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饭的出席阵容有些超出预期,这让李娟在电话通知的时候,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兴奋。

    除了孙纹,温莉容,主教练马园安也来了。

    考虑到饮食习惯问题,就餐地点选在了驻地不远处一家粤菜酒楼。一见面,招呼打完,还没来及详细介绍,马园安就上前一步搂住尤墨肩膀,

    “你小子,请人吃饭居然不叫我!知不知道我和你干爹的关系?”

    尤墨还是隐约有印象的,两人即使没在一起踢过球,也肯定一起参加过学习班之类的。笑着客气一番,众人被服务员引着往里走。

    孙纹和温利容个子都不高,165上下,面相比电视里年轻不少,此时都是一脸好奇,不住地抽空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她俩都是女足国脚的老字号了,能让她们如此好奇,自然是有充足的理由。

    在她们的印象,能带领着一支世界二流都算不上的球队,夺取国家足球历史上独一无二的世界冠军的家伙,肯定是个张狂傲气的天才般人物。能在16岁就拒绝国内优厚的条件,毅然跑到个陌生无比的地方从头开始,那肯定是个打死不低头的硬汉般人物。

    眼前这低调随和的家伙,笑起来眼睛眯眯着看人的邻家弟弟,真的是他?

    两人真有心想问问的,可看见李娟那一脸幸福的模样,又不忍心打扰,于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闲着的江晓兰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江晓兰可不想给两个可恶的坏蛋增加麻烦,于是安心扮演起管家角色,好一通介绍。

    两人越听越惊讶。

    德乙联赛竟然有如此的关注度和商业号召力,这一点无疑是她们最上心的地方。身为职业运动员,大舞台的魅力。自然是维持动力的最佳武器。

    每场5万左右的上座率,平均20万马克,合80万rb的主力年薪这些竟然只是乙级联赛的待遇,那再升一级,到了顶级联赛,甚至以后的欧洲联盟杯。冠军杯,会有怎样可怕的市场?!

    女足超级联赛在今年九月也将在国内正式启动,按历史成绩和男足市场来看,到时候还是会有不错的关注度。可眼前这家伙所处的世界,明显和她们不在一个层面了!

    江晓兰聊起心尖尖上的家伙,自然是不怕吹到天上摔的惨。那一系列傲人的数据,恐怖的效率,在球队的核心地位,夸张的人气。都被她眉飞色舞地描绘出来,把身旁已经见过世面的两个家伙,惊的一楞一楞的。

    再转头看他的眼神,已经有了些不可思议的小火苗在燃烧了。

    马园安和尤墨聊的正嗨,没注意她们在谈论什么。

    “德国算是欧洲联赛青训体系最好的,你们的选择确实超出别人一大截!”

    “您过奖了,国内联赛人气也旺着,只是稍有些急功近利。”

    “稍有些?你就不了解情况了吧!拿国安来说。年时间,主力球员收入翻了一百倍都不止!这家伙。一个个以前穷的吃肉都要掂量掂量月底钱还够不,现在到好,一个个跑车开的满街跑!”

    “市场决定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这到是实话,没人看的比赛自然没钱。像我们,女足联赛,全靠国家拨款。到时候一场能有两千人就不错了!关键是基层开展不行,看球的都是看热闹,懂行的太少,真正参与进来的就更少了,等这阵风一过。看吧!”

    “女足怎样,选材面和前几年相比有进步吗?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问到点子上了!有个p的选材面,还是前几年的家当,一直在啃老底!足协一心忙着开拓市场,要抓也是抓联赛和国家队成绩,哪儿有心思花钱花功夫在这些地方!这批女足队员带完,我也该走人了,没意思!”

    此时菜已经上齐,却没人动筷子,姑娘们停止了聊天,呆呆地看着一老一小在那聊的火热。

    尤墨毕竟是主人,眼角一瞥也发现异状了,赶紧把话题扭转,招呼她们动筷子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的还算尽兴,即使没喝酒,相互间不错的印象也已经建立起来了。等到结束的时候,双方竟然都有些依依不舍。

    彼此的世界都有些陌生,相互的脾气又那么投缘,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,实在不足以尽兴。

    “纹姐,容姐,马指导,我家娟姐人傻,性子急,让你们费心了。”尤墨把他们一路送回酒店,把准备好的小礼物一一奉上。

    “当地礼品店的小玩意,千万不要期待值太高!”

    人笑着推辞一番,最终还是收下了。客气一会,彼此道别。

    小礼物确实是礼品店出品,可件一共6000马克的花费,还是值得拿出手的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,江晓兰依然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“以前只有电视里才能看见,现在见着真人了,感觉她们都好随和哦!而且,瞧她们的客气劲儿,咱们挑的礼品会不会太贵了点?”

    “入乡随俗吧,她们可能不太在意我们花钱多少,可她们的朋友,家人会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感觉像是在行*贿呢?”

    “娟姐本来就是主力,算哪门子行贿?”

    “那个马指导和你挺聊的来的嘛!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,他和老朱有点像,不过,北方人是比南方人更直接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哦,第一次见面,就能和你聊的那么投缘,肯定也是个直性子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啊,现在国内的大环境限制了他们的很多理想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看台上看比赛,这种经历尤墨已经很久没经历过了。

    什么感觉呢?

    脚痒!

    坐在替补席上,注意力会高度集,随时等待着教练席的呼唤。坐在看台上,自然没了上场比赛的希望,纯粹的欣赏角度看比赛。很容易就代入了看客感情。

    “看见没有,昨天被你上课的纹姐,多凶残,过人,一个,两个。射门!脚头怎么有点发软?”

    “又来了,德国队不给力啊,传,头球,又差一点,太可惜了!9号,应该是京嫣吧,和你纹姐是一高一快,今年亚洲杯就看她俩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娟姐反应速度有提高。不错,这个上抢挺狠的,估计是跟你容姐学了一手!”

    江晓兰认真地听了好一会,终于察觉出哪儿不对劲了!

    这个吊儿啷当的家伙,怎么激动成这样!

    “干嘛这么激动,想上去踢吗?”

    尤墨伸手猛拍在她大腿上,顺便搓了两下,“太了解我了!刚才那两个球。换成我的话,一个都跑不了!”

    “干嘛啊!”江晓兰轻呼一声。左右张望。

    比赛节奏在女足算是比较快了,万多的观众还是比较给面子,看的都挺投入。

    “昨晚睡觉你不一样在搓我!”尤墨头也不回,手也不拿开。

    江晓兰瞬间红了脸,衣服下摆往前拽了拽,挡住大腿内侧不老实的手。恨恨地反击:“只许她们用,不许我摸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尤墨当时就楞住了,好一会,才一脸佩服地转过脑袋。在她撅着的小嘴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摸,晚上还给摸!要是等不急,用用也行!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谁等不急!”

    “那摸了有啥用?”

    “好玩呗!”

    比赛最终结果是2:2,孙雯和京嫣各入一球,两度领先,可惜下半场换人太多导致场面失控,让德国人找回了面子。

    这种结果双方都能接受,包括看台上的两个家伙。

    尤墨没有把雷哈格尔的提醒不当回事,在这种公共场合出现,都是经过精心伪装的。这会看着比赛结束,于是起身,把棒球帽戴好,墨镜正了正位置,才牵着江晓兰往出口走去。

    已经到了出口,一个陌生的身影快步跟了上来,在距离两人还有两米距离的时候,用同样陌生的声音,开口问道:“是凯泽斯劳滕队的o吗?”

    这样都能被人认出来,尤墨只能无语了,站住,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江晓兰心里一紧,转头看清楚来人的块头之后,牵住他的手忍不住微微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190的块头,估计能有一米的肩宽,伸过来胳膊和手可以让对方很轻松地坐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打扰您了,我是拜仁幕尼黑的专职球探,我叫麦克莱,很高兴认识您!”

    态度很谦恭,低沉的声音却震的江晓兰有点发蒙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尤墨略略放下心来,握住了伸过来的手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还是直说吧。拜仁幕尼黑需要强有力的新鲜血液,您的表现非常具有上升的空间,符合我们的选材标准”麦克莱身体微微前倾,粗旷的五官努力挂上微笑,语速不快,不慌不忙的样子。

    尤墨把身边惊魂未定的江晓兰搂紧,耐心地听他说完,笑着问道:“看得出来你们很有诚意,准备用什么来打动我呢?名号吗?”

    麦克莱脸上表情滞了一滞,很快恢复了常态,笑着摇头,“当然不是,弗朗茨*贝肯鲍尔主席想见你,或许,他有比我更能打动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尤墨的脸上,明显地划过一丝讶色,看得旁边的江晓兰暗暗心惊。

    认识他这么久了,微笑,是他脸上最常见的招牌菜,伤感,是他经常在她面前流露的家常便饭,愤怒,是他难得让她见到的山珍海味。

    可是,惊讶?

    这种情绪,太陌生了!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