一次首发并不怯场。他和谢里两个高锋一个强壮,一个灵活,把对方禁区搅的一团糟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打算金盆洗手了。”库卡发了会怔,手拿开,直楞楞地看着场上,声音也是楞楞的,有点大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多找几个人监督你?”尤墨瞅了眼周围惊讶的眼睛,压低声音问。

    “嗯?”库卡也惊了一下。抽了抽嘴角,伸手揉了揉脸,使劲眨了眨眼睛,努力让声音正常一些,“你小子怎么想的?主动跟媒体坦白,是打算用场上表现打他们脸吗?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知道我的事?”尤墨一脸惊讶。

    库卡刚想撇嘴表示不屑,看台上响起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贝纳一个漂亮的头球冲顶,皮球稍稍高出横梁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今天发挥不错嘛!”库卡换了张脸回来。嘴角斜向一边翘起,眉头向上抽了两下。皱起了几条抬头纹,身体后仰,二郎腿翘了起来,一阵乱抖。

    “是啊,伤心么?”尤墨懒的看他,目光转向一边。

    卢伟正一脸专注地看着场上。

    “研究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姜是老的辣。”卢伟的回答有点天马行空。

    “哦。说来听听。”尤墨凑近过来,不去管一边自我吹嘘的库卡。

    “反其道而行之。练了五场的地面进攻,给对手造成了足够的错觉,这场面对后防平均身高最低的奥格斯堡队,球队又重新捡回冲击型打法。前锋组合也有变化。这么多因素加在一起,让对手明显吃了暗亏。”

    “头儿果然有大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”

    一支球队就是这样,如果想要走的更远,就不能只有一套阵容一种打法。两军对阵,难免会有风格相克的时候,光指望战术神奇,球员发挥给力,明显有些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与其到时候为难,不如早做准备。

    急功往往只能近利。

    舍不得对陈疾动刀,一味地缓解症状,终究会大病一场。雷哈格尔看的很清楚,自己接手前的这支球队,已经被现实打击的不敢去面对了。他们的乐趣是怀旧,沉浸在以往的辉煌。

    两个给球队带来活力的家伙,被他们当做了治病良方,恨不得他们马上成熟长大,成为球队的主力核心,带领着他们走出泥潭。

    却忘了,不自救的话,谁能救的了?

    雷哈格尔雪藏了两个家伙,给他们制定了短期内很难达到的目标,就是想让这支球队意识到问题所在。他需要球队做出改变,需要他们有足够的能力,创造出供两人驰骋的舞台,才能把整支球队盘活。

    他不想和媒体争论,也不想把压力丢给球员们,于是默默地背起了非议,顶着战绩可能不力的压力,继续雪藏。

    委屈不算什么,压力承受的住,耐心也足够,唯一让他担心的,就是这两个家伙能不能经受住这种考验!

    他很清楚,两人前半赛程风光无限,无论媒体球迷,还是队友教练,处处捧着供着,唯恐他们心生异变,转投豪门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下,两人能坐的住板凳?

    能一直坐到球队的戒断症状消失,真正走上正轨?

    能在恢复重用的时候,保持一颗平常心?

    带着这些疑问,雷哈格尔开始了一场赌*博。目前看来,只是阶段性的小胜利,不值得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球队的上半场很轻松,1:0的比分是由克利斯托夫远射完成的。

    比分不一定是场面的真实反应,可今天这45分钟,所有人,甚至包括对手,都觉上半场输一个真不亏!

    他们的状态,就像是剑客在被迫练习一段时间刀法之后,突然有机会拔剑起舞一般。既陌生,又熟悉。连带着,还有股兴奋感。

    所谓的,压抑后的释放!

    一支球队的主教练,如果只能通过训练来让球员提高。那无疑是不合格的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通过这45分钟比赛,让所有的队员们都明白了:不是刻意在为难你们,只是你们太懒惰,再不学习的话,就要严重落伍了!

    竞技体育,犹如逆水行舟。职业运动员,犹如舟上船员,不能时刻保持警醒,时时鞭策自己前进,那被淘汰的日子也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球员们都明白这个道理,绝大部分人都很勤奋努力。可唯独方法,总会有些疑问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特点都不一样,每个人的经历也都不相同,每个成年人。都会有自己的主见。

    既使资深如奥托大帝,一样不能只凭名头就让人信服!

    一直到今天,球队在他带领下,已经完成了五场半比赛的时候,所有的有心人,才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德国人固执,死板,可他们并不笨。真正意识到问题在哪。真正对一个人信服起来,那迸发出来的决心。大到难以想象!

    而决心,是信心的根本。

    尤墨在下半场第66分钟替换谢里上场,卢伟在比赛第2分钟替换瓦格纳上场。

    然后,雷哈格尔令旗一摇,地面进攻走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场上比分是2:0,第二个进球是贝纳的处子球。在比赛第62分钟头球完成。

    已经在看台上高歌不断的球迷们,眼前继续一亮!

    卢伟和斯福扎,球队相当于同时拥有两名十号球员,他们在上一场比赛里,彼此的配合很少。也缺乏默契,可今天完全不同了!

    放松的心态,超高的球商,相互信任的氛围,让他们无缝接轨,迅速地盘活了场,把整支球队换了个风格一般,华丽,流畅,高效!

    唯一值得可惜的,就是时间太短,没看过瘾就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还好,最终没有只开花不结果。

    全场比赛第91分钟,一连串眼花缭乱的配合之后,斯福扎在自己的功劳本上又记下了一次助攻。

    进球是由助攻到禁区的施容博格打进的,算是他在本赛季的处子球。

    之前失位导致丢球的郁闷,被他通过一声声的怒吼,发泄了出来。顺便,再次引爆了沸腾的看台。

    比赛是如此的顺畅自然,于是,直到结束后好一会,所有人才想起来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的表现呢?!

    重压之下,有没有能证明自己的表现呢?

    看台上依依不舍的观众,是没指望马上了解了。守在电视机前回味的观众,有幸通过科尔曼的点评,了解一二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,有些时候,球队需要英雄。可老是需要英雄的球队,会不会让人觉得很无力?一支成熟的球队,一支能连胜的球队,一支能赢得冠军的球队,是不会把赌注都押在一两个人身上的,即使他有英雄般的能力。o本场表现很积极,效果也不错,看这组数据:0分钟不到,跑动距离200,脚射门,两脚框,一次前场抢断,一次威胁传球,两次犯规。这种表现实在无可厚非,也不能说明他是否受到之前事件的影响。我觉得,大家还是要耐心一些,理智一些,对年轻人更理解一些。没有人愿意四处竖敌,他这样做肯定有他的理由,希望能在事情真正过去之后,听到他的真实想法”

    新人笑,旧人哭。

    即使大胜,也不是每个人都笑的出来。

    看台上一脸阴沉的萨格特,替补席上强颜欢笑的库卡,心底明显都在哭泣。

    竞技体育如此残酷,一不留神,自己已经成了明日黄花。如果难以保持平常心的话,难免会怨恨丛生了。

    同样不开心的,是看台上的江晓兰和郑睫。

    在她们看来,这种表演时间上场,完成一场表演,实在是难以证明自己。他已经连续六场比赛没有进球了,之前的那些纪录仿佛都成了笑话一般,让人羞于启齿。

    即使六场比赛只上了四场,加起来只有120分钟,那也不能让人为之乐观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神奇光环呢?

    已经被霉运一起带走了吗?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