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丹是周日上午回来的。

    显然已经累坏的家伙,在家倒头睡了多半天,才起床洗漱,准备赴宴。

    普法尔茨大学还有一周才开学,她在这个时候回来明显有些图谋不轨。

    尤墨当然明白她的心思了,电话里就一五一十地告知了李娟过来打比赛的细节,算是满足了她好奇心和好胜欲。

    男女间有了夫妻之实,难免会对抢食的家伙心生警惕。她和李娟连朋友都算不上,最多算是熟人,却偏偏面临着女人间最大的战争。没在一起正面交锋过,肯定会相互提高警戒等级。

    争宠,这种东西想完全避免,明显是不可能的。即使相信枕边人的话,也不会傻到对竞争对手毫无防备。

    王丹提前回来,目的直接明显,就是找他抓紧时间造人来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事情还包含了家长的督促。

    张楠可是经验丰富的过来人,之前也隐约听说了些江晓兰的事情,被女儿一再反驳后,仍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。略一计算,她就发现:女儿若是今年能怀上,那明年尤墨18岁的时候刚好奉子成婚。即使领不了结婚证,那婚礼一办,双方父母一到场,妥妥的归避风险。

    为了保险起见,她也仔细打听过了。尤墨其实就是老哥一个,所谓的干爹干妈都没什么时间相处的,感情估计也就一般,人生大事这种,肯定是自己说了算。

    其实观念更传统一些的王九经,是不太赞同婚前同*居,以及未婚先孕这种事情的。可女儿大他八岁的事实摆在眼前,两人感情也好着,挣钱能力也完全超乎想象。这种状况下,只能勉强不发表意见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个未来女婿一直都合他胃口,所做所为,也完全是个正常成年人的心智水平。

    唯一让他有些心生感慨的,算是父母的通病吧。

    养了二十多年。一不小心就跟别人跑了!

    王丹这趟回去可不是只为了看望父母。

    她了解尤墨的心理状态,也非常理解他在奋斗过程,和那些伙伴们结下的深厚感情。为国效力这种事情,显然也在他心目占据了一定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对足协一直没什么好感,这趟回去也没打算找找这方面的关系。想了解的,只是媒体以及官方的态度。

    媒体现在已经把他们出国踢球的事情淡化不少,很少的报道,正面居多,冷嘲热讽少有。这种状况也不算出乎意料。毕竟,他们已经在球队站住脚了,短期不能回国踢球的话,没必要故意抹黑。

    至于摇旗呐喊,鼓吹功绩,为他们进国字号球队奔走呼吁,在目前看来并无可能。川媒体依然不会选择自己打自己的脸,其它地方的媒体也缺乏足够的感情和底气。

    德乙联赛在国内没有转播。媒体们得到的资料很多都不是一手的官方消息,其的道听途说成分占据了不小比例。除了实打实的数据外,其它内容填充,都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    只是,德乙联赛,打不上主力。这两点是妥妥的无争议。被这两顶大帽子一扣,再好的表现也只能说成潜力不错,未来看好,至于进国家队嘛,当然还得继续努力了。

    两人曾经的队友。健力宝巴西留学已经再次归来,休息调整一个月后,还要再赴巴西,完成第阶段一年左右的留学计划。队伍临时抽调成国脚的六位小将,只是在友谊赛露了下脸,目前还没有更大的舞台让他们去施展才华。

    年仅1岁的两个家伙,现在入选成年国家队,看来是不太可能了。唯一适合他们的国内舞台,应该是国青队。

    媒体态度了解完,就是打听官方态度了。

    王丹一直留着阎事铎的电话,这种时候无疑派上了用场。可电话一打完,她心里顿时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职业联赛年不到,肥的不只是球员,足协其实才是最大的获利者。

    巨大的利益面前,阎事铎这个监委会主任也是空有组合拳,没有施展空间。一天忙的要死,却依然踩不住刹车,眼巴巴地看着巨大的利益链条向深处滑落。

    曾经在他眼里不算对手的薛明,凭借着过人的揽钱手段,根基越来越深,枝叶越来越茂,现在已经不是他能动弹的家伙了!

    有这家伙在,尤墨和卢伟基本被断绝了入选希望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两人表现的足够生猛,国家队表现的足够让人失望,那一切令当别论。

    现在,别想了!

    “丹姐,气色不太好嘛!”江晓兰进了房间,仔细观察一番,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丫头,有机会还不抓紧时间用,让我怎么说你好呢!”王丹也笑,没回头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她。

    气色确实和走之前有了明显变化。

    本来明艳照人的脸,现在风尘扑扑的,没睡好的眼睛还有些浮肿。

    本来快成受气小媳妇的脸,现在水水灵灵,调皮的笑容挂满眉稍眼角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,可我现在不担心什么,你们还是抓紧时间吧!”江晓兰伸手抓过梳子,帮她梳起头发来。

    “哦,听他说,你们约定了时间?”王丹随手拿起唇彩,身体后仰,边抹边享受。

    “丹姐怎么什么事情你都要打听嘛!”江晓兰恨的牙根痒,刚想转头找尤墨算帐,又忽然反应过来了,拿起梳子敲她脑袋。

    “好事呀,为什么不能打听?”王丹也不躲,坦然受之,继续念叨,“他心里有你,一直拖着不是个事情,对你也不公平。以前人家几房姨太太一娶。哪儿有轮着怀上一说嘛,还不都是各凭本事”

    江晓兰听着听着,回过劲儿来了!

    “丹姐,你不是在拉拢我吧?”

    “拉拢你干嘛,我需要么?那个家伙敢不听我的话,哼哼”

    “行啦。别显摆了!你老实说,是不是担心娟姐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嘿,哪儿有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俱乐部主席,这种职位还是让人充满了好奇和联想。

    真正到了家里,人都有些梦想破灭的味道。

    比起施容博格家的豪宅,这栋两层老古董早该拆了重建!

    地理位置不算差,市心靠近火车站。可无论是规划格局,还是基础设施,都远远落后于新城区标准。不仔细看还以为进了贫民区。

    人来德国半年多了,鉴赏能力有了很大提高,一直有买房打算的王丹,更是找机会就学习一番,算是为将来打基础。

    “太旧了,至少也该翻新粉刷一下。还有那些房前绿化,既不整齐也说不上好看,户外也没有个大点儿的停车场。客人来多了都没地方存车!这真的是你们俱乐部主席家?”

    尤墨也有些意外,主要原因还是施容博格那次派对让他感触颇深。这两下一对比,实在难往一路人上想。

    “小城俱乐部,又是会员制,出帐入帐都严格着呢。球员能有很多额外收入,俱乐部主席估计也就拿个死工资。”

    “这落差也太大了点吧!需要打个电话再确认下地方不?”王丹把车停稳,看着旧楼墙根上斑驳的苔藓。心里还是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个人吧,有些人有钱也不一定爱住豪宅!”江晓兰在物质方面可没有两人般好高骛远,略一整理身上衣服,把大腿上占便宜的手拿开,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管家能当管家,还是有道理的!”尤墨也开了车门,一抬眼,就看见门口往外走的俱乐部主席了。

    握手,拥抱,相互介绍一番,把江晓兰事先备好的小礼物一呈上,客气劲就算有所表示了。

    俱乐部主席亲自招待,这种待遇尤墨也不清楚分量有多重,当然,他也不至于把这种事情拿来和人显摆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,客厅里忙碌的女主人快步走了过来,又是一通客气。

    主席夫人年龄大概也有50左右了,没有贵妇人般珠光宝气,言谈话语透着股亲和力。

    昆茨显然没打算开门见山直入主题,只是笑着和他们聊了些家常,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些俱乐部的趣事儿。

    真实情况确实如尤墨所料,凯泽斯劳滕最近几年成绩下降幅度太大,人员流动频繁,难免会给俱乐部经营带来许多困难。昆茨在去年降级之后,主动减了自己一半薪水,既表示自责,也表达东山再起的决心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事情都是事后查资料了解到的。主席大人若是亲口说起,那未免有些变味儿。

    “我很奇怪,你和她们是怎样保持这样一种良好关系的?”主席夫人难免犯了女人通病,开始八卦。

    “您和主席先生住在这里,有些人可能会理解,有些人可能会曲解。事情就是这么简单,不能真正了解,就很难真正理解。”尤墨说绕口令一般,几字一顿,总算把意思表达清楚,顺便逗笑了一屋子人。

    “嗯,你说的很有道理。不能真实的了解情况,只是凭借着自己的想象力来判断的话,难免会出现偏差,如果再加上其它人的刻意误导,那误会也就在所难免了!”昆茨微笑着点点头,看着同样微笑的两女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的将来打算呢?都和他结婚的话,你们国家的法律能允许吗?”主席夫人显然要将八卦进行到底。

    “谢谢您的提醒,领结婚证的话目前我的年龄还差的多,没有仔细考虑过。不过婚礼的话,应该在明年吧。希望您和主席先生能够出席。”尤墨略一思索,在两女略显紧张的眼神,坦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!太好了,那你们看来准备组建一个庞大的家庭喽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说不定会要很多个孩子,教他们踢球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会记住你说的话,不能反悔哦!”

    “既然您这么怀疑我,那我只能请求您和主席先生,到时候当我们的证婚人了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