贝肯鲍尔亲自约见这种事情,尤墨叮嘱了下江晓兰,没有和任何人说起,甚至包括卢伟。

    拜仁幕尼黑,足球皇帝,这两个名头,每一个在德甲都是横扫一切的所在,何况加起来。

    消息一旦走漏,没有人以为他还能安心待在凯泽斯劳滕。

    怎么解释,怎么保证,都没用!

    不和卢伟说到不是不信任他,只是没到时机,说了没意义而已。

    两个人,怀揣着梦想上路。现在,最高舞台已经向他摇起了橄榄枝,没有一点心动,那纯属糊弄小孩子。这一点,卢伟同样清楚。

    他若主动说起,意义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朋友之间就是这样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并不是最高境界。知而不道,做而不说,才是真正的大境界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关系,随着家人的加入,彼此的名利双收,已经无法像从前般单纯了。最直接的反应,是郑睫一过来,尤墨就把卢伟的工资卡丢给了她,顺便交待了很多具体的收支情况。

    他和卢伟有着过命的交情,可郑睫和她的家人并没有。在涉及到巨大利益的时候,主动分清彼此,搞清楚细节,比混杂各种情绪的兄弟义气,来的更合适些。

    所谓的,亲兄弟,明算帐。

    算帐并不是疏远的表现,避免不必要的误会而已。

    利益是彼此关系平衡的根本,无论是情感利益还是经济利益,都需要合理的投入与产出比例,才能不变味儿的维持下去。

    像这次来柏林,两人心照不宣,两天多的时间基本是各忙各的。再见面时也不会对对方的行踪有任何兴趣。

    夫妻之间尚需自我空间,朋友之间就更需要了。

    当然,他俩没兴趣询问彼此,两个姑娘就憋不住了,这也是尤墨提前打招呼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回凯泽斯劳滕的飞机上。

    “你就一天围着他转嘛!出来玩也没个计划,下次有时间的话。我帮你们安排!”

    “这次不一样嘛,娟姐的事情他一直挂在心上呢,有机会和她的队友教练接触一下,他才不会不当回事情!”

    “那你自己呢,有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让他挂在心上?”

    “呃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“看,没有吧!你要主动安排,才能真正地让他围着你转!”

    “围着我转干嘛?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不是女人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。”

    两女在那讨论的热闹,尤墨却一直没掺和进来打趣。

    郑睫说的的确是事实。

    现在的江晓兰,事事都以他为心。生活也一直围着他在转,对他的要求极少,服从却从无怨言。和郑睫一对比,她过的日子,明显不像这个年龄的姑娘应该有的。

    事情的真相并不是她们想象般简单。

    这两个姑娘,适合她们的路,她们想走的路,应该走的路。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对江晓兰来说,目前阶段。时时都有自我意识,很多事情能有个大致判断,就算是个良好的开头了,不必急于求成。

    郑睫则不同。

    她已经到了运动生涯非常关键的时期,如果没有强烈的控制欲*望,表现想法。自我意识的话,很难真正进入一流行列。

    性格,这种东西在同档次的运动员当,是决定胜负以及将来发展的东西。虽有天生的成分在里面,可后天的机遇。培养,锻炼,一样都不能少。

    所谓的,教育至上。

    卢伟对她的用心,尤墨也能察觉出来。以两人相互的了解,他不会觉得球场上习惯于掌控一切的家伙,在生活会甘于事事听从它人安排。

    那他对自家几个姑娘,会不会放手不够呢?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收假归队,紧张火热的训练气氛迅速包围了两人。

    球队明显上行的成绩,重新吸引了训练场上热情的围观。当然,里面刺探军情的也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联赛还有十轮就将结束,第二名距离第五名竟然只有分之差,这种状况下,每一场,每一分,都变得关键起来。凯泽斯劳滕的重要竞争对手,除了已经没有交手机会的乌尔丁根队,其它两支,甚至包括甩开第二名五分的柏林赫塔队,都对他们高度重视,想在赛前尽可能地搜集些资料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,竞争对手之间,家底都清楚着,也没有保密的可能。此时来刺探的,只是球队可能的战术变化,以及仿佛捉摸不定的球员状态。

    已经被雷哈格尔初步捏合成型的凯泽斯劳滕队,后防表现一贯稳定的同时,在场和锋线上都保留了足够的变化,属于典型的进可攻,退可守。

    这种球队最让人头痛。

    赛前分析对手战术,预测首发,就已经够费心思了,赛还要仔细观察战术变化以及球员表现,反应稍慢,准备稍不充分,都有可能被钻了空子,把赛后变成懊恼不已的自我批评大会。

    战术变化这种东西雷哈格尔自然烂熟于胸,训练展示出来的只是一小部分,不会给这些收集情报的家伙们太多有用的东西。可球员状态就藏不了了,一举一动,甚至面部表情,言谈话语,都跑不过摄像机镜头的追踪。

    球队氛围也不错,雷哈格尔的个人魅力,在经过一系列的考验之后,已经初步在球员心扎根了。随之而来的,就是更高程度的服从。这种服从明显比单纯的利益吸引来的层次更高,表现在场上,就是拼命。

    训练场上稍次,可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老家伙们对尤墨爱护有加,表现在训练上,那就是毫不留情的高端对抗!

    尤其是在特点熟悉,习惯了解的情况下,他们的防守针对性明显比其它人更高了个档次。目的,就是让他习惯德国联赛的对抗高度。

    联赛已经接近尾声,各支球队的家底也都被抖漏个干净,不少本来希望很大的球队,都因为伤病或者体能储备问题表现不佳,成绩也随之受到影响。变得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对凯泽斯劳滕来说,最大的两张底牌无疑是他们笑到最后的有力武器。

    尤墨和卢伟,目前还从来没有一起首发出场过。这种被媒体热炒的可能,同样也被对手高度重视着。老家伙们在训练的这种态度,无疑也是对他们期望值极高的表现。

    打主力,对尤墨来说,唯一欠缺的,就是对抗的各种经验了。

    经验这种东西,和阅历成正比。和心性成正比。后者对他来说不是问题,前者明显还需要更多的考验。

    尤墨和卢伟请了一天假,错过了假期归队后的恢复训练,今天直接进入了分队对抗。

    仿佛为了测验他是否沉迷假期,忘了正事一般,训练过半的时候,考验来了!

    这是一次典型的二分之一球,解围后弹出禁区的皮球。蹦蹦跳跳地出现在尤墨和布雷默正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启动,看似要来一次对脚!

    布雷默浸淫赛场多年的经验。在此时发挥了作用,启动前看了一眼尤墨的方向,左脚没有直接冲球去,稍稍绕了些位置后,出现在尤墨摆起的右脚与皮球之间。

    目的很明显:对脚胜负未知,他想完全把球控下!

    换成其它人。可能比较大的情况,是收不住脚直接被判犯规。可能较小的情况,是把踢出去的右脚生生煞住,用合理的身体冲撞,来获得更好的控球机会。

    这种对抗明显吸引了场边众多的摄像机镜头。所有人摒住呼吸,盯着场上。

    会发生什么?

    右腿微曲,大腿后群肌,小腿头肌迅速收缩,右腿和身体一起前冲的力量被强大的爆发力阻挡,仿佛要在地面上踩出个坑来一般,明显地陷入地面一公分有余!

    惊呼声还没来及响起,就被继续发生的事情给堵在了嗓子里!

    踩实地面的脚不仅仅是为了刹车,在深陷地面之后,开始高速反弹的力量让双脚离地,身体后仰,贴住布雷默就势横过来的腰跨,然后,空20度转身!

    182的身体,本应是高大结实的力量象征,可在此时却像条蛇一般,贴住对方的身体,绕到了他与皮球之间!

    布雷默刚把皮球控在脚下,还没来及稳住身形,眼前就是一花!

    等他看清楚眼前是谁的时候,皮球和他的意识一起,被不可思议的家伙抢跑了!

    什么情况?!

    惊呼声是在一分钟后响起的。

    那些拿着摄像机的家伙,正一遍遍地看着慢放,想仔细寻找一下,刚才动作的原理。

    直到一个个似曾相识的名字被念出来之后,惊呼声才顺理成章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60度转身过人?”“马拉多纳回旋?”“梦幻舞步?”

    训练结束的当晚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,尤墨被卢伟一把拽进房间。

    处于休眠状态的屏幕随着鼠标的移动亮了起来,很快,似是而非的动作开始一遍遍的回放。

    卢伟没说话,眼睛紧盯着屏幕,唯恐错过任何细节一般。

    尤墨看的同样认真。

    这种随性而来的动作,是没有任何意识的下意识举动。重新处于那种情况下,还能不能做出来,他也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卢伟把他找过来,一遍遍地研究,目的也很明显。

    创造,并不等于成功。

    能把创造力的结晶,转化为身体的必然反应,一遍遍重放,就有了属于自己的烙印。积攒的多了,创造力就不再需要灵感。

    好比创业一般,创意之后,就是坚持,重复,以及偶尔适当的调整及改进。

    动作的名称叫什么,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或许起个能搏眼球的名字会让它发扬光大,可对现在的他们来说,没那个心思。

    “程菲跳”成就了程菲,还是程菲成就了“程菲跳”?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