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谢钥匙同鞋的全订支持,月票鼓励。祝各位书友看书好心情!

    顺便,求下推荐票。最近数据有些惨淡,麻烦有时间的书友们动动手指。

    幸福来的太突然,两女一晚上都没完全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在她们的想法,能在一起过日子,能被家人接受,能不被外人非议,就算是个美满结局了。

    领证,结婚,这些普通女人向往的必经之路,对她们来说,始终有些镜花水月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,而是想多了难免失望,争起来的话,肯定是一地鸡毛,再难找回以前氛围。

    她们希望他能多爱自己一些,可都不想让他难堪,更不会刻意考验他对自己的感情。于是,这种理所当然的要求,被她们无视了,如果没有外力的介入,或许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,她们不想不代表她们的家人不想。王丹这趟回去,就被母亲大人灌输了一堆牢牢拴住男人的重要性。可她回来之后,却一直没有开口提及此事。

    原因自然是江晓兰那孤苦的身世。

    结婚对每个女人来说,都是生命值得永远回忆的事情,从小没少看爱情小说的她们,心里也都无数次地幻想过美妙的人生体验。可如果幸福是架构在别人痛苦之上的话,那这份美妙的体验,无疑会打上失望的烙印。

    王丹本来就对自己的横刀夺爱有些心存愧疚,后来在一起生活,接触的多了,更是被她的善良打动,不忍心用自己的头脑来算计她。

    结婚这种要求,在她看来有点奢侈。以后有机会,或许可以尝试下婚礼,也就算了了心愿了。

    可谁能预料到?!

    主席夫人那玩笑般的八卦,竟然引起了他誓言般的认真?

    这可是凯泽斯劳滕俱乐部主席和他夫人!

    居然要请他们做证婚人?

    这难道还是在逗她们一乐?

    昆茨最终也没有把话题引往开始准备的主题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有这份勇气和决心就够了,过多的提醒。反而成了不信任的表现。这个年仅1岁的小家伙,有着远超常人的责任心,担心他,还不如打个电话给库卡,问问在干嘛!

    夫人琳达一晚上居然兴奋的停不下来,不停地念叨着奇特的婚礼,神奇的东方小子,一群孩子的家庭

    这种状态其实也很正常,毕竟。子女都已离开多年,每年的相聚时间不超过两周。虽说欧洲人大都如此,可人老了难免会有些怀念儿女绕膝的时光。

    小家伙的两个女朋友,显然并未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,这从她们惊讶到合不拢嘴的状态就能看出来。能舍弃单一的恋情,一无反顾地跟着他远赴万里它乡,这份执着首先就该肯定,惊讶的表情则充分说明了她们不求名份的状态。

    能有这样两个人生伴侣。他的责任心只会更强,方方面面的表现。也更像个男人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操心错了人选呐!

    “奥托,放心吧。明年的时候,小家伙要请我和夫人担任他和两个姑娘的证婚人!有这份心思的家伙,不用咱们再劳心费神地担心了。最近的媒体可能又会找你麻烦,希望你的心情别受他们影响。呵呵,我知道你不会。算我人老了罗嗦吧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回到家里,已经九点过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掂记着晚上的造人计划,心情舒畅的王丹还想带着他们兜一圈风再回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其实还算比较收敛的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心理准备,完全超出预期的事情,深深地震撼到了江晓兰。一晚上时间,她表现的活像个傻丫头。

    除了傻笑以外,话都有些说不利索!

    她早已在心里打算过,名分,婚礼,这些对她来说都不重要,能在他身边,和他有个爱情的结晶,就无悔这一生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争不过那两个姑娘,也没有她们背后的家人支持。她把未来的预期定的很低,以至于新年晚会上曝光两人的恋情,在她看来都有些难以承受,生怕会因此伤害到他的形象。

    谁能想的到?!

    他居然要在这儿,在明年,请上俱乐部主席和夫人担任证婚人,为个人举办婚礼?

    这份勇气和承诺,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!

    “主席夫人做的沙拉真好吃,丹姐你吃那么多,不准备保持身材了么?墨墨也是的,这么大的事情,也不和我们提前商量一下!”

    “商量的话太不正式,要突然袭击才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人此时都在主卧,一副谁也不想走的架式。

    王丹的冰雪聪明,在这种状况下简直秒杀江晓兰。

    起身,拍拍两人肩膀,伸个懒腰,轻叹一声,往门外走,“唉,真累,你们亲热,我去洗澡,睡哪屋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江晓兰恨得牙根痒痒。

    看她一出门,立即起身把尤墨扑倒,软软的身体不知道哪儿来的力量,在他身上水蛇般蹭来蹭去的。

    尤墨哪儿受到了这种刺激,本就骚扰不断的好兄弟早就进入临战状态了,于是咬她耳朵,“要不,你也在这屋?”

    江晓兰早就情动不已了,明明没喝酒,呼出的气体却带着醉意,“真有点想,不过,算了吧,丹姐刚回来。亲一个,你也去洗吧,明天还要早起呢。”

    “一起嘛!”尤墨不放弃,轻咬小耳垂。

    江晓兰只觉得浑身燥热,身体某个羞人地方早已泛滥成灾,双腿努力夹紧了蹭来蹭去,仿佛才能止痒。

    好一会,才算醒过神来,压低声音轻叹。

    “不要,人家。还是,第一次怎么能有旁人嘛!”

    尤墨双飞梦破,也不觉遗憾,一个长长的吻,算是给她的送行礼物了。

    江晓兰心满意足地起身,快出门前。回头,潮红着脸,醉眼横他。

    “快去洗吧,晚上运动别太久了哦,我的耳朵可灵光着呢!”

    求婚这种事情,尤墨虽有打算,却一直没逮着机会。

    事情明摆着。

    气氛要合适,仪式要庄重,最好能有德高望重的长辈做见证人。而且。两个家伙一个也不能落下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想想就头大。

    以他的个性,最后可能就是大家开个会,举手表决一下,就算完事。

    眼前这种无意得来的机会,简直是老天爷的馈赠,不好好利用的话,实在对不起观众!

    其实主席亲自接见的意义。他也猜了个**不离十。

    俱乐部和媒体的关系不能搞僵,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。即使有不对胃口乱说话的家伙。俱乐部也往往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的形象出现,极少有唱对台戏甚至对薄公堂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这两场比赛的表现,打脸可能不够格,站出来理直气壮地申辩一番,也算人之常情。可媒体这种东西,最怕对手无视。最不怕对方申辩。此时还击的话,难免冷饭热炒,进一步把个人和俱乐部形象抹黑。

    主席在此时找上来,一是表示对他的重视,二来自然是想看看他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拍胸口的保证最没劲。成家立业的打算,才是男人真正成熟的标志。

    如此两全齐美的事情,当然被他信手拈来,成自己之美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遗憾,只是李娟不在,无法分享喜悦。

    尤墨送走了江晓兰,回身拧开了浴室门。

    德国人比较注重卫生质量,浴室设计的宽敞大气,淋浴和浴缸分开,一次供两人洗澡完全没问题。

    他本来没打算在这里干点什么,可一进来,见着毫无遮掩的诱人身体,刚才被好一阵磨蹭的兄弟和心,一并痒痒起来。

    两下脱了衣服,安了弹簧一般的家伙就抬头挺胸了,王丹哪会客气,一把拽过来,放在淋浴下亲手搓洗。

    尤墨双手也不闲着,兵分两路,直奔目标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比一个急色,于是也不说话,各自忙碌。飞流的水花下,皮肤接触的地方又滑又腻,很快,胆大包天的两个家伙就开始付诸行动了。

    身高差距有点大,尤墨于是半蹲着,抬起一条白腻的大腿,顺利地进入了期待已久的地方。

    别样的环境,让王丹一被进入就忍不住叫唤起来,还没等他完全拉开架式冲刺,就一阵痉挛,软软地往他身上瘫。

    “真奇怪,怎么这么快?”王丹好一阵大喘气,终于缓过些劲来,手伏着浴缸边趴好。

    “环境不一样嘛,是要刺激的多。”尤墨没打算一次就收工,这会上来就开始冲刺,很快,就达到无法保留的程度,伴随着她难以忍受的嘶吼声,解决战斗了。

    “一次向两个女人求婚,我怎么会答应了呢?”王丹明显没回过劲来,整个人都靠在他身上,双手趴着他的肩膀,才勉强让自己站住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呢,大概是喝多了吧!”尤墨关了淋浴头,拿毛巾给两人擦身体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了?”王丹安心享受服务,时不时用胸前大白兔蹭他。

    “有呢。娟姐这次没那么狠,留了不少给你。”尤墨手上动作加快,只是在给她擦头发的时候,仔细的多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搞快嘛!对了,李娟那儿你有什么打算?”王丹饥饿已久,一顿快餐压根不解馋,语言和身体一起开始催促。

    “头发擦干,不然容易头痛。”尤墨不为所动,心里却有些酸酸的。

    爱说自己罗嗦的家伙,在干嘛呢?

    知不知道自己已经向其它两个姑娘求婚了呢?

    知道的话,会哭,还是会笑,或者,边哭边笑呢?

    “好啦,别难过了。已经不是一对一的婚礼了,多她一个也不多。到时候喊过来就是了。”王丹瞧着他出神的样子,在心里轻叹一声,接过了毛巾,自己擦拭起来。

    “她家里人估计还不知道,到时候情况”尤墨说了一半,嘴被捂上了。

    “男人家家的,怕这些!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家里人知道情况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怕不怕要看你,为了你将来的足球队,准备怎么卖力表现?”

    “光我表现哪行,叶酸吃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真麻烦,再这么扫兴的话,罚你做次才能睡觉!”

    “呃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