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样一场比赛,无论结果还是过程,都实在无法让人挑剔。连带着,个人表现也实在难以掩盖整体的出色发挥。

    媒体们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不想一黑到底的家伙们,没有办法从他的表现,找到更具说服力的东西。想在此时站出来撼动风向,明显有些底气不足。唯一能提及的,是雷哈格尔没有把他摁死在板凳上,证明自己的机会还有的是。

    看他不顺眼的家伙们,也实在不能无视他的努力,更没办法忽略整支球队的整体性。单单把他摘出来大肆抨击一番,也实在太过牵强。

    不过,表扬缺乏论据,批评就不怕了。

    “球队已经不需要他的所谓神奇发挥了,贝纳的出色表现,证明了锋线上少了他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已经六场颗粒无收了,着急是难免的,但愿雷哈格尔和他都能保持耐心”

    克莉斯娜看着最近一期的《凯泽斯劳滕竞技体育报》,眉头开始皱起。章内容不多,语气一贯的尖酸刻薄,比较适合爱挑刺的年懂球帝们胃口。不用看,署名肯定是黑泽龙之。

    这种评论,看似平和,暗却在把视线往对他不利的方向引。

    不需要,着急,颗粒无收寥寥几句,就把他在团队的作用削弱到了最低点。对他没有好感的人群,无疑会加深有色眼镜的厚度。

    要不要想办法敲打敲打这家伙呢?

    在雷哈格尔眼里只是阶段性的小胜利,在队员们眼里可不是。

    别扭了几场比赛了,突然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不说,球队展示出的积极层面还有很多,这种状况不庆祝一下,实在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庆祝嘛。有个主题总是会多不少乐趣。昨天下午比赛一结束,莱因克在更衣室里就打起了招呼,说是要给斯福扎搞个欢迎会。

    身为主教练的得意弟子,斯福扎一直足够的低调。初来乍到时,这种低调大家没放在眼里,觉得那是不适应而已。后来。场上表现一般的时候,大家觉得那是必须的,没什么大不了。可最近一场比一场表现的好,他却依然那么低调,这种职业作风无疑很得人心了。

    尤墨和卢伟也被打了招呼,两人却一一拒绝了,莱因克也不勉强,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条件允许的话,尤墨其实并不抗拒这种球员聚会。眼下就算了,回屋避风头吧。

    家有了电脑,以前不方便的事情现在没了障碍。早饭刚吃过,尤墨就被卢伟拉进房间,一起研究起比赛录像来。

    昨天的比赛在队友们看来值得庆祝,在他们看来更值得研究。

    师从雷哈格尔,卢伟的心得体会明显比尤墨来的更快更全面,也更准确。如何打造身旁这个随性的货。他也有了进一步的思路。

    现在,只需要让事实说话。

    “看出来没有。贝纳虽然是第一场比赛,可他的跑位思路很清楚。看这个下底传,克利斯托夫和斯福扎,施容博格角配合之后,成功跑开了空档,传球的时候身前空无一人。注意看贝纳的跑位。他看了一眼边路,观察到人比较多,传球可能会比较仓促,于是跑向后点。可到了后点,皮球却没有传过来。他迅速回撤,又观察了一眼,开始冲前点!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,没有干扰的情况下,前点,间的点,更有威胁,仓促的情况下,后点的可能性较大?”尤墨通过一遍遍的慢放看的很清楚,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干扰的情况下,传球手自然把握大一些,高度和落点会控制的比较精确。当然,能有多精确,和传球手水平有关。有对抗或者干扰的情况下,传质量肯定会有下降,最明显的表现是力量过大,点可能会比较高,比较靠近后点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的球,后点威胁更大。”尤墨沉思了一会,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尤其是45度斜吊,高速冲刺后的小角度射门或者回敲,效果会非常好!看这个,反击的传球,对方后防线处于高速运动当,只要抢准了点,就能让他们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意思是,阵地战,前点威胁更大,反击的后点更危险?”尤墨缓缓点头,长呼口气。

    “阵地战防守队员扎堆,前点抢不到,后点的机率会小很多,威胁也会小不少。反击当,越靠近底线的点,越不容易被对手提前防范,能比他们提前一步向那移动,选择就会多不少。少打少,总比多打多来的更容易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不需要刻意参与到进攻组织当,只需要在合适的时间,出现在合适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是的,你的特点,决定了很多人和你配合不到一块。换句话说,你不是个团队型选手。可如果要发挥更大的作用,就得了解团队的特点,以及不同情况下的运转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懂了,了解体系的运转方式,却游离于体系之外。目的何在呢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你在体系,防守队员会依靠经验和身体,把你限制住。如果在体系外,可能会错过一部分机会,但你的跑位会让对手无法捉摸,也就无从判断!”

    “长远来看,会有什么效果?”

    “知道杀手的存在,却无法确认他在哪儿,会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杀手,不是手持砍刀,杀气腾腾的刽子手。

    阴冷,沉默,出其不意,这些才是杀手赖以生存的本钱。

    尤墨那种随性的踢球方式,经历了两年半的巴西磨练,依然有着浓郁的个人风格。来德国的半年,他学习了很多战术知识,深入了解了战术体系的各种运转方式。也在尝试着,能不能融入到体系当。成为合格的团队选手。

    他在上半程首发出场的比赛,一直在做着这方面的努力,效果却只一般。当时他和卢伟都觉得是因为时间太短,和队友的相互了解不够造成的。

    可下半程的120分钟比赛打完了,他的这种努力依然效果平平。

    就在他还在闷着头向前冲的时候,卢伟提前意识到问题所在了!

    顺便。也进一步体会到了雷哈格尔的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奥托大帝,是打算打磨一支,没有他也能正常运转的进攻体系!

    之所以把他一直雪藏,就是要让他们把这种体系搭建完成,最终加上他的想象力,磨合成一支既有严格的战术纪律,又有丰富创造力的球队。让他们既有欺负弱队的本钱,又有和强对抗衡的办法!

    尤墨之前选择的道路,明显有些勉为其难。

    既要在体系发挥作用。又要出其不意地出现在杀手的位置上,还要保持丰富的想象力,来完成最后的创造力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,就像是个拿编,导,演,位一体来要求自己的家伙。以目前他的水平来看,显然望尘莫及。

    想成为参与者。必然无法保持旁观者的冷静;融入到进攻体系,必然容易被对方提前判断。以他目前的团队意识。继续这种努力的话,显然难有持续的高光表现。

    卢伟的一番话,算是给他指明了道路。

    适合他的,不是庞大的数据,华丽的百分比。

    效率。

    让人恐怖的效率!

    两人一头钻进房间,就是一上午的时间。

    江晓兰和郑睫悬着的心。也慢慢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俩本来打算乘着今天休息,开车带着他们出去散散心的,结果发现她们的担心完全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他们的目标,是长远的发展;他们的对手,只是他们自已;他们的态度。没有受到满天非议的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旁观者眼,那些让人喘不过气来的重重压力,在他们眼里,只是需要克服的小小困难而已,说不定,还能给生活增加不少乐趣!

    午吃饭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偶尔看看报纸,感觉很不错啊。”卢伟看了眼扔在一边没来及看完的报纸,感慨。

    “咱俩积怨这么久,是时候比赛一下饭量了。”尤墨捋好袖子,端正坐姿。

    “你吃饭跟开挂一样,我等普通玩家只能默默流泪。”卢伟摇头,抿一小口汤。

    “上次的户外跑酷场感觉不错,你要试试不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下午反正闲着。”

    江晓兰开头还笑着在听,到这一句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队友就是在那受的伤吧,多危险的地方!而且,有人围观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去比赛,玩玩而已,稍微伪装一下就是了。你们也去看看吧,好玩着呢!”尤墨不死心,力荐。

    “装完x就跑,多刺激!”卢伟想象了一下,点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跑酷场,干嘛用的?”郑睫听了好一会,没个头绪。

    尤墨忙着吃饭,眼神示意卢伟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“他在里面耍猴,我们在外面看。”卢伟很形象地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不试试?”尤墨毫不介意,自觉属猴挺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研究了一上午嘛,怎么不去试试看效果?”江晓兰仍不死心,委婉进谏。

    “是啊,研究的结果,就是让这家伙继续耍猴戏。”卢伟一脸微笑,笑着继续解释,“目前这支球队,已经把进攻体系初步梳理成形。以后的比赛,他能获得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多。再不找个办法磨练磨练身体感觉,灵感会消耗怠尽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那以后呢,会不会有再也找不到灵感的时候?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,都有自己的路。有谁在上路前,就能看清楚,是不是死路一条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勇敢走下去的决心,活路也就走成了死路。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