场休息没有人员调整,尤墨也没有收到来自主教练的提醒或者处罚决定。

    更衣室的气氛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雷哈格尔明显不想把事情的影响扩大,于是没有在点评比赛的时候提到卢伟的举动,连带着,尤墨的表现也没有被过多提及。

    整支球队的表现,依然获得了他的认可。球队在下半场需要做出的调整,仅仅是提高警戒等级,严密防范对方几个危险人物。

    这种调整其实不算战术调整。

    每场比赛,都有这种临场状态不同所造成的区别对待,场休息时提出,只是为了加深印象,省得下半场犯同样的错误。

    球员们的反应也有些沉闷。

    对手的突然起势,无论原因如何,造成的困难是明摆着的。没有明显战术调整的话,就得依靠更好的场上发挥去搏出胜利来。这种要求,无疑对已经竭尽全力的他们有些苛刻。

    尤墨屡次陷入造越位陷阱,他们也都看的清楚明白。可有些事情就是这样,即使你意识到了,也不是短时间内能解决了的。

    走出球员通道的时候,尤墨忽然想起来什么事一般,扶住拉钦霍肩膀问道:“巴西人,你以前在场上干过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?”

    拉钦霍没什么聊天的心情,瓮声瓮气地回答:“打架呗,还能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和教练对着干呢,来这支球队之后?”尤墨凑近了,继续问。

    拉钦霍吓一跳,赶紧回头看了一眼,确认没有其它人在窃听之后,狠狠地搂住他的肩膀。“boss都生气了,你们还想对着干?当真没吃过苦头?”

    “没啊,这场开始那会,你要听我的话那就是对着干了。现在已经过了时机,我只是提些建议!”尤墨压根没当回事,一脸拖人下水的奸笑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有心情呐!你兄弟都挨boss处罚了。还不反省一下!”

    “那算什么,那年我们打世少赛半决赛,主教练被罚下去了,我兄弟坐在上边指挥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吹吧!”

    “爱信不信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暂且信你一回,说吧,什么建议?”

    没有调整的战术,果然被对手强势的状态压倒。本来还能在很多时候参与进攻的拉钦霍,现在真的攻不上去了。

    高节奏的比赛让时间过的很快。一晃就到了60分钟,1:1的比分看上牢不可破。

    主场输不起的凯泽斯劳滕队,在体力下降的状态下,只能把阵形回收,被迫打起了防守反击。

    这种状况,让所有的替补队员心头暗暗吃惊。

    竟然,真的被那个小子说了?

    那boss的面子放哪儿放?

    会不会恼羞成怒,彻底将他冷藏?

    考虑到这种可能。所有人都有些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库卡,莱希。贝纳,布雷默,注意力放在场上的同时,时不时地转头交流几句,再观察当事人一眼,间或摇摇头。一摊双手。

    没等他们交流个最终结果出来,雷哈格尔的的换人来了。

    贝纳上,谢里下。

    还没等换人完成,意外发生了!

    斯福扎在一次对抗,被对方狠狠地踢了脚踝。初步检查后没能确认伤势。但坚持比赛看来是没希望了。

    于是,一脸阴沉的雷哈格尔唤来了莱希,替下了斯福扎。

    猜测,由反应最快的科尔曼放出。

    “哦,为什么!雷哈格尔的选择再一次让我们吃惊!难道在主场,面对曾经的送分童子,凯泽斯劳滕已经不准备力拼分了吗?e是斯福扎的最好替补,这一点没人反对吧!不对,有人可能会说:两人的水平现在都已经是同一水平的了。再过两年,e很有可能会超越斯福扎!那为什么让他在跑道上来回无聊的冲刺,不把他换上去改变比赛?”

    “在萨格特因伤缺阵的情况下,选择莱希而不是e,这真的太让人惊讶了。难道从比赛第65分钟开始,凯泽斯劳滕要为一分而奋斗了吗?”

    解说词略显尖刻,却实实在在地获得了很多观众的认可。

    后面十轮比赛场场重要,主场面对防守如此不堪的队伍,不能全取分确实可惜。但如果连全取分的勇气都没有的话,那主教练的用人,无疑要被质疑了!

    有心人曾经统计过。

    卢伟在场上的时候,凯泽斯劳滕的场上数据明显会提高一个档次,胜率提高更为夸张。

    5%!

    分之一还要露头的数据,是他场上作用的最真实体现。一再被内行们称为“被低估的家伙”,也确实引起了很多球迷的注意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,是今天的集体质疑。

    换人刚刚完成,球队官网下的球迷留言区,就开始流言四起了!

    “雷哈格尔是不是不和球迷对着干就不舒服呢?反正今天我是不舒服了!”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又有矛盾了吧!我真有点受够了!”

    “这比赛我已经看不下去了!主场和送分童子踢成这样,就够窝囊了的,现在居然要保一分!怎么想的啊!”

    “可怜的o,没人照顾的孩子,今天看来得回去找他的某位女友疗伤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羡慕吧,混*蛋!今天明明是斯福扎状态不好,球给的时机不对!”

    拉钦霍彻底无语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他的人生观已经完全乱套了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!

    一个1岁的小子,直接无视了主教练,指挥24岁的自己。这种事情或许可以解释成年少轻狂,无知者无畏,可结果呢?

    居然被他说了!

    科布伦茨队的家伙们像吃了药一般兴奋,比赛越往后打的越好。竟然生生压住了主场作战的凯泽斯劳滕!

    这种事情无疑会加重他和主教练之间的矛盾,怎么化解先不说,另一个1岁的家伙又显灵了!

    是的,你们没有看错,是“显灵”!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斯福扎会受伤,e会被boss处罚。莱希会上场解放自己的攻击力?

    这他娘的不是显灵是什么?!

    尤墨其实也挺惊讶的。

    他向拉钦霍建议的内容,其实就是后排插上,利用他不错的脚下技术,自己杀出一片天来。

    造越位战术,破解方法不外两条,其一是传跑配合,现在已经行不通了,其二就是后排插上,利用强大的突破能力来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巴西人有这个能力。可进攻的表现起伏太大,如果心里没底的话,这种尝试多半没啥意义,尤其是在球队防守压力过大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

    居然换了个莱希上来帮他分担压力,这不是天作之合么?!

    只能说是阴差阳错了!

    “嘿,巴西人,还有劲儿没?”

    “给我一双翅膀,我能飞给你看!”拉钦霍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。幽幽地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信我还是信boss?”

    “信你!不过,别和头儿说哈!”拉钦霍胸前划了个十字。抬头祈祷了一番,快步跑向场,顺便招呼莱希,“德国人,对,别东张西望的。说的就是你!看好院子,我打算出趟远门!”

    “小点声,懂不懂低调才是人生真理?”

    “今天太怪异了,回去我得沐浴更衣,斋戒天!”

    比赛进行到9分钟的时候。尤墨已经厌烦了自己和门将的二人转,以及频频举旗的边裁了。

    这对一贯有耐心的家伙而言,实在是件罕见的事情。

    发生的原因其实还忽略了一条:进攻犀利,防守渣烂的科布伦茨队,最擅长的防守方式就是造越位!

    这场比赛屡屡大获成功,无疑坚定了他们的信念,打算一条道走到底,再不转弯。

    于是,意想不到的事情,发生在不可思议的人和时间身上了!

    还有十分钟就要结束的比赛,全场没有闪光表现的巴西大块头。在一次不起眼的反击,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脚下!”

    他的位置,距离线大约五米左右,前面,是一左一右两个前锋。

    断球成功的施容博格,向前带了一步,刚想一个大脚拼拼运气,就听见拉钦霍早有准备的叫喊了。

    其实之前也有听到过,不过那会没来及。

    后来又听到一次,结果看着风险太大没敢传。

    现在应该没问题了!

    打五,怎么破解造越位战术?

    贝纳在向左路拉平行拉开,吸引了一个防守队员,边跑边回头,向前的欲*望很强,脚步却迟疑。尤墨和他的状态差不多,他在往右路拉开,不过,他就没回头了,一条道走到黑一般,迅速冲刺到了边线附近。

    拉钦霍拿球之后,头稍一抬,就是个摆腿的动作!

    面前的家伙果然吃骗,大腿高抬,准备封堵想象的长传球。

    拉钦霍本来略显缓慢的动作迅速加快,抬起的左腿像是换了发动机一般,加速落下,轻轻一扣,紧跟着,右腿一个大跨步,成功地人过球过!

    方向,右路!

    在被尤墨拉开了足够的横向空间后,拉钦霍毫不犹豫的突破,加深了空间利用度,高速带球向前的他,米以内无人!

    现在,是打四。

    贝纳看出来巴西人突破的可能了,没有急着向前跑,继续保持着与后卫们平行的位置,吸引了左路的一个半防守。

    尤墨已经跑到了右路边线上,明显地拉出了接球空间。防守队员对他的照顾顿时有心无力,只能边后退边用眼神罩着他。

    拉钦霍已经偏右四五米的路线选择,在此时又发生变化!

    面对正前方的防守队员,左腿一蹬,右腿迅速一个跨步上前,开始斜向左路带球!

    此时,已经过了线十米左右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的两名卫,实在是有些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若要继续造越位,那就得招呼边后卫一起向前挤压空间,把边路的两个威胁去除。可眼前这家伙,已经有两次传球机会都没有选择传球,会不会继续突破呢?

    边后卫可没有造越位的发起权,此时得不到来自卫的招呼,只能不停地跟着移动,努力保持直线状态的防线。

    斜向前带了两步之后,拉钦霍的步子明显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经验更丰富的左卫先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,选择两次变线,跑动距离快要超出体能极限了!

    那还犹豫什么,边卫压上,卫夹抢!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