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谢保全同鞋的全订支持,月票鼓励。

    你们的支持是我写作的最佳心情调节器,在此特别感谢每天坚持刷屏的tsy同鞋!

    整场战术安排,人员选择,球员表现,无一不指向了最大的功臣——雷哈格尔。

    媒体的脸皮厚度自然难以测量,尤其是在这种时候。

    冷静下来的克莉斯娜,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时候,其它人的各种追捧,已经在奋笔疾书了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个1:0,但球队表现出来的纪律性,创造力,爆发力,一样不少。客场战胜主要竞争对手,24轮内的最高排名,晋级顶级联赛的巨大希望,每一条,都值得大书特书一番。

    至于焦点的那个家伙,自然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了。

    转粉或者准备转粉的家伙们,当然是顺坡下磨,就势颂扬起来。立姿态坚定一些的,也不能忽略这个进球的巨大意义,他们的观点更趋向于球队本身的努力,强调这个进球的团队性。

    准备黑到底的家伙们,自然是把进球尽可能地往运气方向领,把话题往他本场消失一般的表现上带,最后再感慨一下:进个球就能成英雄,这英雄真是好运气。

    克莉斯娜正在斟酌字句的时候,球队临时下榻的酒店,尤墨和卢伟已经准备睡下了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这次的拜访,明显不是无心为之了。

    可两人准备安心入睡的举动,还是惊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按他的理解,卢伟那个进球,只是身体条件达标之后的正常表现而已,之前并没有承受过多的压力,相应的。也没有多少愤怒,压抑,以及复仇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今天呢?

    这个进球算是救他于水火之了,他仍然不准备出去疯狂庆祝一把?!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,到底心有多大?

    “没去庆祝一下?”

    “人生地不熟的,算了吧。”尤墨把他迎坐下。心里一动,提议:“要不,我去买点酒回来,在这喝一杯?”

    “嗯,好主意。给我来瓶葡萄酒吧,你们随意。”雷哈格尔稍稍一楞,点头微笑。

    “黑啤?”尤墨转头问另一个家伙。

    “少来点,要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头儿在这呢,难道你本来准备大醉一场?”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交流。还是习惯性的用,雷哈格尔一听就着急了,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跟我耍心眼,我不会上当的!”

    两人都是一楞,随即反应过来,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“放心啦,等赛季结束,找个机会再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雷哈格尔一脸的不信。

    “反正别和我耍花样。间加没加伏特加,我可是能品出来的!”

    此地无银百两的举动。把两人彻底逗乐了,对视一眼后,尤墨施施然出门。

    卢伟本不擅长与人沟通,可今天实在是被这老头的表现给雷到了,一下子拉近了不少距离。尤墨不在,两人的话题迅速转移到这场比赛。

    “球队的破门手段会不会太单一了些?射门质量如果再能提高点儿。比赛应该不会这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聊天怎么感觉像在和伯尔尼说话?真是够奇怪的,你说的不错,体系搭建完成之后,就是磨砺武器了。下一阶段的训练,也会以这些为目标。增加进攻的锐利度!”

    “对于他进球之前的表现,您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你问的很有意思。这么说来,是你们提前制定好策略,在场上施展出来?”

    “算是有些自己的思考吧。每个人的特点都不相同,适合的道路也不一样,我觉得目前拿战术体系来要求他,有点操之过急,或者说是本末倒置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你的眼光不同寻常!他的特点,我来队伍之前就有仔细研究过,确实和其它人不一样,战术要求这种东西,强加在他身上并不合适,目前阶段,了解就可以了。如果为了这个把本来创造力丢失了,有些得不偿失!”

    尤墨最终还是没坑他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:眼前胜利只是球队的首航成功,值得庆祝,但不值得彻夜狂欢。

    个人,随意地喝着酒,聊着天。话题一开始还在足球上转悠,慢慢地扩散到了其它领域。

    尤墨和卢伟这才惊讶地发现,老头竟然如此学识渊博!

    哲学,是德国人引以为傲的根本,经济学,是他大学主修的科目,心理学,他获得过硕士学位

    丝毫没有卖弄的意思,老头的言谈举止很随意地展现着他独到的见解。这种学识的展示,是内行之间的心领神会。两人如果没有足够的阅历和化水平,会完全跟不上他的思路!

    雷哈格尔面带微笑,挥洒自如,可心里的震惊完全不比两人来的少!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,两人的低调只是隐忍,只是心有大计划,只是眼界足够高远。这一番深入了解,他才发现,原来并不仅仅是这些!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满腔怒火,也没有一心的想要出人头投地,更没有证明给别人看的意思。他们只是单纯地热爱足球,喜欢竞技,他们来到这支球队,并不仅仅把这当成了名利场。他们视球队成绩为已任,重视与队友的关系,真正地把球队当成了自己的归属!

    这样的家伙,当队长都绰绰有余!

    交流就是这样,从无意到有意,从浅出到深入,慢慢地,把彼此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,把彼此的思想释放,通过碰撞,产生火花,最后在不经意间,刻上彼此的印记。

    只是单纯工作关系的上下级,难免会有相互防备的心理。有了这种朋友式的交流。信任感才能真正地建立起来。经历了岁月的考验,就会沉积在心里,成为真正的挚友。

    即使多年不见,也依然会牢记在心的家伙!

    这顿酒,最后还是有点喝高。个人一直聊到一点过,才带着醉意退场。把美好的一天,交给睡眠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生活还是要继续,再美好的昨天,也不会多停留一秒。

    不过,对尤墨来说,仿佛真的是霉运去除,好运接着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周末是国际比赛日,没有比赛任务的家伙们,会有两天的假期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最让他担心挂念的主儿——李娟。要随女足国家队,来德国打一场热身赛!

    她是随队过来,自然不能乱跑。他就没这份烦恼了,请假也得全程陪伴!

    李娟本来打算给他个惊喜的,结果仔细一打听,断了念想,乖乖地打电话过来,汇报了具体行程安排。

    尤墨是周得到消息的。高兴的能一蹦尺高。

    两人其实距离上次见面没多久,个月而已。可在他的心里。这个同样单纯善良,脾气火爆到有些鲁莽的家伙,占据了一个非常特殊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有多重要,他自己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行啦,大脑袋家伙,你都不怕兰管家吃醋?!”郑睫一脸的酸溜溜。声音里警告味儿明显。

    尤墨傻笑着放低了些声音,没去看江晓兰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丹姐走了,娟姐来了,唉”江晓兰拍拍围裙,继续埋头拖地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。我要是你,哼哼!”郑睫恨恨地看着他,牙齿吱嘎作响。

    “会怎样?”江晓兰懒洋洋地问。

    “嗯?当然那要看他到底对我怎样!”郑睫话到嘴边转了个弯,眼巴巴地瞅着卢伟。

    “看我干嘛?”卢伟一脸奇怪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的话,会怎样?”郑睫对这家伙和自己的默契很不满意,瞪眼皱眉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会从了他的!”卢伟脸上表情更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猪啊!能不能说句正经点的!”郑睫有点抓狂,张牙舞爪地扑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架式,像是在讨论正经的问题么?”卢伟被掐住脖子前,努力提问。

    尤墨终于把两人的话费消耗怠尽,此时过来看戏。

    “不对,郑睫,你这个龙爪手造型不够帅!膝盖呀,笨,用胳膊肘,完了,太笨了,你竟然打不过个男的!”

    江晓兰早就在瞅他了,这会看他没事人一般,顿时怒火烧,过来敲他脑袋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什么时候过来,在哪儿,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“柏林,都去,周六我们放假开始,我和头儿打个电话,看能不能多请一天假,玩上天再回来!”

    “你去就是了呗,我去干嘛?”江晓兰心里稍微踏实了些,继续埋头干活。

    郑睫一口咬对手胳膊,顺利脱身,跑过来抓住她的肩膀,一阵摇晃。

    “去嘛,兰姐,你自己在家多没意思的,我连个翻译都没有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二人世界,我去添乱吗?”江晓兰声音轻轻的,眼神游离不定。

    “真不错,会吃醋了!”卢伟强忍疼痛,对手下得意弟子的表现很满意。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会叫的狗有肉吃!”

    郑睫忙不迭地添油加醋,结果却被江晓兰伸手敲在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你才是小狗啦!我不爱吃肉!”

    “‘叫’,这个字是亮点!”卢伟来了精神,仿佛被咬后伤口已经自愈一般。

    “有肉吃?”尤墨顿时起了不好的联想,某个地方蠢蠢欲动的同时,伸手抹口水。

    郑睫的脸,刷的一下红透了,狠狠地瞪了眼卢伟,转头往房间里走。

    江晓兰看的一阵奇怪,“在干嘛?怎么脸红了?”

    “讨论人生大事,小姑娘家稍安勿躁!”卢伟被郑睫瞪的浑身发毛,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起身的时候,双腿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“他们干嘛去?”江晓兰更奇怪了,额头上不知是雾水还是汗水,白茫茫一片。

    尤墨看着两人进了屋,过来抱住她。还没说话,让她羞红脸的触碰,就迅速堵住了她的嘴。

    “干嘛啊,大白天的?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