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末的弗里茨*瓦尔特体育馆外,一票难求。

    来犯的科布伦茨队,已经基本注定了陪太子读书的命运,赛前两名主力伤病的曝出,更是给球迷们增加了送分童子的印象分。

    冉冉升起的新星们,老当益壮的后防线,当打之年的场组合,初显霸气的奥托大帝凯泽斯劳滕的一切,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。

    唯一可惜的,大概就是比赛不会有悬念了吧?

    尤墨第一次被雷哈格尔遣为首发的事实,让看台上的两女兴奋异常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觉他们都很兴奋,对手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儿?”

    “肯定嘛,他们现在的成绩上不去下不来的,没什么心气,又是客场比赛没人加油。光靠职业素养的话,能发挥出0%的水平就不错了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对手,墨墨应该不会被他们飞铲吧?”

    “说真的,大脑袋家伙打架那么厉害,好久能在场上见识一下嘛!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!他才不会轻易和人打架呢,除非你家卢伟被人欺负!”

    “我能理解成你在挑衅我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卢伟化一下妆的话,肯定能糊弄不少人!”

    一声哨响后,比赛开始。

    阳光下,草坪上,之前仿佛昏昏欲睡的科布伦茨队员们,突然换了一群人一般,活跃起来了!

    这种状况明显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,甚至包括雷哈格尔。

    没道理的事情,显然有不为外人所知的诱因。

    除了口风严实的科布伦茨队,其它人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赞助!

    赛前两分钟,科布伦茨队主教练。显然早有准备的家伙,宣布了球队新的胸前广告赞助合同!

    这种无厘头的巧合,就这么无厘头的发生了,顺便把比赛过程,推向了未知。

    郑睫的经验判断其实不假,一支球队。如果只靠球员们的职业素养,是很难发挥出100%的战斗力的。成功的主教练,都是出色的演说家,能在需要的时候,随时动用潜在的力量,通过完美的表达能力,编织成激*情澎湃的美好前景,把所有人的情绪调动起来,再一把火点燃!

    所谓的。煸情。

    很多人可能会看不起这种略显虚假的情绪调动方式,但在竞技体育,一年要踢四五十场比赛的职业足球运动员,这种技巧的价值被充分放大,以至于很多没有这种天赋的主教练,能为了赛前演讲而彻夜难眠!

    雷哈格尔和他的本场对手,都不太擅长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于是,从天而降的消息。帮了科布伦茨队主教练一把,顺便。坑了雷哈格尔一把。

    科布伦茨队最典型的特点莫过于攻强守弱,他们在已经结束的24轮比赛,打入40球,丢6球,仅仅以5分名列第十,其的大起大落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场比赛。本来对他们来说,心态放松有余紧张不够,兴奋虽有但动力严重不足。虽不至于把比赛变成应付差事,但按步就班与追求极限的距离,是明摆着的。

    现在。一切都不一样了!

    赞助这种东西,对每支球队来说,都是既有面子又有里子的事情,新赞助合同里,那诱人的数字和每场奖金提高的百分比,显然达到了兴奋剂般的效果!

    更大的惊喜其实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他们的对手,并不了解这股兴奋的来源,以及,力量有多久,多大!

    比赛非常开放。

    科布伦茨队员非常兴奋不假,可不至于忽略自己与对方的实力差距,更不至于为了获胜,而将希望押在自己孱弱的防线上。

    对他们来说,本场比赛输了无妨,打不出自己的特色来,可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于是,本就擅长的事情,在标准的竞技状态下被发酵,让他们的每次进攻,都有亮点可循!

    反观他们的对手,本来兴致勃勃的凯泽斯劳滕队。对攻了几个回合后,有点蒙。

    主场作战的球队并不怕对攻,可前提是在实力差距不大,场上发挥相当的情况下。雷哈格尔赛前仔细研究过对手特点,完全猜了他们的首发阵容以及战术打法,做出的应对策略,也非常有针对性。

    可球员表现竟然起伏如此之大,谁能猜的?

    还算平衡的场面在比赛第24分钟被打破,发飙的家伙们1:0领先了有点发蒙的对手。

    仿佛魔咒一般,凯泽斯劳滕的主场战绩,又要被怀疑了!

    卢伟没了聊天对象,在替补席上有些形单影只。

    对手的发挥同样出乎了他的意料,可他并没有去想原因,只是凭着高速运转的大脑,思考对策。

    这种本来归主教练负责的活儿,他义无反顾地当成了锻炼自已的最佳试炼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看来,雷哈格尔的应对都没有问题,丢球只是对攻的意外而已。他在0分钟之前,也是这么想的,一直到了2分钟,注意到场上的一个小细节之后,他顿时意识到:不是那么简单!

    科布伦茨队前锋,在两次高位逼抢都差点成功之后,竟然一路回追到了本方禁区,最后以一个倒地铲球,结束了长达60米的奔袭!

    这种兴奋状况实在太超常理,继续对攻下去,不智!

    “老牛,喊拉钦霍刹刹车,稳一稳,别看着机会就往上冲!”

    旁若无人地喊完一嗓子之后,卢伟端坐替补席,继续思考。

    少年队的时候,他们经常这么干。成年队的时候,旁边坐着世界顶级boss,他们依然还是这么干,是否明智?

    雷哈格尔不懂不假。可场上尤墨的反应和后续的行动在那儿,猜也能猜出来他们说的是个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震惊的同时,雷哈格尔陷入沉思,暂时无视了拉钦霍求救的眼神。

    成年队,区区一个替补,居然绕过主教练。直接对场上队员做出战术指令,这种行为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谁给他这么大的权力?

    到底是年少轻狂的自我显摆,还是深思熟虑后的不假思索?

    他做出的战术调整,真的具有改变比赛的价值?

    今天对手的状态,真到了需要打防守反击的程度?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默许的话,是否太过纵容他们了?!

    “坐我旁边来吧,有些事情,和我沟通一下再做,会更好些。”

    雷哈格尔起身。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注视下,走到了卢伟面前,语气和表情都算平静。

    正集注意力在场上的卢伟,稍稍楞了一下,仿佛才反应过来一般,微笑着点了点头,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,虽然你很有可能要接受一些惩罚。但我还是觉得,你应该有表达想法的权力。”

    两人坐定。雷哈格尔一开口,就把旁边竖起耳朵在听的队员们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原来,这家伙真的是在绕过主教练直接向队员发号施令!

    “嗯,好的,我接受处罚。想法已经表达完了,没有其它理由。就是觉得对手的表现太过反常,需要更谨慎一些的应对。”卢伟迅速转过头,仔细确认了一眼雷哈格尔的表情。

    古井无波的眼神,微微抬起的下巴,拉成一条线的嘴角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以前的队伍里。都是这么做的吗?”

    “少年队不太强调战术纪律,就有了现在的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青年队呢?你们没有待过吗?我是指,你们在巴西留学那两年,应该算是青年队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情况比较复杂,我们在那支球队,扮演了奇怪的角色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空的话,和我聊聊那段往事吧。这场比赛剩下的时间,你都可以用来整理一下思路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上半场结束前,幸运女神眷顾了一下凯泽斯劳滕。

    瓦格纳一脚似传似射的皮球,落点刚好在回追的防守队员和出击的守门员之间。猛烈撞击后,一边看热闹的谢里捡了个大礼,一脚轻推,扳平了比分。

    尤墨在上半场表现平平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却对目前场上的他,有些无解。

    造越位!

    这种简单粗暴的防守策略,放在其它人身上可能都不太好使,唯独对他效果奇佳。

    想破解其实也不难,传跑配合默契就是了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刚从战术体系脱离,刚刚在场上进入自由状态,就需要他马上和队友们进入反击的触电式配合,也难免要求过高了一些。

    而且,传跑配合的两个人,对彼此习惯的了解同样重要。目前球场上的传球大师斯福扎,和他极度欠缺这方面的磨合。

    放到比赛,就是人启动了球没传到,或者球走了人没动。

    如果卢伟在场上的话,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,可惜,刚进了更衣室,他就被告知了替补席上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小声告诉他的人是拉钦霍。

    巴西人在之前也接受过他们的建议,不过那是尤墨在跑道上,开玩笑一般的提醒,所以他没太当回事情,也不觉得主教练会有何反应。

    今天可不一样!

    赛前布置给他的任务,包括了进攻的大胆插上。从替补席上传来的声音竟然不是主教练的指令,这让他一下子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无视他的反应,又加重了他的疑心,结果下来一问,果然不出所料!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,也太大胆妄为了!

    奥托大帝在拜仁幕尼黑都能和巨头对着干,小小的凯泽斯劳滕哪能容许发出如此明显的挑战?

    但愿他老人家别大动肝火,和两个小家伙置气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