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一一大早,《法国足球》发行了金球奖专刊,尤墨这一路创造的大大小小奇迹充实其中,成了所有人津津乐道的话题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3:0击败曼联的余温犹在,大多数英格兰媒体都已经备好弹药,消息一出炉就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宣传。

    确实值得大肆宣传。

    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,金球奖几乎被意甲和西甲垄断,德甲除了96年由萨默尔拿下这一奖项之外,其它人同样无缘。英超则只有干瞪眼的份,也在无形中降低了逼格,俨然一副只能跟在后面捡剩的模样。

    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大王!

    从德甲出道并晋身一流行列,在英超大放异彩拿下这一大奖的尤墨,给这10年画上了个圆满的句号,也让两家联赛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德国出品依然保持了极高的性价比,英超则迎来了成立八年后的首个金球奖先生。他成了联盟的骄傲,影响力的保证,这种状况下若不大肆宣传一番,实在有违天和,也会错过扩大自身影响力的机会。

    国内就更不用说,除了联篇累牍的报道之外,已经脱销过一次的刺客二代很多城市再次断货,脚穿黄金战靴仿佛圣斗士的半大小子成了球场上的风景线,众人羡慕的对象。

    一片飘红之下,产生的经济效应如同滚雪球一般,开始轰然启动。

    上午八点半,伦敦交易所进入集合竞价时间,虽然不能成交,但早早来到证券大厅的人们有不少已经申报成功,就等九点开盘之后买入心仪的股票了。

    阿森纳股无疑是焦点中的焦点,也是很多人眼馋无比的目标。

    双重利好,啧啧,不知道会涨成啥样!

    当然,也有不少人捶胸顿足,悔不当初。

    卖啥卖啊,咋不把自己给卖了?

    上午九点,交易正式开始,阿森纳的开盘价成了所有人最感兴趣的话题。

    由于购买申请远远多于卖出,极端不平衡的情况下会有很多申请被系统拒绝,因此及时跟进提高报价成了大多数人的选择。

    谁知道后市会涨成啥样!

    “哇,4.05!”

    当交易大厅的屏幕亮起,红绿灯闪烁其中的时候,一个夸张的数字引起了巨大的惊呼声,心脏不好的人们纷纷捂胸。

    这这这.......

    确实夸张。

    阿森纳股在上周的收盘价是3.35英镑,现在一开盘就破4,涨幅居然达到20.8%!

    融断机制触发,停盘两小时!

    开盘即涨停!

    如此夸张事情让老股民们惊讶不已,新人们竞相追问,由于前市已经不会有任何交易,一上午的时间都可以用来讨论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瞧见自己手中持有的股票瞬间增值20万英镑,即使早有心理准备,王*丹依然忍不住捂胸大喘气。

    好一会,才能用正常的语气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脸色潮红,额头上都是汗,可眼神已经不再散乱,呼吸也没有那么急促了。

    状况很明显,不用分析就能瞧出端倪。

    由于竞技体育的周期性,20%的涨幅绝不是天花板,至少在球队的下一轮比赛开始前,股价走势都不会疲软。她现在所要做的选择是在这周内抛出变现,还是等到下一场比赛结束后再做决定。

    时间还早,不必急于一时一地。

    “太夸张了,看来下午也不会有多少交易时间。”

    约翰*斐迪南同样难掩惊讶之色,声音凝重。

    相比于业余选手,职业金融师经历的大风大浪要多的多,这种世人皆知的重大利好出炉,第一时间想分一杯羹的人一抓一大把,的确可能产生开盘涨停这种事情。只是20%的涨幅实在夸张,引发的追捧也会呈狂热状态,后市可能会引起一系列轰动效应。

    仿佛一枚核弹,除了爆炸的一瞬间产生巨大能量,后续辐射同样波及广泛,影响深远。

    如果把握不好平衡,任凭热钱不断涌入炒作而没有应对措施,阿森纳股显然会成为很多人的敛财工具。确立目标,保持观察,一旦有异常波动立即进场干预,股价才会沿着价值曲线正常波动。否则涨起来像坐火箭,跌下去像自由落体,饶是再坚强的神经也会承受不住摧残。

    当然,目前状况下任何措施都不管用,即使两人在下午开盘后抛出所有股份,依然挡不住上涨势头。

    股市需要时间来消化刺激,股民同样需要时间来让自己冷静一下,仔细分析一番再做决定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来说,融断机制算是帮了两人一个大忙,否则持续不断的交易会像余震一样让人喘不过气来,仓促之下做出的决定很可能犯错。

    “那明天呢?应该不会这么夸张了吧?”王*丹想了想,又问。

    “6%的涨幅就会触发融断,暂停交易15分钟,10%则需要一小时才能恢复交易。由于上午的成交量太小,下午再度触发融断的可能性很大,如果涨幅在10%左右,明天很可能会继续释放能量。如果超出这个数字很多,甚至直接达到4.5英镑这个警戒线,明天应该会有调整。”

    约翰*斐迪南缓缓说罢,嘴角有了笑意,“还没有恭喜您呢.......”

    没说完就被打断了,王*丹笑道:“谢谢,您提醒了我,应该打个电话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状况吗?”约翰*斐南反应很快。

    王*丹得意地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是的,他所在的战场和这里一样紧张刺激,第一时间获取这里的信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王*丹所料不差。

    在用让人惊讶的表现击败老对手曼联队之后,阿森纳球员们绷紧的神经彻底放松下来,热闹无比的场外会吸引他们的注意力,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。

    刚上市不久的俱乐部股票无疑是重中之重,也是最容易分心的战场。

    他们手中普遍持有的内部股份是以1英镑/股的低廉价格获得的,数量在数万到数十万不等。虽然这些原始股需要3个月之后才能交易,但他们的身家在那摆着,又没有任何身份障碍,投入个几十万英镑进去买涨很正常。

    毕竟年少多金,投资理财容易冲动。眼下球队连续闯过两关之后即将迎来一片坦途,趁机买入正是时候。

    要是让他们在缺乏足够心理准备的情况下,得知自己手中持有的股份已经坐着火箭上了天,原本稳定的军心会迅速动摇,短期内想要恢复难于登天!

    毕竟只有豪门之名,而无豪门之实,球队的工资结构调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而三球大胜曼联也仅仅是开了个好头而已,他们在联赛中依然是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球队目前距离榜首还有4分的差距,虽然看起来只是两场球而已,但竞技体育若不抓紧现在,把希望都交给未来,收获苦果是板上钉钉的事情。阿森纳已经连续两个赛季犯同样的错误了,即使没有尤墨亲笔签下的承诺,再次跌倒在同一个坑里也是件无法原谅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您的电话,尊敬的金球奖先生!”

    周一上午的恢复训练刚开始,温格就幽了一默。

    由于天气寒冷,球员们在户外训练时会把大衣放在场边,训练一结束就把自己包裹起来,不过即使里面不小心揣着手机,他们也不敢在训练中接电话。

    以温格的完美主义性格,划入黑名单之后想洗白就困难了。

    尤墨算是个例外,除了助理教练身份外,俱乐部高层也一改往日作风,大事小事都会征求他的意见。这种状况下保持通讯畅通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所有人也都能理解。

    “谢谢,尊敬的温格教授!”

    尤墨在一片哄笑声中走向场边,接过电话,不过没有在人堆里接,走到场边才开始说话。

    对面传来的消息让他眉头皱了皱,三言两语沟通完毕,返身回来。

    球员们已经热身完毕,准备上跑道了,瞧见他回来,不少人开始起哄。温格也满面笑容地瞧着他,俨然一副欣赏杰作的陶醉样儿。

    确实值得骄傲。

    能让一个脚下活不够细腻的家伙变得越来越全能,三年不到就成了金球奖历史上最年轻的先生,温格培养小妖的功力广受好评。尤其是把他的位置一路后撤,甚至经常出现在中卫位置上这一招险棋,真不是一般人有胆量尝试的。

    他的得分效率在那摆着,换成任何一名主教练都很难下这种决定,更别说坚持整整一个赛季了。

    现在投入得到了回报,一切都在往充满光明与希望的方向发展,是该好好庆祝一下。

    庆祝一下?

    “好吧,告诉你们。”

    面对起哄中的队友,尤墨摊了摊手,一脸无奈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电话不是通知我何时去参加颁奖典礼,而是我那已经好几个星期处于疯狂状态下的私人秘书,打电话告诉我,股市有魔力,她已经陷进去无法自拔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所有人都楞住了,包括温格在内,都睁大眼睛瞧着他,好一会没个声音。

    他们生活的环境可不是象牙塔,股市有风险一说他们很小就听说过,1987年的股灾有多可怕他们中有很多人也耳闻过。如果尤墨此时正经八百地提醒他们适当保持距离,他们很可能会认为自己有足够的克制力,不会因此影响训练比赛。

    结果没有,他像是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而且没有任何主观看法流露,只是在陈述事实。

    这么做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把决定权交给他们自己吗?

    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俱乐部股票应该已经涨停了吧?”温格适时出声,打破了沉默。

    身为过来人,法国人意识到了问题,开始引入话题。

    是的,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身为职业球员,股票这种东西不是摸不得,只是心中要有杆称,明白自己的战场究竟在哪里,一旦错过机会能否再弥补回来。

    眼前这种敞开天窗说亮话,远比私下里的交流效果更好,也更直接。因为每个人的参与程度不同,真实想法不同,所处环境也大不一样,交流碰撞之后产生的结论更具有包容性,不会被很多人排斥。

    “是的,开盘涨停,20%的涨幅。”尤墨的语气依然平淡,仿佛意识不到这个数字会让他的身家一夜之间暴涨1000万英镑。

    1个亿?

    “嗯,确实夸张,还好我没买,不然心脏承受不了。”温格的表情看起来也没有语气夸张,双手一摊,又笑道:“你们呢?有没有抓住机会大赚一笔的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所有人都淡定不能了。

    主教练大人,不带这么问的.......

    “您是因为身份受限制吧,不然以您的经济学学士头衔,怎会错过如此好的机会?”

    尤墨果断出声,解众人于危难之中。

    话音一落,果然好评不断,众人交头接耳一阵嗡嗡声。

    他们还不太适应与主教练的另一重身份打交道,何况这里是训练场,颇有种不务正业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也一样,不过没猜错的话,这对你来说不会形成困扰。”温格满意地点了点头,目光环视一圈,开始点名,“阿什利科尔,你不是想买游轮吗,这一波行情把握住没有?”

    “买游轮.......”阿什利科尔一阵咳嗽,还好脸皮够厚,很快就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是的,上周收盘之前我买了大约十万英镑的俱乐部股票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有把握吗?”温格继续点头,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觉得俱乐部股票的价值被低估了,英格兰人太过谨慎保守,缺乏想象力。”

    阿什利科尔给出的答案稍稍有些让人意外,不过温格显然很满意,于是接着点名。

    “西尔万呢?你的收获如何?”

    这种点名很有讲究,如果为了严肃气氛,会从那些性格内向的家伙开始,反之则会从外向的家伙入手,迅速活跃气氛。

    维尔托德与阿什利科尔一样,都是更衣室里的活宝,由于后者代表了英格兰人,前者刚好可以体现法国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跟不上时代呢?BOSS,20万英镑!”

    “理由是?”

    “没有理由,直觉,就觉得我们肯定能赢曼联!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下次我希望听到更多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