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跑的身体,急刹,后跳,抬腿,膝撞!

    迎面而来的皮球,本来马上就要追到他了,结果仿佛被他迅速的动作吓到了一般,滞了一滞!

    提前判断所带来的优势,让他有了极短的调整时间;无比强大的身体控制力,让他的动作简洁迅速。不到20公分的空间,05秒以内的时间,他完成了匪夷所思的事情!

    如果只是仓促的后跳膝撞,那并不值得一说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那样的效果,和直接用腹部撞上去一样!

    能为常人所不能,所谓的天才,大概如此。

    发力!

    射门最重要的技巧,他用的是跆拳道正面膝撞的标准姿势,大腿后群肌的收缩,用的却是咏春的寸劲技巧,这让本来平平无奇的膝撞,在那一瞬间,仿佛带起了凌厉的风声!

    米多的距离,被迅速掠过。第二反应并不慢的门将,刚抬起头,刚伸出手,就被这不知从何而来的皮球,给彻底击败了!

    被这次流畅的进攻,给激起了全部热情的两位解说,随着皮球一步步靠近球门,声音越来越大,直至最后,成了嘶吼。

    “突破,传球,直塞,这次进攻非常顺畅!克利斯托夫接球,抬腿,准备射门吗?没有,交给了位置更好的贝纳!大力轰门!有没有?啊,差点点!被扑出来了!补射!进了!!!是谁?”

    如果没有慢镜头的话,很多进球的家伙,都会被更重要一些的,皮球的位置,给忽略了他们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是o吧,冲向场地边了。准备来个滑跪庆祝?哦,不够激*情呐!不过,跳的真够高的!嗯,好了,刚才发生了什么,我们也看的并不十分清楚。来看看慢放!”

    “怎么做到的?!太夸张了吧!慢镜头下面,动作依然如此迅速!”

    “据说他以前练过华国功夫,看来确有其事。换个角度,再来看一遍!”

    “太夸张了,真的,太夸张!原谅我贫乏的词汇吧,老天!可我真想不出来更合适的形容了!如此短的时间,如此小的空间,能完成后跳就算不错了。可瞧瞧他的动作!屈膝,抬腿,撞击,看清楚了么,一个明显的加速!这让本来很难发力的射门,在最后接触皮球的一瞬间,完成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加速过程!我敢保证,换成其它任何人。都难以完成,不对!是肯定不能完成这种动作!”

    “绝杀。又是绝杀,上半程那个一而再,再而地上演绝杀的神奇小子,又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苦心经营,忍受非议,饱经压力。搭好了舞台,雷哈格尔退居幕后,看着自己手下的弟子们。

    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努力化作东流水,即使心理强大如奥托大帝,也不能承受一次次的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竞技体育。成王败寇。赢了,不只是分,输了,比零分还要低。

    一只不能稳定获取胜利的球队,终究难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底气,在胜负悬于一线的时候,往往容易含羞露怯,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所谓的大心脏,极少部分人是天生,绝大部分的家伙,都是经历过连胜,拿到过冠军,才慢慢沉淀下来,成为信心的根基。

    所谓的冠军之师,就是在拥有了这样一群家伙之后,冠军拿到手软,才得以成名的。拥有过多支冠军之师,豪门之名才得以名符其实!

    眼前这支凯泽斯劳滕,和豪门挂不上任何关系,他们只留下了冠军队的空壳,在苟延残喘而已。

    没有彻底的重建,重现辉煌根本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不对,反复提在他们口的,“重现辉煌”,才是导致他们不进反退的根源!

    雷哈格尔想要的,是属于自己的冠军之师,跟以前那支红魔,仅仅只有名字上的相同而已!

    战术,人员,信心,活力统统地属于自己,属于现在,属于未来,和以前的所有辉煌,毫无任何联系!

    这场比赛的对手,无疑是检验队伍的最佳试金石。

    前60分钟的纪律严明,他们做到了。后0分钟的活力四射,他们同样做到了。

    如果最终只收获个0:0的话,信心从何谈起?

    从量变到质变,需要什么?

    突破最终的瓶颈,需要什么?

    很简单!

    恰当的时间,出现在恰当的位置,完成恰当的动作,杀死对手的同时,让所有的努力,升华!让所有的信心,沉淀!

    所谓的大腿,会是那个家伙吗?!

    进球的那一瞬间,雷哈格尔再也难抑心头激动,霍地站了起来,脸上表情仿佛没有准备好一般,依然是紧绷的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那个高高跃起的背影,确认那是自己最大的期望之后,才猛然甩落双拳,松驰下来。

    摄像机最喜欢在这种时候找主教练。

    国家二台的老家伙们,看着那张比无熟悉的老脸,看清楚了上面的皱纹,一道道地,深深铭刻在额头,脸颊上。

    直到那张脸骤然散发出兴奋的光,才让他们同样松驰下来,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“雷哈格尔蛰伏了整整一年,选择从德乙出发,并不是养老来了。曾经一手打造‘不莱梅王朝’的奥托大帝,拥有一颗冠军的心,只要还在跳动,就不会停下追逐的脚步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本来有很多选择,即使不当职业经理人,也有大把的挑战在等着他。可他却选择了一条最难的路,毅然决然地上路了!”

    “目前来看,做的还不错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祝他们好运吧!”

    “嗯,比赛已经结束,最终比分是1:0。凯泽斯劳滕又一次在客场拿到了胜利。他们最近的客场表现可真不错,连胜了。积分也压倒了本场对手,24轮过后,以48分名列第二。这个赛季,德乙的竞争够激烈的,第二名到第五名。仅仅相差分,也就是一场比赛!剩下的十轮比赛,只有咬紧牙关,坚持到最后,才能脱颖而出,获得顶级联赛的门票!”

    “一场进球不多,却依然非常精彩的比赛,感谢大家的收看!”

    终于再次收获金子般的入球,尤墨的头发被蹂*躏的很惨。

    老家伙们在上半程比赛结束的时候。已经把这个家伙当成了自己人。下半程他明显没有得到重用的事实,让他们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有限的上场时间里,他那仿佛光环尽失的表现,让他们的心,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?

    又是个快速陨落的所谓天才?!

    他在平时的表现到是一如既往,自然,随和,既不装低调。也没有拍着胸口表示没问题。

    这种态度让他们稍稍放下心来,默默地期待着他的表现。

    他们很清楚。身为一名前锋,连续的不进球,会给信心造成怎样的伤害。

    犹豫,担心,注意力分散,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。接着。恐慌,焦虑,急躁,越想就越不来。最后,开始迷失自我。不知多久才能找回。

    这种例子太常见,以至于他们早都麻木。

    只是这家伙在他们心里的位置,实在太重要,他们才一反常态地挂念起来。

    仿佛,那是年轻时的自己!

    他们很有经验,在那种不利的状况下,既没有向主教练表示些什么,来争取他的主力位置,也没有一味地用将来会更好来安慰他。他们只是默默地观察着他的表现,把期待藏在心里,在他上场的时候,在胸前划个十字。

    已经被换下的谢里,场上的施容博格,莱因克,布雷默,克利斯托夫,鲁斯,拉钦霍

    一个个代表着红魔的家伙们,把心底最真诚的祝福,通过目光,传递过来,希望用这种最朴素的方式,唤回心的英雄!

    现在,是疯狂庆祝的时候了!

    刚回到更衣室,尤墨的电话就焦躁地响了起来。拿起来一看,上面十多个未接来电,清一色的都是克利斯娜。

    他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,结果接起来一听,哭笑不得了。

    复仇,打脸,还击,最好能卸他一条腿下来,要不要找黑*社会的,她以前认识个朋友

    这女人

    不是艺女青年么?

    怎么成暴力女汉子了?

    尤墨好一通安抚,才把经纪人的情绪稳定下来,顺便交流了一下心得,好让她的赛后评论言之有物,不至于胡言乱语,指点江山。

    电话刚挂断,队友们的第二轮调*戏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0岁上下的老伙计们,玩心不减,小小的更衣室空间里,非要他表演个节目。一番商量之后,尤墨拉开架式,表演了个前空翻接后空翻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稀松平常的事情,把他们惊的一楞一楞的!

    空翻对运动员来说并不难,在场的很多家伙们都能来一手。可空翻之后的身体平衡,必然难以控制精确。能在前空翻之后稳稳落地,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是高难度要求了,如果还要马上接个后空翻的话,难度可想而知!

    轻松,利索,简洁,两个动作一气呵成,结束之后,他身体微曲,迅速控制住了平衡和呼吸,仿佛没事人一般,微笑着等待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老家伙们当然不会吝惜了!

    整齐热烈的掌声掩盖了不断的叫好声,把悠闲的更衣室,变成了胜利后欢乐的海洋。

    在其佯倘的人们,随着喜悦的深入,把四肢百骸都放松了,尽情地享受着胜利的滋味。

    人生得意须尽欢。

    竞技的魅力,大抵如此吧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是冠军的话,就更好了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