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九章 不懂事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为了保密起见,李娟请了半天假,认真地乔装打扮一番,来到驻地附近的一家咖啡店。刚推门进去,就被一排墨镜男女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四人迅速将她围拢,东摸摸,西看看,同样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拐八绕,寻了个安全的地方坐下,曾经熟悉的氛围,又被找了回来。

    五个人,仿佛回到了四年前的那个夏天。

    李娟果然没有江晓兰想象般小气。

    见了面,亲热过,熟练地挽起他俩,聊起了家常。

    江晓兰本有些惴惴不安的,结果被她一阵猛夸,弄的反而不好意思了。许久不见的陌生感里,加了不少亲近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出了省城,进了国家队,外面跑的多了,李娟还是成熟了不少。

    无论是长相打扮,还是言谈举止,都有些见过世面的大气,对江晓兰毫无遮掩的好感,更是她心理成熟的标志。

    对这个担负起他衣食住行,处处为他着想,事事忍让的小姑娘,她才不会因为他带过来一起见她,而产生任何不快呢。

    而且,出国比赛,偶尔请假已经是破例了,想在外留宿压根想都别想。找机会和他亲热,显然也不用一上来就这么着急。

    她已经不是刚认识的时候,那个单纯到傻乎乎的家伙了。对于自己的未来,她有着清晰的打算,对自己和他的关系,她比江晓兰有自信的多。

    这或许就是家里学校两点一线,和在外面疯跑的区别吧。

    当然,和自身性格也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“国家队氛围怎样,有没有关系不错的?”

    尤墨对她的状态也很满意,心里踏实不说,还有满满的欣慰感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氛围还行。都是些认识的,没多少闹心的事情。纹姐,容姐,对我都挺好,把我当妹妹看。”李娟解了相思之苦,开始有些心痒的念头跑出来。这会正抱住尤墨的胳膊蹭啊蹭的。

    “孙纹,温利容”卢伟和郑睫坐在对面,这会正在小声解释传说的女足国家队。

    把李娟这么个家伙丢在国家队,尤墨可不放心。除了周晓峰在女足的人脉,他还找了老朱,好一通拜托。

    魔都土生土长的孙纹是整个女足圈的大姐大,和朱广护关系一向不错,当然会卖个面子。温利容也是个川妹子,不过一直在京城队踢球。算是主教练马园安的心腹大将。有这么两个家伙护着李娟,她在国家队自然混的顺风顺水。

    “马指导对你怎样,训练要求呢?”尤墨哪能不知她的心思,此刻正襟危坐不假,眼睛却瞅着对面家伙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都不错,国家队比地方队还轻松些,只不过乱八糟的领导太多,天天开会”李娟也瞅着对面呢。看着两人聊的兴起,于是凑到他耳边。恶狠狠的语气,“我想要你了!”

    “嗯?!”尤墨真没想到这家伙这么直接的,直接吓的一哆嗦。

    还好,除了江晓兰眼皮子动了动之外,其它两人没啥反应。

    这会是下午点过,四人过来之后就把酒店定下了。只是刚出来就回去,难免惹人暇想。

    “你们下午怎么安排?我打算请她几个队友吃饭,晚上一起吗?”尤墨定了定心神,开始建议。

    卢伟那开阔的视野,10+的智商。哪能不知道对面在干嘛,不过是因为很久没见着这家伙了,没太好意思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飞机坐的有点累,准备回房间睡个午觉。晚上不用找我们,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回吧。”尤墨起身,招呼侍者。

    得知李娟不能在外过夜,四人于是只开了两个房间。一回到酒店,尤墨就打算再去开个房间,结果被心疼钱的兰管家制止了。

    郑睫还是很善解人意的,知道这两个家伙一见面就忍不住饥渴了,于是拽着手足无措的江晓兰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卢伟是真怕坐飞机,这种怕到不是恐慌惊吓的地步,只是有些伤神疲乏。一回房间,没聊一会,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房间是情侣间,除了一张2米宽能旋转的大床外,还有些让人搞不懂的家当。

    “好奇怪哦,怎么会有那么多镜子?”江晓兰闲的发慌,转头研究了一圈,发现了些不同寻常的情况。

    郑睫和她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选手了,看着卢伟仿佛已经睡着,语气大大咧咧的回答:“有用呗,你是不是还没和他那个?”

    江晓兰吓一大跳,赶紧上来捂她的嘴,小声埋怨:“干嘛啊,那么大声!”

    “睡着了,不怕。”郑睫岂能被她制住,捉住她的手腕一翻,就恢复了话语权,继续口无遮拦:“小傻蛋,前几天你和他一屋睡的吧,怎么能放过他?不对,他怎么能放过你?是不是你不让?”

    江晓兰急的面红耳热的,又没办法和她解释,只能气哼哼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干嘛,这会去看人打架?”郑睫也不拦她,得意洋洋地在那提醒。

    江晓兰轻叹一声,转身低头,站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争取嘛,你看看你的两个对手。嗯,她俩要凑一起,不打架才怪!”郑睫没理她,在那自言自语,“这打架不是那打架,一根木桩头牛”

    “行啦,行啦,知道啦!”江晓兰听她越扯越远,赶紧回来摇晃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你不听人劝嘛,当然要时时提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对男人来说,有那么重要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重要了,没有之前,就没有归属权,有了之后,就不分彼此了呗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试过你就知道。现在解释不清!”

    “说说你和他呗”

    两个人说着说着,就困了,哈欠声此起彼伏。江晓兰瞅了眼时间,看了下熟睡的卢伟,以及唯一的一张床,于是起身。谢觉了郑睫的好意,准备回房间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掏出房卡,却犹豫了,耳朵放在上面听了听,没觉出动静,她于是站定了,掏出电话。

    拨号过去却一直没人接,江晓兰心头有些疑惑。乱八糟的联想顿时一窝蜂地涌上来,让她不再犹豫。

    真正开了房间门,她立即后悔了。

    两个坏蛋,还在打架呢!

    而且,显然是战斗到紧张激烈的时刻了,晃动的身体频率高的吓人,被高高抬起的两条小腿,只一眼。就让她再也难忘。

    太丢人了!

    江晓兰心跳直线上升,确认了一眼状况。赶紧把门关上,捂住胸口大口呼吸。

    “您好,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?”

    还没回过神来,身后的声音就让她楞了一下,转过头,发现个服务员模样的女人正在一脸担心地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啊。不,没事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服务员看来秉承了德国人认真负责的个性,听了这话依然没有走开,反而走近了解释:“我观察你好一会了。既然有钥匙,为什么一直不进去呢?刚才既然进去了,为什么马上又出来?难道里面有什么让你不舒服的事情发生吗?还有,你真的没事吗?”

    江晓兰被问的头都大了,支支唔唔了几句,发现对方仍有十万个为什么,于是一咬牙一跺脚,“好啦,没什么事情,我进去休息了!”

    说罢,开门,马上关上,头低着,走到卫生间,准备进去避避风头。

    结果一开门,就发现光着pp的李娟,坐在马桶上,正朝她嘿嘿傻笑呢!

    江晓兰最怕这种厚脸皮的家伙,刚想转身出去,就听见了让她脸红到耳朵根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来迟喽!”

    尤墨也听着动静了,围了个浴巾刚走过来,就被连续不断的粉拳命胸口。

    “打电话也不接,让人担不担心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手机扔包里没听见声音!之前那次是不是你进来的?”尤墨双手搂住她的腰肢,向后一带,后退几步再一倒,让她趴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好意思说!”江晓兰没怎么反抗,顺从地伏在他身上,小声问:“怎么回事,这么久?”

    “第二次了呗,娟姐的身体素质和你们不能比。”尤墨大方承认,顺便脚夹住她的脚踝,帮她脱了鞋子。

    “我都困死了,你们好意思的,一次不够还要再来一次”江晓兰心事放下,困意上涌,闭了眼睛继续念叨。

    “嗯嗯,快睡吧,晚上还要请人吃饭呢!”尤墨轻拍她后背,隐约听见了卫生间里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李娟光溜溜地跑了出来,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,甩了拖鞋,钻入他身旁。

    “睡着了?”

    “嗯,等急了,打电话我没听见,直接推门被吓一跳。”尤墨瞅了眼怀里姑娘安静的睡姿,放平身体,把另一个家伙搂住。

    “吓一跳?难道还是个小处*女?”李娟伸手把他的浴巾摘下,轻车熟路地握住武器。

    “早上差点把她给办了,后来约了时间,等这赛季结束。”尤墨不甘示弱,搂住她脖子的手顺势握住个大白兔,揉捏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还能半途而废?”李娟一脸的不信,加快手上频率。

    “本来都进去了,却因为尿急”尤墨一脸的惭愧。

    “笑死人了!”李娟忙活了一会,竟然发现手上家伙又有反应,不由不信了。

    “还真的是!这傻姑娘,有了不用,都留给别人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实心眼的家伙,不过说到傻,她可比不上你!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我把它掰折!“李娟握住了,开始发力,耳边顿时响起哀号声。

    “信,信,姑奶奶,睡一会吧,不能再折腾了!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那么贪心,就是不忿气王丹那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丹姐也没你想的那么不懂事。”

    “切你就护着她嘛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